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下聽命!」

一直在李天賜身後的胡德牛,這時沒有多少猶豫就點頭答應,然後閃身向這前方沖了過去,這人雖然姦猾自傲,但是法國誓言臣服之後,表現的還是很不錯的。

「李掌門稍等,兩個跳樑小丑,我這就去幫你拿下。」崑崙掌門在胡德牛衝出去之後,略微猶豫了一下也邁步向那兩人的方向走去。

「掌門,兩個小丑何必你動手,交給我們就好!」

崑崙掌門貴為一派之主,而且還是勢力排名靠前的掌門,他的行動自然不可能是一個人,這一動,原本跟著他的崑崙派長老頓時站不住了,連忙有四個人在人群中喊話,然後快速向著那兩人衝去。 「你們做什麼?真的要成為那小子的走狗不成?」

南水派的兩個長老很快就被胡德牛和崑崙派的幾個長老包圍住,兩人也不過是先天初期,而圍著他們的無人,有三個都是中期,哪怕是一個他們都沒有勝算,五個一起,連逃跑的機會都沒了。

「廢話少說了,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是讓我們動手,還是自己主動就擒?」胡德牛懶得聽著兩人的廢話,直接說道。

「你、你們……」大長老和二長老看著周圍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想要觸手幫助他們的意思,兩人對視了一眼,最後無奈嘆息一聲放棄了抵抗。

胡德牛二話沒說,上前在兩人的身上一陣點穴,將兩人的經脈封住,然後一手一個,拎著兩人回到了李天賜面前。

「兩位,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吧?」李天賜對這兩人可以說是異常厭惡,冷笑著看著兩人說道。

「李掌門,對不起,是我做錯了,您大人大量放我一馬吧!」二長老身材微胖,一到李天賜面前,頓時弓下身子祈求起來,雖然身為先天武者平時高高在上,但是遇到生死抉擇時,有些人甚至不如普通人!

李天賜眼中譏笑更濃,又看了一眼低頭不說話的大長老,略微沉吟后說道;「雖然現在的南水派已經融入到了我陣宗,但是畢竟你們背叛時還沒有,所以我不處置你們,不過會將你們送回南水島,讓王掌門決定你們的懲罰吧!」

「啊?這……謝謝李掌門!」二長老先是一驚,不過很快又反應過來,送回南水島,至少有機會保住一命,而留在李天賜這裡,那九成可能是被直接處理掉。

「將他們濃到一旁去吧!」李天賜對著胡德牛吩咐了一聲。

「各位爺不用多想什麼,我知道你們其中還有一些勢力的領導者,我希望你們能站出來表個態,是加入我聯盟,還是要和我對抗到底,放心,今天我不會再殺人,就算不加入,我也可以讓你們安然離開!」李天賜將兩個叛徒的事放到一旁,對著一大群先天武者們說道。

場面看起來有些不真實,單獨一個少年人,竟然用這樣的語氣和上百個先天武者說話,可在李天賜說出這話時,初期的沒有一個人感覺有什麼突兀。

這主要是被李天賜剛剛殺掉那乾老者有著很大的關係,本來李天賜手段就詭異莫測,他們連影子都抓不到,現在有發現竟然可以斬殺接近巔峰的強者,這讓所有先天武者都衡量過,真的對上李天賜,人多根本沒有什麼作用,最多能保證不被李天賜偷襲成功罷了。

「別讓我為難,自己站出來吧,總比我一個個點名要好。」崑崙派掌門這時也開口說道,他現在的位置處境還有些尷尬的,加入武林盟,幫李天賜這個盟主是應該,但是這些先天武者畢竟也算是他的同胞。

崑崙掌門這一出聲,武者群中一些原本不想露面的掌門或者家主,知道想不出面是不行了,鄙視對視之後,帶著一絲無奈走了出來。

李天賜眯著眼,看著陸續走了出來七人,算上崑崙掌門,這一百人中竟然有八個勢力的首領,也算是出乎了李天賜的意料之外了。

七個掌門家主陸續走到李天賜面前,一個個的表情都不是很自然。

「各位不用這樣的表情,現在我只想知道一下各位的態度,或者像崑崙掌門這樣加入聯盟,以後我們就算是同盟了,我會給你們和崑崙們相同的待遇,當然,錯過今天,以後再想加入,也許就沒有這麼容易和好的待遇了!」

