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莊園,一個個人影從空間通道里飛了出來,有許多人一出來就開始攻擊,最後發現身處何方后,不由得震驚到無語。

左北川出來后,四處尋找楚南與韓凝兒的身影。

很快,左北川便看到有兩個身影出現,心神一松,笑著跑了過去。

「楚哥,你們出來真是太好了,對了,吐羅骨那小子去找你們了,你們看到了他嗎?」左北川問。

楚南給了左北川一個眼色,僅得他一怔,但也明白了過來,便沒再問了。

「我的空間戒指呢?怎麼不見了?天啊,我的寶貝全在裡面。」突然,有一個人大聲叫了起來。

「我的也不見了,尼媽啊,難道是那隻七級玄獸拿走了?」

「算了,那七級玄獸沒要了我們的命已經該偷笑了,沒了就沒了吧。」

那些個皇子王子卻是臉色陰沉,他們獵殺搶奪的玄獸核全在空間戒指里,也就是說,他們兩手空空的出來,算是零分出局了。

「哈哈,我們只有幾十顆四級玄獸的玄獸核,說不得也得排到前十去。」左北川聽到那一片慘呼聲,不由裂嘴直笑。

這時,玉妃娘娘在一眾宮女的簇擁下出現,她在三天前主持了獵人大賽的開啟儀式,這結束儀式自然也由她來。



… ?玉妃娘娘站在台上,面帶微笑,裙帶隨風輕飄,許多皇室子弟不可抑自的流露出發自本性的**。

楚南也不得不承認,玉妃娘娘確實有這個資本,她沒有狐媚的氣質,在她的身上,端莊優雅也能勾起男人的霸佔欲。

「聽說這一次的獵人大賽上,出現了重大的意外,當我知道有一些皇家子弟永遠回不來時,我感到無比的心痛,他們都是勇士……」玉妃娘娘的語氣沉重,微蹙的秀眉讓人心疼。

楚南自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這種沒多少意義的場面話實在太虛了,他相信許多人都一樣,注意力估計都放在她那張巔倒眾生的俏臉上。

「好了,現在該是各位上繳戰利品的時候了,第一名將得到獵人之王的稱號,並獎勵新型玄力飛船一艘,得到進入洗髓池的機會。」玉妃娘娘在說完場面話后,緊接著道。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靜默,隨即變得騷動起來。

「洗髓池,這一次的獵人之王獎勵竟然如此重,悔不當初啊,我為什麼要貪那七級玄獸,現在完了。」

「如果不是空間戒指丟失,憑裡面我得到的玄獸核,末嘗不能爭一下第一名。」

有人氣急敗壞,臉色蒼白,捶胸頓足。

自然也有人興高采烈,手舞足蹈,一些原本實力不濟,只是來混日子的皇子王子卻突然成了最有希望的頭名爭奪者,他們都是認清自己的實力,沒有參與到七級玄獸中去的人。

數十皇子王子站著不動,他們的玄獸核為零,這還真是戲劇性的一幕。

這時,已經有人去上繳了,大都是一些三級四級玄獸核,五級玄獸核都非常稀少。

不同等級的玄獸核是可以換算的,比如一顆四級玄獸核等於三十顆三級玄獸核,一顆五級玄獸核又等於三十顆四級玄獸核,以此類推。

「洗髓池是什麼東西?」楚南問左北川。

「洗髓池是皇室至寶,池裡裝著洗髓乳液,珍稀無比,三年才能滿,第一次只能維持一個人洗髓一次,洗髓后,人的天賦與體質都會得到很大的增強,你知道,人的天賦是固定的,而改變天賦,就相當於改變一生。」左北川激動道,目光流露出狂熱之色。

