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宇無語道:「沒有入口,就代表著沒有出口,難道他們都要餓死在裡面嗎?」

「那倒不至於。」

公孫傑說:「我們公孫世家在雲海山脈裡面存儲了大量的乾糧,即便是不到外面採購,也能夠支撐他們一兩年的食用。」

「這……尼瑪,也太未雨綢繆了一些吧。」

葉宇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原本還想著通過公孫傑找到公孫世家另外的入口呢,現在看來,人家壓根就沒有別的入口了。

「汪嘉琪,我這邊沒有什麼事了,你繼續吧。」

「公孫傑,你試圖殺我,今天我也不會饒了你,去死吧。」

汪嘉琪說話的時候,手中竟然拿出來一把匕首,沖著公孫傑的心口就刺了過去。

「不要啊。」

公孫傑慌了,「汪嘉琪,我身為公孫世家的人,自然要遵從公孫世家的要求,他們讓我去殺你,擾亂汪家的計劃,我怎麼敢違背呢?」

「你如果真的想報仇,就去找公孫世家報仇,不要找我啊,我現在已經不是公孫世家的人了。」 「現在才不是公孫世家的人已經晚了。」

汪嘉琪只是短暫性的頓了一下,手中的匕首也跟著改變了方向,在快要刺入公孫傑心口的時候,猛的調轉,扎在了公孫傑的胳膊上。

「啊!」

公孫傑疼的大吼一聲,可卻沒有敢反抗。

因為他知道,有葉宇在,他的反抗不會有任何的作用,相反,還會激怒葉宇,不划算。

而且只是胳膊受傷,比命丟了好多了。

「這一刀是你欠我的。」

扎完之後,汪嘉琪就收回匕首,冷冷的說道:「不過咱們的賬並沒有算完,如果不是葉教授出現的剛剛好,恐怕我已經慘遭不測,所以你要繼續彌補我。」

「我彌補,我彌補。你想讓我怎麼彌補,開個條件,我什麼都能夠答應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只要能夠保命,只要不再讓他繼續停留在那個骯髒的小屋,公孫傑什麼都干。

「你懂藥草嗎?」

汪嘉琪問。

「懂。」

公孫傑說:「我是一個修鍊者,對藥草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那就行。」

汪嘉琪點點頭說:「我們打算去人民醫院實習,缺少一個煎藥的幫手,你願意幫我們煎藥嗎?」

「額!」

公孫傑一陣愕然。

堂堂公孫世家第三代的翹楚,竟然要淪落到去當煎藥童子,這尼瑪,也太憋屈了吧?

可他又不敢拒絕,只能點點頭,想著等葉宇離開之後,他就趁機逃走。

「不過你有修為,我不放心,所以你必須要自廢修為,這樣我才能夠放心的把你帶到中心醫院。」

聽到汪嘉琪的要求,公孫傑心中直接罵起了娘。

他有心想要拒絕,可想想葉宇的實力,最後還是忍了下來。看著葉宇說:「葉隊長,我,我下不去手,你幫幫我吧?」

「行。」

葉宇上前,伸手就按在公孫傑的肩膀上,然後就展開吸納之力,把他體內的靈力盡數吸入到自己的身體內。

不過葉宇也沒有白拿人家的靈力,在把對方吸成一個凡人之後,葉宇還順帶把他肩膀上的傷給治好了。

「這,這,是吸星大-法?」

公孫傑獃獃的看著葉宇,不可思議的問道:「你把我體內的靈力都吸入到你的身體內?就不怕兩種靈力相衝,從而讓你走火入魔嗎?」

「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葉宇淡淡的說道。

開玩笑,他從樹靈那裡繼承的吸納之法,自帶過濾功能,又怎麼可能讓自己走火入魔呢。

只是這練氣第二層的靈力太稀薄了,導入他的丹田之後,只有少許的几絲。

「謝謝你,葉隊長。」

公孫傑看了一眼完好無損的肩膀,恭敬的說道。

心中對葉宇的本事又高看了幾分,實力強悍不說,竟然還能夠如此快速的治好他的傷,簡直就是神醫再世啊。

公孫世家得罪了這樣的人,遲早會遭到滅亡。

他現在脫離家族,也算是給自己謀求了一條生路。

「行了,就這樣吧,你還回之前那個房間,把裡面打掃乾淨,以後就住在那裡。」

葉宇擺擺手說:「而且我們也不會讓你白白乾活,你以後就算是人民醫院員工,可以按照那邊的薪資標準領取工資。至於以後能夠發展成什麼樣子,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至於逃走,你應該想過代價。」

