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韓一諾明確的表示自己不會害怕,就不用麻煩江未眠了,無奈盛情難卻,她最終還是妥協了。

所以現在,韓一諾就坐在江未眠的車上,由他載著自己往醫院趕去。

這是一輛銀色的帕薩特,外形非常的漂亮,雖然也是挺不錯的車子,不過跟最近坐的那些豪車比,當然算不了什麼了。

韓一諾不由得有些感慨,真是由奢入儉難啊,等她恢復自己的身份,重新過窮苦日子,不知道還能不能適應呢?

很少會有人不被奢華的物質所打敗。 江未眠的心情很好,他一邊開著車,一邊側頭問坐在副駕上的韓一諾:「你畢業后都去哪裡了?為什麼都找不到你?」

韓一諾最怕別人問她現在在幹嘛了,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好。

上次在早餐廳遇到大明星學姐時,她就已經窘迫的不得了了,現在被熟悉的朋友問起來,就更加羞愧了。

她遲疑了一下,然後隨口編道:「你也知道我家裡的情況,我當然是在外面努力賺錢呀,不然怎麼給媽媽治病?」

她這也不算是說謊吧?她的確是在努力的賺錢……

雖然這個賺錢的方法有些難以啟齒,會被人瞧不起。

如果江未眠知道她為了錢出賣自己的話,肯定再也不屑於搭理自己的,她這個朋友,一直都是清冷而又高傲的,脾氣雖然溫和淡然,然而骨子裡有種傲氣,不容人褻瀆。

所以,像他這樣完全符合男神的條件,卻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抱著大腿,在學校里就接了很多戲,然後就紅起來。

他直到現在還默默無聞,韓一諾甚至都懷疑,他根本就沒有進入演藝圈。

像他這樣的性格,可能不太適合演藝圈這條道路。

「你現在在哪裡工作呢?」果然江未眠是沒有那麼好糊弄的,他繼續追問道。

「呃……我,我當然是留在盛都了啊,對那裡比較熟悉,而且盛都工資高。」韓一諾勉為其難地笑了笑,故作輕鬆地說道。

「你也留在盛都了?」江未眠突然的一個剎車,如果不是牢牢地綁著安全帶的話,韓一諾肯定就從座位上彈起來,然後一頭撞在擋風玻璃上了。

江未眠把車停在路邊,有些意外地看著韓一諾:「你怎麼會也在盛都呢?」

如果就在盛都,他為什麼會一點消息都沒有她的?

聽到他這話,韓一諾心中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不是吧,不會江未眠在畢業后也留在了盛都吧?

這樣一來,她的謊可就不太好編了。

「一諾,我畢業后就繼續呆在盛都工作了,坦白說,幾個月都聯繫不上你,我真的很著急,也曾經通過各種關係找你,但是始終沒有你的消息,我沒有任何可以聯繫到你的方式。」

江未眠目光平靜地看著她,一雙秀氣柔和的眼睛里彷彿盛滿了清冷的月光,他就那樣安安靜靜地望著她,目光是如此的乾淨,看得韓一諾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

他的目光太過澄澈,她覺得在他面前,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我只是最近太忙了,所以……」韓一諾為自己找著撇腳的理由,這些理由都假的連她都恨不能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你的電話呢?」江未眠卻非常善良的沒有挑剔她話里的漏洞,只是詢問她的電話號碼。

韓一諾剛想報出來,然而突然想到那個她最近用的電話卡,根本就不是她的,而且在回來之前,早就已經還給了戴依婷,她現在手裡就只有一個空殼手機。 韓一諾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的手機卡前幾天剛剛丟了,還沒來得及去補辦,我……」

江未眠眼神有片刻的複雜,他看了韓一諾幾秒鐘,又恢復了之前的寧靜。

「那沒關係,你還有手機吧?先存下我的號碼,等你辦了電話卡后,記得第一個通知我。」江未眠說著,同時又補充了一句,「哦,對了,還有你的微信,還有你現在用的QQ。」

她之前的QQ號碼,早就已經聯繫不上了,所以他懷疑她已經換了號碼。

韓一諾聽話地掏出手機,她微微側頭,露出好看的側臉,跟修長的脖頸,在車燈的照耀下,格外美麗。

她淡淡地笑著說:「說吧,我存下來。」

江未眠盯著她手中最新款限量發行的手機,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如果不是高仿的話,那麼這個手機的價格真的太貴了……

