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我們共同舉杯!」

敖成舉杯向眾人,眾人連忙舉杯回應。

秦天一口乾掉杯中的酒水,卻感受到渾身火辣辣的,接著,體內居然騰起一股淡綠色的火焰,淬鍊著他的肉身,片刻后,火焰消散,他的肉身居然有了微弱的提升。

「我去,這龍族真是豪到了極點,舉辦宴會居然用的這樣的絕世好酒!」

秦天暗自感嘆,要知道,他的肉身強悍程度,就算盤古煉體丹這樣的絕世丹藥都沒有多少效用,一杯酒的效用居然比盤古煉體丹還強。

只是隨後秦天嘗到了桌上的其他事物,他的眼睛馬上就眯了起來,因為這些食物和仙果也都是極為珍稀之物,對肉身、仙元力以及仙魂都有著極大的提升。

如果將桌上的這些酒水或者食物拿去出售,保守估計都得數十萬億。

「尼瑪,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

秦天想起自己以前的日子,再想想龍族的日子,不過,他想想也就釋然,龍族雖然是妖族大陸的統治者,但他們的數量卻極為稀少,數量不到千萬。

但他們卻佔據著妖族大陸最為豐饒的地域,而且其他各族還得向他們上供,可說妖族大陸超過九成的資源都流入了龍族之中。

難怪他們這般壕無人性。

一時,秦天都生出了在龍族長留的打算,主要是龍族的資源太豐厚,如果在這裡停留幾十年,他敢肯定,他能晉陞大羅。

這都不算,不管他修鍊的《造化鍛體篇》還是《造化煉元篇》都需要海量的資源堆砌,但對龍族來說,都不算事,畢竟他剛一來,敖成就賜給了他一萬枚極品仙晶。

一萬枚極品仙晶,讓他把兩門功法提升到中篇四層都綽綽有餘了。

一個時辰后。

晚宴結束,大家各自散去。

「哼,野小子,想要染指我金龍族的少族長,你還不夠資格,我們走著瞧!」

金龍二皇子,語帶鄙夷的道。

「我瞧你妹啊!」秦天暗罵,臉上卻露出一絲微笑。

接著,金龍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沒有客氣,嘲諷了秦天一通才趾高氣揚的走出大殿。

秦天懶得理會他們,然後走到了敖萱面前,微笑道:「九公主,我們可以單獨聊幾句嗎?」

「小子,你想打九妹的主意,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

還沒等敖萱開口,敖影就搶著道。

秦天很是無語,小爺用得著打她主意嗎,她本來就是我的老婆。

敖萱給了秦天一個隱晦的眼神,然後朝三公主道:「三姐,我有些累了,就先走一步了!」

目送敖萱離去,秦天有些遺憾,老婆明明在眼前,卻不能相認。

「跟我來!」

三公主敖影惡狠狠瞪了眼秦天,丟下一句話,朝外面走去。

微微猶豫,秦天還是跟上了敖影的腳步,不一會兒,二人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對方扭身,似笑非笑的道:「天秦,你即將大禍臨頭了!」

「呵呵!」秦天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沒有當回事。

見狀,敖影有些惱怒:「怎麼,你以為本宮在騙你,我問你,你可知道荒神的身份?」 聽敖影提及荒神,秦天頓時明白,這女人在在拿荒神威脅他,恐怕對方還以為他不知曉荒神身份。

之前,他正是考慮到三公主的存在,才將荒神的屍體給交了出去,卻沒想到,荒神居然是敖成的最看重的兒子,他也因此收穫了敖成的好感。

如果沒有他帶回荒神的屍體,敖成也不會想立他當少族長。

秦天打算逗弄下三公主敖影,故意裝出幾分驚慌之色道:「荒神有什麼身份?」

見狀,敖影心中頗為得意,故意臉色一沉,傳音道:「荒神是敖成最為重視的兒子,我當初派分身前往仙武大陸,就是為了復活荒神,但計劃卻被你破壞,如果敖成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氣得殺掉你?」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秦天的神情似乎更加的驚慌,眼神中也多了幾分恐懼,心中卻暗道,真把我當做小白,仙界的法則這般強大,不管是大羅和妖皇,靈魂都不得離體,否則,就會直接被法則輾壓成粉碎,就算荒神是六級妖皇,他的魂魄散了后,也不可能復活。

「荒神的屍體在你那裡吧?」敖影繼續道。

「不在!」秦天眼神閃爍。

「哼!」敖影冷哼:「到現在你還敢跟我耍心眼,信不信我馬上去將這件事告知敖成族長,看他能不能饒了你!」

說到這裡,敖影作勢欲走。

「等等!」

秦天喊道:「說吧,你到底想要怎樣?」

一時,敖影臉上浮現出了極為得意之色:「我要荒神一半的屍體,這樣,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如何?」

