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放心吧,師傅。」柳雲祁點了點頭。

看著漸行漸遠的柳雲祁,雷帝不禁感慨道「實在太出色了,我們…也許親眼見證了一名絕世強者的誕生。」

「身為師傅卻什麼都幫不上…」墨軒嘆息道。

「咳咳…」

一陣輕咳之聲自塵霧之中傳出,娜拉的穿出了厚重的塵霧來到了柳雲祁的不遠處,身上有些狼狽,嘴角還掛著一縷鮮紅的血跡,顯然也是受了一點傷。

看著柳雲祁肩膀上的傷口已經不見了,娜拉楞了一下道「等等等…,咱們就打到這裡吧,再打下去可就沒有意義了。」

「哦?怎麼?你是怕了嗎?黑暗女神?」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柳雲祁毫不理會娜拉的求饒依舊在緩緩的朝她接近而去,一種霸道的氣息是鋪面朝著娜拉而去。

莫名的,娜拉的臉上閃過了一道緋紅,清咳了一聲道「你可不要誤會!我並不是打不過你才這麼說的,如果認真起來的話,你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戰鬥的理由,如果再打下去只會兩敗俱傷,這不是便宜了我們雙方共同的敵人?」

「呵…你沒有這個理由,我有…今日既然惹到了我的頭上來我就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柳雲祁臉色冰寒的說道。

「不不不..我們真的沒有理由戰鬥的。我知道你生氣的理由是什麼,不就是認為我吃了你姐姐嗎?沒有的,我剛剛其實是騙你的,逗你玩的。」

「你覺得,事到如今,我還會相信你說的話嗎?黑暗女神?」

「哎喲,你這小瞎子怎麼就那麼軸呢?!我說沒有就沒有,不然讓她自己親自跟你說吧。」

只見娜拉的眼神一閉一睜之間,她的神情頓時為之一變,看著周圍陌生的景物,眼中閃過了一抹疑惑,身上隱隱的疼痛是讓她蹙起了眉頭,看著面前緩緩接近的柳雲祁,她的臉上滿是疑惑之色「雲祁?你怎麼在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剛剛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柳雲祁怔了一下,感覺到她語氣之上有了細微的變化,皺了下眉,冷哼了一聲道「魔女不愧是魔女!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不過在我面前,還是省省吧!跟我說這麼多,想是已經受了重傷了吧?!好!我這就送你上路!為菲娜姐姐報仇!」

一咬牙,柳雲祁捏緊了拳頭就向著菲娜的臉上砸去,這一拳下去,只要是聖人之下的強者都必會被砸碎腦袋的。

看著柳雲祁突然而來的拳頭,菲娜一時之間還無法反應過來,只是呆楞在原地看著拳頭向著自己砸來。

「不…雲祁,那個女人說的應該是真的,這個身體的靈魂氣息又變了,應該是身體原先的主人。」然而,閆菲的聲音卻在這時候突然響起。

「什麼?!」柳雲祁臉色頓時一變,連忙偏轉了拳頭,然而,卻因為用力過猛,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砸到了菲娜的身上。

「哎喲!」

只聽一聲慘呼,兩人抱作一團雙雙掉落下了虛空。

「雲祁!」眼看著眼前這蹩腳的一幕,滄瀾面色頓時大變,連忙想要上來看清楚狀況,雷帝卻神情肅穆的攔住了她「別衝動,雲祁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我都清楚,這也許又是他新開發出來的武技也說不定,一會他可能就把那個黑暗女神的人頭拿過來給我們看了,我們就在這邊看著他表演就是了,這也許還能給我們帶來突破的契機。」

在場的人都是被雷帝說的一愣一愣的,一想到先前柳雲祁的表現不免的心中都是有了幾分的認同。

下方的小樹林之中,眼看著柳雲祁二人雙雙從空中墜落,雲汐不免有些好奇了起來「咦?父親怎麼突然和那個姐姐抱在了一起?莫非是他想要佔那位姐姐的便宜?」

「嗯!以父親的性格很有可能如此。」晨熙也是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可是…剛剛他們打的這麼激烈,會不會是我們誤會了啊?」雲汐眨巴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疑惑。

「雲汐,你實在是太天真了,父親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母親和姨娘都和我們說過,父親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色魔,不能被假象給欺騙了!這興許就是父親想要瞞天過海的計策。那個女人也許是他藏在外面的女人,如今找上門來了。」晨熙一臉認真的分析了起來。

