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樣,十三堅決不能讓陳天得到!

可是,就在林佑威準備再回陳天一句「不知道」的時候,場內的情況一下子又發生了變化!

「十三?」林佑威旁邊的鄭戰一驚,接著失聲道:「十三不是已經死了嗎?」

「閉嘴!」林佑威陡然一聲冷喝,打斷了鄭戰的話,可惜這個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因為陳天已經聽到了!

十三死了?陳天心中一秉,皺起了眉頭! 閃閃的紅星俱樂部,因為陳天的一個電話,終究是關門大吉了!

而當陳天詢問林佑威,十三在哪的時候,旁邊的鄭戰卻陡然一驚,失聲道:「十三不是已經死了嗎?」

十三死了?陳天一下子皺起了眉頭!

怎麼回事?十三怎麼就死了呢?以當初自己在擂台上給他留下的傷害,絕不致命!這一點陳天有十足的把握,而如此一來十三的死定然還有其他的原因。

怪不得林佑威不告訴自己有關十三的消息,原來十三已經死了!不過哪怕十三已死,就算是他的屍體,陳天也必須帶回龍怒去!此事事關重大,就算想盡一切辦法,也絕不能退後半步。

「哼!」陳天突然冷哼,一雙眸子盯著林佑威,渾身氣勢瞬間衝天而起,狂暴且恐怖的氣勢壓迫著林佑威,剎那間林佑威渾身一顫,彷彿看見了一尊從九幽煉獄中爬出來的魔神站在自己面前,不自覺的竟退後了一步。

「果然有鬼!說,十三是不是被你們殺死了,你們攤上了人命案子,所以才不敢供出他的消息?」陳天聲色俱厲,每一字幾乎都是由內力作用發出,可謂是聲若驚雷,直炸的林佑威與鄭戰腦袋發懵,肝膽寸裂!

「陳天!」林佑威陡然一聲大喝,極高的聲音之下他彷彿又找回了一點身為燕京第一公子的底氣,直視著陳天道:「你想幹什麼?什麼我攤上了人命案子,沒有證據你就不要在這裡血口噴人,小心我……」

林佑威的話一下子停住了,戛然而止。

「小心你什麼?還想怎麼著?說出來聽聽!你是不是又想跟老子打賭了?」陳天一邊開口,一邊步步緊逼,而隨著他每前進一步,林佑威就不受控制的後退一步。

單從氣勢上看,林佑威就已經徹底的敗了!

「你……」林佑威被陳天噎的啞口無言,一說到打賭他就腦子裡就忍不住想起今天晚上這「閃閃的紅星」關門大吉的事,心中就更加的窩火,卻也更加的讓他摸不透陳天。

而就在這時,陳天突然又加大了聲音:「說,你把十三的屍體埋到哪了?」

本來,林佑威正在慌神,剎那間被陳天這麼一嚇,立即條件反射的說:「在……」

僅僅吐出了一個字,林佑威便一下子反映了過來,趕緊住嘴沒再往下說。

「哼,你以為你把十三埋在這俱樂部的後院,我就不知道了?」陳天冷笑。

林佑威一驚,瞬間瞪大了眼珠子,「你,你怎麼知道?」

陳天咧嘴笑了,林佑威的這句話顯然已經表明了,十三的屍體就被埋在這俱樂部的後院,是以他心情大好的說:「老子能掐會算不行啊!」

說完這句話,陳天拿起手機又開始打電話。而事實上,他當然不會掐也不算,他之所以會知道這些,是因為就在剛剛,林佑威被他一嚇之後,眼神不由自主的撇了後院的方向一眼。雖然他那一撇只是一瞬間的事,但這一切又怎麼可能逃的過陳天的眼睛!

於是,陳天心中瞭然,接著稍稍一詐就把林佑威的話給徹徹底底的掏了出來!

此時此刻,林佑威又一次的傻了,甚至比剛才聽到林家老爺子讓他關了「閃閃的紅星」的時候,還要傻眼。

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沒錯,林佑威的的確確是把十三的屍體埋在了這俱樂部中,可是這事一共也沒幾個人知道,而知道的人是絕對不會說的,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陳天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難道陳天真的能掐會算?

