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劉昌是鬥士初階,身體內的源力渾厚無比,一拳打出去,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奔騰著撲向了唐浩。

海妖知道自己這時候幫不上忙,在劉昌動手之前,她就一定退出很遠了。雖然距離很遠,她依然被這股巨大的威壓壓得喘不過氣來。

再看唐浩,也已經飛速的避開流暢的一拳。

「轟。」

縱橫渾厚的源力砸在了唐浩伸手的山坡上,數十棵大樹飛揚碎裂,山坡上也出現了一個大坑。空中的山石泥沙更是如雨點飛揚。

劉昌覺得自己的這一拳力量和速度都有些不對,他用盡了全力,但是卻發覺好像根本沒能盡全力一樣。難道是這些天跟蹤唐浩,消耗了太多的經歷,亦或是擔心那個藏在暗處的暴君強者?

劉昌只能這樣理解,他不認為他這以前沒能打出全力是他本身的原因。

唐浩避開劉昌的第一次進攻之後,他心中的自信更強了。這也許不是劉昌最猛烈的一次進攻,但是至少劉昌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完全激發出來了。只要再多耗一些時間,劉昌體內的毒素就會完全被激發,他就完全有機會了。

「唐浩!」

劉昌目光一寒,隨手抽出了一把長刀,這是他的黃級玄兵金光刀。刀身通體金黃,被他握在手中,立刻有一層源力在刀身上波動起來。

「刷。」

刀光一閃,渾厚源力順著刀鋒橫空而出,直撲向了唐浩。

這才是最強大的一招,唐浩雖然早有準備,可是要想避開這一刀,依然很是狼狽。他拚命的衝出去,巨大的源力波動彷彿從天而降的轟天雷,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轟……

大樹、巨石、立刻飛揚上天,一刀五十米長的鴻溝好像撕開了這個山嶺一般。

兩百米外的海妖都被震得身體一晃,她關切的看唐浩,發現唐浩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震得破爛不堪了,其中第一隻袖子已經不見了,樣子十分的狼狽。總算是沒受傷,海妖長長的舒了口氣。

劉昌使出這一招之後,見唐浩又避開了。他的心中無比的憤怒,可是他確實已經用盡了全力,但是他卻依然覺得有些不對,甚至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這究竟是為什麼?

唐浩站在那道五十米長的鴻溝旁邊,凝視著劉昌,他雖然不知道劉昌剛才這一刀是不是最強的一刀,但是他知道他的力量終究會弱下去。因為他身體里的毒已經被引發了,隨著毒素的侵入,劉昌註定會越來越弱,他只要等到劉昌弱到可以被殺死的時候出手,他就贏了。

「刷!」

劉昌不想等了,他再次出手,手中金光一閃,長刀宛若突然間長了數十倍,瘋狂的砍向唐浩。不要被刀光砍中,就算被源力波動碰到,唐浩也必死無疑。

「呼……

唐浩身形拔地而起,飛起近五十米,避開了劉昌的這一刀。

又不中,劉昌刀鋒一撩,揮向空中的唐浩。

唐浩早就預料到劉昌會出這一招,他已經做好了繼續躲避的準備,身形在空中生生想旁邊竄去。他的雙腳就好像踏在了空氣中的一塊石頭上,速度飛快,閃電般的竄了出去。

劉昌的這一刀又落空了,他越發的感覺到了力不從心的感覺,他吃驚,他憤怒,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不過是一個鬥士初階,他竟然解決不了,這是他不能忍受的。

「啊!」

劉昌低吼一聲,長刀掄起,瘋了一般的攻擊唐浩。殺死唐浩,事情就解決了。唐浩就在眼前,沒有什麼狗屁的暴君境界強者,如果他還殺不死唐浩,那還還是劉昌嗎?

