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者能夠加快射擊的頻率,卻不能保證方位。

只要躲開子彈,一樣可以攻擊。

『砰砰砰–』

戰火密集的情況下,顧彤依舊選擇攻擊了。

……

這個女人是瘋了嗎?

趙斯宇立在擋風玻璃前面,敲擊玻璃的手,直接垂落了下來。

這樣的情況下還要硬拼……

難道就真的不怕死嘛……

趙斯宇隱藏在心底的恐懼涌動出來,整個人坐立難安了。

怎麼辦!他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不斷地炸開在腦海里,久而久之沒有答案。

『鈴鈴鈴–』

擱置在前排的電話響動一聲。

早已成了驚弓之鳥的趙斯宇,嚇得差點彈起,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然而……

就在下一秒,趙斯宇瞬間轉化成了欣喜。

他按下接通鍵,道:「姐夫,快來救人呀,我姐姐要不行了……」

姐夫???姐姐快要不行了???

誰是姐姐!

顧彤!

厲焱就在剎那捋順了,道:「她受傷了?」

趙斯宇淚流滿面,道:「還沒有……但是她現在被人包抄了,情況緊急……要是再不來,恐怕就……」

來不及了!!!

趙斯宇的話還沒有說完,軍人急促的叫嚷聲,順著電話里傳出了!

「鬼閻王,你不能單獨作戰……鬼閻王,你回來……」 厲焱搶了一輛軍用摩托車。

根本不管身後阻止的聲音。

他拼了命的跑,不計後果的奔。

他只要顧彤平安!只希望她沒事……

絕對不能讓她出事!就是他勇往直前的唯一目的。

……

「給我殺!殺殺殺!」

銀牙狠了心,握著重武器親自上陣了。

他率領著一群『人牙』的兄弟,順著一條路開始包抄。

左右兩面,總要有一面突破,無論是那一邊,都可以!

「殺殺殺!」兄弟們看出二當家急了。

也不敢怠慢,緊緊跟隨,全速前進。

銀牙高舉著衝鋒槍,奮力一戰開始掃射,道:「左邊突圍,右邊防守!只要能夠衝過去,其餘的都無所謂。」

不能繼續打消耗戰了,他們實在是消磨不起。

每一分的延誤,都會增加一分的危險。

銀牙的腦海里不由想起,顧彤最初拖延時間的話語。

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殺!必須要殺死這個女人。

否則,就麻煩了……

……

強行突破了!

顧彤苦笑了一聲。

這樣強勢的槍林彈雨,即便是把握時間,也只會被打成篩子。

而且……

她也沒有辦法,徹底突破右邊的防禦區。

到時候,左邊突破,終歸也是死路一條。

果然,到盡頭了嘛……

擁有豐富作戰經驗的顧彤,內心中明確的知道,現在所處的惡劣局勢。

不利的戰局,即便是掙扎,除了多拉幾個『人牙』的下地獄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作用了。

反抗也無濟於事……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糟糕的情況了。

顧彤低著眼皮,再次給槍支裝上了子彈。

前世,顧彤又名血彤,烈士遺孀,黑手黨卧底成員!今生,顧彤是龍興國的戰士,五團團長,戰場軍醫,英勇的為國犧牲,死得其所!

呵呵——

也不知厲焱前世戰死的時候,是否也是這樣的心情。

老天爺的安排,還真是奇妙至極。

兩世為人,夫妻二人,都將經歷一遍失去伴侶的遭遇。

還真是天意難測呀……

不過……

如果她先走了!她希望厲焱的心態好一點,不要跟她一樣,陷入復仇的噩夢中。

無法緩和過來。

然而,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該來的終歸還是會來的。

顧彤的雙眼沒有彷徨,更沒有迷茫,眼中儘是希望,即便是死,她也要死的壯烈,死得英勇,不留任何的遺憾。

這輩子,他們能夠改變命運,就已經夠了,值了!

同一時間,顧彤已經下定了決心,她迎面而上,沒有畏懼,對準了銀牙帶領的區域,開始突圍。

殺!

子彈交錯,戰火紛飛。

整個世界,都被槍林彈雨席捲了。

……

「不,不要……」

趙斯宇雙眼赤紅,雙手拚命的敲打著玻璃。

特製的玻璃紋絲不動,他又回手開始拉車門把手。

『咔咔–』鎖著的。

早在先前,顧彤發現局勢不對后,就將車門反鎖了。

「不要,不要……」

趙斯宇掙扎著,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出去了。

他心中清楚,即便出去也無濟於事,可還是想要幫幫顧彤。

救命呀,來人呀。

誰都行,顧彤姐快要堅持不住了…… 「啊!」趙斯宇所有的力氣,都快要用盡了……

現實的殘酷逼迫他,閉上了眼睛。

他沒有辦法親眼看著顧彤死在眼前。

或許是自私,或許是惜命,亦或許是逃避,他真的受不了了。

趙斯宇的眼淚噼里啪啦往下掉,啜泣不已,說不出一個字。

可是……

即便是下定決心躲避,可是他還是做不到,任由事情的發展。

終於,他徹底崩潰了,嘶吼道:「姐,你不要死……」

……

『嗖–』

趙斯宇話音落下的那一秒,一輛摩托車順著落石上端沖了過來。

摩托車騰空而起,就好像正在天上飄,直奔黑色吉普車的前端。

「啊!!!」趙斯宇下意識的擋住臉,便聽見『鐺』的一聲。

趙斯宇捂著臉的手,露出了兩道縫隙,痴愣愣的看著順著玻璃滾落的摩托車。

摩托車上面,早無駕駛員了……

『鬼閻王,你不能單獨作戰……鬼閻王,你回來……』

趙斯宇傻愣著,腦海中想到了電話中戰士的呼喊,他心中一喜,趕忙回頭!

鬼閻王,鬼閻王來了……

姐姐有救了。

……

厲焱駕駛著摩托車,一路車速飆升到了三百左右。

硬生生縮短了一倍的時間,提前抵達了戰場。

他拚命的沖,拚命的趕,飛過了落石,仗著渾身的防彈衣,毫不畏懼子彈的,來到了顧彤的身邊。

『砰,砰砰–』

厲焱雙手持槍,左右開弓。

槍法的準頭簡直是百發百中。

直接貫串敵人握槍的手臂。

使得對方失去戰鬥能力。

「來,來人了……」

厲焱鬼魅一樣的出場方式,使得『人牙』組織的成員,皆都有些驚恐了。

再加上,他不要命的衝鋒能力,著實震懾住了許多人。

「老,老公……」顧彤抬著眼,所有的目光,都被浮在天空中,被堪稱著『飛躍』的厲焱吸引了。

『砰砰砰–』

厲焱落在了地上,開了三槍,退後一步,來到了顧彤的位置,道:「你沒事吧?」

所有的焦灼不安,終於在看見小女人那一刻,化作了寧靜,現在剩下的,只有濃烈的關心了。

「我沒事……」顧彤現在狼狽的不行了,她渾身上下都是泥土,身上還有子彈劃過留下的擦傷。

厲焱防禦著銀牙,餘光掃視顧彤一眼,心中儘是疼惜。

不過現在,明顯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

「我左,你右!防禦為主!援兵馬上就到,拖延住!」

厲焱身為兵王,可以在第一時間,明白所有的戰鬥情況,做出正確的部署。

「是。」

顧彤收到了指示,沒有怠慢。

而是,第一時間來到了右邊的方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