心神驚駭,久久難以平靜的林佑威,已經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了!

這時,陳天的電話也已經接通了,只聽陳天說:「找到了,你帶人過來吧。」

一句話后,陳天掛了電話,然後便再也不理會已經傻了的林佑威,徑直朝著後院的入口而去,路過酒水大廳的時候,某貨還伸手在某個女服務生的屁股上抓了一把,然後又找了一瓶酒,一個沙發,最後這貨就在眾多公子哥目瞪口呆的注視中,就那麼坐在後院入口的沙發上,喝著酒抽著煙,還特么敲著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像二大爺似得!

奇葩,太尼瑪奇葩了!這貨絕對是一朵世間罕有的奇葩啊!

而此刻,陳天壓根不理會這些公子哥的眼神,自顧自的抽著喝著,他的用意很明顯,在老子的人把十三的屍體挖出來前,誰都別想在這裡動手腳,老子親自看守著!

不得不說,讓堂堂一代天人境的猛人在這裡為自己看屍體,那叫十三的傢伙死了也值了!

「威,威哥!咱們要不要把屍體搶回來?」場內連番的變化,險些讓鄭戰跟不上節奏,直到現在他才反映過來,不禁給林佑威提議道。

鄭戰也知道那十三的身份,同樣他也知道十三身上的秘密,他更知道一旦這秘密曝光,會有多麼恐怖的後果,是以他才起了硬闖陳天,奪走十三屍體的意思。

而林佑威一聽,當即心頭一震,盯著陳天的目光漸漸起了變化,最終心一橫似乎下定了決心,道:「鄭戰,你去把看場子的人都叫來!」

雖然林佑威的這句話沒有說要把這些人叫過來幹什麼,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用意已經很明顯了,是個人都能猜到。

這時,聽到了林佑威話的趙振龍,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跟著一邊說話一邊朝陳天的方向走去,「陳兄弟好雅興,不錯,坐在這院子里喝酒,可比坐在屋裡涼快多了。來人,你們去屋裡搬幾張沙發出來,再拿幾瓶酒,今天咱們就坐在這陪陳兄弟好好喝一杯。」

趙振龍的聲音不小,幾乎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到,而聽了趙振龍的話,在場的眾人禁不住又被震的一通暈乎乎,接著是紛紛議論。

「日,這趙振龍擺明了是要站在陳天那邊啊!」

「特么的,這下樂子更大了,趙振龍這個第二公子也參合進來了?關他毛事啊!」

「你特娘的還真是豬腦袋,沒看見林佑威已經垮台了,陳天那麼牛逼,他當然想跟陳天搞好關係了!」

「喂喂,那你說林佑威的人一會兒會和他們打起來嘛。」

「說你豬腦袋你還真特么是豬腦袋,打不打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一群人你一言他一句的議論著,另一邊趙振龍和陳天卻像是壓根沒聽見這些話,兩人坐在沙發上,推杯換盞,說說笑笑。

「哈哈,陳兄弟你有這麼大的把握,竟然也不跟我說一聲,瞞我瞞的好苦啊。我本來還以為,明天我還得折騰一番呢,現在陳兄弟你一把清乾淨,倒是省的我出手了,哈哈!」趙振龍笑個不停,心情似乎好到了極點。

昨天晚上,在陳天與林佑威打完賭之後,林佑威與趙振龍也打了個賭,恰巧賭注也是這閃閃的紅星俱樂部,而如今閃閃的紅星已經要關門了,林佑威也敗了,自然也用不著他趙振龍出手了!

聽了趙振龍的話,陳天咧了咧嘴說:「趙老哥,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很不地道似得,昨天晚上你不也不地道了一回。」

「哈哈,沒想到我的那點小注意,還是被你看穿了。這樣算的話,咱們彼此彼此,誰也別怪誰,喝酒喝酒!」趙振龍的心思被陳天揭穿,可是他卻沒有絲毫的尷尬,笑的依舊那麼興奮。

說道這裡,值得解釋的是,昨天晚上林佑威與趙振龍打賭的時候,趙振龍之所以也用這「閃閃的紅星」俱樂部做賭注,實則並非是隨口一說,而是有意為之。甚至就連他昨天晚上說的那些話,也都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故意說的。

比如說那句:可惜,可惜……可惜了這傢俱樂部!

