他們的心情,頓時一下,再次變得無比的失落了起來,神情一陣的黯然。

而就在他們神情黯然的時候,他們感覺到了一雙目光向自己望來,待到看清楚前面大人物的目光的時候,他們的臉色,剎的一下,便變得蒼白了起來。

那個之前,最明顯的向年輕人表示厭惡的女人,更是連腿都開始發軟了起來。

他們都感覺到,那雙眼睛,似乎能夠看透一切一般。

他們甚至不敢想象,如果這樣的大人物,真的要和他們算賬,要收拾他們的話,會是怎麼樣一種情況,他們簡直就是一隻螻蟻,隨便被人怎麼捏一下就完了。

那簡直就是天塌下來了……

所幸的是,他們想象中的,最為可怕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那位大人物似乎並沒有向他們計較的樣子,大人物只是目光在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之後,便陪著那個年輕人,轉身上車離去了。

而大人物上車之後,其餘的人,也便陸陸續續的上了車。

車子,很快便再次發動,向著之前來的方向,有如一支支的離弦的箭一般,絕塵滾滾而去。

那幾個人的目光,一直站在站台,目送著那些車子離去,才回過神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複雜難明的神色,心情,也同樣的複雜難明。

如果不是此時此刻,所有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他們真的會懷疑,剛才的一幕,是不是只是一個夢而已。

但他們寧願這只是一個夢而已,是夢的話,他們此刻,也不會如此的糾結,如此難言失落。

但不管怎麼樣,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今天的這短暫但是卻深刻的一幕,他們是註定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了。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開個破奧迪嗎!」

好一會,他們才回過神來,之前那個最鄙視蕭易的女人的臉上,帶著悻悻的神色,哼了一聲。

她滿以為,她的這個話,會引起同仇敵愾的,會讓周圍的同伴,產生共鳴的了。

但是當她說完,卻發現,想象中的共鳴,完全沒有,周圍的所有人,都一片安靜,眼神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著她,都自覺的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只有白痴,才會說出這麼白痴的話來,每一個人都知道,剛才那些人,絕對不僅僅是開奧迪的小富豪而已。

剛才的事情,從某個角度來說,也是因為她,他們才會和那個大人物擦肩而過。他們不埋怨她,但是他們卻也都不再打算,和她這樣的人為伍。

感覺到眾人的那種目光,女人的臉上,神色一下子變得蒼白了起來,她的嘴蜃,嚅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最終還是說不出來。 海邊,漁港。

李老闆開車著貨車回到港口,把車子往邊上一靠,便從車上跳了下來,快步的向著前面的漁船的方向走去。

不管這一次出海的結果,再怎麼糟糕,收穫再怎麼小,心情再怎麼差勁,但是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該做的那些事情,他還是要做好,他請的那幾個漁民,雖然都是熟手了,跟著他也是有些年頭的了,有些簡單的事情,他們都可以搞定,但是有一些事情,卻還是要他自己親自來做的。

「李老闆,剛才匆匆忙忙的,去幹嘛了呢?」

「是啊,老李,剛才怎麼跑那麼匆忙呢?」

「…………」

李老闆剛一過來,旁邊的那些人,便圍了上來,一個個好奇地道。

「沒什麼,送個人。」

李老闆的目光,掃了他們一眼,也沒有多說,舉起手,淡淡的道了一聲,便要繼續的邁步向前,他現在的心情,確實不算好,並不想多說話。

「哦,老李,你今天不對勁呀,這可不是你老李的風格呀。」

「是啊,老李,今兒個真的有這麼差嗎?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

但是那些人卻並沒有放過李老闆,而是繼續圍在他的面前,一個個看起來,好像很關心地道。

李老闆停下腳步,臉上的眉頭,皺得更加高了。

他也是做了多年生意的人。又豈能看不出來,這些人的臉上,幸災樂禍的神色?

更何況,這幾個圍上來的人,本來就都不是什麼和他關係好的那些人,都是以前和他關係一般般,見面也就打個招呼,或者甚至壓根就不對付的人。

他們怎麼這麼突然關心他了?

眼裡閃過一絲怒氣,雙手微微握了握拳頭。張開嘴,他便想要開口噴這幾個人一下。

大家都是漁民,風裡來雨里去的,穿風破浪的,憑著艘漁船。靠著老天爺吃飯的,本應互相扶持,互相幫扶著點,就算是看著不順眼,不能夠交成朋友,不願意互相幫助,也用不著如此幸災樂禍吧?

誰還沒有個衰的時候?難道他們就能夠肯定。每次出海,都能豐收而回?再說,他李某人平時可沒有得罪過他們,他李某人自問良心。做人還算是地道的,平時在這一帶,有人遇到困難啥的,有些能幫的也都幫扶一下。

偏這幾個煞比。就是如此莫名其妙,如此極品。跑過來這裡幸災樂禍的?

