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不是很清楚,就在我們將你說的那尊母巢打得四分五裂的時候,有恐怖的存在試圖撕裂虛虛空屏障,強行降臨。」

「難道是神之主?」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自己被嚇了一跳,如果真是神之主決定殺過來,後果一定非常的嚴重。

預料,不過他的反應還很快的,光束打爆數百八重主宰組成的大陣,那麼每一個的實力都降到最低。

一瞬間葉凡從原地消失,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深處數百八重主宰之中。主神艦的攻擊非常可怕,剛剛那一道光束似乎專門就是用來破解這種聯手的。此時所有猩紅武士分開,葉凡直接祭出拉低境界的能力。

「轟!」

拉低境界的能力非常強悍,那一瞬間靠得近的猩紅武士全都跟葉凡一個級數了,不過他發現這樣的狀態負荷太大,他堅持不了多久,不可能無限制的使用下去。葉凡明白,這是自己一下子搞定這麼多猩紅武士難度太大。

雖然無法維持太久,但是對葉凡來說足夠了,同階的主宰除非是月萌跟兩個丫頭這樣的,不然幹掉並不困難。

億萬道劍直接發威,閃電間就將數百猩紅武士幹掉。

葉凡的道劍境界實在是他恐怖了,億萬道劍一出,根本沒有同級別的主宰能夠扛得住的。

不過大戰不會這樣輕鬆結束,猩紅武士絕對無窮無盡,葉凡幹掉數百八重境的,可沒多久又來了數百,芳反反覆復幾次,讓他很是無奈。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

葉凡知道就算自己耐得住寂寞,但也不能這樣不眠不休。

必須對那些母巢動手,只有干翻這些母巢,才能讓源源不斷的猩紅武士大軍斷絕。

只是要幹掉這些母巢難度太大,數百八重猩紅武士絕對都是八重母巢打造,所以起碼有數百做八重境母巢,而這樣母巢體型都都非常龐大,跟一個世界一樣,這樣大的母目標要想拉低一個不滿,數百個那還是洗洗睡吧。

看著密密麻麻的猩紅武士,葉凡沒有猶豫太久,閃電間衝殺過去。

猩紅武士太多了,密密麻麻將整個星空都遮住了。葉凡發現自己要靠近母巢距聚集的地方非常的困難,這些猩紅武士顯然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葉凡一直認為自己的劍道非常牛逼,輕鬆就能幹翻敵人。他的確做到了,可是當碰上恐怖的母巢大軍時,他才明白乾翻敵人是不夠的。哪怕一殺就是整片星空,眼中的猩紅武士割麥子一樣幹掉,他想要靠近母巢也非常的困難。

發現慘烈得很,葉凡雖然有億萬道劍,但是不可能封鎖所有地方,無數的猩紅武士穿過道劍封鎖,向著主神艦殺過去。

母巢也是有智慧的,所以會消滅一切敵人,同樣也會想辦法影響葉凡這個大殺星。穿越封鎖的猩紅武士倒不是很強,最多也就三重主宰,這主要是真正的頂級主宰都被葉凡拖住。

大戰升級,無數的機械主宰出現,同時一艘艘戰艦登場,機械族的戰艦可不一般,這是專門用來對付猩紅武士的戰艦。

星空的戰爭異常絢爛,戰艦,機械武士打量隕落,同樣難以計數的猩紅武士被擊殺。

珠兒的眼睛微微眯著,掃過葉凡所在,然後她從原地消失,下一刻當珠兒出現時已經穿越無數的猩紅武士封鎖。

作為九重主宰,珠兒的強大超乎想象,她直線推進,所有猩紅武士瞬息間粉碎,根本沒有任何一個能夠阻擋分毫。

葉凡半天沒能接近母巢,可是珠兒最短時間內就已經來到這片區域。

珠兒速度如店,她閃電間化作一抹刀光,竟然瞬息間將數十尊母巢撕裂。珠兒非常強勢,她直取最強的母巢殺過去,一路連爆,根本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她。

