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雲和雲煙都是愣了一下,雲煙沒想到梅琳會這麼的為自己著想,不由得有些感動。而盛雲則是有些後悔,自己考慮的太少了,一時之間沒有將這件事情給算進去。

「幹什麼幹什麼,還比不比了啊。」小混混起鬨說,「該不會是怕了吧?我可告訴你了啊。都現在這個時候了,你們可別和我說什麼比不了啊,我們不聽。」

估計是看出來了那邊的難處,小混混繼續說,「不是想要我服氣嗎?不是想要解決我嗎?來啊,我都在這裡了,你們還害怕了不成?還真是掃興啊,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了,你們還不過來。」

聽到小混混的話,幾個人都是非常的生氣的,但是沒有辦法,現在最大的問題也確實是雲煙的問題,如果她沒有辦法參加的話,那他們也就只能放棄雲煙的那一場了。

看著這些人的表情,雲煙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然後開口說,「好了,我參加。反正我只是有些虛弱,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到時候注意一點就可以了。」

聽到雲煙的話,雲庭和梅琳都是非常的擔心的,不由得看著雲煙問,「真的沒有問題嗎?你這走路都得我們攙扶著走呢。」

「哪裡有那麼脆弱了。」雲煙無奈的說,「說到底也就是走路不是很有力氣,但是我的腦子可是一直都在運轉的,配藥方面不會有什麼誤差的。」

說到這件事情,雲煙還是非常的自信的,於是看著小混混說,「行了,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比,具體的說個數吧。」

「這可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事情。」小混混撇了撇嘴,雖然非常的想要決定這件事情,不過現在他還是被綁著的狀況呢,所以主動權不在他的手裡,還是小心行事比較好的。

盛雲看了一眼雲煙,得到了雲煙肯定的答覆之後,這才重新看向了小混混,「你那邊的人什麼時候能夠過來?等他過來了,我們就開始吧。」

小混混倒還沒想到盛雲還真的給了他準備的時間,這倒是讓他覺得心裡有那麼一絲絲的不好意思了。

不過這之後他就乾咳了一聲,然後點頭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我讓我的人儘快趕過來,你們趕緊準備東西吧。」

這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於是幾個人將東西收拾好了,就這麼等待著小混混的人的到來。對方過來的時候,看到這麼大的陣仗,還有些害怕。

他小心翼翼的站在了小混混的身後,很是擔心的問,「老大,這是,什麼情況啊?我,我需要做點什麼嗎?」

「沒看出來嗎,老子讓你過來不就是讓你過來做飯的?」小混混理所當然的說,「平時做飯的不都是你嗎?所以現在就讓你來和他們比試。」

「我可告訴你了,對面和你比試的都是一些女人,這你要是輸了。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聽到小混混這句話,小弟立刻非常害怕,一下子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梅琳站在那裡,看到這一幕,覺得這一局就已經是差不多可以拿下的了。畢竟一個人如果連自信心都已經失去了的話,那他肯定是沒有辦法做到本來就能夠做好的事情的。

「我們這邊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吧?」雲煙笑著說,「畢竟你的菜,可是連我都認可了呢。我自認為我也算是一名大廚了。」

「調皮。」梅琳點了點雲煙的鼻子,然後笑了笑,「不過你說的也沒有什麼問題,我覺得這一次肯定是能夠勝利的。」

「加油加油,我們能不能安穩的度過這一次的旅行,就要看你的這第一場打的響不響亮了。」雲煙笑著說,「讓我們來一場三個人都勝利的比賽。」

聽到語言這麼說,梅琳不知怎麼的,心裡也升起了一股氣,於是點了點頭,「放心吧,一定沒有問題的。」 「好了好了,你們還要在那邊說多長時間啊。」小混混很是不滿意的說,「別是要說什麼奇怪的事情吧?我告訴你們,作弊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管好你們自己吧。」梅琳將自己的袖子挽了起來,然後淡淡的開口說,「你們不要作弊,就是對這場比賽最大的尊重了。」

「什麼玩意,居然敢這麼和我們說話?」小混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說,「我可跟你說了啊,這件事情,不是這麼輕易就能夠解決的事情。你們要是輸了的話,我一個都不會輕易的放過的。」

說到這裡,小混混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看上去非常的兇狠,估計也是想要嚇唬一下梅琳。然而估計他也沒有想到,梅琳的眼睛是看不到的,所以最後這個威懾根本就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好了,趕緊開始吧,在這裡浪費什麼時間啊。」齊海自然是看不過去自己的夫人被人欺負的,於是開口說,「這場比賽,分為三場,你們要分別做出前菜,主菜,還有點心,最後決定誰才是最深得人心的那一個。」