很顯然,這句話故意逼著林佑威答應與陳天打賭的。果不其然,最終林佑威在趙振龍的激將下,退不能退只能硬著頭皮與陳天幹下去!

至於再後來,趙振龍也用這傢俱樂部與林佑威打賭,實際上對他而言,這個賭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風險,可以說是穩贏的。

這麼說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假如陳天先滅了林佑威的俱樂部,那麼接著他趙振龍自然就用不著出場了,就像今天的結果一樣。

而假如陳天敗給了林佑威,沒拿下這傢俱樂部,那麼趙振龍再出手雖然也打不下這傢俱樂部,但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他與林佑威相互鬥了那麼多年,到現在不也還活的好好的嘛。

所以,不管陳天與林佑威打賭的結局怎樣,趙振龍最後都吃不了大虧,頂多算是輸了一場遊戲而已!

當然,趙振龍的這點小把戲,糊弄糊弄林佑威與鄭戰或許還成,但想要把陳天也瞞過去,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陳天才說昨天晚上趙振龍這傢伙不厚道!

不過不管怎樣,趙振龍能想出這麼個點子,足以證明他不是個傻子,他的心計和城府遠要比林佑威與鄭戰深的多!

昨天晚上,陳天走時說的那句「趙振龍有點意思」,實際上就是這麼個意思! 這邊,趙振龍與陳天邊喝酒邊說笑,而另一邊林佑威正猙獰著臉色,等待鄭戰去喊人回來!

不大會兒的功夫,鄭戰回來了,身後還帶著浩浩蕩蕩一大票人。

這些人都是「閃閃的紅星」俱樂部的保鏢,甚至鄭戰那傻缺連男性調酒師都喊來了,包括那個光頭俱樂部總經理。

看著這麼黑壓壓一幫子人,在場的眾人都知道,接下來又要精彩了。毫無疑問,一場混戰是避免不了的。

而林佑威與鄭戰,此時有這麼多幫手,底氣也明顯比剛才足了,神色又囂張起來。

「陳天,你要是現在離開,還能走出去。要不然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林佑威皺著眉頭哼道。

本來,以林佑威燕京第一公子的身份,他何時對人這麼客氣的說過話?現在他能這麼說,甚至連一個髒字都沒帶,顯然還是有些畏懼陳天!

對面,陳天依舊坐在椅子上,連要起身的意思都沒有,開口回道:「要打就打,哪來那麼多廢話。」

陳天的話毫不客氣,也徹底一下子封死了林佑威的退路!於是林佑威心頭一橫,抱定了就算趕不走陳天,也要趁混亂把十三屍體毀掉,燒掉的心思,當即哼道:「把他給我打出去!」

一聲令下,眾多的保鏢呼啦啦蜂擁而上,吼叫著,叫罵著,如同一群瘋狂的野獸衝殺了過來,前前後後竟然有將近三十人左右!由此可見,尋常時候這閃閃的紅星俱樂部,安保是如何的嚴密!

不過可惜了,單憑這些人想要對付陳天,卻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是現在陳天身邊還有趙振龍的幾個保鏢!

既然身為保鏢,功夫自然是不錯的,就算不能以一敵十,一個四五個還是不成問題的,如此一來一半的人手就會被牽制,而剩下的那些人,恐怕在陳天手下連五分鐘都撐不過去!

五分鐘,說實話這已經是高估他們了!當然,這是在所有人都不動用熱武器的前提下!

混戰的場面已然爆發,數十人瞬間糾纏在一起,在趙振龍的命令中,他的那些保鏢率先出手,而陳天卻還坐在沙發上沒有起身。

四周,一群公子哥一看這戰況,一個個趕緊往後退,生怕濺自己一身的血!

