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前輩的名諱呢?」羅續抬頭。

「老夫姓方名剛,稱呼嗎?小兄弟隨意就行!」方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原來是方剛前輩,晚輩如果有做錯什麼,還望方剛前輩多多包涵。」羅續嘴角微微一笑,但心中卻是想,這老傢伙表面上是個笑面虎,實際上卻是不好對付啊。據羅續估計他修為和爺爺差不多至少是一位元印師,我從他身上感覺到不下於爺爺的威壓。眼下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對了,聽說天小兄弟能夠治療犬子的病,還望你能幫幫老夫。事成之後,老夫就算欠下你個人情!」方剛走到羅續面前。

「方剛前輩說笑了,晚輩自當會竭盡全力!」羅續回應。

「不好了,不好了!老爺,三少爺他……」突然客廳外響起一陣叫喊聲。

「怎麼回事?三兒子他出什麼事了!」方剛面色陰沉地說。

「三少爺……他……他……」突然進來一位十七八的少女一臉著急。

「到底怎麼了,你到是說啊!」方財說。

「別著急,這位姐姐你慢點說。」羅續擺了擺手說。

「三少爺他……又吐血了!這次要比前幾次要嚴重!」少女說。

「什麼?你們是幹什麼的,要你們有什麼用,如果我兒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全都給我陪葬!」方剛老臉愈來愈發的陰沉。

