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嘖。

這麼好的,獲得崩潰值的方法,我以前怎麼沒有想到呢?

「古不爭,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是我們鮫人族的一隻……」

赫江耀轉身,目光冷冽的掃向囂張跋扈的古不爭,羞辱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覺得口中一涼。

「好吃嗎?」小太監清秀的臉上,笑容燦爛。

罵啊,罵啊,罵的再大聲一點啊?

毒丹的滋味應該不錯,畢竟一點都不苦,還有點甜味的。

赫江耀一聽古不爭這話,臉色頓變,直接一個閃身出現在古不爭的面前,抬手便準備掐住她的脖子。

「你都沒有什麼感覺嗎?」古不爭一步後退,赫江耀的手指連她的脖子都沒有碰到。

「你……」

身為主子的赫江耀,看向古不爭的目光宛若在看一個死人。

如此不聽話的棋子,殺了便殺了!

「噗——」赫江耀突然心頭一痛,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跌跪在地上。

「看來藥效發作了呢?」不爭捏上下顎,垂眸瞥著狗男主臉上的表情變化。

為了能看得清楚一點,她甚至直接蹲在了距離赫江耀一米的地方,觀摩他的表情變化。

「赫江耀,感覺如何?」小太監一臉無畏的問道,眼底滿是好奇。

「你,你……」

「噗——」

赫江耀光是抬眸看向古不爭,心底憤怒的情緒還不待發泄出來,便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咳咳,咳咳!」

赫江耀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每咳一聲,都能磕出血來。

心肺火辣辣的疼,包括肋骨。

「主子,主子!」等了許久,都不見赫江耀回來,管家赫蒙匆匆趕來,剛好看到赫江耀吐血咳血的畫面。

「古不爭,這是怎麼回事?主子怎麼變成這樣了,是誰,究竟是誰將主子重傷至此?!」

管家赫蒙趕忙將赫江耀扶起來,從懷中摸出一個玉瓶,不等他倒出裡面的的丹藥,喂入赫江耀的口中,他手中的玉瓶就被人奪走了。

赫蒙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向奪葯之人,當看清楚是古不爭時,人都要炸了。

「古不爭,你找死!」赫蒙面目猙獰。

「我還不想死。」某爭奪了玉瓶后,看都沒看,就收起來了。

「你,你……」面對古不爭泰然處之,不急不躁的態度,赫蒙死死的皺著眉頭。

「古不爭,主子受傷,該不會是你……」

此等重罪,赫蒙心想古不爭一定不願意擔。

「是我下的毒。」穿著太監服的女孩兒,點了點頭,小臉上滿是真誠,生怕眼前的人兒會不相信。

「什麼?!」赫蒙聽的直接愣住了。

「對,你沒聽錯,是我下的毒。」

古不爭的目光在赫蒙的身上來來回回的掃視,看的赫蒙汗毛都豎起來了。

「你身上有解藥嗎?」她居高臨下的看向赫蒙,開口問道。

「你想要解了你身上的毒?」想叛離我們鮫人族?赫蒙心中想著,萬萬沒想到一向聽話的古不爭,竟然也生了叛離之心!

赫蒙想到這裡,目光下移,落到了懷中少主的身上。

「你中了毒,不想解嗎?」古不爭直接翻了一個白眼,看傻子一樣看著赫蒙。

廢話,咱們就不要說了好嗎?

赫蒙被古不爭的話,還有眼神看的惱火不已。他望著迫切想要拿到解藥的她,緩緩開口道:「解藥,只有主子有。」

「那你就和他溝通溝通唄。」古不爭一臉『這還要我教』的眼神,看的赫蒙真想怒懟一句。

「主子中毒了,說不了話。」赫蒙意思很明顯,要她拿出解藥。

「嗤——」

古不爭冷笑一聲,淡淡道:「那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吐血吐到死吧。」

「反正大夥都是慢性毒藥,短時間內都死不了。」

看看咱們,誰能扛過誰!