「呼呼……

劉昌的攻擊越來越猛,但是他卻越發的感覺到吃力。

唐浩確實沒有還手的機會,確實非常被動,但是他還活著,這就是奇迹。他知道,劉昌依然毒發,他支撐不了多久了。

劉昌的臉色變了,心也沉了下去。他雖然攻擊猛烈,可是他卻也明白,這樣下去,他註定了無法殺死唐浩。他看見了躲在遠處的那個蒙面女人,也許可以利用一下這個女人。 唐浩看見劉昌看了海妖一眼,他突然感覺不妙。他之所以帶著海妖,是因為總要帶一個人,童信瑤和落月要保護陸含、奚問問等人,出了童信瑤和落月,海妖的境界是最高的,是最合適跟著他人。

他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海妖的煉士中階跟劉昌的鬥士高階比起來,差距太大了。就算劉昌已經中毒了,海妖依然無法承受劉昌的致命一擊。

劉昌動了,他沖向了海妖,手中的黃級玄兵也舉了起來。

唐浩知道,他不能再等待了,手中多了一把手槍。

劉昌的長刀裹挾著滾滾源力,就要落下的時候,一聲槍爆裂的槍響震徹山谷。

「砰。」

一顆子彈如同烈火流星一般的飛向劉昌的頭。

此刻,劉昌距離唐浩五十米,他認為唐浩根本無法傷害他,所以他根本就把所有的經歷都放在攻擊那個女孩身上。他認為只要傷了這個女孩,就能讓唐浩分心,或者是用這個女孩要挾唐浩。

他犯了一個致命的常識性錯誤,他不知道這個世界有了一個叫做槍的武器。這個武器使用這個世界的材質做成的,槍身、彈道都是用黃級妖獸的骨頭和一些特殊的物質合稱的。彈頭更是用黃級妖獸的牙齒和一些特殊的物質經過重組淬鍊成的,子彈射出來動力是提煉了一百塊黃源石內的源力,壓縮裝填入了槍身內。

這樣的一把槍,就是一個奪命的超級武器。

「撲。」

彈頭以最快的速度穿進來劉昌的後腦,從劉昌額頭飛了出去。他看見了飛出去那個小東西,看見了那個小東西上沾染著他的腦漿和血液。他的精神在這一刻瞬間崩塌,他手中的黃級玄兵瞬間失去了源力的支撐。他的速度慢了,他看見了他要襲擊的那個女孩飛也似的逃了,可是他卻無力追擊。

「撲通。」

劉昌從空中摔落在地,他感覺他身體內的源力在飛速流淌,飛速離開他的身體,還有他的靈魂也在掙扎著想要飛走。

這時,一個身材挺拔的年輕人站在了距離他二十米的地方。那是他想要殺死的唐浩,他就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暗黑色的東西,那是什麼?就是他殺死自己的東西嗎?

可是他看不出那個東西的任何鋒刃,它就像一塊很普通暗黑色廢鐵。

唐浩看著劉昌,平靜的說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吧,這叫做槍,是一種很厲害的武器,我就是用它殺了你。」

「槍……

劉昌的腦海中閃過了槍的形狀,這怎麼能是槍呢?

唐浩笑著說道:「這就是我的槍,不是你認為的槍。」

劉昌的靈魂在慢慢的脫離他身體,他知道他堅持不住了,他也不可能殺死唐浩了。他看著唐浩,問道:「這都是為什麼?」他的這個為什麼包含很多內容。

唐浩微微一笑:「我殺劉風銘,是因為他和你一樣,也想打她的主意。」

海妖一聽這話,立刻笑嘻嘻的走到唐浩身邊,伸手挽住了唐浩的手臂,樣子幸福無比。

劉昌看得出來,這個女孩雖然蒙著臉,可是單單那雙眼睛,已經證明她是一個美女了。劉風銘是那個德行,這很容易理解。他理解不了的是,唐浩但是只是煉士初階,他怎麼能殺死鬥士中階的劉風銘呢?