梅琳在心裡嘀咕了一下,這麼看來,確實是有些複雜呢,不過只是一場小比賽怎麼弄了這麼多項內容啊。

她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是覺得他們有多厲害啊,居然做了這麼多的事情,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這,這麼多啊。」小弟聽到了也是非常的緊張,他很是無措的說,「這,老大,我都沒有做過這麼多類型的,這一會兒,一會兒可怎麼辦啊。」

小混混瞪了他一眼,「不會?不會你就哪涼快哪待著去吧。什麼玩意啊,我是讓你過來給我搗亂的嗎?」

小弟很是委屈,但是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只能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那裡,然後沮喪的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請你們派出一個人過來比試。」齊海看到對面的人已經喪失了信心了,頓時心裡開心了起來,雖然他是希望自己的夫人展現實力的,但是要是真的能夠不戰而勝的話,對他們這邊也是有利的,畢竟他的夫人眼睛看不到,有些地方是需要人幫忙的。

「哼,上就上。」小混混冷哼了一聲,其實他也不是直叫來了這麼一個人的,不然也不會這麼胸有成竹的站在那裡。

「我當是要誰和我比試呢。」 農女當家 不遠處傳來了一個聲音,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那裡,然後很是驚訝。

「你,你不是?」尤其是齊海,簡直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就是為了過來對付他們的嗎。

梅琳沒有辦法看到是誰過來了,但是隱隱約約的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不由得有些奇怪的,到底是誰在那裡。

「這不是隔壁酒樓的夫人嗎,真的是熟人啊。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裡遇見你們,還能夠在這裡和你們比試?」

聽到她這麼說,梅琳才是真的想起來了是怎麼回事了,這不是他們酒樓的隔壁的那家酒樓老闆娘嗎。因為兩家酒樓就在附近,所以兩邊的人都會有一些交集。

但是不管怎麼說,兩家都是做酒樓的,所以說肯定是有一家的生意好,有一家的生意不好。而齊海他們家就屬於是生意好的那一類,而酒樓老闆娘對此一直都是非常的嫉恨的,恨不得立刻將兩個人給就地正法了。

現在有機會對付兩個人,她自然是不會錯過的,立刻就答應了小混混的要求,過來幫忙比試了。有了專門的人員,最起碼就不會出什麼問題了。

「那老大,你叫我過來是要做什麼啊。」小弟更加委屈的說,「我,我都已經過來了啊,結果還不是要用我。」

「去去去,你委屈什麼,你的作用就是拖延時間,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作用。我要是真的讓你上了,你能給我贏回來?這不是開玩笑的嗎?」

「哦。」小弟撇了撇嘴,雖然知道小混混說的是對的,但是心裡總是有些不好受的,所以最後還是乖乖的站在了一邊,沒有再說什麼了。

兩邊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齊海這次可是真的非常的擔心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自家夫人的實力,他當然是非常的相信,也知道對方肯定是能夠勝利的。

但是誰知道老闆娘這個人,會不會做什麼不對的事情,比如說耍個賴,做個弊,到時候要是輸了的話,對他們的打擊可是非常的大的啊。

不過,比起齊海的緊張,梅琳可以說是非常的淡定了,該怎麼說呢,她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不知道老闆娘現在是個什麼樣子,但是她能夠感受得到,老闆娘其實並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樣子。

至於究竟是不是,梅琳自己也不太清楚,所以現在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認真的對待這一次的比試,最後用結果來說話了。

「好了,預備,開始!」齊海身為裁判之一,緊張的看著這一切,生怕梅琳出什麼問題,梅琳都沒什麼事的時候,齊海就已經滿頭大汗了。

「誒,你別這麼緊張啊。」雲庭在一旁看著,都要急死了,很是不高興的說,「你這樣的話,我們也會覺得特別的緊張的。好在梅琳姐看不到,不然的話,一定會被你給影響的。」

聽到雲庭這麼說,齊海這才點了點頭,讓自己稍微的收斂了一下,但是說實在的,他心裡還是沒有辦法放下,便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拳頭,盯著那邊看。

