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疑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房東,我總感覺那個房東的罪責很大,剛剛好那個房東不僅僅是莫子的房東,而且還是陳銘的房東,難道你們不會將這兩個聯繫起來的嗎?」

李舒愉一本正經的盯著徐梓瑤看,也讓徐梓瑤頓時懷疑起來了自己的智商,難道自己真的是這麼蠢嗎?

難道他們之間真的是有所謂的聯繫嗎?徐梓瑤不敢相信,但是卻不得不懷疑起來李舒愉的想法,如果李舒愉說有關係,那會不會真的是有關係呢?

「我不相信,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得不相信的,因為如果你想要讓他們之間有聯繫,那一定是有聯繫的吧?畢竟你在暗,我在明。」

徐梓瑤口中的話也讓李舒愉知道了徐梓瑤的能力,嘴角一勾,她沒想到徐梓瑤的腦袋轉的這麼快的。

「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但是我相信就可以了,走吧?我帶你過去審訊室,好好的審訊一下房東,就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了,我想,你也一定是非常的好奇這個答案的吧。」

李舒愉站了起來,直接就走向了審訊室過去,只是也讓徐梓瑤跟著在她得身後,因為她很好奇李舒愉到底是怎麼樣審訊的,審訊的手段又是怎麼樣的,她願意去看看觀摩一下。

「你說吧,你認識陳銘嗎?陳銘的公寓,是不是你出租給他的呢?」

是嗎?一臉篤定卻又帶著威脅性的盯著房東看,也讓徐梓瑤更加一臉懷疑的看著李舒愉。

她好像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審訊人的,一上來就直接審問了,難道這個房東跟李舒愉之間是認識的嗎?又或者是他們兩個人之間是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這麼隨意的回答跟提問呢?

「嗯?請問這個跟警官你有關係嗎?這個問題我一定要回答的嗎,可以不回答的嗎?」

房東的話終於讓徐梓瑤找回來了一絲的正常的感覺了。

「當然可以了,我們是警察,又不是要屈打成招,我們只是禮貌性的詢問,你當然有權利可以回答或者是不回答的,你隨意啊。」

李舒愉的話完全激不起來徐梓瑤心底好奇,只不過徐梓瑤什麼都沒有說,就這麼盯著看。

畢竟現在的戰場不是屬於她的,是屬於李舒愉的,她只能配合著李舒愉,看著李舒愉的反應,這或許就可以了。

「啊?既然警官你都這麼回答了,我當然要好好的回答了,公寓的確是我要出租給陳銘的,只不過我這是出租房子而已,難道還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我有房子不能出租出去嗎?」

這個問題讓李舒愉暫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有些啞口無言的看著對方,眼神微閃,這樣子是不是太過了。

「當然可以,房子是你的,你有閑置的房子,要出租自然可以,更何況知道跟我們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只是,我想要知道,你跟陳銘之間的關係真的是不親密嗎?真的是沒有什麼聯繫嗎?」

李舒愉的聲音越來越冰冷,也更加的讓徐梓瑤覺得有些壓力,她總感覺李舒愉是不是一直在隱藏著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在現在才暴露出來的,要不然為什麼之前一直都是沒有什麼表現,碌碌無為的樣子。

「我,我承認,我的確是跟陳銘的關係不是很好,我一直都不喜歡陳銘,故作清高,他還以為他是誰,不就是有那麼幾分才華嗎?最終不是還是要去偷東西賺錢給自己的女朋友治病嗎?」

房東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病,突然之間就這麼承認了他跟陳銘之間的關係不好,難道他不知道,一旦要是他承認了之後,這個結局就是他承認了他對陳銘做過的事情了。

「好,既然這樣,那我再好好的問問你,陳銘,你是不是很不喜歡陳銘跟小雅,甚至是恨不得想要對他們兩個人動手的,你是不是動過這個念頭?」

李舒愉的這個其他的確是跳躍的太快了,讓坐著在李舒愉身邊的徐梓瑤差一點都沒有反應過來,她這是故意要安這個罪名在房東的身上嗎?