嘖嘖嘖。

太兇殘了。

不行。

我得趕緊吃顆解毒丹才行,萬一明天月圓十五,我疼的滿地打滾兒就不好了。

太毀我的高人的形象了。

不爭摸出一枚純白色的,像是珍珠一樣的藥丸,放入口中,丹藥入口即化,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兒。

【神仙姐姐,我也想吃奶糖。】 這個時候周安慢悠悠的抬起頭,臉色很是難看的樣子看著齊輝,眼神透露出不解的神色,當然這一切都是周安裝的,他的演技可是跟修為一樣的厲害。

「齊輝,你們齊家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可不相信你們齊家,會在這麼敏感的時候,吞併劉家?」周安瞪著齊輝疑惑的問道。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這些的?」齊輝聽到周安的話語,震驚的樣子看著周安,語氣懷疑的說道。

「我是劉總的保鏢啊,不認識了嗎?」周安疲憊的樣子調侃著齊輝說道。

這個傢伙也真是夠傻帽的,直到現在,還沒有猜想到周安的身份。

自從第1天來到省城,周安可是已經小有名氣,認識周安的人那麼多,這偏偏沒有他。這也怪不得周安了,給他點教訓,今晚過後,這傢伙就會銘記周安的名字了。

「不可能,你是保鏢不會知道這些的,你到底是誰?」齊輝搖了搖頭,警惕的問道,說著還退後了倆步,實在是周安這個人太詭異了,讓他莫不清楚。

「我是誰這個有什麼關係呢,現在我根本提不起真氣來,怎麼可能還會對你造成威脅,你怕了?」周安看到齊輝如此謹慎不由好笑起來,隨後挑釁的說道。

「怕,我怎麼會怕。」齊輝雖然嘴上如此說道,但眼中謹慎的神色並沒有消失,還對三名高手用了用眼色,示意著把劉若曦和周安綁上。

雖然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但不知道為何,齊輝在面對周安的時候,心裡總感覺到有些不安。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還是儘快下手為妙,只有把他們兩個給綁起來,齊輝的心裡才能夠踏實。

周安看到齊輝如此的樣子,更加不屑起來,在他看來,都已經下了神仙醉這種東西,還用的著這麼謹慎嗎!

等到三名高手把劉若曦和周安幫上之後,齊輝這才慢慢放鬆了下來,眼中的警惕神色也慢慢消失,隨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趾高氣揚的看著二人。

「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你們齊家到底有什麼目的了把!」周安坐在地上面色蒼白的樣子,笑著問道。

「好,告訴你們倆個也沒事,反正你們倆個已經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了。」齊輝很不爽周安那隨意的樣子,很是囂張的說道。

畢竟現在周安和劉若曦可是被他齊輝綁了,根本反抗不了,到了如此的地步,周安還是這種隨意的神色,這讓一向喜歡掌控全局的齊輝,很是不爽。

「周安,連累你了。」這個時候劉若曦沒有心思去聽齊輝的話語,他看著周安蒼白的臉色,愧疚的說道,她現在徹底相信了周安已經出事情了,被她給害了。

周安看著一臉愧疚神色的劉若曦,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他並沒有和劉若曦解釋什麼,他還想套出齊輝以及齊家最後的目的,演戲都演了這麼久了,可不能現在功虧一簣。

周安只能安慰著劉若曦說道:「沒事的,我們會沒有事情的。」

「都是我害的你,對不起,嗚嗚……」劉若曦聽到周安安慰的話語,更加的傷心了,她還以為齊輝要殺掉他們呢,再加上酒勁還有殘留,直接讓他心態崩了。

其實作為劉家家主的女兒,劉若曦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很強的,但這一次主要是牽連了周安,再加上周安還在安慰著他,更加讓他愧疚。

「沒事,沒事,不要哭了!」周安心裡不知道什麼滋味,他沒有想到劉若曦心裡竟然愧疚到如此的地步,甚至在這一刻他都想告訴劉若曦他沒有事情,但是他還是強忍住了。

「行了,哭什麼,又不殺掉你們。」齊輝被劉若曦哭的有些心煩意亂的,不耐煩的呵斥道。

「我是要以你們倆個作為人質,讓你們劉家家主劉全,帶著劉家併入我們齊家,所以放心,你們安全還是有保障的。」齊輝冷笑的說道。

「這不可能,我父親絕對不會讓你們齊家吞併的。」還沒等周安再次問下去,劉若曦已經停止了哭聲,惡狠狠的回答道。

「那就沒有辦法了,你父親不答應的,那你們倆個就做一對亡命鴛鴦把。」齊輝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不過,到最後,你們劉家怎麼也是跑不掉,我們齊家對你們劉家,那可是是勢在必得!」齊輝再一次瞪著劉若曦和周安,惡狠狠的說道。

劉若曦看到齊輝惡狠狠的話語,被嚇到了,眼神有些畏懼的看著齊輝,眼淚又開始往下流了,這一幕讓齊輝和周安看到也很是無奈。

「不對,你們齊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想要吞併劉家,畢竟現在可是八大家族看上的劉家,肯定有其他的原因。」周安緊緊盯著齊輝分析道。