李天賜看著眼前的幾人,年紀沒有一個低於六十歲的,從幾人的表情來看,對於加入他的武林盟多少都是有些抵觸的,否則也不會這麼不情願的站出來。

幾個掌門和家主這時不斷的暗中交流著,對於他們來說,現在的選擇業很困難,雖然看起來李天賜現在有一定的優勢,但是他們古武界真的要全部聽從一個外界少年的號令,實在又有些不甘心。

「李盟主,我可以和他們說幾句吧?」這時崑崙掌門見幾人都不理會李天賜的話,沉吟了一下對著李天賜徵詢了一下,稱呼上也改叫了盟主。

「當然可以!」李天賜劍眉一挑說道,他認為崑崙掌門是想要勸說幾人。

「各位,我並不是奉勸給位加入武林盟,只是說兩句最到家的實話,然後讓各位自己衡量后在做決定。」崑崙掌門看著面前的七個人說道;「首先,我想各位心裡也有個計量,我們古武界的這些先天武者,和李盟主之間的爭鬥,最後那一方會獲得勝利,各位之前只是盲目的猜測,現在應該有了答案吧?」

「玉掌門,你就直接一些吧,說出你自己的分析,我們自己會參考。」有人這時直接對著崑崙掌門說道。

「丁家主還是這麼直接,那我就直說我自己的看法吧。」崑崙掌門對說話的老者微微笑了一下,然後繼續道;「如果是見到李盟主之前,我也一直認為我們古武界可以勝利這場爭鬥,但是在看到李盟主之後,見識了他的手段,我這想法就改變了,相信你們應該有著和我一樣的感覺吧?我們……沒有勝算!」

幾個家主和掌門對崑崙掌門最後一句話都微微沉默。

「各位不說話就當你們和我同樣的感覺了,不管李盟主的勝算有多少,至少比我們之前的聯盟要大一些,還有最主要的一點,那就是我們的門人,李盟主如果真的按照他之前說的那樣,從此遠離古武界,我們以後會怎麼樣?之前還能寄托在藥王谷可以破解解藥,現在胡長老就在這裡,可以讓他說句實話,他們有沒有信心研究出解藥來?」崑崙掌門說道最後看向李天賜身後的胡德牛。

「不用多想了,病毒的解藥藥王谷再有十年也研究不出來,因為毒性當中有一股特殊的氣息,根本無法斷定是什麼物質,所以任何解藥都不會有效果。」胡德牛這時立場倒是很堅定,直接幫著李天賜說話,不過他這話倒是真的實話。

「就算你們知道那股氣息是什麼也沒用,我說過,解藥沒有可能被除我之外的人煉製出來!」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你們藥王谷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幾人中有人帶著憤怒對著胡德牛吼道。

胡德牛一聳肩沒有再說話。

「好了,多說無益,現在你們做個選擇吧,不願意加入聯盟的離開,願意加入的就留下!」李天賜這時開口說道,直接讓這些人做選擇。

一群家主掌門人表情再次微微變化,彼此對視,這選擇依舊很難。

「李掌門,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之前說過話唄崑崙掌門稱為丁家主的那老者這時開口說道。

「有問題隨便問。」李天賜很乾脆。

「好,如果我們現在不加入,之後在想加入的話,會有什麼樣的條件?」丁家主問道。

李天賜聽到這個問題,眼神有些怪異的看著這個丁家主,真不知道這老傢伙的腦子裡想的什麼。

不止是李天賜,其餘人看著丁家主也是申請怪異,這問題很容易讓人誤會他現在是不想加入,又擔心李天賜之後得勢再加入會困難重重。

「你這個問題我還真的不好說,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你們的門人勢力我可以接受,但是作為領導層的先天武者,只會有一個下場,我本人是絕對不喜歡兩面三刀的人!」李天賜在沉吟了一下之後說道,意思很明顯,如果現在在場的人離開,那麼到時再加入,代價就是他們這些掌門和家主的性命來換取門派或勢力的加入。