「不管怎麼說,現在我覺得他們都非常的厲害。」雲煙這個懂得廚藝的人,在一旁點評說,「手法都非常的嫻熟,看上去做得方法也都非常的精確,一看就是常年做這種事情的。」

「但是我不得不說,我還是覺得梅琳姐更厲害一些,畢竟她的眼睛看不到,在這個先天弱勢的情況下,還能夠做到這一點,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聽到雲煙對梅琳的誇讚,齊海心裡還是非常的開心的,於是驕傲的說,「畢竟是我的夫人,自然是厲害的。」

隨後他又繼續很是擔心的看著前面,希望梅琳能夠取得這一次的勝利,這樣之後的事情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兩個人比試到了最後的時候,總算是停了下來。老闆娘看了一眼梅琳,然後淡淡的開口說,「你還真的是敢啊,就不怕我直接把你的菜給毀了?」

梅琳將自己的菜直接就擺在了那裡,之後就不管不顧的了,這個位置老闆娘剛好能夠碰到,想要做點什麼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梅琳笑了笑,然後開口說,「但是,你並不會那麼做不是嗎?」說著,她就繼續自己手頭上的事情,沒有再去和老闆娘說什麼。

老闆娘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笑了起來,但是嘴上還是說著,「那可不一定,我現在不動手只是我的心情還算不錯,一會兒我可就不能保證了啊。」

三道菜的規模還是稍微有些大的,兩個人準備了很久,這才將所有的料理都完成了,到了最後的時候,這周圍都飄滿了美味的香氣,讓人非常的有食慾。

尤其是剛剛被選中的那幾個人,他們現在無比的慶幸自己打贏過來了,不然的話,肯定沒有辦法嘗到這麼多的美味的。

「好了,我的菜做好了。」老闆娘端出來,給大家看了看,樣子非常的翠綠,讓人看了就會覺得心情非常的好。

「我這菜啊,就叫做綠意盎然,反正現在正好是春天,吃這個準是沒錯的。」老闆娘得意的看了梅琳一眼,雖然知道對方看不到,但還是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既然如此,我的這道就是暖春了?」梅琳心裡其實也覺得挺驚訝的,兩個人都選擇了春天的主題,這倒是挺巧的。

「都是春天啊。」齊海皺了皺眉頭,還以為會有什麼不同,但是現在都已經做好了,也就只能繼續了。

幾個負責品嘗的人,先是嘗了嘗老闆娘的菜,臉上頓時露出了特別的幸福美滿的表情。這實在是太好吃了,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我,我詞窮了,這太好吃了吧。」他們都絡繹不絕的發表了自己的感想,都是非常的好的評價。

「既然如此,就請你們打分吧。」盛雲開口說,「滿分是十分。請你們給出自己心目中合適的分數。」

幾個人商量了一下之後,最後決定了自己心目中的分數,最後分別是七分,八分,九分,九分,八分,六分的成績,總分是四十七分。

老闆娘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那個打六分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打分這麼低。但是這已經是最後的成績了。

之後,就輪到梅琳了,她端著東西走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然後笑了笑,「歡迎你們的品嘗,做的不是特別的好,希望你們多多包涵。」 幾個人趕緊擺了擺手,「哪裡哪裡,能夠有這次機會,對我么來說也是非常的幸運的,畢竟我們也聽說過您的名聲的。」

酒樓這事情,自然是一傳十十傳百的,或多或少都會有人到外面去宣傳,不管是好的方面,還是不好的方面,很多人都能夠聽說。

「在吃之前,我想問你們幾個問題,可以嗎?」梅琳並沒有著急的去給他們品嘗,而是率先開口詢問了一下。

「做什麼啊,還可以這樣的嗎?」小混混很是不滿的說,「我們都沒有問問題呢,你怎麼就能問了?我可告訴你了,不要耍什麼花招。」

「無妨。」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開口的居然是老闆娘,她擺了擺手,很是不在乎的說,「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打算做什麼,又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老闆娘的眼睛一直都在盯著梅琳,梅琳也能夠察覺到著一點。不過他並沒有去看著老闆娘,而是繼續詢問這些人。

「你們今天有沒有什麼地方覺得不舒服呢?」梅琳詢問說,「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的,我想要決定一下。」

幾個人雖然覺得奇怪,但是還是回答了一下,剛剛給老闆娘打了六分的人很是不好意思的說,「我今天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但是看你們這好像很有趣,就過來參加了。」

聽到這句話,老闆娘愣了一下,然後很是驚訝的看著這個人,又看向了梅琳,像是知道了什麼,但是眼神又非常的不甘心。

梅琳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就開始給這幾個人上菜。這些菜都是她一個一個親手送過去的,值得讓他們覺得注意的地方是,梅琳每一碗都有些許的不同,這讓他們覺得特別的奇怪,忍不住詢問為什麼。