葉凡很吃驚,珠兒的戰鬥力非常恐怖,這不僅是因為她強橫的修為,更為可怕的還是她的戰鬥技巧,所有阻攔的猩紅武士與母巢,都乾淨利落的撕裂,沒有形成任何的抵抗。

這種攻擊方式非常殘暴,不同葉凡那種全方位的橫掃,這絕對是技術虐殺,一般的主宰也好,還是九重主宰也罷,似乎都擋不住珠兒一擊。

這是技之道練到極致的表現,葉凡雖然繼承了所有的劍技之道,但是他絕對沒有珠兒的境界高。

有時候自己擁有一件大殺傷性武器固然強大,但是同樣也會因此失去什麼。葉凡的億萬道劍那絕對是牛逼哄哄,將所有的道劍放出去,就算是母巢大軍也要頭痛。可是如果讓葉凡跟珠兒單挑,他的迎面並不大。

這種挑戰當然是在彼此實力差不多的時候,可就算是這樣,葉凡認為要戰勝珠兒非常困難,甚至他落敗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可以說葉凡的道劍適合群戰,而珠兒群戰單挑皆可,只不過就是群戰時候殺傷力真的沒法跟他比而已。

珠兒殺進母巢大軍中,立時就讓整個母巢大軍遭受重創,別管這些母巢是否能夠復活,隨著越來越多的母巢被打爆,對葉凡進行源源不斷圍毆的猩紅武士肯定出現斷層。先前之所以能夠捆住葉凡,完全就是利用人海戰術,讓他根本沖不出來,一旦出現斷層,那麼人海戰術肯定就變成了,這讓他直接殺出來。

葉凡衝殺這麼久,已經知道如何利用億萬道劍了,在不考慮封鎖所有猩紅武士的時候,他要切開猩紅武士組成的人海還是很容易的。

億萬道劍化作可怕巨劍,隨著葉梵谷速飛行,強行將猩紅武士組成的防禦網撕開。葉凡沒有繼續絞殺這些猩紅武士,而是朝著母巢殺過去,猩紅武士死得再多,都會被找回重生,所以還是幹掉母巢更加的划算。

道劍非常恐怖,每一口道劍其實可以無限放大,成為一口口巨劍,如果碰上七重境界的一下的母巢,基本上就是一件就能搞定,也就八重境界的母巢非常麻煩。

原本葉凡放大道劍就是為了攻擊母巢,不過他很快發現放大的道劍對於猩紅武士殺傷力反而更大,一口巨大的七重主宰劍直接看過去,一劍絕對能夠用巨大的劍鋒砍死一大片猩紅武士,這樣能夠增加道劍的恐怖殺傷力。

有了這種嘗試,葉凡頓時將億萬道劍統統都放大,這對他來說非常的輕鬆,如今他的劍道境界能讓每一口道劍變成一個活著的七重主宰,巨大的劍鋒一路橫掃,竟然將猩紅武士大軍攔腰斬斷。

億萬巨大的道劍不斷放大,然後被葉凡祭出,朝著母巢大軍射過去。

「轟!」

效果堪稱恐怖,當靠近母巢大軍時,每一口道劍基本上都有母巢大小了,這可全都是七重主宰別的道劍,原本就因為珠兒出現混亂的母巢大軍瞬間崩潰,被打爆的母巢數量多得讓人難以想象。

戰爭終於出現葉凡一方佔據上風的局面,越來越多的母巢被幹掉,就算這些母巢能夠復活,可那也會從這片戰場脫離出去。

「轟!」

突然恐怖的震動出現,讓葉凡吃驚的就是數十道九重主宰的氣息出現。

大戰開始了!