「可是,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他們剛剛要打起來?父親先前明顯是發狂了啊?」

「真是太天真了,雲汐,你何時真正的明白過父親的想法?父親的想法又豈是你我能夠明白的?你只要記住一點就是了,那個女人將來我們肯定要叫他姨娘的。」

「哦~說來好像也是…以父親的性格,這麼漂亮的姐姐又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哎喲~!」

兩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動作,菲娜口中痛呼著嬌嗔道「你幹嘛啦!」

臉上閃過了一抹尷尬,柳雲祁撐著身體仍舊有些懷疑道「你…真的是菲娜姐姐?」

「不是我還能是誰啊?!你在搞什麼啊?剛剛那是想要殺我嗎?!難道我這身傷也都是你打的嗎?!真的是…」菲娜抱怨道。

「啊…抱歉抱歉,菲娜姐姐,這全都是誤會,你是不知道剛剛是有多危險啊,有個危險份子她要搶你身體,全靠我將她打跑的,剛剛也是差點沒收住,還好..結局是好的,誒嘿嘿…」

「結局是好的?結果是就我一身傷了?!什麼危險分子啊?!那是我們魔族的黑暗女神啊!我是同意女神大人借用我身體的,你這可真是的…還差點要把我殺了?!」

「啊?原來是經過你同意的啊?!可是那女人不是說把你吃了嗎?我這也是以著急才要跟她拚命的…原來這都是誤會啊?!」

「誤會?本來就是誤會啦!…話說,你這手要按到什麼時候?這麼多年不見,你怎麼就越來越好色了?!我記得你已經有很多女人了,再加上耶華,她們難道還滿足不了你嗎?!」看著自己胸口上的那隻手,菲娜蹙起了眉頭。

「什麼意思?」怔了一下,柳雲祁下意識的在手上的東西上捏了捏,頓時,一種軟滑之感自他手心傳入腦中叫他心魂一盪。

「你居然還捏?!」不覺的,菲娜的俏臉上飛上了一抹紅霞,氣呼呼的瞪著柳雲祁道。

「啊…抱歉抱歉,菲娜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這眼睛壞掉了,看不到東西,所以才用手感受一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連忙從菲娜的身上爬起,柳雲祁訕笑著解釋道。

「眼睛看不見東西?!你這小傢伙這麼多年不見,倒是越來越會找借口了嘛!」

從地上爬起,菲娜不滿的瞪向了柳雲祁,卻發現他的雙眼果然有異常,頓時臉色一變「你這眼睛是怎麼回事?!」

「瞎了,已經很多年了,所以剛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柳雲祁解釋道。

「瞎了?」伸手在柳雲祁眼前試探了幾下,果然見他沒有任何的反應,菲娜頓時皺起了眉頭「怎麼弄的?!還有的治嗎?!」

「多年前被一個毒屬性的聖人毒瞎的,已經找到方法醫治了,只要找到合適的大夫就行了。」

「居然眼睛都弄瞎了,你小子也真夠不小心的,這麼多年瞎了眼睛,也不知道你是怎麼過來的。」菲娜不覺得有些心疼道。

「這眼睛也不是我想叫它瞎的啊,弄成這樣我也很絕望啊,誰叫我當年沒有突破成為聖者呢?能活下來就不錯了。」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什麼?!你…是說你在還未成為聖者的時候就和聖者打了一架?!」菲娜驚道。

「那可不嗎?那老小子也是夠賊的,一出關就來找我尋仇,還正好被他堵到了路,我也是拼了命才活下來的,只是丟了雙眼睛我已經很知足了。」撇了撇嘴嘴,柳雲祁道,說著,他的眉頭不由的輕輕蹙起「出關就找到了我?」

「你啊,叫你當年那麼囂張,到處惹麻煩。現在吃到了虧了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樣亂來。」

「哎,沒辦法,當時誰都覺得我好欺負,不是我去惹人家的,是人家來找我麻煩的。哎,不說這些了,說多了都是淚啊,菲娜姐姐,這次你來找我是做什麼的?是因為耶華?還是其他的什麼事情?」

「哼,耶華的事情自然要跟你提,她好歹也是我妹妹,堂堂的魔族公主,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跟著你算怎麼回事?!」菲娜冷哼了一聲,話鋒又一轉道「不過這次來主要的卻是要問問你對梵蒂岡這件事的態度。」

「態度?你稍微等我一下。」柳雲祁怔了一下,皺了皺眉,憮然浮上了半空之中,感受了下四周,頓時感覺到三股微弱而又陌生的氣息在不遠處徘徊。身周三顆八毫米長尖飛彈在一陣旋轉之中出現在又在下一刻,三顆飛彈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感受著陌生的氣息消失,柳雲祁的眉頭這才舒展了開來沉聲道「靈歌。」

