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依然不同意,但唐恩一抬手:「你們也有自己的事情,不可能為我拜拜耗費時間。」

「多倫斯,去解決自己的感情問題。」

「帕特,找個喜歡的女人娶了,生一兩個孩子,也算為海軍的未來做貢獻了。」

「瑞隆,你不需要陪孩子,妻子嗎?本部的任務,你可還在拖著。」

幾句話,讓面前的屬下都是啞口無言。

「你們都已經有自己的職責,也有自己該做的事情了,同樣,我的事情,我自己也會負責!」

「這段時間,你們陪伴,我已經很開心了。」

「時光在流逝,但曾經的兄弟情誼,卻依然在。」

唐恩笑著說道。

「我也不是什麼小孩,不需要各位的守護,都放心吧,我已經計劃好了一切。」

絕品毒醫 帕特面色變換,隨後長嘆一聲:「都聽唐恩的吧!」

在這個時候,他也是稱呼唐恩了。眾人是上下級關係,但卻更是生死相依的兄弟。

他們的感情,外人不會懂。

「散了吧,我會在之後不久自我放逐,不會通知任何人。」

「從今天起,你們做好自己的事情!」

唐恩淡淡說道。

「讓我們再陪陪你吧,唐恩。」

柯德木嘆道。

唐恩怔了一下,隨後點點頭。

這群人很顯然是擔心,棺材放逐的計劃,顯然並不怎麼可靠。那種能夠封閉一切,將外界隔離的黑暗,很容易消磨人的意志,他們並不相信這種奇怪的操作。

眾人陪唐恩又度過了一天後,方才相繼離去。

他們都有著各自的工作,這一段時間,已經耽誤了很多。許多崗位,都在催促著他們回去。

「有時候我真羨慕你啊,唐恩,你有這樣一群生死相依的兄弟。」

「他們對你的感情,都是真的,沒有一點虛偽。」

羅修斯嘆聲說道,眼中有些羨慕。

「兄弟,都是用真心換來的。」

唐恩淡笑道。

「你的父親,你的下屬,你的兄弟,這些天,我都看在眼裡,對於我這個孤家寡人來說,你真的很幸福。」

羅修斯又是道。

「你並不孤單,羅修斯,你還有我呢。」

「等我開棺的那天,也會喚醒你,未來的世界,還在等著我們。」

唐恩笑道。

身子怔了下,羅修斯苦笑一聲:「我忽然知道,你為何有這樣的一群人陪在身邊了。」

「你這傢伙,天生就有著這種魅力,吸引著周圍的一切。」

「真誠,坦然,樂觀,才是處世的真諦,不是嗎?」

唐恩笑了笑。

一個月後,森德利黑眼圈很重,一臉疲憊的來找唐恩。

「棺材做好了,一共兩個。」

「我將它們鑲在了一起,正好可以作伴。」

唐恩與羅修斯,馬上去看了自己的棺材。

漆黑的棺槨上,雕刻著神秘而繁雜的花紋,有些圖案,像是猙獰的惡鬼,卻又像是地獄的神靈,透漏著冰冷,森嚴的氣息。

「這就是我未來要住的地方嗎?真是頭皮發麻啊!」

羅修斯打了個顫,有些打退堂鼓。

他還活著,真的不想就這樣住在棺材里。

「現在的沉睡,是為了未來更好的活著,不是嗎?」

唐恩也感覺有些晦氣,但是鼓起勇氣,仍然打氣道。

「你們做好決定了嗎?」

「我現在就可以將你們投入大海中。」

森德利說道。

「我沒問題。」

「但是,森德利記住我的話,不要將我們的位置,透漏給任何一個人!」

唐恩說道。

「知道,知道,我不會的!」

森德利點頭道。

「之後會有人來找你,不要反抗,否則,你會遭遇悲慘的結果。」

唐恩又是說道。

「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一定聽你的吩咐。」

森德利又是點頭,態度誠懇。

在知道了對方是天龍人後,他就打定主意,這個大腿必須抱。

相處之下,更是發現對方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偉大的品德,已經征服了他的心。

跟這樣的人混,可比之前的傢伙好太多了。

「那麼,開始做事吧,森德利!」

唐恩長嘆一聲,眼神複雜的說道。

「請二位入棺!」

森德利伸手比了個請的姿勢。 這一幕十分尷尬,活生生的人,卻要躺入棺材中。哪怕是唐恩,之前明明已經下了決定,此時卻依然還是有些冒雞皮嘎達。

棺材里森德利明顯搞得很細緻,鋪著絨布,錦棉,都是用的上好的布料棉花,躺在上面很柔軟。

這傢伙,生怕惹的唐恩不高興,自己要吃苦。

硬著頭皮,兩人躺了下去,氣氛十分詭異。

「封棺了,兩位再見!」

森德利眼見兩人躺入進去,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笑著說道。

厚重的棺蓋緩緩合上,眼前頓時便是陷入了一片漆黑,時間,空間,在這一刻都是變得迷濛起來。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唐恩置身其中,心情很平靜,獨處在黑暗中,更加的冷靜,也能更近的接觸到自己的本心。