「你想打荒神屍體的主意?」秦天驚呼,馬上又問道:「你身為龍皇的義女,要什麼的修行資源沒有,你拿荒神的屍體幹什麼?」

敖影臉色一沉:「這個你就別管了,我自有我的用處!」

「如果你不告訴我,就算你去向族長告發,我也不會將荒神的屍體交給你!」秦天的態度突然變得無比強硬,這讓敖影有些措手不及。

微微猶豫,她道:「荒神體內的金龍血脈相當強大,遠超他的幾個弟弟,如果我能提取他體內的血脈,融入自身,可以提升我的潛力!」

「僅此而已?」

秦天語帶懷疑,臉上寫滿了我不相信。

敖影無奈道:「好吧,其實還有個原因,荒神曾獲得了金龍族最為強大的傳承《天龍變》,只要得到他的屍體,就有可能推算出《天龍變》的修行之法,如果你願意將屍體給我,如果我未來推算出《天龍變》我也給你一份如何?」

「還有呢?」秦天繼續問。

「沒有了!」敖影有些惱怒:「天秦,你不要得寸進尺,否則,我馬上將這個消息告知敖成族長,看你怎麼死!」

秦天也知道無法從敖影口中打探出什麼,於是他笑了:「三公主,感謝你告訴我這些,你說,假如我將你打荒神屍體主意的事告訴族長,他會不會暴怒?」

敖影臉色大變,但馬上就恢復平靜:「你告訴了他,你也難逃其咎,畢竟是你打斷了荒神復活!」

「呵呵!」

秦天不屑一笑:「你真當我是傻子,荒神靈魂已散,怎麼可能復活,如果他能復活,族長恐怕早就去親自尋找他屍身,將他復活了吧,當初你在地宮中不是為了復活荒神吧,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另有目的對不對?」

聞言,敖影心中多了幾分忐忑,故作鎮定道:「少給我扯這些,再問你一次,荒神的屍體到底分不分我一半!」

「你來晚了一步,我在回歸金龍族,就將荒神的屍體交給了族長。」秦天笑呵呵的道:「現在,我去告知族長你在打荒神屍體的主意,族長會不會看在你是三公主的份上饒了你呢?」

「……你……!」

三公主為之氣結,他本來就是想要要挾秦天獲得荒神屍體,卻沒有想到,反被對方給要挾,她還不敢讓敖成知曉,她在打荒神屍體的注意,不然,就算龍皇也護不住她,畢竟,她只是義女,而敖成是龍族的第二高手。

「你想要怎麼樣?」

敖影憋屈的問道。

二人身份瞬間調轉。

秦天的笑容也越發的濃郁:「告訴我你想要獲得荒神屍體的真正原因?」

「哎!」

三公主深深一嘆:「告訴你又能如何,反正你都將屍體交給了敖成族長!」

「我就是好奇而已!」

三公主敖影道:「很簡單,我龍族十大至寶之一的八部龍塔就在荒神的體內,荒神當初沒有被仙族至尊的分身當場擊殺,就是因為八部龍塔的原因,如果他能及時逃回龍族,根本就不會隕落,可惜,仙族的那尊至尊封鎖了他回龍族的路線,不然,他根本就不會死在龍華城,我在龍華城布局萬年,就是為了取得他體內的八部龍塔!」

「原來如此!」秦天點點頭,露出恍然之色:「好了,現在我們該商量下,為了替你保守這個秘密,你應該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了!」

「什麼?」三公主臉色大變,怒視著秦天:「你還敢提條件?」

「為什麼不呢,我本都不打算和你計較,你偏偏要自己眼巴巴湊上來,我又有什麼辦法!」秦天冷笑著,眼神中充滿了玩味。

三公主恨得牙痒痒,但偏偏又奈何不得對方:「說吧,你要想什麼!」

「我要你……!」秦天看著她,眼神戲虐。

頓時,三公主心中一陣發毛,怒聲道:「混蛋,你休想打我的主意!」

「你多心了,我才不會打你主意,我是要你給我十萬極品仙晶!」秦天不急不慢的道。

聞言,三公主鬆了口氣,直接將十萬極品仙晶塞入一枚儲物戒指內,丟給秦天,就逃也似的跑了。

對方給的這般痛快,秦天不由有些後悔,是不是要得少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個三公主太豪了,十萬極品仙晶,就是十萬萬億下品仙晶,要知道,他在來龍族前,全部的身家加在一起,也不過數千萬億。