楚南看著前方上繳的玄獸核,憑之前搶到的那幾十顆四級玄獸核估計頭名是沒戲的。

不過,楚南那一堆空間戒指里的玄獸核,隨隨便便就能讓左北川第一。

楚南塞了一個空間戒指給左北川,裡面是數十顆五級玄獸核。

「你最後一個上,不要超過第二名太多,要不然,有麻煩。」楚南低聲道。

左北川意念往空間戒指一探,頓時驚喜萬分,他知道,這獵人王的稱號是跑不掉了。

結局並沒有出意外,那個得意萬分的王子正準備接受獵人王稱號時,左北川堪堪比他多出一顆四級玄獸核的數目差點讓他崩潰。

玉妃娘娘授於了左北川獵人王稱后,隨即離開,在轉身之際,她的目光掃到了楚南身上,沖他一笑,笑得意味深長。

楚南心中一跳,玉妃娘娘這是在給他拉仇恨嗎?沒看到這群如同發情的狼崽子嫉妒的都想上來將他撕了。

一旁的韓凝兒目光微冷,輕輕冷哼了一聲。

出了帝國莊園,左北川興奮的直在玄力車裡叫喚。

「行了,你不想知道吐羅骨的消息了?」楚南問。

「他一直沒出來,肯定是死在秘地里了,他的死有蹊蹺?」左北川問。

「他的身體長出一根根的尖刺,胸口還多出一排的眼睛,發出的一擊差點沒將我與韓凝兒撕碎。」楚南沒好氣道。

左北川聞言一臉震驚,道:「這怎麼可能?」

然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道:「你說他全身長出了尖刺,是不是灰黑色的,胸口的一排眼睛是紅色的嗎?」

「不錯,你知道?」楚南問。

「如果我沒有猜錯,那是星空帝國的星空獸,是一種……怎麼說呢?你可以稱之為有生命的物品,是可以通過人為製造出來的,星空帝國與我輝煌帝國是世仇,吐羅骨之事看來並不是一件尋常的事,我一定要去稟報父皇。」左北川緊張道。

楚南與韓凝兒在天魔女的懸空樓閣下下了車,韓凝兒道:「我……回飛船基地了,你小心一些。」

楚南點頭,來到懸空樓閣面前,得知天魔女已經歸來,他鬆了一口氣,天魔女歸來,代表著那些想擊殺自己的傢伙會自行隱去,天魔女在,沒有人敢對他出手。

來到樓閣裡面,在那間黑暗的房間里,楚南再次見到了天魔女。

天魔女一頭黑髮,正有些慵懶的坐在柔軟的椅子上看著一本厚厚的書籍。

「你做得不錯。」天魔女抬起頭,對進來的楚南道。

「大人知道那些人要對我出手嗎?」楚南問。

「這是很明顯的事,他們用了一個讓我不得不離開帝都的方法,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闖過這一關,你沒有讓我失望。」天魔女站了起來,窗戶透來一絲微光,照射在她的身上,有一種剪影的效果。

楚南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了,在天魔女的面前,他總有一股怪異的壓力。

「你跟我來。」天魔女看了楚南一眼,一彈指,那巨大的書架挪了開來,裡面是一扇空間之門。

楚南跟著天魔女踏入了其中,一腳還末落地,他赫然發現失去了重力。

這是一片星空,那漫天的星辰似乎觸手可及。

楚南玄力一運,身形站直,而天魔女就在他的不遠處。

「大人,這裡該不會真的是在星空中吧。」楚南訝異道,他的聲音必須通過玄力共需才能傳出去。

「為什麼不會?」天魔女冷冷道,剎那間,她的氣勢就變了,變得凌厲中帶著恐怖的殺意。

楚南心中一跳,身形驀然閃出幾道幻影,而他每一道幻影都被一道死亡的黑光穿透。

當他本體出現時,那催命一般的黑芒依然瞬間追蹤而至。

楚南瞳孔縮成麥芒狀,厲吼一聲,手中的柴刀劈了出去。

破殺刀法!

「轟」

楚南身形彈飛,一口金色的鮮血噴出。

天魔女皺了皺眉,顯然有些不滿,她伸出一根蔥蔥玉指,朝著楚南點了過去。

楚南一顆心頓時如同七月飛雪,連靈魂都感覺要在瞬間被撕碎,而他的**竟然動彈不得。

不,天魔女竟然真的要殺他,他感覺到了她無邊的殺意。

怎麼回事?難道她看破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她真要殺他,何必這麼麻煩呢?

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我怎麼可以死……

楚南的瞳孔由驟縮到擴張,只感覺全身都繃緊如鐵,而一股熟悉的力量在他瘋狂的意志中蔓延出來。

定格!