「是,是我,我承認了,可以嗎?陳銘就是我派人去威脅的,我不想要讓陳銘好好的生活下去,我超級厭惡陳銘,只要看到陳銘我的噁心,只不過我卻不得不租房給他,其實我是按照小雅的份上租房給他的,只是現在小雅不在了,我的房子自然也不能出租給他了。」

可是,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這樣嗎?雖然是聽到了房東的親口承認,但是徐梓瑤仍然還是不願意相信,他的口供沒有絲毫的可以相信,她真的是不知道應該從哪裡找到切入點去相信。

「那你既然這麼喜歡小雅,為什麼你還要對小雅的屍體動手,要用小雅的屍體去威脅陳銘呢?難道你不知道一句話嗎?死者為大,難道你不知道嗎?」

李舒愉的這個質問的確是在詢問出來了徐梓瑤的心事,徐梓瑤心裡的確是對於這個有著很大的好奇。

「我當然知道,我這是開玩笑的威脅一下陳銘而已,我壓根就沒有想要對小雅的屍體動手的,這是因為他太過於膽小了,所以才會這麼容易相信我說的話而已。」

這個回答非常的合理,只是聽著在徐梓瑤這個心理學家的心裡卻不是很合理,她要考慮的方方面面很多,不跟李舒愉跟房東一樣,只看到了表面的意思。

「這樣子啊,既然承認了,畫押吧。」

說完,李舒愉直接就站了起來,深深地看了一眼徐梓瑤,直接就離開了審訊室,也讓站在原地的徐梓瑤很是懷疑跟好奇。 她對於李舒愉的這個審訊手段覺得非常的疑惑,她不懂,為什麼這種卑劣的手段居然會讓對方就這麼容易的回答了,難道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嗎?

「徐警官,我勸你還是別再繼續多想我了,事情應該是怎麼樣的,或者以後得發展應該是怎麼樣的,都已經盯下來了,你又何必再繼續多想呢?」

有時候不是她多想,而是她心裡一直在堅持著心裡的那個正義,她不希望那些真正傷害人的兇手逍遙法外,她也不希望那些不是殺人兇手的人會坐著在監獄裡面。

她的心是軟的,只是太過於軟和了,就容易被人給威脅了。

「我知道了。」

她雖然是不知道房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徐梓瑤知道,估計就是一種警告吧?警告自己的吧。

回去后,徐梓瑤站著在門口這裡,看著李舒愉的放心她總感覺李舒愉給她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但是卻又說不出來哪裡熟悉。

甚至是還在心裏面想過,李舒愉之所以會這麼快的就審核成功陳銘跟房東,是不是因為她有什麼手段去逼迫的他們,所以才會讓他們之間有這種的感覺,這麼容易的就承認了真相呢?

直到李舒愉離開了警察局,徐梓瑤仍然還是懷疑著李舒愉,只是這種懷疑一直都沒有付諸行動,因為她現在不能打草驚蛇,一旦要是直接就跑到李舒愉的面前質問,不會有人願意相信她的,也不會有人願意站著她的身邊,相信她的一切行為的。

「我,希望,但願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吧。」雖然早已經是怎麼猜測李舒愉了,但是她還是希望這個答案,不會讓她失望吧。

看到李舒愉離開之後,x徐梓瑤收回來了視線,她現在應該是去見一下陳銘的了,看看他跟房東之間到底是不是有什麼關係的了,要不然只是單獨的看著房東跟李舒愉的片面之詞,她還是不敢相信的。

「陳銘,這幾天過的怎麼樣?」有了自由之後,會好一點嗎?

「挺好的,只是我一直在想著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人,我一直都很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樣得人才會這麼狠心的。」

終於跟陳銘聯繫上之後,不過看到陳銘現在的這個樣子,的確是讓徐梓瑤有些擔心。

現在的陳銘身上沒有了一絲絲的生氣,連以前暴躁的脾氣都沒有了,甚至是一副頹廢的樣子。

「我不知道,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不過我想要知道的是,到底是什麼人殺了小雅的,到底是什麼人將小雅的屍體給帶走的,我不甘心,我很生氣,我連小雅的屍體都保護不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啊。」

聽著陳銘的這些話,她知道,也許陳銘現在都已經陷入那個困境之中去了,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可以恢復過來,難道這件事,真的是陳銘心裡的一個心結嗎?