「好吧,我懂了,我加入。」那丁家主根本沒有去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在聽完李天賜的話之後很是乾脆的說道。

「呃……好,歡迎丁家主的加入!」李天賜被這為丁家主的思維弄的有些跟不上,不過話他可是聽的明白,臉上露出笑容,之後再次取出一枚毒藥。

這是真正的毒藥,在之前葯魔煉製截脈但控制玉華峰主等人的時候,李天賜就感覺毒藥有時也是需要準備一些的,所以在煉製解藥的時候,也抽了一些時間煉製了一批毒藥,顯然現在是排上了用場。

丁家主似乎就是這樣的性格,做了決定之後就變得很是乾脆,接過毒藥沒有絲毫猶豫就吃了下去,然後一招手,將隨他來的家族長老召集到了一起,然後走到了李天賜的身後,和胡德牛站到了一起,至於其他人的選擇,他似乎漠不關心了。

丁家主這樣乾脆的做了決定,倒是讓其餘幾個原本還在猶豫的人有了嚮導,很快七人就全部表態願意加入聯盟,雖然個別人的心中還有那麼一絲擔憂和不願,但終究是做出了決定,而且毒藥一下肚,他們也沒有了後悔的餘地。

「我相信各位不會後悔今天的決定,以後你們會明白,加入聯盟是你們最英明的決定,只要一心維護武林盟的權益,將來得到的好處,絕對不是你們現在可以想象的!」李天賜在這些掌門家主都吃下毒藥之後,面帶笑容的說道。 「李盟主能不能說說我們會得到什麼樣的好處?」崑崙掌門在聽到李天賜的話后,目光一亮帶著好奇和期待問道。

對於崑崙掌門這個問題,其餘人也一樣的好奇,他們想來,加入這個武林盟,也不過是讓李天賜得到好處罷了,他們受到毒藥的控制,只能一直付出,沒想過還能從李天賜這裡得到什麼好處。

「什麼樣的好處?」李天賜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所有人道;「你們可以從我這裡得到真正的高級丹藥,而看你們的表現,我會考慮給你們突破先天的方法!」

「什麼?突破先天。你是在開玩笑吧?這、這怎麼可能。」

李天賜的話一落下,所有人都驚呆了,一直表現很淡然的崑崙掌門都忍不住驚呼出聲,滿臉的不敢相信的神情。

「我可不是喜歡開玩笑的人,現在告訴你們,只是讓你們有個期望,不要懷疑我的話,想要得到這個機會,你們就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以後武林盟中會有些貢獻制度,只要你們的貢獻值達到了,這些都可以換取到。」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李盟主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有突破先天的方法?要知道這個問題在古武界有史以來就沒有人突破過!」人群中黃鶴派掌門開口問道。

黃鶴派算是一個小門派,和南水派的規模差不多,他這個掌門也只不過剛剛達到先天中期,還不如一個大宗門的長老強。

「沒有人突破,是因為你們沒有方法,也是有人故意不讓你們突破,我也只能說這麼多,你們信與不信對我也沒有什麼影響。」

李天賜說道,他自然很清楚這些人為什麼無法突破先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玄青從來沒給過他們先天之後的修鍊方法,修真的問題更是一點都沒有涉及,這也算是讓古武界保證永遠出不了修真者的根本原因。

「李盟主,最後我還有個好奇。」崑崙掌門這時猶豫著看著李天賜。

「什麼好奇,我看看能不能說。」李天賜點了點頭。

「剛剛您斬殺乾長老的那招式,是符籙效果嗎?」崑崙掌門這時帶著一絲謹慎,畢竟這問題有些涉及李天賜的修鍊隱秘了。

「符籙效果?當然不是,開始不是說不用符籙嗎,那一招……」李天賜說到這裡略微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已經超出了武者的武技範疇,如果有一天你們突破了先天才能真正理解,所以我現在和你們說了,你們也無法體會到什麼!」

「超出了武技範疇,那……真的是超越先天之後的招式?可你明明只有先天初期的實力,這?」崑崙掌門依舊滿臉的疑惑,其餘人也是同樣。

「這就涉及到我的個人秘密了,不能和你們細說了。」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什麼能不能說他自己還是知道的。

李天賜這樣一說,崑崙掌門也不好再深問了,不過心裡也有了一定的猜測。

不單是崑崙掌門,其他的掌門家主在這時對李天賜也有了新的認識,至少有一點讓他們有些相信,李天賜絕對是掌握著先天之後修鍊法門的人。

其他不說,單單是這一點已經足夠讓這些先天武者瘋狂了,他們在達到先天之後的願望,哪一個不是想看看先天之上的世界!