葉凡的面色異常的凝重,他沒想到九重主宰數量居然如此多,也不大好月萌個嗯阿珂到底能不能成功。葉凡很清楚,要想戰爭這些母巢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那尊能夠復活所有母巢的東西打爆,要不然一切都是徒勞。

說實話,葉凡很想參與到月萌跟阿珂的戰鬥中去,只不過非常可惜,他最多也就對付八重主宰級別的高手,要是碰上九重主宰,想跑路都非常困難。

還是實力不夠啊。

葉凡對於這種情況也沒有辦法,他的實力能夠達到如今這一步已經非常不容易了,要想更進一步難度太大,暫時是看不出什麼可能了。

「珠兒,你去幫忙吧,我能夠照顧自己。」

葉凡深吸口氣,顯然九重級別的母巢跟猩紅武士肯定都在母巢大軍的真正老巢,所以讓珠兒留在這裡完全就是一種浪費。

「我才不要了,珠兒只要陪在葉哥哥的身邊就好。」

珠兒似乎對戰鬥並不是很感興趣,根本沒有陪著葉凡來的重要。

葉凡有些愣神,他到時沒有想到珠兒對自己居然有這樣的感覺,這似乎是一種依戀,同樣又似乎不是。

「珠兒,這裡真的不需要你,還是去幫忙吧,如果能將那個能夠復活母巢的東西幹掉,這場戰爭我們將要輕鬆很多。」

珠兒看著葉凡,好一會兒才道:「好吧,葉哥哥要小心了,珠兒這就走了。」

珠兒最終還是被葉凡說服,雖然她很不情願,但還是很快消失不見。隨著珠兒離開,葉凡的壓力自然提升很大,畢竟先前珠兒一個人就壓制了大半母巢大軍,甚至還幹掉了數百座八重主宰級別的母巢。

現在隨著珠兒離開,所有母巢都失去最強的敵人,它們頓時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到葉凡的身上,一時間不僅要面對數量驚人的母巢,還要應對源源不斷湧現的猩紅武士。

葉凡一直都在戰鬥,他已經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原本他的攻擊方式都非常粗暴,利用億萬道劍將猩紅武士跟母巢大片打爆,可是漸漸的他的攻擊不在是這種簡單粗暴,而是在簡單粗暴中擁有者難以想象的技巧。

葉凡漸漸的發現,戰爭其實就是磨練自己的劍技之道的最好辦法,雖然現在他做不到珠兒跟阿珂那個程度,但是只要這場大戰襲來,這種差距肯定會被不斷縮小。

大戰的天平開始傾斜,在葉凡的帶領下,他們將母巢大軍殺得節節敗退,很快來到一片特殊的區域,這裡是一座巨大的神宇,要比葉凡所見任何一個神宇都大上數十倍。

這裡就是母巢大軍的老巢。

葉凡很快判斷出來,這場跟母巢大軍的先鋒軍的戰鬥看樣子將是他們一方獲勝的可能性更大。葉凡的心情還是不錯的,不管怎麼說,只要打贏先鋒戰,他就算是改變了歷史。葉凡非常清楚,要想改變歷史會有多困難,他不求馬上改變一切,只希望從一點點的去影響跟改變。

這次的損失非常大,雖然成功將母巢大軍趕回了老巢,但是準備的億萬機械主宰損失了大半,戰艦這些東西同樣損失了大半。

葉凡的心情是沉重的,這些還只是母巢大軍的先鋒,完全可以想象當母巢大軍的主力開始出現,大神宇也只有讓所有的種族聯合起來才能跟母巢大軍一戰。

收服更多的母巢?

葉凡不是沒有考慮過這一點,但是根據他的幾次嘗試,發現這些母巢的體內有一種特殊的東西,讓他控制企圖根本難以實現。

葉凡知道母巢體內的東西肯定就是來控制母巢的手段,這東西或許就是來自神之主,所以他不要奢望能夠破解,除非哪一天他能夠達到十重主宰的程度,不然這些想都不要想。葉凡的心情很快就變沉重,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僅憑他手中的力量現在就已經非常勉強了,耗費十多個神宇的力量,也只能打贏一場先鋒戰。