正當徐梓瑤準備好好的安慰一下陳銘的時候,自己的手機鈴聲忽然之間響了起來。

「怎麼了嗎?有事嗎?」發現是一個陌生的電話時,徐梓仍然還是接聽起來了,以防萬一是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

對方好像是突然之間聽到徐梓瑤冷漠的聲音,有些接受不了,或者是有些驚到的樣子,讓徐梓瑤很好奇對方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給自己打來電話了。

「你好,徐警官,我是小雅的朋友小寧,是這樣的,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你現在在警察局嗎?我可以現在過來警察局找你嗎?」

聽到小寧的話,徐梓瑤有些疑惑,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雖然是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有什麼目的,不過徐梓瑤知道,不管對方到底是什麼目的,自己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的。

「好。」

很是爽快的就答應了小寧的要求,沒多久,大概是過去十分鐘之後,徐梓瑤站了起來,深深地盯著陳銘看,她倒是希望陳銘可以將事情好好的跟自己說,別總是什麼都憋著在心裡。

「梓瑤,剛剛陳銘女朋友的朋友過來了,她說她叫小寧,說已經跟你約好的了,你現在要出去見人嗎?她現在在外面。」

小寧的突然到來,讓徐梓瑤有些好奇,他們好像就是那一天見過一次,好像再也沒有見過了。居高臨下的站著在小寧的面前,憑藉著身高的優勢,直接就將小寧給壓制的死死的。

也讓小寧的心裡更加的慌張起來,她知道,自從自己進來警察局之後,她就沒有任何的後退了,這條路是自己選擇得,哪怕路是黑的,她或許也要一路走到黑吧。

「徐警官,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我是過來自首的,這麼多天過去了,我心裡一直都是不能安心,一直都是擔驚受怕中度過,我甚至是想著,與其這樣子擔驚受怕的下去,不如就自首吧,所以我才會主動過來警察局的。」

自首嗎?小寧她做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要突然之間自首,難道是因為那一件案子嗎?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徐梓瑤就覺得很是奇怪跟不敢相信,不過盯著小寧了。

「我在想,你一定是很好奇,我到底是做錯什麼事了,我怎麼會這麼的擔驚受怕的吧?或許就是這樣,就是因為害怕,我才會想要自首的,我甚至是想過,與其這樣的害怕度過下去,不如好好的懺悔吧。」

徐梓瑤一直站著盯著小寧看,她在等,在等小寧的解釋,總不會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自首的。

「我,是我殺了小雅的,都是因為我不好,我知道錯了,我現在每每一想到小雅對我笑,想要找我報仇,我就害怕的很。」

小寧突然過來承認自己對小雅做的罪行,讓徐梓瑤聽著聽著,臉上冰冷的表情一下子就這麼僵硬了起來,一臉懵逼的盯著小寧看。

「你確定嗎?小寧,你仔細說起來,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別隨便說,這種事情,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說的。」 徐梓瑤懵住了,不過還是想要小寧認真的想想,好好的思考過了再說,而不是就這麼跟自己說。

「我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如果不是因為,我又怎麼可能會過來這裡說出來真相,其實就是因為抵抗不住現在的想法,所以才會這麼做的,我害怕小雅忽然有一天會回來找我,我害怕,既然這樣,不如就好好的自首,起碼不用受到傷害。」

徐梓瑤一想到小寧居然是殺害了小雅的兇手,就覺得非常的不敢相信,她一直都沒有從小寧身上思考到她就是殺人兇手的。

一下子感覺有些頭大,就這麼煩惱的盯著小寧看,彷彿是想要在小寧的臉上了出來些什麼一樣,只是徐梓瑤看了許久,都沒有看出來小寧的殺人動機究竟是什麼。

她不是小雅的朋友嗎?作為朋友為什麼還要殺害自己的朋友,難道還有什麼利益的嗎?

「警官,我現在自首了,請問你可以逮捕我了嗎?」

可以了嗎?當然可以,只是她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好吧,柳晟帶她過去另外一個審訊室,我晚一點再過去審訊,我現在有點事。」

特意將小寧跟陳銘兩個人的審訊室不一樣,分開來,這樣子,她就可以知道小寧到底是有沒有撒謊,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相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在那邊等你。」對於徐梓瑤的做法,柳晟當然也是非常的清楚,點了點頭,直接就將小寧到過去另外一個審訊室去了。

站著在陳銘的審訊室門口時,徐梓瑤在思考著她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審訊出來自己想要的答案,如果得到的那個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她又應該怎麼辦呢?

