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ng~」

一連串的爆鳴聲之後,所有黑衣人都抱著自己的右手滿地打滾,黑子在一瞬間就將鋼針準確無誤的傳送到對方的槍管裡面去了,在子彈還沒出膛就因為受到了鋼針的干擾而炸膛了,四散的金屬碎片威力可不小呢……

「這麼低技術的手槍是外面的東西吧?」

黑子看著地上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黑衣人們,打算打電話通知警備員將人全部羈押的,但這是電話意外的響了……

「初春嗎?」

「是我啦,不說這個,黑子,稍微有點事情要拜託你,我今晚可能會晚一些回宿舍,所以呢,可不可以請您幫我吧違禁物品藏起來一下?」

「姐姐大人也在外面?」

「誒~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事了,我拜託別人好了!對了,今晚和明天似乎都會下雨哦,黑子也早點回去吧,那就這樣!」

「姐姐大人……啊~姐姐大人居然拜託除了黑子以外的其他人,額……」

黑子突然感覺重心不穩,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面前的畫面已經變成了一片天空……

「這是……額……」

黑子突然感覺肩膀上傳來一陣刺痛,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肩膀被紅酒的開瓶器刺穿了,血紅的液體已經滲透了出來,將風紀委員的臂章都染紅了……

黑子勉強站了起來,她發現在被自己擊倒的黑衣人前面,一個紅色雙馬尾的女生正坐在剛剛的那個銀白色旅行箱上,似乎剛剛就是她將自己身下的旅行箱給「移走」了,才導致她摔倒的……

「你是什麼人?空間移動……」

「哎呀~已經發覺了嗎?不會是同一系的能力者,理解的還真是快呢,但是呢……似乎有一點我有必要更正一下,我和你不同的地方在於,我的能力可不是你那種三流的空間移動,而是更高級的坐標移動哦~」

結標淡希交換了一下翹著二郎腿的左右腳,把玩這手裡的軍用手電筒說道……

「我和你不同的地方在於,和你需要依靠接觸移動物體不同,我並不需要接觸就能夠移動物體~怎麼樣?很不錯吧?風紀委員第177支部的白井黑子小姐?」

黑子忍著肩膀的刺痛感完成了必要的計算,打算一口氣擊倒面前的結標淡希,但結標淡希很清楚黑子的意圖,使用能力將剛剛被擊倒的黑衣人當做盾牌阻礙黑子的移動,在黑子打算使用綁在大腿上的鋼針進行反擊的時候,結標淡希冷笑的用腳部給旅行箱施力,整個人以及旅行箱都後退到幾厘米外的位子,而就是這幾厘米的差距,別讓黑子的攻擊落空了……

「不妙啊……」

黑子看著悠哉的坐在旅行箱上的結標淡希暗道不妙,剛剛的攻擊是她最後的鋼針了,現在的情況是她的右手暫時無法靈活的使用,而她的能力又必須通過接觸才能傳送物體,現在的局勢大不利啊……

結標淡希右手揮舞軍用手電筒,將地上掉落的鋼針傳送到手中,向這黑子投擲過去……

「太天真了!」

黑子說到底也是經過風紀委員格鬥訓練的,在鋼針靠近自己的瞬間移動自己的位子避開了鋼針,舉起還能使用的左手揮拳打向結標淡希的面門,但是……

「額……」

在結標淡希的控制下,越過了黑子的鋼針再次被她傳送過來,黑子沒有料到對方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計算,左側軀幹被鋼針扎中,由於鋼針的壓迫,似乎壓迫到了肺部,黑子覺得一股缺氧的感覺襲來,腳下一軟半跪在地上,捂住剛剛被擊中的位子,疼痛一波又一波的襲來,黑子已經很難繼續進行計算了……

「我不是說了嗎?我不需要接觸就可以移動物體?真是遺憾啊,我本以為,她不是個會逼急了吧學妹……可惡……」

結標淡希話還沒說完,突然感覺到頭頂有東西在快速下落,馬上使用能力將自己和旅行箱一同移動到其他位子,就在她離開的瞬間,一個黑色的東西就落在她剛剛所在的位子……

由於劇烈的撞擊,黑子被灰塵遮蔽了視野,但隨後聽到的聲音,讓黑子鬆了口氣……

「結標淡希……欺負我可愛的後輩?那麼你說我這個當前輩的……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啊?」

結標淡希看著歪著頭看著她的羽染操嗣,她暗道不妙,她本來就是調查到了今天羽染操嗣不在177支部,才選擇這個時間行動的,加上線人又報告說魔劍製造和心理掌握在一起,理論上這個地方和「學院之苑」距離並不短,但她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羽染操嗣那怪物一般的行動能力……