「不會,不會,我絕對不會逃的。」公孫傑慌快的說。

開玩笑,葉宇他們沒有殺自己,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現在又給他提供工作,簡直就是在做慈善啊,他怎麼可能逃走呢。

再說公孫世家已經完了,他即便是逃走也沒有地方可去啊。

等公孫傑離開之後,葉宇才沖著汪嘉琪問:「汪嘉琪,我這樣安排你滿意嗎?」

「滿意。」

汪嘉琪說:「本來我也沒有要殺他的心思,雖然他對我做了那種不可饒恕的事情,可我還是下不去手,你說我這樣,是不是不適合呆在奇門世界啊?」

「怎麼會呢。」

葉宇笑著寬慰道:「奇門世界之所以殘酷是他們潛意思的認知,我覺得不管是奇門世界還是咱們這個世俗世界,都有居心叵測之人,只要我們堅守自己的本心,不被影響就好。」

「恩,我知道了。」

「你現在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葉宇又問道。

汪嘉琪揮舞了一下手臂,還轉了一個圈,笑著說:「你看,已經完全好了。」

「那符道呢?有精進嗎?」

汪嘉琪搖搖頭,神色暗淡的說:「還沒有,雖然那次在劉家的時候,我畫出了三-級的符咒,可我體內沒有修為,只能撲捉到一絲的影子,在受傷之後就全部忘乾淨了。」

「符道和修為分不開關係。」

葉宇解釋說:「你體內沒有任何的修為,就能夠成為二級的符咒師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想要再精進的話,恐怕只能先提升自己的修為了。」

「這樣吧,我這裡有一套功法,你先試著修鍊一番,看看有沒有什麼提升。」

說完之後,葉宇把自己修鍊的功法交給了汪嘉琪一份。

她是華宇谷的班底成員,而且還是極有天賦的符咒師,所以葉宇也想培養她。

只不過汪嘉琪之前並沒有接觸過修鍊,現在貿然給她提供聚靈符,很容易造成她的根基不穩,讓她以後修鍊寸步難行。

「謝謝你,葉谷主。」

汪嘉琪激動的說。

有了修鍊功法,她就能夠具備修為,只有這樣,才能夠跟上葉宇的腳步。

「你先修鍊吧,我去研究室看看段芷他們。」

葉宇淡淡的說:「等他們那邊結束之後,我們修整一下,明天去人民醫院實習。」

「啊?這麼快嗎?」

汪嘉琪一愣,問道:「葉教授,按照我們原先定的計劃,他們都提前了,等於說空餘出來一部分時間,我們趕這麼急真的好嗎?」

這些葉宇還真的沒有考慮過,他一直以自己為中心,考慮自己時間有限,沒太多的機會陪在他們身邊指點他們,所以在有空的時候,他就想加快他們的進度,卻從來沒有想過,他這麼趕,段芷他們能不能接受。

「葉教授,要不這樣吧,帶著他們出去旅遊兩天?」

汪嘉琪建議性的說道。

「旅遊?」

葉宇也愣了一下,沉吟一番說:「這個還真的可以有,就是我家窮,沒有旅遊過,對這方面沒有發言權啊。」

「我之前聽他們說雲河市新開了一個遊樂場,裡面有很多刺激的遊樂項目,要不我們去那裡玩兩天?」

「雲河市嗎?」

葉宇想了一下說:「這個我等會跟他們商量一下,看看大家都是什麼意思,如果沒有其他地方可選的話,我們就去雲河市。」

「好,那你去忙吧,我先研究一下這個修鍊功法。」

從教師公寓出來,葉宇就回到了研究室。

段芷他們剛剛結束研究,看到葉宇,就讓他過來檢驗研究成果。

葉宇看了一眼研究數據,又看了看他們做的各項實驗步驟,以及分析等等之類的,最後滿意的點點頭說:「不錯,非常完美,已經超出了我原先的預期,可以提前畢業了。」

「啊?」

儒神 「提前畢業?我們可以畢業去找工作了?」

段芷他們驚呼起來。

這還沒有發表任何論文呢,怎麼就能夠畢業了呢?