這種漆黑,讓人有想要睡覺的感覺,漸漸的就會閉上眼睛,屏蔽一切感知。

封印,隔絕,這就是棺材的力量。

他所想要的,也正是這樣的力量,能夠更好的延緩衰老,讓效果達到最大化。

但同時,唐恩卻也能夠感知到外界。

一縷若有若無的聯繫,在某種圍觀世界粒子的媒介下,不斷的傳導過來,讓他保持一絲清醒。

「與佩恩的聯繫還在。」

唐恩喃喃道。

這麼多年的傀儡磨鍊,佩恩嚴格意義上來講,更像是一具自己的分身,自己的精神寄託其中,也生出了意識。

即便平時沒有他自己,對方也能夠根據客觀情況,參考自己處理問題的模式,去解決一些事情。

佩恩到了現在,更像是一具AI機器人,擁有人工智慧。

而未來的喚醒工作,也正是由佩恩負責的。也只有對方,才知道何時喚醒自己是最合適的。

心中想了一些事情后,唐恩變漸漸陷入沉睡,放空自己的心靈,卻接受這湧來的黑暗。

時間在他身上,已經將不再表現,未來等他清醒,也只是恍如一覺睡醒。

森德利合上棺材后,長長的出了口氣,臉上露出笑容。

「這下,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他隨後,又安排人將棺材搬到一艘小船上,自己駕駛著木船漫無目的的航行。

三日後,找了一處偏僻的海域,將兩個棺材控制著,噗通一聲沉入水中。

「這棺材是用特別的材質造成的,沉重無比,但隨著泡在海水中的時間越長,卻又會緩緩浮起,然後隨著海流飄蕩。」

「世界上,將不會有人知道你們到底會在哪裡,我完美的完成了唐恩給我的任務。」

「真是一個偉大的棺材鑄造大師啊!」

森德利笑的很開心。

能夠完成這項任務,也是對他的一個檢驗。他完美的完成了這個任務,並收穫了唐恩的好感。

「現在,我應該自由了吧?」

「唐恩說會有人來找我,但是他們哪裡知道我的位置啊?」

森德利很輕鬆。

最近,他得到消息,他之前的主子,那位大人此刻焦頭爛額,正心中惶恐,在擔心著報復,更讓他心中舒爽。

唐恩背後的能量巨大,連一位天龍人都得恐懼,其背景可想而知。

只要好好的配合好唐恩,守好這位新主子,他的未來一片輝煌,而且對方又沉睡了,他可以過上美滋滋的生活。

然而,就在森德利將船剛駛出三里后,一道帶著金色面具,頭髮金黃的魁梧男子從天而降,落在了甲板上。

瞳孔收縮,森德利感覺到這男人,渾身充滿了睥睨的霸氣,只是站在那裡,什麼也不做,卻依然給他帶來了強大的壓迫感。

「你就是森德利?」

那男子首先開口了,聲音嗡然,充滿了霸道。

「你是?」

森德利小心的問道。

他感覺到對方的氣勢很強,絕對不是一般人。

「那就沒錯了,跟我走吧。」

這帶著面具的男子出聲說道。

「可是,我還不知道您的身份?」

森德利有所猜測,但卻需要確定。

「我是金獅子!」

屠魔工業 摘下面具,一張讓森德利瞳孔收縮,全身劇震的臉孔出現在了眼中。

這可是舉世聞名的大海賊,曾經與羅傑,白鬍子齊名!只是這些年銷聲匿跡,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然而如今,竟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活生生的真人,狀態更是無比的強盛。

腰間挎著雙刀,表情霸道而又隨意,讓人望而生畏。唐恩那個傢伙,到底有多大的能量,連這樣的人物都能夠請的動!

「有人讓我帶你走,為了掩飾一些秘密。」

金獅子說道。

「我懂,我懂,我這就隨您走。」

不知不覺見,森德利放低了姿態。

這可是金獅子啊!曾經的一些年,他也以對方做過偶像,深深的崇拜過,如今竟然出現在了面前。

「不錯,不用我動手了。」

金獅子滿意的點點頭。

隨後,他又將面具帶上,木船向著不知名的方向緩緩駛去。

這一日,沒有人知曉曾經名震世界的文虎大將,躺入了棺材中,緩緩沉入大海。

他在等待一個契機,一個復活的機會,重出世界。

許多人也在等待著,期待著曾經的大將,能夠歸來,再次震動這個世界。

時間緩緩流逝,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