如果能夠得到足夠數量的母巢,葉凡相信能夠更加的輕鬆。其實葉凡的手中有母巢,只是他有些抗拒讓母巢製造神族大軍參戰,他還是不願意看到億萬神族因為戰爭隕落。

葉凡內視,看著處於自己內神宇的十多座母巢,他能將時間加速到一個非常可怕的程度,所以這些母巢一個個都進步非常大,就那生命母巢來說,現在已有七重母巢的深處,製造出來的神母很多都是四重境界以上。換做以前這是難以想象的,可是現在一切都非常簡單。

葉凡要承認,母巢的優勢絕對是難以想象的,這不需要足夠的資源,就拿他體內的這些母巢來說,只需要他擁有足夠強勢的慾望,他們就能源源不斷的製造大軍。

十多座母巢自然跟母巢大軍沒法比,但是他們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難以想象的時間去積累。可以說現在十多座母巢製造的神族強者數量非常驚人,絕對是十多倍機械主宰的數量。只是葉凡暫時不打算讓這些母巢製造的神族參戰,他還說服不了自己。

母巢的老巢大戰非常的慘烈,恐怖的氣息波動不時震蕩而出,這恐怖的力量絕對不是葉凡能夠參與的,所以就算感應到了,他也不能進入這片神宇中。九重主宰的強大是超乎想象的,葉凡難以加入其中,他不想這樣袖手旁觀,所以決定做一些什麼。

「有辦法吞噬這些母巢沒有?」

「這個是非常困難的,這些母巢體內都被種下特殊的禁制,這東西限制了我們的控制。」

「我不需要去控制這些母巢,我們是否有辦法吞噬這些母巢,讓我自己的母巢晉陞?」

「這個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需要同屬性的母巢才行,而非常可惜,這個時代的母巢暫時沒有發現跟主人手中的母巢類似的。」

傳承之塔的話讓葉凡很是無奈,沒什麼可以做真的讓人非常鬱悶,這一刻的他深深感到自己的不足,如果他有九重主宰的實力,哪裡用得著如此束手無策。

葉凡沒有純粹的等待成功母巢大軍趕回了他們的老巢邊緣,那麼就要通過殺戮來提升自己。戰鬥就是最好的提升方式,葉凡對這點深以為然,這次的戰鬥就讓他深深體會到了,他現在的境界雖然還是劍化神宇境界,但是他能夠清晰感應到自己的道劍遠的越來越恐怖了,隱約間有種蛻變為真正劍神的感覺。

這是要晉陞下一境界嗎?

葉凡感覺應當不是,這應當還是化神境界,只不過要比以前的境界更高。最開始的化神就是簡單的化為神宇,可是現在每一枚道劍都能蛻變,似乎真正要蛻變為神。

葉凡很快開始投入戰爭中,他要將你個所有的母巢跟猩紅武士絞殺。

「轟!」

突然可怕的震動出現,一聲恐怖的嘶吼出現,這是某種東西在慘叫,很開整個神宇都在劇烈震動。

這是……九重主宰在隕落!?

葉凡很是震驚,真正的九重主宰隕落非常可怕,恐怖的神道法震動,一股讓他感到毛骨悚然的力量籠罩整個神宇。

真是恐怖啊。

葉凡真的非常吃驚,隕落的九重主宰絕對不是一個,一瞬間就讓有足足八尊主宰隕落,完全可以想象此時發生在神宇中的戰鬥有多恐怖。

可惜葉凡不能參與進入這樣的戰鬥中去,他的實力太弱了,這還不是他能夠參與的。

「轟!」

突然一股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力量出現,哪怕是處於神宇之外,還是能夠感到那毛骨悚然的驚秫感。

這到底是什麼?