不切實際啊!

「我的意思是在腫瘤這一塊,老師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給你們的東西了,現在你們就可以根據自己研究的經驗來寫論文了,我會讓鍾神醫幫著發表出來,也算是你們的資歷。」

葉宇苦笑著說:「還有這次的實習,你們跟隨劉卻當實習醫生的時候,也能夠積累一些經驗,可以幫助你們寫出有理有據的論文。」

「我只讀過中專,沒有寫過論文,所以在這上面只能靠你們自己去努力,我幫不上什麼忙。」

「老師,你放心吧,你根本不用擔心我們的論文。」

紫小藝笑著說:「自從你的把名氣打出來之後,已經有幾家國內著名期刊邀請我們去寫學術性的報告了。」

「他們邀請不到你,就想從我們身上找到突破口。不過我們還沒有答應,一切都等老師定奪。」

「暫時不答應也好,你們雖然已經把課題給做出來了,不過還沒有實戰過。」

葉宇嚴肅的說道:「對於一些病情的認知還是不夠到位,等這次的實習結束,你們的水平一定能夠有飛躍性的提升,到那個時候再寫論文,深度比現在高的可能不止一兩個檔次。」

「恩,我們聽你的,現在課題已經做完了,我們什麼時候去實習啊?」

段芷他們認真的點頭說道。

「你們都想去實習?」

葉宇一愣,有些納悶的問道。

「不然呢?我們這麼加速的把課題做完,不就是打算去實習嗎?」段芷反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你們不是想要去旅遊嗎?怎麼想這麼急切的去實習呢?」

「旅遊?老師,你答應帶我們出去旅遊了?」

紫小藝一聽就興奮起來,說話就口無遮攔了,「太好了,汪助教出馬就是不一樣,直接就把我們的老師搞定了。」 「咳咳。」

聽到這話,裴子惠急忙咳嗽兩聲來提醒。

葉宇也羞的滿臉通紅,狠狠的瞪了紫小藝一眼。

紫小藝嚇的吐了一下舌頭,躲在了段芷的身後。

「我之前家裡窮,沒有旅遊的意識,在汪嘉琪提醒的情況下,我才知道自己一心想著讓你們學習,卻忘記勞逸結合了,是我的錯,我改正。」

葉宇歉意的說道:「剛剛汪嘉琪說你們想要去雲河市新開的一個遊樂場,正好現在咱們的課題已經做完了,你們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咱們就出發去雲河市。」

「啊? 多喜一家人 真的去遊樂場啊?」

紫小藝錯愕的說。

「有問題嗎?不是你們推薦的去遊樂場嗎?」

「是我們推薦的不假,只是我們都已經成年了,還去遊樂場玩,會不會……」

還不等紫小藝說完呢,夏永就打斷她道:「不會,不會,現在的遊樂場不只是針對孩童,我們成年人也可以去裡面體驗刺激。」

「忙碌了那麼長時間,是該放鬆一下了。」

「你們都有男朋友嗎?可以帶家屬。」

葉宇點點頭說,然後沖著裴子惠問:「裴子惠,要不把施文德喊上?」

「不不不,千萬別。」

裴子惠嚇了一跳,急忙擺手說:「他要是來的話,我就不去了。」

「這麼怕他幹什麼?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啊?」葉宇調侃道。

「我……」裴子惠一滯,苦澀的說:「人家還小,不想現在就談戀愛。」

「而且那個施文德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以為有錢就多了不起一樣,根本不是我的菜,看著就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