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血妖王』起碼是一流或超一流的存在,那麼近侍的實力就達到了准頂尖的程度,追血箭的實力甚至堪堪達到了頂尖的層次。

但今時今日的龍玖,已非普通頂尖高手能比,真要說起來,那就是黎元星上最顛峰的那幾個存在了。

雙方層次差的不大,所以更能給兩名近侍帶去實質性的壓迫感。

「你們的那位血主大人還是很謹慎的,這回,一次性派了你們兩個過來!」龍玖看似是在誇讚血魔神,對方此舉確實也已經夠小心的了,但話鋒突然一轉,譏誚道,「我如果加入血族,恐怕『血魔神』他自己都要讓位了吧!」

「大膽!你這是在污辱『魔神』大人!」

「竟然如此輕視我『血族』!」

兩名『近侍』初時還覺得他可能被說動,一聽後面那話,直接怒起就動手了。

雖然犯怵,但二對一,他們還是想試一試的,實在不行的話,就退走好了,城裡那麼多人,隨便抓來當來都可以作掩護的……

既然出來了,總要帶點功績回去,探出龍玖的底細,也好向血主交代。

絞血鞭抖開,掄圓了抽打過來,龍玖精鋼長劍斜著劈出,斬中鞭身。

持鞭近侍手中一緊,但還是盡量使出了后招,鞭身一扭,鞭尖突然從另一個方向朝著龍玖耳後刺去。

龍玖嘴角一勾,左手一指點出,正好點在鞭尖上。

一觸即分,他穩如泰山,對方的身形震了一震。

與此同時,三枚短刺全部射了出去,和追血箭相撞。

這名近侍手中握著一把弓,和絞血鞭一樣,他這張弓也是血誓能量實質化的產物,此刻趁著龍玖和絞血鞭硬拼,一次性射出了三支追血箭;身後的長尾一掃,更是有一抹弧形的血光斬了過來。

龍玖心分二用,三枚短刺盡破血箭,猶有餘力,朝其射去,被那近侍用弓身磕飛了。

點開鞭尖的左手又多了一把劍,正是羽墨飛雪,刷刷刷連刻六字元文,分別襲向二人。

有幾個字被他們擋住消解,也有幾個被避了過去,攻擊落空。

你來我往較量了幾個回合,兩名近侍已經切實地感覺到自己不是龍玖的對手,但是……好像也沒有剛才料想的那般吃力。

至少,二十餘招過去了,除了消耗比較大,漸感不抵之外,他倆還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可是……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對!

這時,空氣中由遠及近,傳來一陣「滋滋」的聲響。

「龍先生!我來了!」一個高壯威嚴的男子轉眼飛到近前,身上有幾處綁帶露在外面,正是求曼的飛天高手——德克。

兩名近侍皺了皺眉,心生退意,來人本是超一流高手,但身上有傷,看起來只余了七成戰力,僅跟普通的血妖王實力相當。

但龍玖一個人他們都打不過,再有這樣一個輔助的話,壓力就會成倍增加……

「來得正好,快進戰圈!」龍玖笑著招呼了他一聲,同時不著痕迹地又刻畫了九個符文,沒有射向兩名近侍,反倒射向了空處。

然後,叱令一聲,「起!」

周圍就升起了一個由六十四個符文構成的較大範圍結界。 絞血鞭和追血箭這兩個『血魔』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剛才自己抵擋得不算困難,原來人家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分心在布置呢。

但是,看著這個明顯不是三五下就能擊破的結界,他們又不明白了。

「怎麼會呢,我們不可能!?……」稍微回想一下,絞血鞭就知道了,龍玖之前那些攻擊落空的符文為什麼這麼好躲,絕對是故意的。

從剛剛接觸到現在,他一直都覺得龍玖刻劃出的字元對他們頗有影響,如今結界一成,金光瀰漫,更是引得體內魔血躁動而痛苦,直接壓制了戰鬥力。

但剛才那些符文射空以後去了哪裡,以己方二人的實力,不可能毫無察覺的。

「這是《師道碑帖》!!你是龍玖!!!為什麼你!?……」追血箭心頭大驚,認出了此種神通,同時也對龍玖的實力感到不可思議。

龍玖當然知道他們在驚疑什麼,不就是為何自己的實力會變得如此強大嘛……;還有就是,原先那些打空的碑文為何會從他們感知中消失。

看起來,『血魔』似乎真的生活得很像人類,像是人類中高層的群體,他們對於這顆星球上發生的大事都有打聽和了解,尤其是對於和自己較為接近的群體——特行者,功課還是做得很足的。