「方剛前輩稍安勿躁,請帶我看看三少爺。」羅續說。

「對對對,老爺這位小兄弟說不定有辦法!」方財一旁附和。

「對,天小小兄弟請隨我來!」方剛伸手示意讓羅續先走。

隨後,一行四人片刻后就來到方家三少爺的房屋內。

入屋,環顧四周,布置很是簡雅,中央香爐上空香煙瀰漫,左側就是是一處雕刻精緻的木床,絲綢做的的床簾凸顯高雅。

「天小兄弟,拜託你了!」

方剛臉上沒有先前的笑容,多了一絲擔憂。

「放心,晚輩定會全力以赴!」羅續抱拳一禮,隨後便是走到床上前坐在床榻上,開始診治。

「唉,羅小子,這小子的病……」突然金志天的聲音在羅續腦海中響起。

「怎麼了,他得了什麼病?」羅續趕緊反問。

「跟那個寒家姑娘一樣都是相思病。不過……」

「不過什麼?他還有什麼事?」

「他好像是中毒了,而且是中毒時間很長的那種!現在毒已經在他體內徹底散開了。」

「什麼,還中的慢性毒藥,有治嗎?」

「這個……」

「你到是快說啊!」

「這個,很難,畢竟他之前因為相思成疾時就已經身體極度虛弱,現在又是中毒,很難治!」

「很難,那就是他還有救。說吧如何救他?」

「嗯,欲要煉製一些解毒藥材,天龍果、地岩乳、二階地虎魔核、……枸葉,」金志口中緩緩地說。

「好吧,怎麼這麼多?」羅續發著牢騷。

「多?你可知道他中了什麼毒?」

金志天鄙夷看了羅續一眼繼續說:「他中的極有可能是四陰斷——受害者會逐漸斷聽、斷視、斷食,斷命!」

「什麼,這麼歹毒,可見這下毒之人對他極大的怨恨啊!」羅續一臉震驚。

「哼,這樣的毒只能為師我能解,要是換做別人……」

金志天得意地說。

「換做別人這傢伙肯定就是死!」羅續打斷金志天說。

「哼!」金志天說完便是再次回到戒指中。

「天小兄弟,我兒子他還有救嗎?」方剛急忙問,並在羅續面前晃了晃手。

「呃,你兒子他還有救!他乃是得了相思病。相信心病還得心藥醫的道理您還是懂的吧!」

羅續並沒有說他中毒的事情。

「相思病,怎麼會得這種病?」方剛老臉愈發的難看。

「老爺,會不會是她?」方財在一旁提醒。

「方剛前輩,別急!能進一步說話嗎?」羅續說。

「都給我下去吧!」方剛將一行人都打發走。

一時間房間只剩下三人,方剛、方雨,羅續。

「小兄弟,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方剛看著羅續。

「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方雨少爺有沒什麼仇人,或是您是不是有什麼仇人?」

羅續低聲說。

「仇人嗎?應該沒有吧!難道……」

「沒錯,方雨少爺是得了相思病,但最重要的是他也中了一中慢性劇毒。現在毒已經擴散到他的全身!」

「什麼,你確信!我兒子是被人下毒了!」

「我確信,而且我還知道這是四陰斷,中毒者會逐漸斷聽、斷視、斷食,斷命!」

「如此歹毒,看來是真的有人要害我父子們!」

「別急,這毒我已經有了解毒的辦法,你只需秘密準備這些藥材——天龍果、地岩乳、二階地虎魔核、……枸葉。待我解毒丹練成為他服下就會沒事!」

「那我最多還有多長時間準備這些藥材?」

「最多五天,越快越好,畢竟他中毒已經很深了!」

「好好,我一定儘快找到你說的藥材。真是謝謝天小兄弟了,這次老夫可是欠下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方剛伸手擦了擦額頭上汗珠,此時他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

「方剛前輩說笑了,這是晚輩應該做的!」

「叫我方伯伯吧,別老前輩前輩的叫我了。」

方剛說。

「行,方伯伯,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羅續知道這老傢伙是在套進乎,但也不能拒絕他,畢竟以後還得幫寒家。

「那小兒的相思病咋辦?」

方剛臉色終於有些緩和,露出一絲笑容。

「這個,我不是說了嗎?心病還得心藥醫,我自我辦法。方伯伯你不必擔心!」羅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好,不如這幾天天小兄弟就住在我這府中,也好休息。」方剛繼續說。

「呃,這個您方便嗎?」羅續看著他說。

「方便,怎麼會不方便。」

方剛老臉笑的如同一朵燦爛的老菊花。

「也行,正好我在這裡也沒有什麼親人,來這裡也只是辦點事情,既然方伯伯如此,我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羅續抱拳一禮。

「哪裡哪裡,小兄弟儘管住下,以後老夫還得依靠小兄弟啊!」

方剛輕拍羅續肩膀說。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方伯伯您客氣了,不知您可知道三天後的拍賣會?」羅續拿開方剛的大手說。

「哦,小兄弟你也知道?不錯,這次拍賣會的確會拍賣不少好東西。不知天小兄弟要買些什麼。」方剛問。

「哦,就是買一些藥材,家用也是有人病重,並且聽說這裡是要開拍賣會,這不特地來看看這裡可有我需要的藥材。」羅續眉頭一鄒,一副擔心的樣子表露出來。

「原來如此,這樣吧小兄弟如果你在這期間需要老夫幫忙,儘管說!」方剛拍了拍了胸脯打著包票。

「那就謝謝方伯伯了!」羅續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笑容,心想這老傢伙,真是精明的很,如果不是自己能救他的兒子,恐怕想從他這裡弄錢是困難極大。

「那兄弟還有什麼事嗎?」

方剛臉上笑意正濃。

「沒有了,就是怕要打擾方伯伯您幾天了!」羅續看著方剛說。

「方管家,你趕快安置一下天小兄弟,務必讓他滿意!」方剛高聲響起。

「老奴遵命,定會伺候好天小兄弟的!」方財推門而入,對著方財躬身回應著。

「天小兄弟,請隨我來!」方財伸手恭請羅續。

「謝謝方管家了!」羅續抱拳一禮,跟了上去。

看著羅續逐漸遠去的背影,方剛眉頭緊鄒。他心中想,如果羅續說的是真的話。竟然敢對我兒下如此毒手,就算是拼了我的老命也得揪出來這兇手,不然一定會是後患無窮……不過到底會是誰呢?能在誰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能做到如此,可見兇手一定還在這府中。如果真是這樣話,他跑不了!

黑暗中的一個角落內緩緩走出一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少年,全身上下就剩下一雙眼睛暴露在外。他修為是印師三重巔峰,只差一步可以邁入印師四重;其次他還是一位雙生靈印——火和水。

「方川,你給我盯好天羅!有什麼情況,先來向我彙報!」方財剛才的笑臉早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陰沉和擔憂!