見柳雲祁叫自己,靈歌連忙閃身而來,警惕的望了眼浮上來的菲娜問道「父親,有什麼事情嗎?」

「那邊…」伸手指點了三個方向,柳雲祁道「五公里之內,將三具屍體處理掉。」

「呃?」怔了一下,靈歌雖然心中疑惑,但依舊是聽話的朝著柳雲祁所說的那三個方向閃身而去「好的父親,靈歌這就去。」

「這個是?」菲娜來到了柳雲祁身邊,看著遠去的靈歌疑惑道。

「靈歌,還記得你當年送的小蝙蝠嗎?」柳雲祁道。

「啊?那隻小魔獸如今都已經成妖獸了啊?!你這傢伙居然把她培養的這麼好了?!」菲娜頓時驚愕難當道。

「嘛,也不看看我是誰?這些年小傢伙可沒少喝我的血,進境自然就快了。」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雲祁,沒事了?」見似乎沒問題了,墨軒等一行人頓時也是靠了過來。

「恩,沒事了,這一切都是誤會,是剛剛菲娜姐姐跟我開玩笑呢。」柳雲祁笑呵呵的解釋了起來。

「呃…開玩笑?」一眾人等頓時是面面相覷了起來,他們怎麼就那麼不信柳雲祁的話呢?不過既然柳雲祁都這麼說了,那他們又能說什麼呢?

「好了好了,大家也都不要在這外面說話了,咱們先回去幽谷之中吧,雖然剛剛我已經殺掉了三個探子,但難免還有隱藏的,滄瀾姐,你也派人在周圍搜查一下吧,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柳雲祁道。

怔了一下,滄瀾點了點頭道「恩,我這就去周圍查探一下。」

「恩,既然事情都解決了,那我們就回去吧。」柳雲祁點了點頭,與雷帝等朝著迷魂幽谷的方向便飛了過去。

然而,才剛剛飛出沒多遠他便又停了下來,柳雲祁皺眉指著下方的樹林道「你們兩個,別躲了,出來吧!」

一眾人等頓時又都是停了下來,順著柳雲祁的方向望去,只見晨熙與雲汐一臉瑟縮的朝他們飛了過來。

「父親…」

「你們兩個,今天不準吃飯!另外,這一個月的馬步統統加量,時間翻兩倍!」柳雲祁冷聲說道。

「啊?!父親!您就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兄妹倆面色頓時一變,連忙求起了情來。

「這件事沒有商量的!再多說一個字,我就讓你們翻三倍!」

「啊?!父親!三倍的話,那我們就不用睡覺了啊!我們…我們不說了還不行嗎?!」頓時,兄妹倆的臉色頓時皺成了苦瓜。

「雲祁,他們倆是你的孩子?」菲娜一臉好奇的問道。

「是啊~」柳雲祁點了點頭,道「晨熙、雲汐,跟你們菲娜阿姨打聲招呼!」

「阿姨?~」菲娜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聽出了語氣中的不對勁,柳雲祁也是連忙道「菲娜姐,你看我都叫你姐了,如果讓他們跟著叫的話,這不合適的。」

菲娜這一想也是,便也沒有再計較那麼多。

兄妹倆互相對視了眼,恭恭敬敬的對菲娜施禮道「見過菲娜阿姨。」

「恩,好!跟你們父親當年一樣乖巧!阿姨這次來的匆忙,也沒帶什麼東西,這些就給你們當做見面禮好了。」菲娜拿出了一本功法的秘籍與一件造型精緻的魔法飾品分別送給了晨熙與雲汐兩兄妹。

接過禮物,雲汐立馬就跟菲娜親昵了起來,抱著菲娜的胳膊道「汐兒謝過菲娜阿姨。」

晨熙也是有些靦腆的說道「謝過菲娜阿姨。」

「恩~,不用謝,以後菲娜阿姨若是有更好的東西一定還會送你們的。」菲娜笑呵呵的拍著雲汐的小手道「汐兒啊,今年幾歲了啊?可有心儀的男子?」

「菲娜阿姨,還未成年呢,還不想考慮這些。」菲娜俏臉微紅著說道。

「是啊,女孩子趁著年輕,一定要多玩鬧一些,因為成婚之後就沒有機會了。不過啊,還是要儘早成婚才行,不然錯過了時機可就不好嫁咯,就像你姨這樣,都一把年紀了還沒有看得上眼的男人可以嫁。」菲娜哀嘆一聲道。

