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你別問了,沒得商量。」龍三峰態度非常堅硬,冷聲道:「我叫你來,是給你個提醒,別以為你打贏飛虎,以後就可以胡作非為,你敢在門派之中亂來,我絕對不饒恕你。」

「掌門放心,我絕對不會亂來的。」

「下去好好準備,過一陣子要去參加門派大比,我希望你別丟為師的臉。」

龍三峰揮揮手,煩躁地將他打發了。

葉雄知道此時不是求情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先弄清楚師傅犯了什麼錯,這樣才能對症下藥,想辦法把他救出來。

反正要在逍遙派落根,他一都不著急,準備慢慢打探。

接下來,葉雄想去找柳晴,讓她帶自己熟悉一下環境,順便打探一下師傅被關的事情。

哪知道柳晴擂賽后就被古月叫去,很久都沒找到她。

葉雄無奈之下,只好給她發條信息,讓她有空找自己。

一個人在門派四下閑逛,一些弟子見到他,紛紛躲避,像是防瘟疫一樣。

葉雄眼尖,一眼就看到正準備悄悄離開的陸三跟王五,頓時一聲大吼。

「陸三,王五,你們倆給我站住。」

陸三跟王五不敢逆意,灰熘熘走到葉雄身邊。

「葉師兄,你有什麼關照?」

「葉師兄,有什麼吩咐?」

「我好久沒被人罵縮頭烏龜跟狗熊,覺得你們罵得挺中聽的,想讓你們再罵幾句。」

葉雄嘴角上揚,一抹殺氣在凝聚。

兩人嚇了一跳,心裡滿是苦水。

以前他們跟龍飛虎混的時候,何其風光,從來沒有人敢欺負他們,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面。現在龍飛虎倒下,他們又得罪新老大,以後的日子有得受了。

「老大,求求你饒了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

「以後你就是我們的新老大,求你別跟我們一般見識。」

「你想跟我?」葉雄眼睛一亮。

他剛進逍遙派,雖然把龍飛虎幹掉,但是對門派還是很不了解,一個人辦事又不方面,如果多了兩個狗腿子,可以少廢很多功夫。

「對,我們想跟雄哥,希望雄哥能給我們一下機會。」

「雄哥,不是我們吹噓,雖然我們武功不怎麼樣,但是怎麼也在逍遙派耗了十年青春,這裡的一草一木,哪個女人身上有幾根毛我們都知道,我們可以幫雄哥很大的忙。」

「這樣吧,每人圈著逍遙派跑五圈,跑完之後,我可以收你們。」葉雄試探他們誠意。

「沒問題,這太簡單了。」

「我們馬上就跑。」

陸三跟王五沒想到葉雄要求這麼簡單,大喜過望,正想開跑。

「等一下,誰讓你們跑了,我還沒完。」葉雄白了他們一眼,冷冷道:「給你們兩句話,一句是『我是烏龜王八蛋』,一句是『我是臭狗熊』。一邊跑一邊叫,誰不叫的話,就是沒誠意道歉,以後就對怪我不客氣。」

葉雄完,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直接用笑容表達自己的意思。

陸三跟王五差嚇哭了,想起龍飛虎的下場,相視一眼,苦著臉開跑。

「我是烏龜王八蛋。」

「我是臭狗熊。」

「我是烏龜王八蛋。」

「我是臭狗熊。」

葉雄翹起二郎腿,看著陸三一邊跑一邊給自己打廣告。

他可不怕被人強勢凌人,他就是要讓人知道,他這個混世魔王不是好惹的,得罪他不會有好下場。

陸三跟王五這一跑,讓葉雄的名聲像長翅膀一樣,逍遙派之中已經沒人不知道他的大名,不對,是臭名。

陸三跟王五跑了五圈,饒是他們臉皮再厚,也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這臉丟得夠大的。