「這一點,現在我還不能說,你們先喝下去再說吧。」梅琳笑了笑,「這個回答,相信你們吃下去之後,就會知道為什麼了。」

幾個人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不由得好奇,便吃下了梅琳剛剛給他們的東西,他們自己喝下去還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看了看其他人,果然也都是非常的迷茫的。

只有剛才那個六分的人很是驚訝的看著梅琳,然後詢問說,「這是怎麼回事,我總覺得我的肚子好受了不少,暖暖的,好像,好像不是那麼的難受了。」

聽到這個人這麼說,其他的幾個人感受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剛剛難受的地方也不是那麼的難受了,因為他們的不舒服的程度沒有六分那個人強烈,所以並沒有發現。

「這也太神奇了吧。」其他人忍不住感嘆了一句,「這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就,就是覺得特別的神奇。」

「這也算是一種小小的手段吧。」梅琳笑了笑,「希望你們喜歡我做的東西,以後出去玩的時候,可以帶著人去我們的酒樓的。」

「趁機這麼說,也實在是太過分了吧。」老闆娘很是生氣的看著梅琳,但是不得不說,她真的是沒有想到,這事情還能夠這麼發展。

不得不說,梅琳能夠讓自己的酒樓興旺了這麼久,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能夠為客人著想這一點,老闆娘就是比不上的。

老闆娘依舊覺得非常的不甘心,但是也知道這一次自己肯定是沒有辦法取勝了,於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梅琳,同時也想要看看兩個人差別到底會是多少。

盛雲再一次開口詢問說,「這一次你們打算打多少分呢?還是和剛才一樣,決定好了就告訴我們。」

幾個人再一次商量了一下,但是說實話,就算不商量也都知道,這個實在是太過於厲害了。梅琳的菜不僅僅是一道前菜讓人開了胃口,後面的主菜更是讓人吃的特別的滿足,再加上最後的點心,他們全都給吃完了。

最後,梅琳的分數是八分,九分,九分,九分,九分,甚至剛剛打了六分的那位給出了一個十分,最後遙遙領先了老闆娘。

「這,這怎麼可能。」小混混驚訝的說,「你不是說自己的實力要比她好的嗎?這就是你所謂的好,你就這麼給我輸了?」

老闆娘理所當然的說,「我什麼時候說我比她厲害了?真要說的話,她可是比我厲害好幾倍呢。我只是想要過來和他切磋一下而已。」

「竟然想要和她比試,真的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老闆娘撇了撇嘴,然後對梅琳說,「多謝你今天的指導,我也算是受益匪淺。希望以後還能遇到這種機會。」

齊海沒想到老闆娘居然是這麼個反應,一時之間非常的驚訝,「你,你不是很討厭我們的嗎?怎麼突然就這個態度了?」

老闆娘沒好氣的說,「我什麼時候看不上你們了?真要說看不上啊,我還是看不上你的。梅琳這麼好的人,怎麼就嫁給你了,真的是。」

「哪裡哪裡。不要這麼誇我,我也會覺得不好意思的。」 贈你一世情深 梅琳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你其實也很不錯的,不知道我能不能嘗嘗你做的料理?」

「當然了,你要是能夠給我一個意見的話,我就更高興了!」老闆娘立刻高興的握住了梅琳的手,然後非常激動的說,「我以前吃過你的東西之後,就再也沒有辦法忘記那個味道了,真的,所以我才會在你們附近開了酒樓,就是為了能夠時時刻刻的去你們那裡。」

說到這裡,老闆娘很是不好意思的說,「可惜的是,我不太好意思見你,所以沒怎麼去過,只能在對面眼睜睜的看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聽到這些話,齊海瞪大了眼睛,原來對方在那邊看著,是這個意思,並不是對他們的怨恨啊,他每次看到都會忍不住打顫的,卻沒想到只是想多了。

梅琳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收穫到了一個迷妹,不由得也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別這麼說,真的要說的話,我要感謝你的。謝謝你的喜歡,你的支持對我來說是非常的重要的。」

兩個人其樂融融的樣子,差點沒把小混混給氣個半死,自己居然找來了一個特別喜歡梅琳的人,這能贏得了才奇怪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雲煙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情,然後看著小混混,「你明明是過來證明男人比女人強的,現在卻請了老闆娘過來,你這是不是?」

聽到這句話,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是啊,這不就是間接的承認了,女人確實是也有比男人厲害的地方了嗎。