他當然不會知道,這個手機是戴依婷順便買的一對一模一樣的,她們兩人一人一支,免得露出什麼破綻。

不過,他也只是失神了片刻,很快就報出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韓一諾先存到了手機上,然後兩人又互相加了微信。

「可以快點開到醫院嗎?」韓一諾有些惦記媽媽的情況,出來這麼久了,但願別發生什麼事情才好。

「好的,對不起,耽誤你的事情了。」江未眠立馬發動了車子,朝著醫院趕過去。

等到了VIP病房,看著裡面舒服又奢侈的擺設,江未眠再一次有些怔住了。

不是說韓一諾家裡出了事,媽媽被撞的很厲害,爸爸直接去世了,還留下一大筆的債務……

那麼為什麼,她還能用最頂級的手機,媽媽住最奢侈的病房……

借著醫院裡明亮的燈光,江未眠又仔細地看了看韓一諾,這才清晰地感覺到,幾個月的時間,韓一諾身上貴族的氣息更加明顯了。

那是一種走在人群中,很容易就被人看到的一種氣質,屬於上流社會的一種氣質。

原本以為她落魄了,他想伸出援手幫助她,然而他又怕自己是想錯了。

不管如何,韓一諾始終都是鳳凰,就算是短暫的從枝頭上掉下來,那也是暫時失勢的鳳凰,終有一天,還會重新回到藍天上去自由翱翔的。

他……不知道能否追上她飛翔的速度。

「媽媽,我回來了,你還好吧?」

韓一諾步伐輕盈地走到病床邊,檢查了一下所有的指標,都很正常的樣子,她才鬆了一口氣。

她低下頭在她側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媽媽我好想你。」

然後,她就把身上的大衣隨便的一脫,扔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她蹲在地上,開始給她媽媽全身按摩起來。

醫生當初就跟她說過,對於像她媽媽這樣的植物人就應該這樣多多按摩,這樣身上的肌肉才不會壞死。

最好是按摩的越多越好。

當時她守在醫院照顧媽媽的時候,每天都對她進行大量的按摩,把她照顧的很好。

所以,那些手法也都還牢牢地記在她的腦海里,後來特護來的時候,她也特別交代過她,一定好好地按摩。 雖然手上在忙著,韓一諾也沒有忘記招呼站在一旁的江未眠,她在忙碌中抬起頭來對他歉意地笑了笑:「你隨便找個地方坐一下吧?病房裡也沒有什麼好招待你的,你不要介意。」

以爲自己是女人的男人 「不用跟我客氣,倒是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能幫得上你的。」江未眠微笑的時候,總會露出一排特別漂亮整齊的牙齒,那種感覺直接都可以去做牙膏的廣告了。

他的笑容總是給人一種毛茸茸的特別溫暖的感覺。

不管心情多差,只要看到他暖心的笑容,都會不由自主地跟著心情也好起來。

不過,這個vip病房裡,也只有一張陪護的床,晚上如果江未眠也在的話,恐怕會不方便,沒有地方休息了。

於是過了一陣子后,韓一諾就說道:「在病房裡也沒有什麼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媽媽……一時半會兒是醒不過來的,晚上你留下來也沒有地方住,不然你還是先回家吧?」

「那怎麼可以?你去一邊休息吧,這些按摩的手法,我也會的,而且我比你的力道好多了,讓我來吧?」江未眠走到韓一諾身旁,溫和地說道。

他身上有種特別好聞的氣息,就像是清淡的薄荷香氣,特別的沁人心脾。

江未眠蹲下身子,柔和的目光落到韓一諾的身上,他沒有什麼避諱地看著她:「一諾,如果你一直這麼跟我客氣的話,真的會讓我很是困擾。」

只不過是幾個月不曾聯絡過,他不想就跟她這麼生分。

就算韓一諾現在還不會喜歡上他,能繼續保持之前的朋友關係也好。

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旁,只要她還沒有男朋友,總有一天,她會發現身後的他。

「可是,總是麻煩你,我真的很不好意思。」韓一諾仍舊是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她從來都不習慣麻煩任何人,有什麼事情也都是喜歡一個人默默地扛下來。

