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王瑤嚇得差點窒息了起來。

畢竟,那幾個視頻一旦被自己父母家人看到,那麼自己很可能會被趕出家門!

自己父親的心臟不好……

王瑤抓著路人甲的胳膊:「大哥,你放過我好不好,我知道你跟李少爺有仇,大不了我聽你的,不在她這裡做主播了,行不行?」

「看來你已經考慮清楚了。」路人甲嘿嘿的笑道:「怎麼樣,來我的平台?」

「我…我已經跟李少爺這邊簽了合同,跳槽的話,他們會告我的。」

「沒事,他們愛告告去,你怕啥?他們有律師,我們一樣也有,放心好了,官司打輸了,我們給你賠,走吧,簽合同去吧。」

路人甲說著說著,臉色就陰沉下來:「我可打聽過了,你父親心臟不好,這次要做心臟搭橋手術,恐怕你的那點存款,加上你家的積蓄,也只能勉強夠手術費。」

「但如果我把手機里的視頻拿給他一看,呵呵,不用我說,你父親這脆弱的小生命,指定崩潰。」

路人甲一聲冷笑:「簽不簽,隨便你,但我跟你保證,你要是不簽的話,你肯定見不到你爸。」

「信不信,你還沒到醫院呢,你爸就被醫生推進手術室了。」

「等你到了醫院,你爸也從手術室出來了,不過,這手術能不能成功…我覺得夠嗆,畢竟有這麼一個女兒,誰還想活啊,你說是吧?」

路人甲陰險的笑著。

王瑤咬著牙,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你….」

「別我啊你的了,決定權在你的身上,跟我下去吧,合同啥的,都給你準備好了,簽約金兩萬塊錢,五年的合同。」

路人甲拍了一下王瑤的腚,便抓著她的胳膊,往別墅下面拽。

王瑤的心情,一下子鬱悶到了極點,兩萬塊錢,五年,這無疑是在賣身。

「如果李少爺這邊告我,你們真肯給我付違約金嗎?」到了車上,王瑤看著路人甲,吞了吞口水。

路人甲嘿嘿一笑:「放心好了,哥說話,還能不算話嗎?」

「那些視頻…」

「放心,我都會第一時間給你銷毀。」還沒等王瑤說完,路人甲立馬說道。

「快點簽字吧,你根本沒得選擇。」

看著王瑤一直遲疑著不簽字,路人甲皺起了眉頭,冷下了臉:「怎麼,你想讓你爸死是不是?」

路人甲從口袋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小海啊,我給你發兩個視頻過去,你給那位大叔看一看,對,就是707病房躺著那位。」

掛了電話,路人甲冷聲一笑:「還不簽是吧?」

「我簽,別害我爸。」 BOSS,請放手! 王瑤的心,如同死了一般。

她從來沒有經歷如此噩耗,這一刻她才明白,這社會,到底有多麼的險惡,有些人,是多麼的惡毒。

這一刻,她恨不得殺了眼前的路人甲。

可是,她沒這個膽子和能力。

等到王瑤籤完了字之後,路人甲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對著駕駛座上的男子說道:「開車吧。」

接著,她朝著王瑤撲了過來。

王瑤沒有反抗,只能任由路人甲胡來,到了醫院的門口,路人甲和王瑤,也各自穿好了衣服。

王瑤的眼睛噙著淚,聲音充滿冷漠的說道:「以後還希望大哥好好提拔。」

「放心好了,在我們這,可比在那小兔崽子那裡,賺的多多了。」路人甲一聲冷笑。

等到王瑤走進醫院,路人甲看著司機說道:「都錄下來了吧?」

「全都錄下來了。」

路人甲的嘴角,再次露出陰險而又猙獰的笑容。

「這女的不錯,是個吸金的材料,以後好好培養一下。」路人甲說道。

半山別墅這邊,王瑤走了之後,其他主播,立馬變得人心惶惶起來。

李凡陰沉著臉,看著領頭這男的說道:「回去告訴穆小白一聲,你們要玩埋汰的,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李少爺,有啥話你還是跟穆少爺自己說吧。」

領頭男的說道:「我們過來呢,就是想提醒一下你身後這群美女主播,我們也包了兩個別墅,也弄了個直播平台,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

「我們那裡,待遇更好,抽成更高,而且呢,我們會保證你們的隱私安全。」

領頭男眯著眼睛說道:「剛剛走的瑤瑤,應該是你們這裡賺錢最多的主播之一吧?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她已經簽我們這邊了。」