「哪來的那麼多為什麼!」龍玖說著又彈出六個碑文附於德克體表,有正心止戈篇,有調御制勢篇,也有凈世伏魔篇,防禦、殺伐、凈化之力都不缺,為其憑添了一分戰鬥力。

然後他自己提著雙劍直接殺了過去,「不好意思啊……不能為你們一一解惑了!」

龍玖很清楚現在的形式,該爽快利落的時候,就不能拖泥帶水。

血魔能想到打不過拿普通人作掩護,他又怎麼會想不到呢!

這兩個血魔神的近侍跟血妖王不同,認真打的話,沒個四十招左右,龍玖自認為也拿不下。現在的戰場可是在城市裡,周圍住滿了普通民眾,一個不好會陰溝裡翻船的,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才行。

所以,他才會讓德克進入戰圈,這樣一來,近侍們就難以分出多少心思去攻擊結界了。

在這裡面待得越久,他們想翻身就越難。

龍玖剛才為了埋下伏筆,可沒少花心思,當然希望它能發揮出更好的作用。

之前每一個打空的符文,都是精心計算過的,不能直接往空處打,但剛好又要讓兩個近侍方便躲開。

至於為什麼他們沒能察覺到不對,那是因為有『虛懷若谷篇』相配合的緣故。

結界符文六十四,龍玖打空的可不止有六十四個,不算最後那明目張胆的九字,前面五十幾個調御凈世碑文每次打空,都會伴隨著虛懷若谷的字元一起出去,發揮它的又一重作用——隱匿。

虛懷若谷,化道自然。

血族聽過《師道碑帖》之名,卻不知其具體威能,因為韓老學會這門道法,也是在成名之後。

那個時候,他已經不怎麼與人動手了,而且……他也沒有龍玖學得那麼全。

會在此地有這麼一場不期而遇,其實也並不是兩名近侍所希望的。

因為蘭里斯和求曼最近幾天發生的狀況太不尋常了,他們才領了血魔神之命攜手過來,本想先搞點騷亂出來,然後再藏於暗中,看看能引出什麼樣人,什麼樣的動作。

沒想到,連個小兵都沒打到,就被截住了,來得還是東方的高手。

「哼,你也是在九華待不下去了,才出來的吧!?如果我們把消息傳回去……」追血箭此刻獨自對上龍玖,壓力陡增,他知道龍玖的潛力巨大,以前就有一流高手的實力,但怎麼都想不到會進步如此之快。

當然,這個世上還沒幾個人知道,韓玉之死前把一身功力都傳給了自己的徒弟。

「你們傳不回去的。」龍玖絲毫沒有受他的話語影響,反過來劍光一閃,在其身上留下一道淺傷。

追血箭時刻想著如何脫身,被劍光擦過後,順勢退身,尾部也掃了出去,掃向字元結成的障壁。

「啪!」結界顫了顫,卻沒有一點要崩的跡象,他也知道這一記不可能建功,出了七分力,也算是初次的試探了。

但沒能料想到的是,這結界彷彿並不甘願被動挨打,龍玖飛過來的短刺被自己用血箭堪堪擋下的同時,光膜障壁突然發生了變化,有幾個銳利的碑文射了出來。

長尾剛剛甩過來不及回防,他拿弓硬頂開了兩個,閃身躲過兩個,左肩卻不幸中招了,臉頰也被劃到一下。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這些攻伐強硬的碑文自然就是師道碑帖的正心止戈篇了。