葉凡很吃驚,還沒有等他弄明白,珠兒突然出現。 葉凡再度出現在機械族的帝星堡壘,讓他驚訝的就是娜塔莎剛剛離開不久,似乎去了機械族的機械神宇。

作為九級許可權者,葉凡在帝星堡壘可是能夠為所欲為的,好在他也不需要做什麼,只是讓機械族設計一條前往血罪神宇遺址最快的線路。

「大人什麼時候去機械神宇一趟?」

葉凡打算離開時星辰終於開口,他的話讓葉凡感到驚訝。

「去機械神宇?」

「我將大人的情況向機械神宇通報,女皇陛下正式發來邀請,歡迎大人隨時去機械神宇做客。」

「這個有時間我會過去的,不過現在還是給我安排傳送吧,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

葉凡搖頭,機械神宇肯定是要去的,未來的神戰少不了機械族的參與,不過現在他還有更重的事情需要做。

星辰道:「神戰已經開始了,真的會席捲整個神宇,將我們機械族卷進去嗎?」

葉凡嘆道:「我的九級許可權來自未來機械族,雖然我也很納悶,但是你應當能夠猜到,能夠做出這個決定,肯定需要你們的女皇跟主神腦共同下達命令。未來的戰爭很不容易樂觀,別看神之主要屠殺的是生靈,你們機械族是非生命不在此列。可是一旦所有的生靈都死亡,你認為機械族這樣的非生命對於神之主來說他的理想國度能有您們的容身之所嗎?」

星辰搖頭道:「我們機械族預測過,神之主是一個極端的理想主義者,一點他開始將自己的理想付諸行動,那麼絕對會不擇手段,同樣也不會允許自己的理想國度存在任何的瑕疵。所以一旦生靈都被屠殺乾淨,我們這些非生命肯定是不允許存在的。母巢大軍真的非常恐怖,希望女皇能夠儘快做出決定,不然一旦母巢大軍向著整個大神宇征討,根本沒時間讓我們去準備。」

顯然星辰看過娜塔莎剪輯的先鋒戰,任何人看到那恐怖的母巢大軍都會感到絕望的,在哪源源不絕的猩紅武士的衝擊下,任何一個種族都要毀滅,就算是機械族在理智的推算下也感到生存幾率非常小。

傳送開始了,機械族的空間傳送真的非常穩,不管有多遠的距離,也不管要傳送的地方在哪裡,從傳送的過程,到結束,葉凡都沒有感到一絲顛簸。這技術絕對遠不是他的機械族技術能夠比你的,就算是陣道同樣如此。

從帝星堡壘前往血罪神宇的遺址路途實在是太遙遠了,不可能一次性傳送到位,經過星辰的計算,這需要二十多次的傳送。

二十多次,穿越一千多個神宇的距離,必須承認機械族的傳送技術真的非常牛逼,要是讓葉凡駕馭神艦飛過去,浪費掉的時間連他自己都要心痛。現在葉凡不想浪費任何的時間,他需要儘快將九層傳承塔收集齊全,他不想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毀滅時,自己才回來。

一次傳送經歷的路程有十多天,二十多次傳送,足足好事一年的時間,如果利用神艦趕路,葉凡可以肯定最多也就跨越一百多個神宇,而這樣的速度已經非常誇張了。

一年的時間,葉凡從大神宇的一角到了另一頭,這樣的壯舉也就機械族能夠輕鬆實現,而一般別人怕是也難以享受到這種高速傳送待遇。葉凡了解到能夠讓帝星堡壘這樣不停的開啟傳送,也就八級許可權以上的機械族才可以,如果是其他級別的,僅僅一次傳送就要經過很多次審批,那樣消耗的時間可以讓神艦穿越數個神宇了。當然了,要想葉凡這樣一次進行二十多次傳送,也只有九級許可權者才行。

走出最後一個傳送陣,讓葉凡驚訝的就是機械族竟然贈送了一艘九級帝艦,根據機械族留守帝星堡壘的人說,這是女皇特批,先一步送到這裡來的。九級帝艦當然不是主神艦,這是私人座駕,一般都是女皇御用之物,能夠駕馭這種帝艦的怕是也就葉凡這個能夠跟女皇並列的許可權者。