以及她並不了解的,羽染操嗣的那「未卜先知」的能力……

「魔劍製造……你可不要意外我會怕你,現在你的後輩可是受了相當程度的傷啊……怎麼樣?現在比起自己的後輩的傷勢,還是說你更在意我手裡的那個箱子?」

羽染操嗣用餘光瞟了眼黑子的傷口,那個位置很不妙,搞不好就傷到肺部了,肩膀上的傷口也沒有止血,常盤台校服的衣袖已經變成紅色款了,黑子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妙啊……

「羽染學長,我沒事,我……」

「結標淡希這次先放過你,可不要以為這就算完了……」

羽染操嗣用IXA將黑子包裹在裡面,整個IXA形成了一個類似於攝像機會使用的那種「雲台」一般的造型,以確保黑子不會因為他的高速移動受到二次傷害……

看著帶著黑子離開的羽染操嗣,結標淡希暗自鬆了口氣,別看她似乎很沉著,但其實後輩早就被汗水浸濕了,羽染操嗣那怪物一般的破壞力她可是親眼見識過了,說什麼戰鬥,還不怕,怎麼可能啊……

「可惡……得快點行動了……」

結標淡希揉了揉太陽穴,剛剛為了躲避羽染操嗣的襲擊,她被迫移動了自己,因為之前的能力使用,所留下的「心理創傷」,在移動自己的時候可是相當的難受啊…… 第一百八十五章:殘骸爭奪!(中)

以羽染操嗣的行動能力,很快就趕到了位於第七學區,冥土追魂所在的醫院,由於風紀委員和警備員都是經常會受傷的人群,所以各個醫院都是有綠色通道的,並不用擔心排隊之類的問題……

羽染操嗣等候在外面,雖然黑子受的傷只有兩個地方,但靠近肺部的那個傷實在是危險,原本黑子是打算用自己的能力將鋼針轉送走的,但冥土追魂表示如果傷到了肺部,這樣魯莽的行為很可能會造成二次創傷,加上羽染操嗣以「如果不想讓御坂知道,就給我老老實實接受治療」為由,才讓黑子老老實實的接受冥土追魂的治療……

因為受傷的地方不算太多,冥土追魂很快就結束了治療,羽染操嗣好奇的打算詢問冥土追魂關於黑子傷勢的問題,要是黑子受傷太嚴重他怕是沒法和御坂美琴交代了……

「不用擔心,鋼針沒有傷到肺部,但肩膀上的傷口有些麻煩,傷到的位子很不好,是『只要移動手臂就會觸及』的位子,要完全癒合恐怕得十天半個月吧?但總的來說沒什麼大礙……」

冥土追魂表示醫院還有很多的病人要治療,所以他便先走了,而看著綁著繃帶,走出來的黑子,羽染操嗣喝了口剛剛在在的販賣機上買的咖啡說道……

「看你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甘心?」

黑子點了點頭,她雖然從不認為自己很強,但在空間系能力者中她自認絕對是相當不錯的能力者了,但今天可是結結實實的讓人教育了啊……

「不用在意,你能打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某種意義上你面對的並不是一個大能力者……」

「不是大能力者?」

黑子不太明白羽染操嗣的意思,不是大能力者?那就是說她被強能力者打敗了?

「不要多想,結標淡希可是有著『最強空間系能力者』的稱號哦,她也是學園都市中的,同時也是學園都市中唯一一個『五級未滿』的能力者哦~」

「『五級未滿』?」

羽染操嗣聳了聳肩說道……

「就是字面意思,因為某些原因在能力達到了超能力者的情況下,但確無法被評定為超能力者的人,也就是說剛剛你是在和一個超能力者戰鬥哦~」

黑子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她很難想象剛剛的結標淡希居然是和自己面前的羽染操嗣以及御坂美琴同一級別的能力者……