「砰砰砰!」

「轟轟轟!」

悶響聲,撞擊聲接連不斷的響起,而隨著每一次聲音的響起,總要有一個人倒下。不用懷疑,大多數倒下的都是林佑威的人!

「打,打死他!」

一旁,鄭戰如同一隻瘋狗般亂吼亂叫,不過他越是亂叫,周圍的一群人也越看不起他。你特么吼個屁啊,有種的自己上啊,傻逼!

一分鐘,只有一分鐘!林佑威那邊的人便被干趴了七八個,這裡所說的干趴,是真正的趴下去再也起不來的那種!

當然了,這些肯定不會死,只是要麼昏迷,要麼重傷!

不過一分鐘后,場內的局勢就一點點開始變化了。有句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雖然趙振龍的幾個保鏢實力不錯,但是在接連圍攻下,他們幾個人還是有些吃不消。

而且,林佑威的人也並非都是菜鳥,好手也有不少。畢竟這些人平常是要負責「閃閃的紅星」俱樂部的安危的,沒有兩把刷子怎麼能行。

於是,又過了一分鐘后,陳天終於出手了!

陳天一出手,剎那間全場就是一片驚呼,不是因為陳天長得帥,也不是陳天的速度太快,動作太猛,而是這傢伙打架實在是像一個——流氓!

「砰!」

一酒瓶子把眼前的一個傢伙開了瓢,殷紅的鮮血當場就流了下來。接著陳天又一腳踹飛了另一個想要偷襲他的傢伙,再一拳砸在了前面一個傢伙的臉上……

此時此刻,陳天打架的姿勢哪裡有一絲所謂的高手風範,十足的一個流氓像,一拳一腳別說是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了,這貨完全是一身空門,連防禦都沒有,似乎誰想打誰就打!

戳了個擦,這也叫高手?這還是剛才那個僅憑一個眼神就能把人嚇退的陳天嗎?這犢子到底是什麼玩意兒變的,怎麼一會兒一個樣!一會兒武林高手,一會兒將軍,一會兒又是流氓!大爺的,完全看不透啊!

場內,陳天倒是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他現在就是想用這種流氓式的打法,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對眼前這些人提起來一絲興趣了。否則的話,三拳兩腳的打完了,多沒意思?

總之,這貨的想法很奇怪,也很令人蛋疼。但不得不說,這流氓勢的混戰,還真有點讓人熱血沸騰,最起碼在周圍的一群公子哥,都已經快要忍不住了。如果不是陳天的對手是林佑威,如果不是林佑威的對手是陳天,這些公子哥非得吐兩口唾沫搓搓手,親自上來亂打一通再說!

不過想歸想,至於現在他們也只有看的份了,因為不管是陳天還是林佑威,都是他們所得罪不起的。

可是,這群公子哥得罪不起,在場的卻有一個人敢得罪林佑威。

「哈哈,我也來湊湊熱鬧!」趙振龍哈哈一聲大笑,一個衝刺就到了人群中,而在他左手和右手中分別抓著的酒瓶子,逮著人就往頭上砸!

蛋疼了,周圍的一群公子哥真心蛋疼了!尋常時候,趙振龍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紳士風範,他們什麼時候見過趙振龍這麼瘋狂的打架?這還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燕京第二公子哥嗎?

「馬達比!不管了,老子也忍不住了,老子要出手了!」其中一個公子哥,眼見趙振龍都上場了,於是兩手一甩將外套扔開,捋起袖子也衝進了戰圈。

「特么的,上吧,老子也瘋一次,去他奶奶的第一公子!」一聲叫罵中,又一個公子哥沖了上去。至於他幫誰,從他的罵聲中就已經可以分辨出來了,不過對現在這種情況而言,誰幫誰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混戰的場面,已經愈發混亂,混亂的完全不受控制了!

「哈哈,爽!爽哈!」

「哈哈,老子干趴了一個,來啊,再來啊!」

「戳你大爺,你特么打到我了!」

一聲聲狂笑,也有一聲聲的怒罵!整個場面熱火衝天,難以想象!而隨著戰鬥的繼續,隨著一個又一個公子哥的加入,到最後越來越多的公子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也都沖了過來。再再最後,留在周圍看戲的公子哥,幾乎已經所剩無幾了!