「幫助你是應該的。」

江未眠微微的笑著,他把韓一諾拉起來,往一邊輕輕地推去:「你去那邊躺著睡會兒吧,我照顧阿姨就好。」

「不用的,我給她做好按摩,然後叫護士過來做一次例行檢查,就可以休息了,她的病情……一直都這樣,這陣子也算是穩定了,所以不需要一直陪著的。」

如果一直都得不眠不休地陪著,那個可愛的小特護早就被累死了吧!

「那我來吧。」江未眠堅定而又溫柔地拉開韓一諾的手,然後用他勻稱有力的雙手,力度非常恰好地給韓一諾的媽媽按摩起來。

他果然不是吹的,按摩技術還真是有兩下子,起碼比韓一諾的好多了,而且力度把握非常合適。

明亮的燈光下,他修長均勻的手指格外的好看,韓一諾看著看著,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就在她出神的時候,江未眠突然冒出一句來:「一諾,你有男朋友了嗎?」

韓一諾被嚇了一跳,她條件反射地搖搖頭:「沒有,我哪兒有男朋友啊。」 韓一諾要是有男朋友的話,她怎麼還可能去簡家當替身?她男朋友不甩了她才怪呢!

你好哇!江先生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嘛,哪有人追我的。」

江未眠淡淡的笑了笑,只是溫和地說:「我們家一諾那麼優秀,只要你肯點頭的話,恐怕有的是男生願意做你的男朋友,不過你眼光太高了,一個都看不上對不對?」

韓一諾自嘲的笑了笑:「拜託,你就不要拿我尋開心了好嗎?」

這話如果是放到以前的話,還有那麼點意思,韓一諾的確是對那些追自己的男生都不怎麼來點,一心只夢想能夠嫁給段清凡那樣的……

可是現在,韓一諾苦笑了一下,她想,自己或許沒有追求愛情的權利了。

江未眠望著夜色中安靜的女孩子,她真的比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可愛活潑的女生變了很多,她變得沉默了,看上去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

其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想來誰都不會好受的,性格大變也是在意料之中吧。

……

此時此刻,簡家奢華的有些誇張的大宅子里,歌舞昇平,美好的夜晚正如火如荼。

宴會大廳里都是衣冠楚楚的男女,一屋子都是簡家的親戚,因為簡家的大腿足夠的粗,所以在過年的時候,很多親戚都會來這邊湊熱鬧,簡家也一直都是熱烈歡迎的姿態,所以親朋好友都喜歡來簡家蹭一蹭。

與此時大廳里的熱鬧喧嘩不同,簡少城卻是非常安靜地坐在最不起眼的一個角落裡,目光清冷地看著面前的喧囂與熱鬧。

他的周圍似乎有一堵真空的牆,將周圍的人都與他隔開來,別人進不去,他自己也不想走出來。

流轉的光圈柔和地打在他身上,將他出塵的氣質襯托的更加出眾,就算是坐在一堆光鮮亮麗的俊男美女之中,他也是最奪目的那一個。

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讓人第一眼都注意到。

幾個堂姐堂妹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偷偷看他,似乎是想過來跟他聊聊天,可是因為知道簡少城的脾氣,所以又不敢上前,只是在幾米遠的地方偷偷打量著。

簡少城就像是沒有感受到周圍那些目光,仍舊是自顧自地品著酒,優雅到了極致,也冷漠到了極致。

其實他很不喜歡過年,這種應酬簡直比平日里在公司的應酬還讓他不耐煩。

安靜的坐了一陣子后,他目光又落到離他很遠的戴依婷身上,她顯然要擅長交際的很,此時正陪著一個堂哥在跳舞,有說有笑的看上去很開心。

看到那張跟那個人一模一樣的臉,簡少城心裡莫名的就有些煩躁起來,他有些悵然若失地想,她到底去哪裡了,現在在做什麼?

也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才會換回來。

緊接著,簡少城冷笑了一下,她們兩人膽子也真是夠大的,就在他眼皮底下隨意地換來換去,難道真的把他當傻子看?