唐浩繼續說道:「殺劉風銘,用的方法跟你一樣。我在你們身上下毒了,對劉風銘,是因為他太大意了,沒有意識到毒粉進入他的身體。對你,是因為你太小心了,我把毒粉放在了空氣中,你一直跟著我,吸入了空氣,也就吸入了毒粉。」

「我明白了!」

這時候,劉昌終於明白他為什麼力不從心了,原來是這樣的。他不甘心就這樣死了,更不甘心被人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法殺了。

海妖這時笑嘻嘻的說道:「你也不虧,這把槍是老大第一次用,你是第一個死在我槍口下的人,你很幸運。」

劉昌聽到這氣人的話,他的臉在扭曲,他的心也在扭曲。

見劉昌不願意死,海妖拿出齊眉刺,就想給他一個痛快的。但是唐浩把她攔住了,說道:「還是不要留下太多痕迹了。」

「哦。」海妖立刻收了她的齊眉刺。

劉昌看著唐浩,看著海妖,鮮血已經順著他的額頭和後腦流了下來,融合在鮮血中的還有他的腦子。他知道他完了,他再也做不成劉家的大管家了。

「他還挺堅強。」海妖見劉昌躺在地上遲遲不閉眼。

「他是鬥士高階。」唐浩說道。

「鬥士高階怎麼樣了?還不是躲不過老大的子彈。」海妖笑道。

唐浩笑道:「如果不是他中毒,這一槍肯定不能這麼乾脆的要了他的命。」

「他也就是個廢物。」海妖不屑的說道。

「作為修武者,他不是廢物,但是作為劉家的大管家,他確實是個廢物。他到現在也許都不知道劉家已經放棄他了,他還在想掩蓋他和尤余的勾當而費盡心機。」

劉昌雖然已經奄奄一息了,可是他還能聽見唐浩的話,他的大腦還能稍微分析唐浩的話。 名門椒妻 他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他想說話,可是卻無力說出來了。

唐浩看著劉昌痛苦的樣子,說道:「我覺得劉傳不會像你一樣不相信朱翠園有暴君境界強者,就算他不相信朱翠園有暴君境界強者,他也認為朱翠園不好惹。他之所以讓你來韓童鎮,讓你面對一個他都忌憚的對手,他就是想要放棄你。你死了,他就不用再處置你了,可以省了很多麻煩。」

劉昌聞言,似乎明白了很多,可是就算他明白再多,也無濟於事了,他再也做不了什麼了,就連呼吸他都無法進行了。他知道,他死了,劉家也許會對付唐浩,對付朱翠園,但是絕對不是為了給他報仇。

邪王寵妻:萌妃逃婚無效 終於,劉昌閉上了眼睛。

唐浩感知了一下,確定劉昌已經失去了所有生命特徵,他這才說道:「走吧。」

「就這樣把他放在這裡嗎?」海妖問道。

「會有妖獸來替我們收屍的。」唐浩說道。

「也對。」海妖笑了。

兩人剛要走,唐浩突然停住了腳步,說道:「得把彈頭找到。」

「對,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這件秘密武器。」海妖立刻笑著去找彈頭了。

唐浩也立刻過去了,他們都是對槍械非常精通的人,對於子彈的彈道方向都了如指掌。他們找到了第一棵被子彈穿透的大樹,接著是第二棵、第三棵……一共是十八棵,到了第十九棵,他們找到了那顆手指長短的彈頭。

這顆子彈打穿了鬥士高階修武者劉昌的頭,然後又穿透了十八棵大樹的樹榦,這樣的力量著實驚人。

唐浩和海妖都知道,即使是十八棵大樹放疊加在一起,也不如劉昌的頭堅固。

收起彈頭,兩人便去追童信瑤和落月一行人了。

走了二十公里,兩人追上了童信瑤、落月一行人。

這一行人也正在擔心唐浩和海妖,見海妖和唐浩完好無損的來了,這才都放下心來了。

童信瑤看著唐浩,問道:「解決了?」

「嗯。」

童信瑤雖然知道必然是這樣的,可是唐浩親口承認之後,她還是不可置信的笑了。一個鬥士初階,就這樣把一個鬥士高階殺了。這讓她無法相信,可是這就是事實。她現在越發的覺得誰也不能惹唐浩,不管是劉家的四少,還是離家的大管家,惹了他之後,都死了。