龍玖一邊打鬥一邊補充進障壁里的,這看似是陽謀,追血箭原以為龍玖只是為了增強結界的防禦,怎料他同時還附加了攻擊性。

「鞭子,當心那些字元!」他怒吼了一聲,提醒同伴,今天兇險了。

而絞血鞭那裡對上德克占的便宜也不大。

他和追血箭的實力都受到了結界的壓制,德克又被龍玖加上了一點狀態,雖然身上有傷未愈,但抵擋個五六十招肯定沒問題。

五六十招以後,追血箭哪裡還有命在。

血族的恢復能力很強,但在這個碑文結界里,他們恢復起來事倍功半,感覺很吃力。

德克的能力要歸類的話,也是屬於電能,但不是閃電,更像是一種場能的運轉,將空氣分子中的電子甩離出來,滋鳴聲不斷響起,他的周圍好幾道透白的波動時隱時現。

對於近侍這種超級高手來說,這樣的攻擊其實殺傷力不大,但應對起來,卻也並不容易。

因為發動速度快,徵兆不明顯,還帶有一定的麻痹效果。

所以絞血鞭這裡也不是很放得開手腳,過了七八個回合,才擊破了附在德克身上的兩個符文,並在結界上抽了不輕不重的兩鞭。

有追血箭的前車之鑒,倒是躲開了障壁上正心止戈篇的攻擊。

十幾招過後,他一次佯攻結界,鞭子突然往回抽擊,終於建立了一些優勢。

德克發出三道電離光圍射過去,被他尾部一甩盪去了大半,硬接了半道,血翼一振,高速衝擊過來。

鞭子伸直,瞬間就對準了眉心,德克倉促間又架起一道白光磕了一下,身子往旁邊偏去,卻沒有完全躲開,身上的符文主動護佑,全部粉碎了,他還受了點內傷。

嗜血鞭也受了傷,但他恢復快起來快啊,即便實力被壓制,也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將那不太深的傷口癒合。

只是障壁中突然又射出幾個符文讓他手忙腳亂,德克才重新將戰勢穩了一穩。

而另一邊的對抗,龍玖毫髮無傷,追血箭身上已經好幾處被貫穿了,有一處尚未癒合。

結界又減弱了幾分,總的來說,龍玖補充的,沒有他們破壞得快。

畢竟,障壁立在那裡,籠罩了四方上下,也不會躲的,目標太大。

周圍的居民和巡街的兵士都看得熱血沸騰,雖然裡面的人動作太快,看不清楚,但光是那金閃閃的障壁和從中傳來的波動聲響就夠讓人緊張興奮了。

以前官方和特行署也對付血妖,但很少有看到他們真的和血妖打鬥,基本都只是聽聞。

今天這次,場面可真是太壯觀了,害怕心悸的同時,也深深感覺到世間的神奇。

也有其他特行者逐漸趕至,但都插不上手,更多的人則是留守崗位或去別處查探,畢竟誰也不敢確定有沒有別的入侵者。

絞血鞭、德克,還有追血箭的傷都在不斷加重,特別是追血箭,龍玖一手刻字畫符,一手長劍凌厲,二十招過去,已在他身上留下十幾處傷痕。

到現在為止,還有三處傷口合攏不了,他的血液在不斷地流失,碰到凈世的光芒就被蒸發了,補都補不回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追血箭突然回身,背後硬吃一記劍光,撲向了德克。