「這些問題我們就不要在這裡多說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們似乎還有點事情沒有做完!」李天賜這時直接一句話將這些武者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回來。

而這時有些人就開始緊張了,那就是其餘的那些先天武者們,他們這些人並沒有本屬勢力的掌門或者家主帶領,所以他們也沒有辦法代表各自的勢力加入武林盟。

而這時李天賜的身旁人員已經有八方勢力,不說人數和他們相差不多了,單單是個人實力,這些門主或者家主都要比他們略強一些。

「李盟主,我們並不是不想加入武林盟,只不過我們無法做主,不知道你會怎麼對待我們!」

終於在氣氛沉默了一陣之後,那些剩餘的先天武者中有人忍不住開口說話了。

「我可以理解你們的心思,對於你們我就不要求勢力加入了,不過你們完全可以代表你們個人吧?」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他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這些人離開,畢竟能消減一些對方的實力,這些人就不能輕易放過了。

這些先天武者一聽李天賜的話,頓時都一臉的苦澀,他們剛剛就已經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李天賜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們這些人。

選擇,現在對他們來說其實並不難,只不過心理上有些不好接受,現在表態,其實就相當於背叛了自己的勢力。

「各位,其實你們不用太過為難,現在的形勢你們沒有其他選擇,除非你們現在願意稱為階下囚,我們現在都歸屬武林盟,不可能看著自己的敵人在眼前離開。」崑崙掌門這時在一旁給剩餘的那些人加了一把火。

「李盟主,我們可以加入聯盟,但是還有個要求。」

那些人聽了崑崙掌門的話都清楚他說的是事實,再次沉默之後,有人提出了請求。

「哦?可以說來聽聽。」李天賜眉頭一挑,這時他心情是很舒暢的,畢竟這時他對古武界的問題基本上已經算是解決了一半,尤其成功將這批去破壞陣法的人收復。

「我們可以代表個人加入武林盟,不過在我們所屬的勢力沒有高層決定之前,我們不會和自己的同門相鬥,但是也不會幫著同門來對付你,也就是說,我們保持中立……」這位先天武者看著李天賜說出了自己的意圖,也是剛剛他們這些人暗中交流后的決定。

「如果我不同意你們這樣呢?」李天賜微微一眯眼說道,這些人想的倒是真挺美好。

「這,還是希望李盟主能成全,我們也有自己的難處,如果真的不能同意我們的請求,那也只能戰了,我想我們逃離這裡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說話的這位先天武者應該也是一個門派中地位超前的長老人物,說這話時臉上帶著一絲決然。

「李盟主,其實我能理解他們的心情,我看不如同意了他們的請求,少了他們對他們的勢力已經消弱了許多,而且他們雖然不會參與進來,但是一樣會給他們的所屬勢力很大的心理壓力,有可能不需要再戰,他們的勢力也會同意加入聯盟,畢竟他們已經沒有了大勢!」崑崙掌門在一旁對著李天賜勸說了一下。

「崑崙掌門說的也有道理,那就這樣吧,你們這些人可以不參與,但是也要盡量勸你們的所屬勢力投降加入武林盟受到制約!」李天賜在聽了崑崙掌門的話之後,略微沉吟就答應下來,他也不想在這裡讓雙方再戰鬥一場,反正對方少了這些人也消減了近半的實力。

「你們現在發個誓吧,至少我要認為你們確實真心不會在和我作對才行!」李天賜答應對方的要求,但是也想要一點保證,他發現古武界的人還是很注意誓言的,不管怎麼樣,不能給所有人服毒,誓言下也算有了一絲保障。

一群先天武者對此也沒有意見,紛紛對著李天賜做了宣誓,到此,這一百名先天武者算是全部被李天賜收服了,這絕對是今天最大收穫。

「李盟主,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崑崙掌門在看到所有人都對著李天賜發誓加入武林盟之後,對著李天賜問道。

