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臉上還殘留著些許驚恐之色,顯然剛剛心裡對黑衣男子挾持的一幕還餘悸未消。

這個時候,陳天推門走了進來。

龍芸扭頭間見只有陳天一個人,霍九門沒有跟來,心下鬆了口氣。

「那,那個人呢?」看到陳天,寧小小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九門替我送他出去了。」陳天說道。

「我去找霍叔。」龍芸說了句,邁步朝門口走去,在經過陳在身邊時,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謝謝。」

陳天聳了聳肩,「都凌晨了,小小早點回房休息吧。」

「哦。」 萌寶通緝令:帝國總裁俏媽咪 寧小小應了聲,跟在陳天身後出了門。

走在樓道里,寧小小欲言欲止。

「有事?」陳天瞄了眼寧小小問道。

「啊,沒,沒什麼……」

陳天呵呵笑道:「是不是被嚇到了,晚上一個人不敢睡?」

「呃……

」被說中心事的寧小小,臉色不由地一陣尷尬。

「姑娘,要不我陪你睡?」

一聽這話,寧小小頓時俏臉微變,看向陳天的目光中充滿了警惕。

「呵呵,開個玩笑……」陳天打了個哈哈,「嘟嘟一個人在樓下呢,你和她睡吧!」

「哼!」寧小小白了一眼,轉身蹬蹬跑下樓。 戰鬥結束,滿目狼藉。

這一方虛空都被打殘了,到處都是虛空大裂縫,一個個黑洞沉浮,吞噬著所有的光與暗,化作能量。

血腥瀰漫在長空之中,所有的修士都在震驚,一時間都無法回過神來。

「現在想逃,未免太晚了。」

就在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緊跟著那沉浮在虛空中的聖邪地獄三頭犬便閃電般的沖射而出。

「噗嗤!」一聲,緊跟著便有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帝蟹城城主和黑蟹天尊兩人當場被拍碎了。

血水流淌,被一口吞掉。

天地異象,隆隆震顫,再次刺激了在場圍觀修士的視覺,原來他們是前來看牧雲被屠殺的場景的。

可現在,牧雲非但沒有死亡,反而還坑殺了所有的聯軍,甚至就連前來救援的援軍都全部戰死了。

血腥戰鬥,觸目驚心。

「諸位都在場,所以我也會宣布一個消息,日月海屬於人族,但凡是所有侵佔了日月海底盤的種族或者勢力,都必須在一個月內離開,否則殺無赦。當然,你們可以認為我說的話沒用,不過卻要做好我一個個登門的準備,希望你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棺材,否則我可沒有時間去做那麼多的棺材。」

牧雲平靜的說道,隨後便轉身離開。

原地,依舊是一片死寂。

在短短的半天時間之中,這裡發生的一切便再次席捲了整個巨鯨島,甚至更是朝著雲海界的其他地方快速的擴散了開來。

牧雲之名,如日中天!

對於這些,牧雲根本就不在乎,在他眼前這不過就是隨手完成的事情而已,他更需要的是去完善了自己的天沉神體。

這才是重中之重!

武道大會,尚未開啟,牧雲還有時間,他自然是不會浪費了,正好順路修鍊,將熔煉在體內的天沉石再次淬鍊。

而此刻,整個巨鯨島乃至是整個雲海界都在風起雲湧,牧雲所造成的殺戮太過驚人了,接連有天尊被斬殺。

雖然說,這是地獄三頭犬出手所斬殺的,但是卻與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光明聖殿之中,當今的聖主勃然大怒,他派遣出了十名光明使徒,但是沒想到,卻被全部都毀滅了。

甚至,連牧雲的衣服都沒有觸碰到,這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對於他們光明聖殿來說,就是一場當面的嘲諷。

不僅僅是光明聖殿,就連龍宮,巨鯨門這種超然的大勢力都被驚動了,牧雲的名聲太響了,接二連三的出現,這讓不少人都感覺到了畏懼。

但就在此刻,再次有一個大消息傳遞了出來,紛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便是龍鯨城中。

眾所周知,龍鯨小世界的開啟,便是在這龍鯨城中,但就在這一天,卻爆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有人親眼所見,龍鯨小世界的大門開啟,從中飛出了一艘戰艦,直接便飛向了輪迴天域這個禁區。

輪迴天域,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染指的地方。

但是,卻不代表著沒有人不敢前往,在戰艦出現的時候,便有一些不曾出世的強者走了出來,跟隨著戰艦一路前行。

他們都想要看看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卻無法靠近,那一艘戰艦沉浮在虛空之中,停留了三個時辰。