「但為什麼會出現『五級未滿』的情況?」

「各種原因,心理,生理,什麼都有可能。總的來說你輸的並不丟人,事實上呢……黑子你也是有著超能力者素質的人哦~」

「真的?」

「騙你幹嘛,但首先,這幾天你給我老老實實待在支部和初春一起給我當後援,要是傷口惡化了,沒準『素質』就沒了啊。」

「可是……」

黑子想說她也想幫忙,但話還沒說出口她就沉默了,她想要幫上御坂美琴的忙,但大能力者和超能力者始終是有距離的,如果她真的可以成為超能力者……

「算幫我一個忙吧,要是自己可愛的學妹受傷惡化了什麼的,御坂還不和我拚命啊?可饒了我吧~」

「我了解了……」

「恩,你先回宿舍吧,我去找那個傢伙算賬,欺負了我的後輩這事可沒完!」

羽染操嗣在大樓間依靠IXA分離出來的黑帶移動,剛剛他對黑子說她有超能力者的素質並不是安慰黑子,事實上羽染操嗣一直絕得黑子絕對有超能力者的素質,只是時機沒到……

如果要給出一個解釋那就是黑子的能力相對其他來說要稍微「簡單」一些……對於這一點先不要急著反駁,仔細想一想,相對於「矢量操作」,「電擊使」又或者「魔劍製造」來說,黑子的能力只需要計算位子就行了,並不需要多餘的公式,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公式用到底,能力分級不過是看這個公式用的快不快,準不準罷了,並沒有很多的「變種」的選擇,相對來說會較為容易……

當然,空間系能力公式更複雜,但還是那個道理,熟能生巧嘛……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另一個結論,「人員」的查樂是真的菜……空間系裡面計算量最小的「死角移動」都只是「四級未滿」,真是丟人啊……

「豪正,將第七學區的電磁場分布圖發給我……」

羽染操嗣看著手機上戶影豪正發來的分布圖,很明顯……在第七學區的M區域,有一個在建工地上,有著異常的電磁場波動……沒錯,那就是御坂美琴……

「pong!」

劇烈的爆炸和鋼材掉落的聲音,一個黑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距離工地不遠處的路燈上了,看著身上跳躍著藍白色電弧的御坂美琴,已經坐在旅行箱上,唯一建築鋼架上的結標淡希……

「今天真夠心急的呢,怎麼破殘骸被重新組裝起來嗎?還是說……害怕實驗再次開始呢?」

「閉嘴!」

結標淡希嗤笑著,看著下面的御坂美琴說道……

「真的有必要這麼在意那種東西嗎?本來那玩意兒就是為例實驗才生產出來的吧?按照原本的用途,讓她們被破壞掉不就好了?」

「這句話……是真心的嗎?」

「到頭來你還不是為了自己而戰嗎?後悔,悲嘆還有憤怒,為了這點自我滿足……」

「沒錯!現在我的確很生氣啊……黑子那個笨蛋,以為假裝沒事我就沒有察覺嗎?就算她不說我也能看出來她受了傷吧?為了我那個太過完美的笨蛋學妹,為了造成這一切的我自己,還有那個老是喜歡多管閑事的金髮白痴!」

結標淡希哼了一聲,對於御坂美琴的說法她可是完全無法認同的啊……

「呵,真是溫柔到讓人想吐啊,明明只要說自己是受害者不就好了?既不用戰鬥,學妹也不用受傷,甚至魔劍製造那個白痴也會為了『英雄救美』繼續戰鬥,明明躲在後面,當自己的那個『可憐又無助』的角色就好了嘛……算了……」

結標淡希調整了一下身體的位置,任何繼續說道……

「反正我是沒打算在這裡被抓到,無論用怎麼樣的手段我都要逃離這裡……」

「你的那些小伎倆我早就看穿了!」

「呵是嗎?」

結標淡希揮舞這軍用手電筒,十多個昏迷的人被傳送到她和御坂美琴的中間,現在如果御坂美琴攻擊,自然是可以攻擊到結標淡希的,但相對的,中間的人也會受到強力的電擊……

「這種稀薄的盾牌,你以為有用嗎?」

「現在開始提問,這裡有有多少無辜的路人呢?」

「什麼……」

御坂美琴被迫放棄了攻擊,她沒辦法對著無辜的學生下手啊,而結標淡希也就乘著這個機會,使用能力逃走了…… 第一百八十六章:殘骸爭奪!(下)

「pong……pong~」

「那是……怎麼回事?」

御坂美琴看著不斷發出激烈撞擊聲的小巷子中,這聲音,甚至地面都有些許的震動感,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連續的重擊地面……

「可惡……」

御坂美琴看著突然出現在工地里的結標淡希一下子愣住了,她沒想明白為什麼結標淡希又回來了?