小混混自己也是愣住了,對啊,他為什麼選了個女人過來,這不是打了自己的臉嗎?而且最後還沒有獲勝,真的是太丟人了。

他趕緊乾咳了一聲,然後說,「那什麼,女人做飯總是強項的,這一點我也不得不承認,但是這並不能作為女人就能夠所有的地方都比男人強的證明,所以接下來還是需要繼續比試的。不到最後,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這件事情的。」

聽到小混混嘴硬這麼說,雲煙聳了聳肩膀,畢竟下一場比賽就是她的比試了,不知道小混混又會請出來什麼人。

說實話,她現在的身體還非常的虛弱,如果真的要一直站在那裡的話,肯定是會影響自己的水平的,要是能夠坐下來輕輕鬆鬆的解決就好了。

「第二場比試,我們是比試醫術,所以接下來我們會帶過來三個病人,你們分別來判斷他們的病因,然後開藥給他們治療。」

盛雲宣布說,「我們這邊肯定是讓雲煙上的,你們那邊派誰出來?先說,你們已經不能再用女子了。」

小混混擺了擺手,「我又不傻,怎麼可能在這方面用女子?女子的醫術怎麼可能比郎中還好呢?我已經決定好了,這一次的人,我們就派了郎中上場。」

雲煙挑了挑眉頭,沒想到小混混連郎中都給請過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威脅了人家,唉,真的是小混混的作風啊。

「唉,老夫,老夫還有事呢,你們,你們真的是。」郎中無奈的嘆了口氣,「到底葯老夫做什麼,能不能快些?老夫的那些病人還在等著。」

「既然如此,不如將您的病人請過來?您正好也能給他們看病,也方便我們這邊的事情。」雲煙提議說,「總不能耽誤了病人的病情。」

聽到雲煙這麼說,郎中點了點頭,他也不想要招惹小混混,但是也不能放棄自己的病人,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了,「多謝姑娘了。」

雲煙擺了擺手,「哪裡,怎麼說也是我們給您帶去的麻煩,自然也要給您解決了的。放心吧,我們這裡的藥材還是很全面的,一定不會耽誤你治療病人的。」

「好,好,既然如此,老夫就奉陪一下吧。是要做什麼啊?」郎中摸了摸鬍子,聽雲煙解釋了一下這件事情,點頭答應了下來。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已經是一名厲害的郎中了。」郎中打量了一下雲煙,然後奇怪的問,「不過,我看你這面相有些蒼白,是不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了?」

雲煙點了點頭,「不愧是您,一眼就看出來了。實不相瞞,我這之前不小心吸入了一些不好的氣體,這之後身體就有些虛弱了。但是奇怪的是,當時吸入的一共有三個人,但是其中只有我是這種狀況的。」

她有些難辦的說,「我是覺得,這可能是和身體的狀況有關係,除此之外也想不到別的方向了。」

郎中點了點頭,「聽你這麼說,老夫倒是對這個氣體很感興趣了。雖然老夫看面相也能看出來一二,但是具體的還是把脈比較準確一些。」

原來如此。雲煙點了點頭,大概的了解了一下郎中的水平,她其實也差不多的,不如說不管是做什麼,還是把脈來的最快,也是最準確的。

雖然那些書本上都說郎中能夠一眼定病情,但是到底還是要準確一些,萬一出現了失誤可就不好了。

能夠做到那些事情的,也都是名醫,不是他們這種小道的郎中了。雲煙想了想,開口說,「我也是差不多的,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的想要請教一下你。」

郎中笑了笑,「這可不一定啊,搞不好是老夫向你這個小丫頭請教了。老夫倒是覺得,你小小年紀能夠有這樣的能力,還是非常的厲害的。」

兩個人非常的恭敬的說了一大堆的事情,小混混看著這一幕,覺得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自己該不會又找錯人了吧,這也真的是太倒霉了。

等到病人被帶過來的時候,兩個人便沒有繼續聊天了,畢竟現在還是率先救治病人比較好。兩個人看著被帶過來的病人,仔細的觀察了一下。

金屋藏寵 「老夫認為,這個病狀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這個部分。」郎中表達了自己的意思,「你覺得呢,小丫頭。」

雲煙仔細的看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確實是有這方面的原因的,但是更加具體的就是這邊了吧。而且,我覺得重點要檢查的就是這個地方了。」

郎中按照雲煙所說的,好好的檢查了一下之後,果然發現問題所在的就是雲煙說的那個地方,對雲煙是更加的佩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