「雄哥,跑完了。」

「以後你們就是我葉雄的狗,誰敢欺負你們,告訴我,我幫你們出氣。」葉雄扔出兩塊骨頭給他們長長勢,好為自己賣命。

「多謝雄哥。」

「多謝雄哥。」

陸三跟王五異口同聲地回道。

「有件事我想問一下,你們知不知道我師傅龍百川因何事被困在後山?」(未完待續。。) 「原來後山禁地里被關著的叫龍百川,我還以為是什麼人呢。」

「我們也不知道他怎麼被關的,我們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後山呆著,我們倆也是早幾年前,閑著沒事做,跑到後山才發現禁地的,那時候還被師傅訓了一頓。」

「他因何事,被關在後山?」葉雄問。

「聽是跟掌門打賭輸了,心甘情願留在後山,不然以他的實力,哪裡困得住。」

「據那人的實力還在掌門之上,不知道被掌門耍了什麼詭計,結果輸了,所以一直在被關在後山石洞。」陸三壓低聲音。

「後山在哪?」葉雄問。

「從後門一直走,半個時辰就到了。那裡是禁地,逍遙派有令,無論任何人都不許進去,雄哥你不會想去吧?」陸三震驚地問。

「雄哥,我勸你還是別去,掌門有令,誰敢進禁地,處罰非常嚴,哪怕是他的愛徒龍飛虎,當初有一次想闖禁地,結果被罰在黑屋半個月。」王五。

這禁地之中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什麼逍遙派下禁令不許進去。

師傅在裡面,他必須要進去見一面。

「我就問問,不會進去。」

葉雄坐了起來,拍拍屁股:「你們兩個機伶,以後有什麼風吹草動,第一時間來告訴我,跟著雄哥,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葉雄完,轉身離開。

入夜,整個逍遙派一片寂靜寂。

月亮高高掛在天空,整片山林渡上一層銀色的月光,在這樣的夜晚出去,連手電筒都不用帶。

葉雄悄悄朝後山掠去,決定夜探禁地。

白天葉雄去過後山,不過在禁地石碑面前停下,沒有繼續進去,特地等夜晚才過來。

轉眼之間,就到了石碑面前。

「門派禁地,顫闖者死。」

看著上面殺氣騰騰的字,葉雄猶豫了,如果被發現,那就麻煩大了。

正在他猶豫的時候,背後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

「果然在這裡,我就知道你這傢伙不知死活。」

柳晴站在他背後,生氣地望著他:「今天的事情還沒了,你又想闖禍,就不能安份一嗎?」

一身白衣的柳晴站在月光下,看起來身材非常好,婀娜多姿,前突后翹,像個女神一樣。

忽略她那火爆的脾氣,柳晴也不失為一個大美女。

「師姐,三晚半夜跑出來,萬一遇到色狼你就麻煩大了。」葉雄忍不住調戲。

柳晴嘴角抽了抽,這個傢伙,腦子肯定又想什麼歪念頭。

「看什麼看,不許看。」

見葉雄目光在自己身上瞄來瞄去,柳晴想起調查他的情況。

這傢伙生性風流,不會對自己起什麼壞心思了吧?

「女人長得漂亮,不就是讓男人看的嗎?」葉雄嘻嘻笑道。

「正經一,我沒心思跟你開玩笑。」

見她怒目圓睜,似乎很生氣的模樣,葉雄當下不敢開玩笑了。

古武門派的女人,性格傳統得要死,可不是現代大都市的女人能相比的。

「我問你,你是不是想進去?」柳晴問。

「如果我不想進去,你相信嗎?」葉雄反問。

「你可知道,擅闖禁地的弟子有什麼下場嗎?」柳晴頓了頓,這才嚴肅地道:「逍遙派以前一共有十五名弟子擅闖禁地,十名被廢了武功,三名被打殘,兩名死亡。已經幾年時間沒有人再敢闖禁地,我不希望你成為第十六名弟子。」