隨後,便掉頭離開了,似乎並未找到想要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在幹什麼。

接下來,戰艦的速度快的驚人了,那些強者都不曾跟蹤的上,有很多人都看到,這一艘戰艦出現在雲海界多個地方。

不過每一個地方所停留下來的時間都不長,有人在揣測,這一艘戰艦是龍鯨小世界中的大人物派遣出來的。

因為這一艘戰艦的出現,頓時整個雲海界都風起雲湧了。

而在一片古老的山脈之中,盤坐在地的一名老者忽然睜開了眼睛,喃喃的說道:「死亡戰艦出世了,看來龍鯨小世界中產生了異變了。不知道,這一次的災難會不會波及到了雲海界呢?」

「有那麼嚴重么,師傅?」在老者的身側,還有一名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渾身上下都透出了一絲非凡的神色。

「會,只能是更嚴重,甚至,整個九天十地都會受到了波及。」老者喃喃的說道。

「可是師傅,九天十地的通道已經被封鎖了,這還如何能夠波及呢?」年輕人滿臉的不解,好奇的問道。

老者微微一笑,說道:「封鎖了又如何,擋不住的。不過近期那個名為牧雲的人,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人。若是那個故人還在的話,或許可以力挽狂瀾了。只可惜,他已經失蹤了無數年了,誰也不知死活。」

「牧雲?就是龍鯨榜第一名那個小子,還真是有趣,如此高調的拋頭露面,這是自尋死路而已。換做是我,絕對不會那麼高調的行事。」年輕人淡淡的說道。

「這也未必,並非所有人都選擇了皇子龍的那一條路。我有一種很強烈的預感,這個年輕人的出現,或許會給雲海界帶來很大的改變。」老者喃喃的說道。

隨後,兩人便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風輕輕的吹過,撫平了一切的痕迹,誰也不知道在這樣的蒼茫的山脈之中,還有一老一少兩人在修鍊。

時間一晃而過,三天時間,武道大會即將開啟了,從四大賽區趕來的參賽選手都開始了集合了。

至於那神秘的戰艦,所造成的風波也很快便平靜了下來,一些超然勢力的強者都出面了,但是卻一無所獲。

因此,所有人都將目光再次放在了武道大會和龍鯨小世界之中。

北賽區的九個名額的人選,都已經開始了動身,唯有路清風不曾動身,原因很簡單,牧雲消失了。

他受到了牧雲的幫助,原本便是準備陪伴著牧雲前往參加終極比賽,但是自從星辰城一戰之後,牧雲便不見了蹤影。

當初,他便猜測到牧雲將會非常的高調,但是卻怎麼都不曾想到,牧雲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高調了許多。

先後招惹了龍宮、巨鯨門、光明聖殿等超然勢力,這簡直就是太能惹事了。收到消息的時候,他還有些不相信。

直到星辰城一戰的詳細消息鋪天蓋地的傳遞而來的時候,他方才徹底的相信了,牧雲比他想象之中還要強。

「牧雲既然能夠參加北賽區的選拔,那麼就沒有理由不參加終極比賽,不如我先前行然後提前等候?」路清風喃喃的說道。

隨後,便帶著幾名精銳的強者乘坐著體型龐大的飛行蠻獸,朝著龍鯨城衝去。

最終的比賽地點,經過再三的變動,最終選擇在龍鯨城,這裡距離龍鯨小世界的門戶最近,也最方便。

龍鯨城,在整個巨鯨島都是非常著名的存在,原因便是龍鯨小世界,想要進入其中,必須從龍鯨城的門戶進入。

正是因此,這一座城市非常的繁華,隨著武道大會的即將開啟,更是吸引來了無數的修士,讓這一座古老的城市都變得熱鬧起來了。

同樣的,隨著不斷的湧入來自各大宗門勢力乃至是族群的人,也讓這一座城市多出了一股濃烈的火藥味。

戰鬥,這是必然的事情!

不少勢力之間都有恩怨,此刻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正是因此,在龍鯨城中,有規定。

任何人,在龍鯨城中都不得隨意動手,想要解決恩怨,那便只有一個途徑,進入到生死台上。

總有大佬對我虎視眈眈 但凡是登上了生死台,那便是生死自負,為各大家族勢力之間解決矛盾創造了一個機會。

這是規矩!

任何人不得違反,輕則逐出龍鯨城,重則當場斬殺!