「你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啊,知道的這麼清楚。」齊輝聽到周安的話,也是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周安竟然會看的如此的透徹。

隨後齊輝話音一轉,無所謂的樣子大聲的說道:「不過我不想知道你是誰了,這些告訴你們也沒有關係,現在省城的八大家族之中的羅家已經被滅門了,少了一個。」

「這個時候其餘的七個家族,當然要從頂級家族中挑選一個補上去,這個就是我們齊家的機會,我們齊家要抓緊時間擴張實力,要爭取成為新的八大家族。」

齊輝有些激動的一口氣說完,他很是自豪的樣子,這讓周安聽到之後,更加的驚訝了。

畢竟前天他還和羅家的公子見過,而且還把羅家的公子羅明打了,怎麼會在這倆天的時間羅家就被滅門了呢?

這讓周安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也無所謂了,在他看來羅家被滅門也好,這樣也算是他的機會,也是楚州劉家的機會。

「羅家怎麼會滅門了?有誰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難道是其他八大家族中的幾個聯合起來了嗎?」周安雖然不是很在意羅家到底是被誰滅門了,但是他還是想問一下,滿足一下他的好奇心。

這個時候劉若曦也停止了眼淚,她被齊輝和周安的對話吸引住了,她也是知道羅家的,在省城的八大家族中排行倒數第二,實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這突然的被滅門了,著實讓劉若曦震驚,這樣大的消息他們劉家竟然不知道,這讓她有些鬱悶,她們劉家得到八大家族盯上他們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省城中布置眼線。

但很可惜的是,時間太少根基不穩,所以得到的消息很少都是大眾得消息,就像今天這個羅家被滅門的消息,他們劉家就還不知道。 不爭:「!!!」

「旺財你說啥?」某小太監臉上的表情有些猙獰。

奶糖?

信不信本宿主打死你!

首輔嬌娘 【神仙姐姐,那不是奶糖嗎?】旺財號震驚。

神仙姐姐你偷吃獨食是不對的,偷吃奶糖更加不對!

「那是解毒丹!」某爭一副高深莫測臉。

【神仙姐姐,那真的是奶糖。】

不爭:「……」打死這狗砸算了。

說動手,就動手。

古不爭閃身從原地消失,抬腳就準備將眼前的狗砸踹出去,目標正對赫江耀與赫蒙。

【嗷嗷嗷,神仙姐姐你想讓我撞飛狗男主和管家,你說就是了。能動動嘴皮子就解決的事情,真用不著動腳的。】

旺財號潔白,龐大的身軀,一躍而起就朝那一對主僕沖了過去。

速度之快,撞擊力度很強。

赫江耀直接被撞飛了出去,砸在了院牆上,然後又落到了地上。

這一波重擊下來,可就不是吐一兩口血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赫江耀覺得五張六腑彷彿都移位了起來,疼的吸氣都想停止了。

赫蒙在第一時間護住了赫江耀,卻沒想到旺財號的衝擊力那麼大,直面承受了旺財號一擊的他,全身多處骨折,當即就摔到了地上,爬都爬不起來的那種。

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只是動了動手指頭而已。

【神仙姐姐,我棒不棒?】

躲過了古不爭一腳的某汪,邀功似的扭頭看向自家宿主。

一人一汪之間相隔著五米多的距離,遙遙相望著,某汪看似亮閃閃的大眼睛里,全是討好和警惕。

防止自家神仙姐姐再衝過來,飛起一腳。

嗷嗷嗷!

我家神仙姐姐是不是被主人刺激了,所以才變得如此暴躁啊?

不就是被主人說了『滾』嘛,至於嗎?

主人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竟然敢對神仙姐姐說『滾』?

我家神仙姐姐那是說滾就滾的人,滾到你找不到的那種。

「主人,主人!」

廚房這邊的動靜,終於引起了國師府內,眾人的目光和視線,不過片刻,這裡就再一次被團團包圍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他們有王牌赫江耀在手,壓根就不怕人多。

「古不爭,我勸你趕緊放開主人,不然……」來人話還沒有說完,便一臉的驚慌失措之色。

「停下來,停下來!你想如何,你說,你說。」將此處團團圍住的侍衛長赫冥,赫江耀的左膀右臂,眼看這古不爭將一把匕首橫在赫江耀的勃頸上。

不得不屈服。

這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抹脖子的舉動,是誰教古不爭的啊?!

這古不爭才在暴君蕭策的身邊待多久啊?竟也變得如此殘忍起來。

「讓開,天色已晚,我要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