機械族果然慷慨啊。

葉凡還是很喜歡機械族這種慷慨的,要什麼東西絕對不會猶豫,很多時候他們的慷慨會讓你不好意思。

這艘九級帝艦可不是他先前駕馭的那艘六級神艦能比,可以說這完全就是兩碼事。

「機械族還是一如既往的慷慨,這首帝艦的奢華就算是我們主神艦都比不上。」

邪艷將帝艦打量一番,這裡的很多東西都是按照神族的風格設計,尤其很多都是跟葉凡的性格相匹配,這不得不說那位未曾謀面的機械女皇真的很有意思。至於機械女皇為何會有葉凡的性格資料,怕是娜塔莎沒有少做工作。

葉凡到不反感這些事情,一艘帝艦絕對能夠彌補以前,有了這東西就算無法對抗就九級主宰,起碼跑路應當不成問題。

葉凡開始調集關於血罪神宇的信息,神腦收集了很多信息,讓他驚訝的就是九級帝艦居然能夠聯上機械族的神網,這可是機械族獨有的神網,分佈在無數個神宇中,一般的神族可無法聯進來,也只有機械族才可以做到,而且還必須是擁有高等級神腦才行。畢竟這裡不是機械神宇,很多東西都處於保密狀態,一般的機械族不會知道神網可以覆蓋每一個神宇。或許這也是機械族為了保密,畢竟要是讓其他神族知道機械族的神網能否遍布整個大神宇,他們還不炸鍋才怪。

根據神網中找到的資料顯示,血罪神宇毀滅已經有大半個神宇時代了,至於當初是如何毀滅的已經不得而知,總之就是一切都成為歷史,真相都被淹沒在歷史長河中,葉凡要想知道這些真想,那也只有進入血罪神宇才行。

一個毀滅的神宇很多東西都會毀滅,一般內里的世界都不會保存下來,除非是有特殊的物品,不然基本上隨著神宇毀滅,一切都會覆滅。血脈之界中如果真的有那個血脈之戒,葉凡認為這個世界應當不會毀滅,一件組合后能成為十重主宰器的東西其實那麼容易毀滅的,所以保全一個世界還是很容易的。

血罪神宇已經消失,原先神宇所在的區域成為廢墟,這裡肯定充滿各種危險。不過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有好東西出現,傳言有不少人血罪神宇的遺址中得到了特殊的神器,這些東西能夠激活人體血脈,甚至能夠讓神族的血脈更上一層樓。

閱讀這些龐大的信息,葉凡還是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好比這個血罪神宇最開始不是叫做血罪神宇,而是被稱之為血脈神宇,後來似乎整個神宇被詛咒了,所以演變成了血罪神宇,意喻整個神宇所有的種族都是罪人。

血罪神宇周邊有不少神宇,這些神宇的神族經常會組團進入血罪神宇探險,這就是為了獲得他們想要的激活血脈的機遇。雖然危險重重,但還是有很多神族獲得這樣的機緣,所以當葉凡出現在血罪神宇的遺址時,正好碰到了一艘神艦載著一群冒險者進入血罪神宇的廢墟中。

葉凡駕馭帝艦直接傳入血罪神宇,這裡的危險對九級帝艦來說不算什麼,它以非常快的速度進入一片可怕的亂流中,無視了那看上毀天滅地的隕石雨。

血罪神宇的遺址之地可是非常恐怖的,據說這裡的一切都受到了詛咒,就算能夠在這裡遇到奇遇,可也會有人運氣非常不好,殞命在這裡。當帝艦穿過亂流時,進入一個殘破的黑洞區域,這裡恐怖的吞噬之力將神宇中無數的隕石碎片吞噬進去,一般的神艦雖然能夠穿越這樣的區域,但是絕對不敢像葉凡這樣將帝艦定在黑洞吞噬力最恐怖的地方,而且還能沒事一樣這樣停著,彷彿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吞噬黑洞一樣。

九級帝艦非常給力,之所以黑洞的吞噬力沒用,那是因為帝艦製造時有一種技術,那就是反黑洞技術,這東西只要一動用,黑洞什麼東西都將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