「警官,怎麼了,有事嗎?怎麼站著那裡不進來呢?難道是因為你有一些什麼事,是不能讓我知道的嗎?為難的嗎?」

當然是為難,只是為難的不是不讓他知道,而是她現在暫時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而已。

「陳銘,我還有一些其他的細節想要好好的問問你,是這樣到底,我們這邊有了新的懷疑兇手,但是我們不確定到底是不是她。」

或許說,她沒有懷疑的,但是卻不得不相信小寧的話,她在想,如果站著在小寧的立場上面,小寧的殺人動機究竟是什麼呢?徐梓瑤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小寧或許是想要小雅的什麼東西,或者是小雅所在意的東西吧。

「小雅除了小寧這個朋友之外還有別的朋友嗎?」

對於這個問題,徐梓瑤的確是有著很大的疑惑,她不確定陳銘跟小寧之間的關係到底是怎麼樣的。

「小寧嗎?她很可愛,她跟小雅的關係挺好的,她們以前經常相約一塊出去玩的,偶爾我也會跟著她們三個人一塊去旅遊的。」

真的是這樣嗎?徐梓瑤有些不禁相信了起來。

「好,那小寧一般去你們家裡的機會頻繁嗎?你們經常見面嗎?或者是說,小寧對於你怎麼樣,她對你的態度好嗎?」

突然被徐梓瑤問到這個問題,不知道為什麼,讓陳銘心裡總感覺這個案子是不是跟小寧牽扯上什麼關係了,要不然為什麼會這麼詢問自己呢?

「我們經常見面的,小寧也經常來我們家裡的,而且我發現,我還是挺喜歡小寧的,她對於小雅挺好的,她對我的態度比較好,就很是對待姐夫一樣的態度吧。」

陳銘的回答讓徐梓瑤陷入了一陣沉思,難道結果真的是這樣的嗎?難道真的是跟她所想像中的那樣嗎?

「好,我知道了,我先離開一段時間。」

離開之後,徐梓瑤直接來到了小寧的審訊室,她想要看看他們之間的供詞究竟對不對的上去。

「小寧,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殺害小雅呢?難道因為什麼呢?」

這個問題真的是讓徐梓瑤覺得很疑惑跟好奇,如果可以的,她也希望小寧可以老實的交代清楚。

「對不起,我知道,我這麼做,是不對的,也不應該這麼做的,可是我,控制不只自己的內心,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我深愛著銘哥啊。」

果然,果然真的是這樣,可是陳銘都已經是小雅的男朋友了,他們之間的感情這麼深厚,這些不是有目共睹的嗎?為什麼這些,都沒有人看到呢?

徐梓瑤知道,這些明明是他們應該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的是,為什麼這些問題會讓一個人的慾望而控制不住。

「我自從知道小雅交了男朋友之後,男朋友長的好看,而且還這麼的帥氣,對小雅還這麼好,我怎麼可能會不心動呢,而且你知道嗎?銘哥對我的態度也很好,很溫和,我才會有一種想法,他是不是也有一絲絲的喜歡我呢?」

說著說著,小寧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了嗎,她難得愛上一個人,卻是愛上了自己閨蜜的男朋友,讓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你之所以會殺小雅,就是因為你喜歡陳銘嗎?就這樣嗎?難道你這麼多年的朋友,都比不上一個男人嗎?」

不得不說,徐梓瑤真的是對小寧的行為感覺到非常得失望,失望透頂了。

因為徐梓瑤發現,陳銘口中地那些供詞跟小寧口中說的的確是很對的上去,甚至是那些細節都可以對應的上去。

「真的是這樣嗎?」

站了起來,徐梓瑤看著小寧的背影不禁喃喃自語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很是疑惑跟不敢相信,她甚至是在心裡懷疑,但是卻不得不相信,證詞跟證人都已經是在自己的面前了,難道自己還可以反駁這些證詞嗎?可以嗎?或許是不可能的了吧。

「柳晟,你看好小寧吧。」

徐梓瑤現在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將這件事跟顧翰卿好好的說一下,讓顧翰卿跟她分析一下,說不定兩個人分析總比一個人分析的好。

「怎麼了嗎?一臉頹廢的樣子,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看到徐梓瑤一臉不是很高興,頹廢的走出來,顧翰卿不禁擔心的詢問了起來。