但是猶豫了一下,李老闆還是忍住了噴的衝動,沉著聲道,「不好意思,各位大老闆,我心情不好。麻煩讓一下。」

那幾個人見李老闆臉色不善,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圍在前面,趕緊讓開了一條路,只是眼裡隱隱帶著譏誚和幸災樂禍的神色的望著他。

畢竟是上了年紀了。

李老闆從幾人身邊走過,心中暗暗的生出了一絲感嘆,要換早十年的話,他不但噴死這幾個丫的,還非得揍他們個鼻青臉腫不可,但今天他居然忍了下來。

不過想一下,和這樣幾個煞筆計較,也真的沒有什麼意義,挺沒勁的。

一路過去,又和幾個相熟相交的人打了個招呼,李老闆便自顧自的重新走向了自己的那艘船,準備開始幹活。

然而,就在他剛剛走到岸邊的時候,後面的馬路上,忽傳來了一個強烈的發動機的聲音。

李老闆的眼裡,下意識的向著前方望了過去。

這一望之下,他的眼裡,頓時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只見前面的馬路上,一輛黑色的奧迪車,正瘋狂的向他們這邊馳了開來,然後極為急劇的剎住。

見鬼了,怎麼會有奧迪跑到這來的?

李老闆的心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和李老闆一樣疑惑的,還有岸邊的其他的漁夫,這輛奧迪車,從一出現,便幾乎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他們被吸引,自然並不是因為,奧迪在他們的眼裡,有多麼的高檔,多少的罕見,事實上,在這裡的漁民,其中不泛有像李老闆他們這樣的船主,家裡就有一兩輛賓士寶馬的。

他們只是奇怪,這輛奧迪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已,雖然,偶爾平時也會有路過的人,開著小車過來這邊零散的買幾條海貨,但是還真很少這麼漂亮的奧迪出現,有識貨的一眼就已經認了出來,這並不是普通的奧迪,而是一款在國內來說,算得上是有些檔次的a8。

待到他們看清楚奧迪的車牌之後,他們的眼裡,就更加吃驚了。

這竟然是一個連串的數字型大小牌!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是自己開車的,對於車牌,都是有一些了解的,非常的清楚,這樣的號牌,意味著什麼!

這是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

人們紛紛在暗暗的吃驚,暗暗的生出了疑惑。

「請問,哪位是李文亮先生。」

他們的疑惑,很快便得到了答案,從奧迪車上,走下來一個西裝革履,氣度沉穩的中年男子,一下車,便直接向著旁邊的人,發出了這個問題。

「李文亮?啊,是找老李的。」

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一些漁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平時都是直接老李老李的稱呼,或者直接叫李老闆,待到念了一遍之後,才有人反應了過來,連忙激動的大聲的向著遠處的李老闆喊了起來,「老李,找你的,快過來一下。」

之前那幾個一直對李文亮幸災樂禍的人,全都呆住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是找李老闆的。

「找我的?」

李老闆也呆住了。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個奧迪車,竟是找他的,但是馬上,他還是趕緊的擦了擦手,走了過來。

「請問,是您找我?」

要說,李老闆平時也算是個很自信的人物,在這濱海小城。也自認算得上個小角色,但是當他來到奧迪車前,完全看清奧迪的型號和車牌,看清前面的這個中年人的時候,他的心。不自禁的便虛了一下,神情,也變得有些拘謹了起來。

這可是一輛實打實的a8,而且還是最高檔的那個型號,他當初買的時候,就曾經看中過,很是心動了一下。但最後還是以近兩百萬的價格面前慫了,轉而買了一輛80多萬的寶馬。

而且,這個串數的車牌,不但全是數字。還是順口連序的!

如果不是有些背景的話,這種車牌,是絕對搞不下來的。

「請問,您是李文亮李先生嗎?」

中年男人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語。而是臉帶微笑的望著重前面的李老闆,先問了一句。

「是的。鄙人正是李文亮。」

李老闆點了點頭。

「你好,李先生,非常高興認識你,鄙人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姓宮,是天南製藥有限公司f省大區的總經理,今天過來,是想和李先生談一筆生意。」

聽到李老闆確定了自己的身份,中年男子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種讓人感覺春風般溫暖的笑容,無比熱情和客氣的向李老闆伸出了手,彷彿完全看不到他的身上,手上,還有一些海水和其他的污漬一般。

「天南製藥!」

聽著中年男子的介紹,旁邊的那些圍觀者,頓時全都噝的一聲,倒吸了一口冷氣。

天南製藥,國內第一大製藥生產經銷商,整個華夏國,沒有聽說過的,絕對幾乎可以說沒有幾個人,幾乎每天,每一個電視頻道,都能看到有關天南製藥的廣告,甚至很多的小朋友,都可以隨口說出幾個天南製藥的廣告詞來,至於天南製藥的經濟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這些漁民們,根本就無法想象。

怪不得!他能夠搞到這麼好的車牌了!