「屬下遵命!」方川單腿下跪。

「你千萬要小心,這小子的實力看起來是印者八重,應該是隱藏了實力。就是連我都無法看透他!」方財一件鄭重告誡。

「記住了,我知道怎麼做了!」方川起身的瞬間就消失在原地。

另一處,羅續和方財在府內林間小路緩緩地走著。

「方管家,看你對你的老爺很是害怕啊!」羅續突然說。

「呃……天小兄弟你別亂說話!」方財一愣,他沒有想到羅續會這樣問他。

「哈哈,方管家,我就是隨便問問。對了,你可知道你家老爺得罪過誰嗎?」羅續側過頭問。

「沒有吧,據我所知老爺應該沒有什麼得罪過誰。你為何如此問?」

「哦,就是隨意一問,見到你們好像都很害怕你家老爺,讓我很是好奇!」

「好奇?天小兄弟你沒有聽說過好奇心會害死人嗎!」

「當然知道,再說這裡就我們倆人,又不會有其他人知道,你說呢方管家?」

「呵呵,前面不遠處就是你的住處了,事先告訴你晚上沒事別出門。別問為什麼!」

方財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座別院說。心中不由地想,這小子難道看出來什麼?最好別擋道,不然你想死,就怪不得老夫心狠手辣。此時方財眼中的一道寒芒一閃而過,這點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

果然有問題,這老傢伙不簡單,看來我得小心點,如果丟了小命就……羅續想到這伸手對著方財抱拳一禮說:「多謝方管家,就送到這就行了。」

「好,小兄弟老夫奉勸你收起你自己的好奇心,不然出了事可就不好了!」方財丟下一句話後轉身離開。

「哼,老傢伙。我不信我還怕你!」羅續看著遠離的方財低聲喃喃地說。

「你還真不是他的對手!他的實力至少也是一名地印師!就你現在的實力只怕要被……所以小子你還是小心點別多管閑事,趕緊離開吧!不然師父我也保不住你,你要知道上次因為對付那為印王已經讓師父的實力下降到只有元印師左右實力,如果在妄用

,為師只怕就會再也見不到你了!」金志天說到最後聲音都弱了好幾分,似乎真是要是風燭殘年的老人。

「師父,你別急啊,三天後的拍賣場徒兒一定會搶到需要的藥材。您老就別擔心了。」羅續聽到金志傷感的聲音,一陣強烈的雞皮疙瘩爬上全身。

「這三天內你要趕緊提升你自己的實力!唯有實力強大才是王道,別偷懶!我會監督你的!!」金志天突然鄭重地說。

「呃……師父你……唉。」羅續看到金志天的樣子才知道又被自己師父給騙了。

「唉什麼唉,趕緊修鍊去,告訴你師父我不會出手幫你,一切只得你自己解決。」金志天板著老臉,一本正經地說。

羅續不在理會金志天而是獨自前面的房間內。

吱吱——房門被推開。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綠色衣裙的少女坐在木床上,柔順飄散的長發輕披在她雪白如玉的香肩上;精緻的小臉,彎如月牙般的柳眉下是水靈般的大眼睛,櫻桃小嘴;胸前微微隆起,腰間系著粉色腰帶,一股處子的幽香飄散而出;潔白嬌小的玉足裸露在外。

「你是……我難道是進錯門?」羅續先是一愣,然後走上前問。

「嘻嘻,公子你沒有走錯,我就是來伺候你的。」少女笑嘻嘻回答到。

「啊,你……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羅續推辭。

「公子是嫌棄小女子了!」少女突然問,眼角的淚水在打轉。

「呃……不是這個意思,姑娘你別誤會我其實就是不習慣而已。」羅續看見少女一臉委屈趕忙解釋。

「那就是不嫌棄了!」少女靈動的大眼睛盯著羅續。

「好吧,那你就留下吧!」羅續也是無奈了。心想,欣兒啊這可不能怪我是她不走,我也不好趕她走啊!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那就謝謝公子啦!」少女穿好淺綠色的靴子下床走到羅續面前。

「呃,等等,現在天還沒有黑,我不想睡覺,所以……」羅續看著越來越近的少女說,他臉色漲的通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