「什麼,瑤瑤跳槽了?這怎麼可能啊,她可是第一個簽約李少爺的,怎麼能跳槽呢。」

「是啊,而且她和李少爺的關係那麼親密。」

「瑤瑤跳槽了,該不會因為他爸爸的原因吧?」

「天啊,這些人,竟然用家人來威脅瑤瑤,這也太….」

領頭男的耳朵挺敏銳的,他聽到后,嘿嘿笑了笑:「你叫紅紅是吧?你是想說我們無恥,卑鄙,對吧?」

「呵呵,比起無恥卑鄙,不要臉,我們可比不上你們,像你,明明都已經有男朋友了,還私底下騙那些土豪,騙直播間的大哥們,說自己單身啥的。」

「對了,你男朋友叫什麼來,忘了,回頭我調查調查。」

領頭男一句話,立馬讓紅紅的臉色,也陷入了恐慌之中。

不得不說,這些人的手段,雖然埋汰了點,但卻十分奏效。

李凡的臉色,也一下子陰沉到了極點。

這就是穆小白。

面對如此正大光明的挖角,李凡心中自然產生了濃濃的怒火。

領頭男看著李凡,說道:「李少爺,其實呢,我們可以和平共處的,對於你身後的這群主播,我們可以一個不動,一個不招惹,只要你肯把夫人還給我們家少爺就行。」

「你叫什麼名字?」

李凡看著領頭男,冷冷的問道。

「我?我叫王動。」王動淡淡的一笑:「李少爺,我就是一個小人物,千萬別跟我動怒,不值得。」

接著,王動轉過了頭,揮揮手說道:「兄弟們,咱們撤了。」

「對了,李少爺,我們每天都會來一趟,而每次來呢,都會帶走一個主播。」王動臨走的時候,說道:「相信我們,我們能做到的。」

王動的眼睛,盯著紅紅,看了有一會兒,顯然紅紅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了。

而王動走後,李凡看到了穆小白。

穆小白站在自己是山腳下,嘴角咧著陰險的笑容,他正在盯著自己,做出了一個挑釁的手勢。 李凡剛要邁出步子,林青青走了過來,拉住了李凡:「看來他已經發現我了。」

「他的目標是我。」林青青臉色複雜的說道。

李凡搖搖頭,說道:「不對,是我。」

「他雖然要的人是你,其實,他是為了噁心我罷了。」

李凡呵呵一笑,直接將林青青的臉扶了過來,親了上去。

林青青傻住了一般,沒想到李凡會突然對她這樣,遠處的穆小白看到這一幕,氣的身子直哆嗦。

「王八蛋。」穆小白咬著牙,幾乎要將自己的牙齒給咬碎了。

大約過了一分鐘,李凡才鬆開了林青青,然後沖著山下的穆小白笑了笑:「走,我們去會會他。」

李凡知道,就算穆小白對林青青絕望了,但一時間,心中也不可能將林青青一下子全忘記。

他的心裡,一定還裝著林青青。

李凡就是故意在刺激穆小白,噁心穆小白。

沒多會兒,李凡便來到了穆小白的跟前:「穆小白,聽說你也開直播平台了?呵呵,我幹啥,你也幹啥,跟在我的屁股後面走,有啥意思啊。」

李凡諷刺了一句,穆小白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對直播平台沒啥興趣,我不過想弄垮你而已,你們李家坑了我們穆家五個億,這筆賬,我會討回來的。」