落月對唐浩說道:「劉昌的那兩個手下已經解決了。」

「嗯。」唐浩並不吃驚,那兩個傢伙一個是鬥士初階,一個是煉士高階,而且都是手下敗將,還都和劉昌一樣中了毒,到了落月面前,那還不是主動送死的。

其他人也都知道事情不像唐浩、落月表現的那麼簡單,這樣的事情,她們不想問,也沒有必要問。

「我去把我們的寶貝藏起來,你們在這等我。」唐浩說道。

「嗯。」

「老大,我跟你去。」海妖立刻跟上唐浩。

唐浩沒有阻止,帶著海妖,直奔金豺的那個山洞。他們要把金豺山洞裡的那個超級妖獸的牙齒藏起來,以便以後好回來拿。

這件事很就簡單多了,唐浩找了一塊大石頭,把洞口封死,讓后又弄了一片山坡把大石頭埋上,在移植了一片灌木栽種在這片山坡上。

唐浩和海妖都是隱匿高手,自然也是藏東西高手,也是偽裝高手,所以弄好了之後,那個洞口就是一片灌木叢,任何人都看不出來那裡曾經是一個山洞的洞口。

他們所做的這些工程,如果讓普通人做,夠二十個人做三天了。但是他們是修武者,他們的能力讓他們可以在三十分鐘之內把偽裝做好。

弄好了之後,海妖和唐浩又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破綻,兩人這才離開了。

不一會兒,他們跟大隊伍匯合,立刻啟程,向山外前進。

因為事情結束了,大家的速度也就快了些。不過因為大家心裡其實都有一點點遺憾,那就是她們背後的背包里有飛行器,一直都沒有機會用。因為童信瑤在,所以大家也不沒有明目張胆的使用飛行器來玩。 特別是奚問問、海妖和張虹,奚問問喜歡玩,海妖想試試高科技,張虹是飛行器的製造者,她們都想在這空曠的野外試用一下飛信器,看看飛行器的威力。

唐浩當然看出來這些女孩心裡的想法,不過他什麼也沒說。

走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便停下休息。

就這樣,一連走了三天,來到了橙級妖獸活動區域的邊緣。在往前走,就到了赤級妖獸活動的區域了。

當然了,這三天他們也沒閑著,遇到了兩頭倒霉的橙級妖獸。

晚上,還和之前一樣,張虹帶著女孩們在帳篷里休息,唐浩、落月和童信瑤三人在帳篷外面。走路對於他們三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們完全可以不休息。現在又到了完全區域,就更加的放鬆了。

落月永遠是那麼的孤獨,她找了一棵大樹,安靜的呆著去了。

唐浩和童信瑤站在溪水邊,靜靜的看著溪水。

童信瑤終於問道:「回去了,你打算怎麼辦?」

「等劉家的某位少爺來找我。」唐浩平靜的說道。

童信瑤見唐浩如此輕鬆,她說道:「劉家的少爺來了,劉傳就有可能來。」

「這是遲早的事情。」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做好準備了?」

「嗯。」

「你是怎樣殺死劉昌的?」童信瑤問道。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唐浩笑了笑,說道:「他中毒了,根本打不過我。」

童信瑤看著唐浩,說道:「劉昌中毒了,權家兄弟也中毒了,落月收拾權家兄弟也用了一些功夫。這說明他們雖然中毒,但是並未完全失去戰鬥力。劉昌是鬥士高階,即使他戰鬥力減弱了,也依然很恐怖,以我們鬥士初階的實力,也未必能殺得了他。」

「我用了一些小手段。」唐浩不想把槍的事情告訴童信瑤。

「你的小手段真的越來越恐怖了。」童信瑤笑道。

「還好吧,總要有一些手段,不然怎麼敢跟劉家作對。」唐浩平靜的說道。

「她們的背包里應該不僅僅是生活用品吧?」童信瑤突然說道。

這倒是讓唐浩有些意外,看來這位童大小姐也越來越聰明了,她竟然意識到了女孩們的背包有問題。

「嗯。」唐浩只能承認。

「她們的東西都沒用過,是不是也應該拿出來用用了?」童信瑤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見已經說透了,他便笑道:「嗯。」

「用我迴避嗎?」童信瑤突然說道。

「不用了。」唐浩知道現在再說讓童信瑤迴避,就有些太不相信童信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