絞血鞭與其配合多日,又有血誓相連,很有默契地也放棄了防守,全力進攻。

龍玖瞳孔一縮,六根短刺全部射了出去,直襲絞血鞭。

同時結界一陣波動,有正心止戈的符文排出,橫掃向兩隻血魔。

羽墨飛雪又急舞出六字的調御制式篇,把德克向後引了一把。

一瞬間,戰局突變,特行者這方的兩人站在一起,血魔那邊,也是兩人合到了一起。

雙方都沒有因此受傷,德克被龍玖及時拉了回來,而兩名近侍也是聯手將他的攻擊化解了。

下一刻,他們兩個又同時不顧一切地沖向了障壁,龍玖前去阻止的時候,絞血鞭突然再次迴轉了過來,身上血光閃動,皮膚都變成了刺目的紅色,戰鬥力比方才高了一籌。

長鞭瘋狂地舞動,尾部亂甩,用盡全力激突,以一人之力擋在了他和德克身前。

『這是拚命了啊……』龍玖默念一句,他射出去的劍光,還有短刺這傢伙都沒躲開,包括德克的電離白光,也照單全收,甚至還為身後的追血箭擋住了幾道。

結界也在這個時候劇烈地抖動了起來,追血箭的身體也同樣化作了紅色,箭光連射,不顧障壁上偶爾突出的字元反擊,誓要將其擊潰。

光華黯淡,障壁將破。

而絞血鞭身上的鮮血也將流盡,他一撒手,鞭子飛了出去,只為纏住德克片時,龍玖電步向前,想終結他的時候,突然心生警兆,那是兩片血翼飛了出來。

武逆 絞血鞭因此無法滯空,身形墜地,龍玖連出兩箭,將血翼格開,同時口吐道音,「叱」地一聲,沖得兩隻近侍心靈都震了一震。

一劍下去,削落了絞血鞭的頭顱。

但當他想撤劍之時,卻發現生有些阻力,那是兩隻手,將劍身握住了。

就在稍微走神的瞬間,結界破碎,追血劍不要命地飛了出去,他此時受傷頗重,唯餘一個念頭——逃!

絞血鞭已經死了,他只是用最後的力量將龍玖的劍箍住,但劍氣稍微噴吐,便也抽了出來。

德克那裡正擊落無主的血鞭,「龍先生!」

「羿劍千里!」龍玖沒多說什麼,也沒飛身去追。

城中觀戰的居民和兵士們就看到,金黃的障壁破碎,有一隻血魔迅速飛出,然後,一道鋒銳的炙烈光芒以更快的速度一閃而過,那抹血色就寂滅了。 東方劍仙!

此戰過後,求曼的人民大眾,甚至軍隊里,有這樣一個稱號流傳開了。

龍玖其實不太願意在大庭廣眾之下,暴露自己的實力,但敵方突然派頂尖高手來襲,又有什麼辦法呢。

狹路相逢,戰鬥的地方他也沒的挑啊,而且……肯定不能讓那兩隻血魔跑回去的。

他們掛掉了,血主肯定會知道,但如果人回去了,那帶去的信息就會變得直觀而詳細。

現在嘛……就讓血魔神頭疼思量去吧。

那驚艷的一劍劃過天空,在普通人看來真的如同神仙手段,似乎能誅殺一切罪惡。

「哇!你看到沒有,他是不是比救你的那個人還要厲害!」艾斯忒娜當時就激動地指著劍光消逝的方向,對阿絲緹娜說道。

「誰知道呢……反正,我對九華的男人……哼!我姐就是被他們害的!」這位冰雪美人神色矛盾,明顯有點言不由衷。

「九華確實是個神秘莫測、魚龍混雜的地方……」艾斯忒娜收起了火熱的情緒,私下裡她跟阿絲緹娜的關係很不錯,「聶飛蓬不是也失蹤了嗎,而且……像他這樣的人中之龍九華也不止丟了一個兩個,瑞娜姐她可能,只是……」

「我知道的……」阿絲緹娜望著血色殞落,金光散去的天空,心中湧起惆悵和無奈。

九華帝國長年有年輕俊傑人間蒸發的事情,全黎元特行界都知道。

兩個美女也都明白,阿絲瑞娜說不定只是一個添頭而已,被順手抹去的……

她們這邊感懷著,龍玖那裡已經收穫了此戰最豐盛的成果,兩枚血晶,兩枚『近侍血晶』,其內所含能量超過『妖王血晶』足足三倍。

不得不說,兩者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東西。

接下來的兩天里,龍玖將這兩枚血晶全部煉化,功力又進了一步。

此時,他的《彈指羿劍術》已經能同時控制九枚短刺了,再加上精鋼長劍也是遊刃有餘的,還不耽誤《師道碑帖》的施展。

原來打造兵器的時候,只做了六枚短刺,龍玖自己也沒想到會進步得這麼快。

奪回伯森之後,求曼的特行部門免費給他提供了兩套,一套九枚,都是以前就打造好的,造型雖然略有不同,但稍微練習幾次就順手了。

其實他還可以一次性控制得更多,十二枚都沒問題,但威力肯定要下降,感覺也會不夠細膩,若遇強敵,反而不妥。

這些天來,斬殺的血妖不止數百,各種血晶也起得到了數十顆。

別的特行者也都知道了,他有凈化血晶並將其吸收的能力。

看著他一個人修鍊飛快,不免也會有眼紅之輩,但無奈自己沒有這個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