「這麼說來,這兩天的髒水,也都是你潑的了?呵呵,從那裡找來的演員啊,那麼敬業,又是浴室,又是廚房的。」李凡一下子聯想到前幾天的事件,肯定和穆小白脫不開關係。

穆小白沒有承認,只是呵呵笑著:「你說什麼呢,李少爺,我怎麼聽不懂呢。」

「聽不懂就算了,我只是想告訴你,上次跟你開視頻,我和林青青在床上,其實我們除了床上之外,還有浴室,衛生間,陽台,各個地方,都那啥過。」

李凡說著,抓著林青青的手,加了幾分力氣。

而穆小白明顯被氣得,喘氣都不均勻了。

這個時候,穆文東推著輪椅,來到了這邊:「小白,我想下山看看。」

「有些東西,不是你的,你強求不來。」穆文東說道。

穆小白盯著林青青,問了一句:「為什麼?」

「我那麼愛你,為什麼要跟這個臭小子在一起? 各種短篇微型故事 他那裡比我好?」穆小白看著林青青,不甘心的說道。

不等林青青回答,李凡便說道:「穆小白,別這樣看著我的女人,要不然,我可揍你了。」

「至於我那裡比你好?讓我想想,比你有錢算不算,比你能打算不算?」說著,李凡對著穆小白的臉,便來了一拳。

穆小白的嘴角挨了一拳,立馬變得惱羞成怒。

「你敢打我?」穆小白冷冷的看著李凡。

「呵呵,有啥大驚小怪的,老子打你的次數還少嗎?告訴你,別跟我玩那些損招,不是我玩不起,是我不想玩,跟你的人說一聲,把王瑤跟我放回來。」

「如果王瑤的父親有啥三長兩短,我肯定要你的人陪葬。」李凡冷冷的說道。

穆小白冷下臉:「你嚇唬我呢?你當這是啥年代呢?殺人不犯法是不是?怎麼,你有殺人許可證啊。」

「你要有本事,現在就給我捅死一個讓我瞧瞧,你要是敢的話,我現在就把王動他們叫過來。」穆小白故意說道。

李凡剛要說啥,邵帥走了下來:「殺人許可證沒有。」

「但只要殺人,不留下證據就好了。」

邵帥呵呵笑了笑,看著穆文東,說道:「是嗎,穆文東。」

穆文東看著邵帥,突然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他沉默半響,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那個車手?」

「什麼車手。」邵帥裝傻。

「就是撞我的車手。」穆文東聲音急促的問道。

「穆文東,穆大少爺,你說話可要有證據,你被撞那天,我可是有不在場證明的,我跟好幾個人在喝酒,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告我。」邵帥呵呵笑道。

接著,邵帥拍了拍穆小白的跟前,說道:「走了,就你那點臟手段,收一收吧。」

「像你這種人,我殺…不對,是見的多了,他們不是離奇被車撞死,就是在上廁所跌進馬桶里摔死,這可能就是壞人終有惡報吧。」

邵帥對著穆小白說道。

穆小白看著邵帥,聲音有些底氣不足:「藏獒是你殺得?」

邵帥皺起眉頭,看著穆小白:「你們兄弟倆,怎麼一個比一個會冤枉人啊。」

「藏獒不是我殺得。」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穆小白哼了一聲。

邵帥搖搖頭:「我沒指望你會相信,對了,我聽說藏獒死的那天,你爺爺收到一份禮物,是嗎?」

接著,邵帥繼續說道:「我歡迎你們找人對付我。」

邵帥說著,山下出現了一輛黑色的別克,李凡牽著林青青的手,小聲說道:「你爸來了,我們下去吧。」

穆小白推著穆文東,朝著另一邊走去。

有邵帥在,他們兄弟兩人根本討不到便宜,李凡對著邵帥說道:「邵帥,你先回別墅吧,我怕那群主播有危險。」

「老闆,你是怕我沉不住氣吧?」邵帥似笑非笑的說道:「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下不來台的。」

「我就站在這。」邵帥說道:「你們下去吧。」

李凡和林青青走下了半山別墅,來到了山腳下,長毛從車裡走了出來,遞給李凡一根煙:「李少爺,路上堵車,我們來晚了。」

李凡嗯了一聲:「其實你可以說是迷路了,這樣我更容易相信一點。」

李凡本想裝糊塗,可是,想了想,自己幹嘛要裝糊塗。

長毛聽到這話,臉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李凡,呵呵一笑:「李少爺,你覺得我在撒謊?」

「沒有,我就是覺得這地方挺難找,你第一次來,難免會迷路。」李凡呵呵笑著。

長毛指了指另一邊,說道:「李少爺,咱們去另一邊吧,老大對大小姐有些話要說,不方便讓別人聽到。」

「你老大是我岳父大人,你的大小姐是我的未來妻子,我可不是外人,你走遠一點就行了。」李凡似笑非笑的說道。

「小凡啊,我和青青聊點家常,你迴避一下。」林老大搖下車窗,對著李凡說道。

李凡臉色,沉悶了一下,說道:「好。」

「青青,你進車裡來。」林老大對著林青青招了招手。

林青青一上車,便看到了林老大的腿傷:「爸,你的腿。」

「出來混,總有這麼一天,命還在就好,你說是不是?說起來,這事兒多虧了小凡,要不是小凡的話,我這條命,可就沒了,你也就見不到我了,小凡真是個好孩子啊。」

林老大慈祥的笑著:「把你託付給他,我也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