「結標淡希,我應該說過吧?這事沒完~」

「操嗣?」

御坂美琴看著從工地圍牆外面,輕鬆翻越進來的羽染操嗣,羽染操嗣手中握著IXA,從他過啦的方向來看,剛剛的連續重擊似乎是他為了逼迫結標淡希回到這個工地而進行的吧?羽染操嗣將IXA扛在肩膀上,和御坂美琴站在一起,同時面對兩個超能力者的結標淡希現在冷汗已經下來了……

當然,會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羽染操嗣,如果說御坂美琴在結標淡希看來,不過是「未經世事的常盤台大小姐」,那羽染操嗣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長點上機的惡魔」,就算是單獨對上羽染操嗣,她結標淡希也不敢說自己百分百可以全身而退,再加上一個御坂美琴……

結標淡希已經沒有什麼「全身而退」的打算了,不留下點什麼今晚要麼被警備員抓走,要麼……

要麼被「垃圾回收業者」送去第十學區的焚屍爐……

「結標淡希,你手裡的東西我想應該就是前段時間被擊毀的『樹狀圖設計者』的殘骸吧?」

結標淡希沒有說話,她在計算現在如果進行移動有沒有可能同時逃離兩個超能力者的追殺……

「樹狀圖設計者的核心是由特殊材料製作的,所以現在是沒有辦法生產第二個的,也就是說,有著殘骸的你,可以高價賣給其他的科學結社……」

「那……那又怎麼樣?到底是什麼讓你對於這件事情這麼上心呢?我都知道哦,我在那個人的身邊……為什麼你會在超電磁炮誤會的情況下依然選擇繼續阻止計劃?」

羽染操嗣聳了聳肩,他自己也不知道啊……

「那個就不用你管了,可能就是我閑得無聊,但你有沒有想過,外面的那些科學結社有能力以及技術接收樹狀圖設計者的有幾個?一旦學園都市高層施壓,那麼你費盡心力奪來的『殘骸』反倒是成了燙手山芋,我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

羽染操嗣嘆了口氣,本來這麼簡單的事情,她結標淡希居然沒想過?

此生只對你鍾情 「學園都市高層以『誰敢接受樹狀圖設計者,那麼就是於學園都市作對』,用類似於這樣的警告來威脅那些科學結社,你覺得你是能拿到你想要的東西還是說直接被他們反咬一口送會給學園都市?」

結標淡希的內心已經開始崩潰了,她知道羽染操嗣說的沒錯,學園都市甚至不用出動一兵一卒就能挽回損失……而她則是會落入一個眾矢之的……

「再來換個說法吧,你覺得你自己如何?」

「我自己?」

「有著超能力者素養,單純因為心理陰影而沒有被評定為超能力者的你,學園都市最強的空間系能力者,你認為學園都市會輕易殺掉你或者放任你逃跑嗎?」

「我……」

「學園都市一定會出動那些傢伙吧?『原子崩壞』,『一方通行』,『未元物質』,甚至是神秘的第七位以及被稱之為『最大原石』的第八位!就算我和御坂不對你進行攻擊,你將會面對多少怪物呢?還是有你有把握保證自己在超過五名的超能力者的全力追殺下安全逃跑?」

羽染操嗣看著以及被汗水浸濕了額頭的結標淡希,他知道,結標淡希已經開始動搖了,因為他說的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結標淡希完全有必要考慮自己會不會面臨這種情況,這種涉及生命安全的事情,任誰都會猶豫吧?

「你想要怎麼樣?」

「我不想什麼樣,首先我需要你老老實實的交出你手裡的殘骸,其次就是老老實實的接受警備員的逮捕。」

「如果我說不呢?」

「遇到暴力抗法者,風紀委員可以做出強制性扣押,這也就是為什麼風紀委員需要經過系統的格鬥訓練的原因……」

羽染操嗣往前一步,壓迫感隨即席捲了結標淡希……

結標淡希完成了計算,以她現在的情況,想要帶著旅行箱一起逃走已經不可能了,加上這邊的戰鬥以及持續了一會兒了,雖然沒有鬧出太大的動靜,但御坂美琴所發出的攻擊下,這個位子的電磁信號已經很不正常了,結標淡希可不覺得警備員那邊會完全不知道,加上剛剛羽染操嗣的重擊阻撓,發出巨響什麼的,恐怕周圍的店家也會報警吧?

現在這個在建工地已經不是久留的地方了,羽染操嗣和御坂美琴完全可以以被可疑人物襲擊這類的理由逃避責罰,尤其是羽染操嗣本身也是風紀委員,出現在有可疑任務出沒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但她結標淡希不行啊,無論怎麼看都是標準的可疑人物啊……

「你的意識是只要我交出『樹狀圖設計者』的殘骸你就放我離開?」

「不不不,你漏了一點,還有老老實實被警備員拘捕啊~」

「魔劍製造,你不要太過分了……」

羽染操嗣似乎聽到了十分好笑的事情,在一陣狂笑后,看著結標淡希說道。

「你以為我在說什麼?這不是協商什麼的,這隻不過強者的單方面要求,你以為呢?還是說你覺得在這裡現在開打我會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