當然,這是一場盛會,八方天才來到此地,便是想要參加比賽,特別是四大賽區的有名額的修士。

每一個人,都非常的激動,想要爭奪冠軍。

原因很簡單,冠軍的獎勵太過豐厚了,這讓所有人都眼紅,只要能夠得到冠軍,名聲顯赫,傳遍整個雲海界。

當然,最重要的是能夠得到一份關於龍鯨小世界的地圖。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這才是很多修士的目的所在。

比賽,只是一個手段,為了防止各地的天才比斗所提出的一個方案,成功的遏制了城市中的混亂。

所有人的最終目的,則是龍鯨小世界。

每一天,都有大量的修士進入到龍鯨城中,好在這一座城市建立的時候便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空間非常的龐大。

而此刻,牧雲一眾人依舊在一座山脈之中修鍊,牧雲在閉關,而月寒風等人則是在戰鬥,挑戰強大的凶獸,磨礪自己。

「轟隆隆……」

就在此時,整個山脈忽然劇烈的抖動起來,山峰開裂,地脈斷裂,出現了一條條粗大的裂痕,朝著四周快速的蔓延而去。

正在激戰之中的眾人頓時被驚動,這一片山脈的動靜越來越大了,似乎要發生徹底的塌陷一般了。

而牧雲所在的山洞,正好就在塌陷的正中央,若是不曾出現,很可能便會被掩埋在其中了。

雖然說以牧雲的修為根本無懼這種級別的塌陷,但是眾人心中都非常的清楚,在這一片山脈之中銘刻著恐怖的殺陣。

一旦觸發,生死莫測。 看著離開的俏影,陳天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好不容易剛讓寧小小對自己改感,結果嘴沒把門,形象自毀了……

嘆了口氣,陳天悻悻地下了樓,一頭扎進霍九門的房間。

時間過了許久,霍九門才回來。

「陳天?」推開門,霍九門有些詫異,但隨即道謝:「今晚的事,多謝了。」

「謝個毛線,處理乾淨了?」陳天沒好氣地說道。

「嗯,填了東邊河……」

不等霍九門說完,陳天揮了揮手,「手腳利索就行,說說吧,錢海龍的手下和那天追殺你的那個大約都什麼實力?」

「錢海龍手下有三個厲害人物,一個超級高手,兩個准一流,那天追殺我的,也是個超級高手。」霍九門很詫異陳天為何突然對地下世界的人感興趣。

陳天點了點頭,心裡卻是有些失望,這些人沒一個是傳奇級高手,和他們練手連點壓力也沒有,沒壓力哪找突破靈感?

不過想想也是,如今武術沒落了許多,諸多派系也都淡出了人們視線,如今還活躍著的大部分都進入了部隊,蘇杭地盤上能有兩名超級高手已經很是難能可貴了。

「怎麼突然對這個感興趣了?」霍九門大大咧咧地問道。

「沒什麼。」

霍九門在地下摸爬滾打了十幾年,也是個人精,見陳天面露不滿意的神色,心思轉動間,陳天的意圖也猜摸出了幾分。

方才所說的那些人,實力都很猛,在地下多少也有些名頭,莫說自己,就是當年的凶獅聽到對方有超級高手坐陣時也都會面露謹慎,但陳天卻毫不在意。

想必陳天的實力會更強,這些人都沒有放在眼裡。

如此想著,霍九門說道:「石城大佬是錢海龍的後台,聽說他有傳奇高手坐陣,實力很強。」

「哦?」陳天眼底閃過一絲狂熱戰意,但隨即隱沒在深邃的眸子里,起身道:「不早了,歇了吧。」

霍九門清楚的感受到陳天剛剛散出了一絲狂熱戰意,他趁熱打鐵道:「等我做了錢海龍,也許石城大佬會派那個傳奇高手來。」

兩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了眼,突然齊聲大笑。

早晨,陳天繼續一成不變的練拳,吐吶,直到太陽升起才停下來。

「爸爸,告訴你個好消息。」嘟嘟穿著睡衣,蹦蹦跳跳地跑到陳天身旁。

「什麼好消息?」陳天詫異道。

「小小姐在洗澡吶。」

「噗……」陳天直接噴了,「這跟我有啥關係?」

嘟嘟詫異地咬著手指頭,道:「爸爸,在排擋的時候,你不是一直盯著小小姐流口水么?」

「毛,我可沒流口水。」陳天辯解道。

「沒有么?」嘟嘟一臉的疑惑,隨即甩了甩小腦袋,「可能是我記錯了吧。」

陳天翻了個白眼,「快去涮牙洗臉,把睡衣換了。」

「哦。」嘟嘟應了一聲,扭頭跑回了房間。

陳天走到前台打開旅館門,從門一旁的報箱里拿出新到的報紙,剛打開,就聽到前台的電話響了起來。

「哪位?」

「爸爸,沒牙膏了。」電話里傳來嘟嘟的聲音。

「自己過來拿。」

「我要去拉臭臭。」

陳天無語地放下電話,在前台拿了管牙膏給嘟嘟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