「師姐,原來你這麼關心我。」

「葉雄……」

「你本來就是關心我,不然的話,怎麼會三更半夜跑過來找我,還不是怕我出事。」對柳晴那憤怒的目光,葉雄完全無視,嘻嘻笑道:「我聽師姐的,回去。」

「以後也不許闖。」

「我以後也不闖,行了吧!」葉雄笑道。

「我不信,你發誓。」

柳晴對葉雄是一都不相信,雖然認識他的時間不長,但是他無法無天個性,可是深深印在她心裡。

「好,我發誓。」

葉雄舉起手,一臉的虔誠:「我葉雄對天發誓,以後絕對不闖禁地,如有違犯,罰我這輩子都泡不到柳晴師姐。」

「你……怎麼能這麼無恥。」柳晴漲得滿臉通紅,轉身氣唿唿地走了。

再呆下去,她會發瘋的。

柳晴離開之後,葉雄回頭看了下前面。只見前面是一片石林,在石林之間,隱約看到一個黑唿唿的石洞,那裡應該就是禁地入口。

被柳晴發現,葉雄不好繼續闖,決定先退回去。

正在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一道人影從另一個方向,飛快地躍到石洞面前的石林。

人影身手非常好,動作極快,絕對在葉雄之上。

落入石林之後,黑影以奇怪的步法前進,顯然洞口的那片石林之中,布著一個機關陣法。

黑影衝破石陣之下,身影一晃,消失在石洞之中。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這身影太熟悉了,很像曾經跟他交過手,放了他一馬的毒公子。

毒公子是毒門的高手,他來逍遙派禁地幹什麼,難道想對師傅不利?,

雖然葉雄跟龍百川這輩子就見過兩面,但是在心裡,他已經把龍百川當成自己的師傅,絕對不想讓他出事。

他沉思了一下,也不管什麼狗屁規矩,身體一躍,飛身落到石林之中。

石洞門口的石林,豎起三十六根十幾米高的石柱,石柱下面有數不盡的矮石樁,剛才那黑影就是踩著這些石樁進去的。

看著面前密密麻麻的石樁,葉雄頭疼了。

他剛才親眼看著黑影破關進去,但是對方速度太快,在夜晚看得不太清楚,所以他只看到前面七八步,剩下的幾步,根本沒法看清楚,概有可能會觸發機關。

「不管了,哪怕觸發機關也要進去了,大不了被逍遙派的人知道,也好引人來救師傅。」

葉雄輕輕一躍,跳到第一個石樁上,按照記憶,順利通過前面八個石樁,眼見就剩下兩步,就要到洞口。

葉雄咬咬牙,憑記憶跳到下一步。

剛踩上去,突然腳下一陷,石樁軋軋地陷了下去。

三十六根石柱突然動了,石柱上露出無數如同馬蜂狀的細孔。

一根石柱就這麼多孔,三十六根,還了得。

啾啾啾啾!

漫天箭矢如蝗蟲一樣滿天飛,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齊射。(未完待續。。) 葉雄暗暗叫苦,換在沒突破之前,這一次他肯定九死一生。

突破三層精通境界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實力已經完全上升一個水平,無論是敏捷還是真氣程度,都不是入門時候能相比的。

早就在準備的天雷拳轟出,強大拳勁噼出一道無箭之路,葉雄腳踏九宮,以最快的速度前進。

好在他還差最後兩步才觸發機關,如果在中間的時候觸發,他只有死路一條。

狼狽地逃出機關箭陣,葉雄背上全是汗珠。他顧不是上擦,飛快地朝石洞跑去。

剛走進石洞,突然一鼓強勁罡風襲來,直擊門面。

葉雄早有準備,身體急促全退,同時狠狠一拳擊去。

兩道真氣在半空炸開,整個石洞彷彿爆炸一樣。

好強的掌勁。

葉雄跟毒公子交過一次手,知道他的手段,這一次切磋,更加確定自己的看法,前面這個絕對就是毒公子。

「咦,是你。」

毒公子認出葉雄,頓時住手,急道:「你怎麼跑到這裡來,還觸動機關,還愣幹什麼,還不快把臉蒙上。」

「毒公子,這裡是逍遙派禁地,是我師傅被囚困的地方,你一個毒門的人跑這裡來幹什麼?」葉雄問道。

「你先別問,快把臉蒙上,一會絕對不能施展天雷拳跟逍遙掌,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條。」毒公子突然眉頭一皺,望著門口,臉色大變:「來得好快,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