站著在那裡的徐梓瑤一心在想著背後指使陳銘的人究竟是誰,她才不相信房東的那一句話,特別是在李舒愉在場的時候,她更加的不相信了,只是她卻不知道結果到底是怎麼樣的。

「梓瑤,你在想什麼,是在想著那些案子的事情嗎?別想太多,事情都是這樣的,你別總以為是按照自己的慣性思維去思考。」

顧翰卿雖然不知道徐梓瑤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他還是想要將這件事好好地安慰一下。

他跟徐梓瑤之間的關係好不容易才緩和了一下,他現在怎麼可能會不抓住機會,好好的跟徐梓瑤聊一下呢?

「嗯,我知道,可是,顧翰卿你不知道,我不敢相信那個房東就是背後的那個人,我也不相信小寧是兇手,可是這些事情,都有證據,我不得不相信,不得不去接受,因為哪怕是我不願意接受的,但是卻有了證據。」

將這件事一直在困擾著自己的事情跟顧翰卿好好的說清楚之後,也更加的讓徐梓瑤心裡接受的程度加深了許多。

「嗯,我知道,我也知道你懷疑舒愉,我知道我之前是做錯的了,不應該因為是自己人,所以才會這麼相信對方的,不過我想要跟你說,我現在,願意相信你,願意站在你的立場上,跟你一塊思考了,所以,以後要是發生什麼事,你都跟我仔細的說清楚,好嗎?」

經過陳銘這個案子的事情之後,顧翰卿也知道徐梓瑤心裏面的想法了,也知道現在徐梓瑤到底想要怎麼做,也知道自己之前這麼對徐梓瑤說的話到底是有多麼的傷心了。

「嗯,不過我現在還是在懷疑她而已,我現在還沒有找到證據,如果等我找到證據了,我一定會第一時間跟你說的。」

徐梓瑤的含笑原諒讓顧翰卿心裡終於是放鬆了起來,終於,徐梓瑤是願意相信他的了,不再跟之前一樣對待他那麼的冷漠了。

「嗯,我打算把舒愉給調走,讓她去調查其他的案件,這個案件就暫時讓我們來處理,我相信我們會很快就可以調查清楚的。」

得到顧翰卿的支持之後,徐梓瑤心裡有些高興,起碼現在不是她自己一個人在跟李舒愉在對峙的了。

「顧翰卿,謝謝你。」

徐梓瑤非常誠懇的道謝了之後便離開了這裡,也讓顧翰卿深刻得感受到得到了徐梓瑤的感謝之後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了。

看著徐梓瑤的背影,顧翰卿含笑了一下,隨後就走到了李舒愉的位置,他想,他或許真的是要好好的防備一下李舒愉才可以了。

「舒愉,我有點事要跟你說一下,是這樣的,我打算要跟你說,最近新隆街不是發生了一起詐騙案件嗎?你去接這個案件吧,莫子這個案件就交給我就可以了,可以嗎?」

顧翰卿想,不管是怎麼樣,李舒愉總不會反駁自己的吧?

「好,可以,我這就去。」李舒愉垂眉,看了一眼顧翰卿,她知道顧翰卿的意思,不就是不想要自己插手這個案子嗎?反正都已經到了後期了,她也不介意了。

得到李舒愉的答應之後,顧翰卿心裡有些高興,點了點頭,直接就離開了李舒愉的辦公室,來到了審訊室裡面。

看著裡面的人,顧翰卿心裡有些複雜,他的確是沒想到以前還是意氣風發的一個人,進來警察局之後,整個人都憔悴了那麼多。

「警官,呵,又有什麼事嗎?」

看到顧翰卿出現在這裡,房東冷笑了起來,他對於顧翰卿的想法其實是沒有很好的,特別是當他一想到自己的那些遭遇,對於他們這些警察是更加得厭惡了。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將莫子的檔案給偷走,難道真的是為了隱瞞那些事情嗎?又或者說,你真的是在販毒嗎?你背後的人究竟是誰,你又為什麼要去威脅陳銘呢?」

如果沒有李舒愉的提醒,他們是不會想到房東居然會跟莫子還有陳銘案子的事情有聯繫得,要知道,這兩個案子可是平常時都沒有聯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