時間如同在瞬間被停止了一樣,在同一時間,他感覺到他的身體與靈魂也掙脫了禁錮。

在微妙的時間差中,楚南奮力往旁邊一移,而就在這一移之後,一切恢復正常,那原先所處的地方裂開了一個空間大洞。

死亡的氣息散去了,天魔女望著楚南,罕見的帶上了一絲微笑。

楚南大汗淋漓,近乎虛脫,天魔女,絕對是帝境以上的超級強者。

「你的血脈力量已經覺醒,但你卻不知道運用,現在,你明白了嗎?」天魔女問道。

「還不是很明白,但我已經找到了竅門。」楚南回答道。

「你知道你覺醒的是什麼血脈嗎?」天魔女問,情緒有一絲的波動。

楚南沉默了一會兒,開口答道:「是時間,我似乎能微妙的控制時間。」

「你明白就好,時間掌控者血脈,這是何等高貴的血脈,希望你不要讓你的祖上蒙羞,好好琢磨,它能讓你一飛衝天。」天魔女道。

楚南離開了懸空樓閣,思緒一直處於震憾之中。

從第一次在七星大陸逃脫謝騰空的追殺時,他就有所感覺了。

只不過,到現在楚南才明白他的血脈天賦竟然是掌控時間,如果他能發掘出更多的血脈力量,那他的實力將十倍百倍的增強。

不知不覺,楚南回到了自己的私宅。

「少爺,你回來啦。」俏俏驚喜萬分的迎了出來。

楚南從沉思中恢復過來,伸手在俏俏的臉蛋上捏了一把,笑道:「想少爺了?」

俏俏臉色微紅,輕嗯了一聲。

俏俏親自下廚去給楚南弄吃的,而從楚南的身上,一隻小獸電一般飛了出來,它的身上有著彩虹一樣的七種顏色。

「你最好再偽裝一下。」楚南道。

這隻小獸一抖皮毛,立刻變成了一隻純白色的小貓咪。

「那個女人好恐怖,比我厲害。」七色玄獸道。

「是嗎?那她到了什麼層次?」楚南問。

「不知道。」七色玄獸搖頭道。

「你也不知道……」楚南挑了挑眉頭,那可能天魔女比七色玄獸高了都不止一個層次。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楚南問。

「名字?我沒有名字。」七色玄獸道。

「沒有名字那可不成,我幫你取一個吧。」楚南笑意盈盈道。

「隨你便吧。」七色玄獸並不是很在乎。

楚南看著貓咪一樣的七色玄獸,他想起了小灰,又想起了小青,於是他有了主意,笑著道:「以後你就叫小白吧。」

「哦。」七色玄獸應了一聲,對於名字估計叫它什麼它都沒有意見,它接著道:「你答應幫我煉製解毒丹,什麼時候開始?」

「我說過,我需要先晉級到七級玄丹師,結出命丹,注入丹火,才能煉製出解虛空綠蘿的解藥。」楚南道。

「你拿一個空間戒指來。」小白道。

楚南丟給它一枚空間戒指,小白接住,很快就丟還給他。

楚南意念往裡一看,頓時心跳加速,裡面竟然是滿滿一戒指的靈藥。

「你放心給我?」楚南咽了一口口水問。

「現在放心了。」小白打了一個呵欠,光影一閃便消失了。

楚南用過餐,心裡正思索著應該煉什麼葯。

不知不覺間,天色便已黑透了。

當楚南恍然回過神時,俏俏卻還在身後幫他捏著肩膀。

楚南轉過頭,正好看著俏俏有些迷離的目光,她也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見得楚南轉頭,俏俏回過神,道:「少爺,我去給你做點宵夜吧。」

楚南拉住了俏俏的小手,輕輕一帶,俏俏便驚呼一聲跌坐在他的腿上。

楚南勾起俏俏的下巴,嘿嘿笑道:「本少爺決定了,你就是我的宵夜。」

「啊……」俏俏渾身發熱,美眸即羞且喜。

楚南吻住了俏俏的紅唇,大手插入了她的衣襟里,搓揉著那團飽滿嫩滑的玉峰。

「少……少爺,去床上好嗎?」一個長吻后,俏俏顫聲道。

「就在這裡。」楚南不由分說,在俏俏那突起的蓓蕾上一捏,在她的嬌哼中將她抱起,直接將她放在寬大的書桌上。

兩人在胡天黑地,而窗戶上,一隻雪白的貓咪正好奇的觀望著這一切。

……

第二天,楚南神清氣爽地去了飛船基地。

危機過去了,楚南也不用像之前那樣提心弔膽了。

日子過得簡單而充實,楚南訓練隊伍,還要去玄陣研究室幫韓雪兒研究玄陣共性融合,深夜時還要煉丹。

韓凝兒在軍營呆了幾天,便離開了,或許,她覺得她應該重新審視自己與楚南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