戰鬥,一場在燕京高層圈子中從未有過的混戰,也可以說是一群富二代,官二代之間的親身搏殺!

說到底,這群公子哥雖然見的多,但真正動手的機會卻少的可憐,像這麼刺激熱血的事,他們又怎麼可能忍的住呢?

甚至於到最後,林佑威的人已經全都趴下了,趙振龍的人有的也趴下了,有的乾脆退出了戰鬥,戰場之中只剩下一群公子哥在彼此廝殺扭打。

「姓黃的,老子讓你平時里罵我!」

「姓韓的,讓你特么的睡老子的女人!」

「姓余的,你奶奶的不是很囂張嘛,老子讓你囂張!」

「姓趙的,老子就是看你不順眼,怎麼著吧!」

混戰中,一群沒人打但還熱血沸騰的公子哥,乾脆一個個都找到了平時跟自己結怨的,或者有過鬥嘴的公子哥互打了起來!令人蛋疼的局面呦!

此時此刻,混戰還在繼續,可引起這場混戰的罪魁禍首陳天,卻已經早早的退出了戰圈。現在的他正坐在沙發上,端著酒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的混戰,一時間真心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這特么的都是自己引起的?不不不,扯淡呢,這跟老子有個毛的關係啊!

另一邊,趙振龍還在大笑,「哈哈,陳兄弟,你今天可算是把這群公子哥都帶瘋了。哎呀我草,不說了,臉腫了,我先去找個冰袋子敷敷臉。」

二十分鐘后,一陣汽車的轟鳴撕裂夜幕遠遠傳來,緊跟著幾輛速度奇快的綠色越野車,很是囂張的衝進了這閃閃的紅星俱樂部。

車門打開,英姿颯爽的龍影第一個走了出來,而看著眼前的一切,饒是龍影是龍怒戰士,心態沉重,素質過硬,卻還是禁不住瞪大了一雙眼珠子,目瞪口呆!

這……這是什麼狀況?這裡發生什麼了?

只見在大廳外面的地上,一群公子哥席地而坐,一人手裡舉著一個酒瓶子,有的衣服已經被人撕爛了,有的傢伙臉腫的像個豬頭,還有的一嘴的血沫子,很明顯是牙掉了……當然,還有的已經昏迷了,有的還在找自己的眼鏡……

總之,整個場面一群人什麼樣的狀態、姿勢都有,千奇百怪!一句話,只有想不到,沒有看不到!

「天哥,雙啊,神馬死後栽呆屋門來於此?」一個公子哥忍不住沖著陳天說道,只是他牙齒漏風,這句話說出來根本讓人聽不懂。

龍影皺著眉頭想了半天,終於想明白了這句話是什麼:天哥,爽啊!什麼時候再帶我們來一次!

天哥?陳天!要死啊,這傢伙!龍影徹底無語了! 蘇杭,美女公寓!

凌晨五點左右,毒娘的電腦砰一下黑屏了!

毒娘一愣,大驚:「死傢伙,我被轟殺了,可能……IP暴露了!」

「IP暴露了?」包包瞬間皺起了眉頭,當即道:「告訴其他傢伙,老老實實留在這裡別出去,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你處理?你真的能處理的了嗎?」毒娘不免有些擔憂,對於一個黑客而言,要想活的更久,要想不被抓,那麼IP暴露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的逃,有多遠逃多遠。

「老公,我們這次的對手可是軍……軍方?而且是你們華夏的軍方,你能攔住軍方的人?」毒娘又問。

軍方!沒錯,這次包包等人進攻的對象,就是軍方!這是包包等人,在攻擊對方電腦時,從對方電腦的系統中得出的判斷。當然了,事實上就算不看對方的電腦系統,包包也知道他攻擊的是誰。

「放心吧,我說沒事就是沒事,我先把剛才截聽到的電話內容告訴天哥!」

一邊說著,包包一邊撥通了陳天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