「怎麼辦?這裡距離外界通道還有多遠?對了,你們會用什麼方法去破我的防護陣法?」李天賜這時想到了這些人的原本目的,對他們如何破陣還是有很大的好奇的。

「這裡距離中轉陣還有一整天的路程,在穿過中轉村過去還要小半天,至於這麼破陣,那就是胡長老的事了,他們藥王谷說有很大的把握能破開你的防護陣。」崑崙掌門對著李天賜說道。

「哦?我倒是聽說了,胡長老,說說你們的辦法我聽聽。」李天賜眉頭一挑看向胡德牛。

「好的盟主,其實很簡單,藥王谷有一種毒藥,就是這個……」胡德牛說著話,從懷中摸出一個黑色的瓷瓶遞給李天賜,然後繼續道;「別打開,這種毒藥是氣態,有極強的腐蝕性,甚至連空氣都能腐蝕,我們研究過,陣法的護罩其實也是一種能量形態,那麼這毒氣就有可能將其腐蝕掉!」

「哦?腐蝕毒氣?」李天賜眉頭一挑,接過小平直就開啟了探測異能向裡面探測進去。

就當李天賜的探測異能一進入小平當中之後,就感覺精神上傳來一陣刺痛,這裡面的東西竟然直接將他的意識腐蝕了。

「這?好熟悉的感覺啊!」李天賜快速將談測異能收了回來,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這感覺他前不久就精力過,那時在紅楓谷尋找龍涎液時精力過一次,哪裡整個山谷都充滿了腐蝕之氣,不過後來才知道,那些氣體都是訾龍巧巧的傑作。

而眼前這胡德牛口中的毒氣,竟然和訾龍弄出來的腐蝕氣體幾乎沒有區別,這又惹起李天賜的好奇,難道古武界也有訾龍存在? 「你這東西是怎麼得到的?」李天賜看著胡德牛問道。

「這個是藥王谷存了很久的東西,具體怎麼來的我也不清楚,不過時間至少有百年左右了,只有掌門或者上代的太上長老才能知道這東西的具體來處了。」胡德牛搖了搖頭說道。

「葯魔,你知道吧?」李天賜聽了胡德牛的話,直接對著空間內的葯魔問了一句。

「知道,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將這東西想到了,幸好少主將他們攔住了,否則這東西我感覺真的可以破開你的陣法,而且這東西一旦釋放出去,就很難消除,遇到什麼就腐蝕什麼,如果誰不小心碰到,絕對瞬間屍骨無存,很是歹毒的東西!」葯魔在空間內點了點頭,對這東西似乎很了解。

「那這是在什麼地方得到的?」李天賜沒有在意這東西的作用,只是好奇它的來源。

「據說是在玉龍谷中,不過也是百多年前的事了,具體怎麼得到的我也不知道,反正藥王谷也只有幾瓶,因為能裝下這東西的只有黑玉瓶!」葯魔說道。

「玉龍谷?有機會的話等訾龍進來后,我們去看看,這東西和訾龍很有可能有關係。」李天賜點了點頭說道。

「這東西很危險,就先放在我這裡了,雖然你們不會去破壞陣法了,但是我還是要去處理一下,至於你們……」李天賜將那小瓶腐蝕毒氣收了起來,看著一大群人說道;「你們就先去玉城吧,和你們這些勢力的事情也該是徹底解決一下的時候了。」

「那我們豈不是要和我們的同門或族人開戰了?」

有人對李天賜這樣的安排多少有點不認同,他們的理想是讓他買戰士不在遇到雙方任何一方才是最好。

「放心,你們要做的只是勸說,真的要是戰鬥起來,也有崑崙掌門他們這些人,用不上你們,你們只要守住之前的諾言不插手就可以了!」李天賜淡淡說道。

「這……好吧,我們會盡量,其實到了現在的地步,再都下去也真的沒有什麼必要了,畢竟你掌握著整個古武界後天武者解藥,唉!」那人說完時,看了一眼周圍的後天武者們,這是都很清楚,這些後天武者都已經徹底偏向李天賜了。