每個人,都在剎時間,對於這個車牌釋然了。

天南製藥f省的大區總經理,恐怕,就算是f省的省長,都要把他當成上賓,供起來吧,這樣的一個人物,要搞一個車牌,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像這樣一向以來,對於他們來說,都是無比遙遠的,連想象都沒有想象過的大人物,竟然有一天,真的會出現在眼前。

李老闆的身形也微微的顫了一下,手都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儘管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感覺眼前這個人不平風,但是他還是沒有想到,這個人物,竟然大到了這種程度!

甚至,一時間,都忘了回話,也忘了伸出手去和人家握手。

「李先生?」

中年男子對於周圍的人的反應,似乎已經有見怪不怪了,也絲毫不感到意外,看著前面微微顫抖,呆在那裡,忘了伸手和他握手的李老闆,也不介意,也不尷尬,只是臉上帶著無比親切和善的微笑,耐心的等著李老闆稍稍恢復了一些之後,才重新開聲,「我們正式認識一下吧。」

「那個……那個,宮先生,我手臟……」

聽到中年男子的聲音,李老闆這才反應過來,看著伸出手來的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緊張,尷尬的神色,臉色發紅,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不敢伸出去,說話,都有些結巴。

「沒有關係。」

中年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熱情的笑容,伸接伸手,用力的握住了李老闆的手,「勞動人民的手,是最乾淨的。」 (今兒好朋友結婚,回來晚了,更新有些晚,抱歉!)

————————

「謝謝!」

李老闆感受著中年男子的那雙修長潔白的手掌之間,傳來的力度,看著他的臉上,確實完全沒有絲毫的厭惡或介意的神色,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激的神色。

「不客氣,李先生,剛才我的提議,怎麼樣?」

宮先生握著李老闆的手,用力的握了一下,才放了開來,臉帶微笑的望著前面的李老闆,重新提起自己剛才的提議。

「啊?」

李老闆愣了一下,才想起來,剛才中年男子提出的和自己做生意的建議,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宮先生,能夠和你們這些大公司作生意,攀上天南製藥的高枝,自然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李某人還是有一點自知知明的,我李某人只是一個小小的漁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能夠和你們做生意的地方。」

「其實,李先生,你想多了,我們想要和李先生做生意的,恰就是你的本行。」

宮先生的臉上,微微一笑。

「本行?」

李老闆愣了一下。

「李老闆不是以捕漁為生的嗎?我們天南製藥,也有很多藥材,會需要各種海產為原料的。」

「宮先生,我們是合法的漁民,不合法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做的,若是你要找魚翅什麼的。還請你另找高明。」

李老闆看著宮先生的神色,突然想起了什麼。臉上神色變了一下。

他絞盡腦汁,也就能夠想到,這是唯一一個,令人家天南製藥找上門來的了,這樣的事情,以前也有一些人,曾經找過他,還許諾了他不少的好處。但是這種生意,他全都拒絕了。

像活取魚翅這種這麼殘忍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李先生誤會了,我們天南製藥,也是做合法生意的,不合法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做的。我們想和李老闆做的生意很簡單,就是我們要收購李老闆的各種海產,我們天南製藥,這麼大的公司,大家都是要吃飯的,我們也需要吃魚的。呵呵。」

宮先生看著突然變色的李老闆,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讚許的神色,微微一笑。

「啊?」

李老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訕然的神色。「不好意思,是我剛才想多了。天南製藥這麼大的公司,怎麼會做那種事情呢,真的非常抱歉,宮先生,我自掌一巴。」

說著,李老闆便直接自己給自己扇了一個響亮的耳光,一旁的宮先生根本就連阻止都阻止不了,看著李老闆的臉上,那一個明顯的五指印記,宮先生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這個生意……」

李老闆倒是完全沒覺得什麼,他們海上工作的人,皮糙肉厚,這麼一個巴掌,根本就不算什麼,在扇完之後,他才重新抬起頭,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望著前面的宮先生。

「李先生,我們價格,全部按市場價的雙倍來給。」

宮先生以為李先生是在談價格問題,直接微微一笑。

「雙倍!」

旁邊的人聽到宮先生的話語,眼睛一下子全都紅了起來,眼神之中,全是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這……」

李老闆的臉上的神色,也呆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這位宮先生會開出這麼高的價格,直接上來就是雙倍,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一個大餡餅了。

「李老闆,還有什麼問題嗎?如果你對價格不滿意的話,我們還可以再商量,另外,我們向你保證,我們的收購是不限量的,不論你的貨有多少,我們都會全部吃掉,不會令你為難,在時間上,我們也可以先簽定一份為期十年的合同。」

宮先生以為李先生是對價格不滿,再次開聲道。

還可以再加!

燃燒的青春 十年!

「宮先生,我們也是做海產的,我們都是和老李一起的,我們的海產,質量也絕對是有保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