對了,秦天忽然想起,自己手上還有四尊妖皇的儲物戒指。

裡面應該也有不少的財富。

回到自己的寢宮,敖影就發了一通大火,趕走所有的侍女和奴僕,足足罵了秦天半個時辰。 秦天回到金陽宮后不久,就有人送來一份資料,由管家敖秉收下,再交到秦天的手上。

這是一份關於火熊族的具體資料。

火熊族的族長叫熊焰,老牌的四級妖皇,擔任火熊族族長已經有三十多萬年,他有兩個得力幹將,一個叫熊霸,一個叫熊英,他們都是三級妖皇。

除此外,在火熊族內,還有四名妖皇級的高手,三個一級妖皇,三個二級妖皇。

可說,在敖成給出的四個種族中,這火熊族族長是最難對付的。

同時,這份資料中還記載了火熊族長熊焰的喜好,以及實力分析。

首先,熊焰的性格相當的殘忍,在他擔任火熊族族長的這三十萬年中,他先後滅掉了三百多個妖族種族,並順勢佔據了那些種族的地盤。

而且此人極為狂妄,數次挑釁龍族。

這使得龍族早就對他產生了看法,只是一時懶得理會他而已,現在,敖成正好拿這次的考驗機會,順便將其給收拾掉。

在許多人眼中,火熊應該屬於防禦高,力量大的妖皇,但實際上,熊焰的速度也極快,只是他隱藏得較深,不會輕易暴露速度的優勢,但他卻無法瞞過龍族的探子,畢竟龍族主宰妖族大陸多年,眼線遍布整個妖族大陸。

看完資料后,秦天就思考著該怎麼斬殺熊焰。

但秦天不知曉的是,此刻熊焰已經獲得了他即將去殺他的消息。

「嘭!」

熊焰隨手一揮,就將一根遠古巨樹給掃斷,怒吼道:「金龍族欺妖太甚,居然拿本皇當做考驗的目標!」

「大王,發生了什麼事?」

熊霸和熊英感受到熊焰的怒火,匆匆趕來。

身高超過三米,保持著人形的熊焰,寒聲道:「敖成那老東西,為了挑選出少族長,居然讓一頭妖王級的金龍來刺殺本皇!」

熊霸和熊英都是一愣。

熊焰繼續道:「那頭妖王級的金龍可不簡單,他剛剛回歸龍族,雖然才妖王中期,但實力卻極強,就連藤素族的無天妖皇都死在他手上!」

「這……大王我們該怎麼辦?」熊霸震驚問道。

「還能怎麼辦?自然是宰掉那頭金龍!」熊焰惡狠狠的道,龍族雖然是妖族大陸的主宰,他熊焰也不是泥捏的,對方要殺他,他總不能引頸自戮吧。

再說,他的實力比起無天妖皇還是要強上一籌的,加上他還有六個妖皇級的手下,只要設下陷阱,就能殺掉對方。

忽然,熊英開口:「大王,屬下聽說,這騰蛇族之前也想殺那頭紫金龍,不如,我們和騰蛇族合作,只要他們派兩尊四級妖皇過來,我們的把握就更大,而且龍族對騰蛇一族早就不滿,如果有他們的參與,事後,龍族肯定會將主要的精力放在對付騰蛇一族上,這樣,我們的壓力也會大減!」

聽到熊英的提議,熊焰眼睛一亮,讚賞的點點頭:「好,就按照你說的做,這樣,你馬上去騰蛇族,邀請他們的妖皇出手!」

「遵命!」

熊英領命,飛速而去。

而熊焰臉上則浮現出了冷笑:「龍族的小崽子,本皇一定要你有來無回!」

另一邊。

秦天思考了一會兒,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思路似乎掉入溝里了,他又不想當少族長,完全只需裝裝樣子,根本就沒有必要去刺殺熊焰啊。

想到這裡,他心中頓時釋然。

等明日出發后,他就找個地方修行,反正敖成之前送來不少的仙果,正好利用這些仙果提升仙魂。

次日。

秦天離開金陽宮時,叫來敖秉遞給他一個玉符,吩咐道:「假如三個皇子完成了刺殺任務,你就將玉符捏碎!」

「遵命,公子!」敖秉收下玉符點點頭。

不一會兒,秦天來到了一座廣場上,那裡佇立著六百名金龍族的精銳戰士,都是妖王巔峰的存在。

沒過多久,三位金龍皇子相繼到來。

六長老開口道:「三位皇子,公子,你們可以挑選百人當做這次任務的隨從!」

三位皇子各自挑選了百人,輪到秦天,他卻道:「六長老,我習慣了獨來獨往,所以,就不用挑選隨從了!」

聞言,三位金龍皇子都忍不住出言嘲諷了秦天一番。

對此,秦天懶得理會,直接動身離去。

離開了金龍族,秦天就朝著火熊族飛去,發現沒有人跟蹤后,他找個了個還算環境不錯的山谷落下,簡直布置了幾座隱匿氣息的陣法,又在山壁中挖了個山洞,他就進入其中開始修行起來。

秦天修的是《神變經》,這部功法共有七層,如今,他已經修成第四層,還有三層就能達到圓滿。

昨晚的晚宴中,他服用了不少的仙果美食,部分擁有提升仙魂的神效,如今,藥力都還沒有來得及煉化。

三日後。

他已經構建出三幅觀想圖,晚宴中服用仙果的藥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於是,他又取出一枚仙果服下,頃刻間,他的仙魂就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一時,他不得不感嘆,生活在龍族實在太幸福了,尼瑪,這修行資源完全不用愁,哪裡像在仙界,為了一點修行資源,無數仙人爭得頭破血流。

有提升魂力的仙果,秦天的修行速度極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