正在想著,簡少城突然覺得自己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聽到手機響,簡少城皺了皺眉,不知道是誰在現在打電話給他,不會又是無聊的祝福他新年快樂的吧?

他之前就有說過,最好不要在過年的時候給他打那些無聊的電話,簡訊跟微信他倒是不排斥(因為他完全可以不看),可是誰要敢大膽地打電話祝福他新年快樂,那麼他一定會讓那個人在新的一年裡都沒有辦法快樂起來。

然而,掏出手機后,他卻清晰地看到上面閃爍著三個大字「許偵探」。

這是他委派徹查戴依婷替身事件的私人偵探許家明,他在盛都,乃至全國都是非常出名的,偵探能力是一流的,幾乎他接了的案子,就沒有完不成的。

簡少城沒有任何遲疑,立馬站起身來,往外面走去。

外面的風有些大,空氣中都是寒冷的味道。

可是簡少城也顧不得那麼多,就像是沒有感覺徹骨的冷意一般,就穿著薄薄的衣衫,站在凜冽的寒風中,接起了電話。

「許偵探,在這個時候找我,莫非是有什麼發現了?」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爽朗的笑聲:「是啊,簡少爺,真的是有所發現了,不過現在也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如果不方便的話,就過幾天再說吧。」

簡少城回頭望了一眼燈火輝煌的大廳,當機立斷的說道:「不,我有時間,如果你方便的話,我們就見個面吧。」

「好,那我在偵探所等你,你過來下好嗎?」

簡少城掛掉電話后,回到屋子裡隨手拿起自己的大衣穿上,他跟母親說了一句:「媽,我還有點事情,先出去一趟,很快就會回來。」

簡母有些不太滿地說:「這大除夕夜的,怎麼還有事情來煩你啊,一年忙到頭了,過年都不能好好休息一下。」

簡少城無奈地笑著,輕輕地按了按簡母的肩膀,好聲好氣地說:「是一個朋友有點急事找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不用擔心,我去去就來。」

「哎,那你要出去,不跟依婷說一下嗎?」

簡少城離去的身影稍微的頓了頓,然後,他轉過身來,對簡母說:「不用了,她也玩的挺開心的,很難得,反正我很快就來了,就不要打擾她了。」

看到自己兒子這麼的「體貼媳婦」,簡母也開心的不得了。

看來啊,當初她跟老頭子定下來讓他跟戴家的千金聯姻,還真是沒有選錯,倆人這不就來電了么?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才能抱上白白胖胖的孫子喲!

簡少城可不知道他母親心中的那些小算盤,現在他的心裡有些亂亂的,就像是一些細小的線雜亂無章的纏繞在了一起,剪不斷,理還亂。

大年夜裡,就算是車如流水馬如龍的盛都街頭,也荒涼了下來。

簡少城一路飛車到偵探事務所里,連頭髮都來不及整理一下,就沖了進去。

許家明早已經在裡面等了他許久,看到他進來后,對他露出一個商務又禮貌的笑容:「簡少爺,你來了?這麼晚了,真是打擾了。」

簡少城卻是沒有時間跟他寒暄,直截了當地說:「把你查到的東西給我說一下。」 「看來,簡少爺真的很在乎這件事,不然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趕過來。」許家明笑著,伸手拿起一個文件夾,遞給了他,「這是我今天剛剛整理出來的。」

原本簡少城找到他,讓他幫忙查一個人的時候,他還以為是什麼困難的案子,能讓簡少爺親自委託的,又肯出那麼高的價錢,應該都是非常棘手的才對。

然而他真正的插手開始查的時候,卻發現,這是一個容易的不能再容易的小騙局,他一下子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從事偵探行業那麼多年,這麼一點小事,聯繫了各處有用的關係網跟信息網,當然是很快就搞定了。

簡少城一頁一頁地翻看著那些剛剛列印出來沒有多久的紙張,面無表情。

然而他那一雙漆黑的眼睛,卻一點點地沉了下去,就像是黑夜中的一汪深水,就算是再明亮的月光,也無法穿透一絲一毫。

他輕輕地抿起了唇。

很好。

韓一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