「盟主你是要自己去通道?」胡德牛在這時對李天賜問道。

「嗯,我自己的速度會更快一些,你們明天能趕回玉城的話,我晚上之前也差不多能趕回去了。」李天賜說道,雖然他知道通道那邊的陣法基本安全了,但是為了更加心裡安穩一些,他還是決定再過去重新加固一下,這樣就能完全安信的將古武界的事情一直處理完了。

「這……好吧,希望少主回來之後,可以告訴我,您的身邊是誰認識老夫的!」胡德牛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他和其他人不同,他是臣服李天賜,而不是像崑崙掌門那樣加入了武林盟。

「這個也不用等以後了,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想你不會忘記你的老朋友葯魔吧,是他告訴我你的事的。」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葯魔?原來是這個老鬼,我就知道他沒那麼容易掛掉,只是沒想到他跟在盟主身邊了,他是在玉城嗎?」胡德牛聽到李天賜說出葯魔,只是微微驚訝了一下就平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有所聽聞。

「他不在玉城,外出辦其他事了,等我回去之後他也會和我一起的。」李天賜微微一小說道,隨後不再和胡德牛多說,看向崑崙掌門等人道;「就這樣吧,你們的儘快趕去玉城,後天武者們願意加入我陣宗的,隨後也一起結隊趕去吧,你們和先天武者也走不到一起去。」

「是!」

所有人這時聽了李天賜的話,都齊聲應是,連崑崙掌門這些掌門和家主都是一樣,讓李天賜一瞬間感覺到了權利帶來的那一絲快、感。

事情到此算是基本解決了,李天賜也沒有再讓一群人繼續圍觀,先天武者們和李天賜招呼一聲之後便直接離開黑土鎮,轉向朝玉城趕去,而其餘的後天武者們,有直接離開的,也有一些決定在鎮上留住一晚,明天再趕路去玉城,畢竟這時天色已經晚了。

「李盟主,剛剛你也不知有沒有吃好,再到店裡吃一些東西,休息一晚明天再趕路吧?」酒樓的胖掌柜在所有人都陸續離開之後上前對李天賜恭敬說道。

這時之前那個離開的莽漢也趕了回來,這時也不說什麼話,陪在那個脖子摔斷又被李天賜救活的男子身旁,就這麼恭恭敬敬的跟在李天賜身後。

「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真的吃好了,而且你們幾個也真的不要跟著我,你們的速度只會拖累我,去玉城吧!」李天賜對著幾人說道,莽漢和被救的那位,剛剛一直要求從現在就開始跟著李天賜做侍從。

說了好一陣,才將這幾個人的熱情打消下去,李天賜也沒有躲在鎮上耽擱,直接展開身形快速出了黑土鎮。

「太好了少主,這一趟出來絕對是大有收穫啊,我相信當我們再回來,剩餘的那些人也蹦躂不出什麼花樣了,古武界真的要被您掌控了!」

出了黑土鎮,李天賜的速度略微降了下來之後,空間內的葯魔就忍不住帶著一絲興奮說道。

「是啊,很沒想到事情會發展的這麼順利,這一切也都是因為少主的個人實力能夠震懾住了他們,那個乾老鬼的死真的幫了大忙,否者這些先天武者一旦不顧一切的圍攻,麻煩也是很大……」玉面狐也帶著一臉微笑感嘆了一下。

「老闆的那攻擊之下,沒人能擋,先天武者一樣怕死!」柴靜也淡淡的跟著附和起來。

「呵呵,不管怎麼樣,這次的事情對我們來說就是勝利的一大步。」李天賜自己也對今天的事情感到開心。

「少主剛剛的攻擊應該消耗不小吧?真的不用休息一下嗎?」說了幾句高興的話,玉面狐又關心起來,畢竟李天賜剛剛消耗在那一招上的真元可是不小。

「沒關係,不是極限速度趕路,對我的消耗不會有多大,可以一邊趕路一邊恢復。」李天賜要來搖頭說道。

隨後李天賜就這樣一邊和幾人意念交流著,一遍均速感向平原深處的陣法入口處,一兩個小時休息一下,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晨時分,終於再一次來到那處專為陣法建設的大院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