「怎麼會呢?那是因為沒有配得上菲娜阿姨的男人,菲娜阿姨多好看啊,豈是一般男人可以配得上的?!」雲汐連忙拍著馬屁道。

「配不配得上還另說,問題是喜不喜歡…哎…算了,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一切都隨緣吧。」菲娜搖頭嘆息道。

「菲娜阿姨別喪氣,您這麼漂亮、又年輕,會遇到有緣人的。」

「有緣人什麼的,遇到了再說吧。」

「咳…」輕咳了一聲柳雲祁道「那個…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若是叫人看到了的話…」

「恩,那就走吧,正好我也想看看你這傳說中的影樓長什麼模樣。」 「菲娜姐姐!」迎客廳中,耶華神情激動的上前抱住了菲娜。

眾女紛紛圍聚到了柳雲祁的身邊。

「呀!夫君!你受傷了?!身上怎麼這麼多血?!」

「夫君!你傷哪裡了啊?!怎麼出這麼多血?!嚴重不嚴重啊?!」



菲娜笑著摸了摸耶華的腦袋道「你這丫頭,這些日子過的還好嗎?」

「恩,耶華過的很好,姐姐呢?剛剛姐姐為什麼會跟夫君打起來?現在呢?現在沒事情了嗎?」耶華道。

「沒事,只是誤會而已,現在都解釋清楚了,沒事了。」菲娜笑呵呵的搖了搖頭,一臉嗔怪的說道「倒是你,你這小丫頭怎麼這麼不懂的矜持?!怎麼就直接跟雲祁回家了?你知道這件事傳回去大家有多驚訝嗎?母親她擔心你受欺負,都想親自過來把你帶回去呢!要不是我和父親攔著,你就等著挨板子吧。」

「姐姐…這…這不是我的錯,是…是夫君他硬拉我來的…」耶華俏臉通紅的望了眼柳雲祁道。

「喲,這都還沒成婚呢,就叫上夫君了?」菲娜似笑非笑的說道。

「姐姐,你就別笑話我了。是…是夫君他讓我這麼叫的…」耶華貝齒輕咬著紅唇將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柳雲祁的身上。

「你啊~我還不知道你嗎?要是你自己不願意,誰逼得了你啊?」菲娜戳了下耶華的額頭問道「跟姐姐說實話…你們已經到哪一步了?」

耶華沒有說話,悄悄的望了眼被眾女包圍的柳雲祁,俏臉默默的紅到了耳根。

菲娜頓時瞭然「那…他怎麼說?」

「什麼怎麼說啊?」雙手緊張的攪動著衣袖,耶華連頭都不敢抬起。

「是說要娶你啊,還是說就只是這樣?我可告訴你啊,就是你同意,我和父親、母親都不會同意你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跟在他的身邊的。」菲娜神情嚴肅的說道。

望了眼眾女與柳雲祁「姐姐…你們不用擔心的,夫君說,等一年後所有的事情都完結了就會跟我們眾姐妹成婚的。」

怔了一下,順著耶華的目光望去,默默的數了下柳雲祁身邊的女人,皺起了眉頭「這麼多都是?」

「恩…」

另一邊,柳雲祁處。

柳雲祁搖了搖頭道「不用擔心,我並沒有受傷。」

「騙人!這麼多的出血量,還有衣服上的這個破口,怎麼可能會沒有受傷呢?!」

「夫君,是不是因為怕我們擔心而在忍著啊?夫君,別這樣,咱有傷就得治,快點,誰去找墨軒爺爺過來幫夫君看看。」



「你們不用太緊張,我真的沒事,傷口早已經癒合了,你們不用擔心。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去問問墨軒爺爺啊,他剛剛已經幫我看過了。」

「真的嗎?夫君,你沒有騙我們嗎?可是,你身上明明就流了這麼多的血。」

「真的,沒騙你們,傷口早已經癒合了,不信的話,到時候回去我給你們檢查好不好啊?」柳雲祁不懷好意的笑道。

「恩,這可是夫君你說的哦,到時候我們可是會檢查各仔細的。」然而,眾女卻是一臉認真的點頭附和了起來。

怔了一下,她們又似是想起了什麼,望了眼另一邊的菲娜。

「夫君,剛剛是怎麼回事啊?你剛剛不是和那邊的那個女人打起來了嗎?怎麼現在反而沒事了?」

「恩,沒事了,我們剛剛不過是鬧著玩而已,而且,說起來,她也不是外人,算起來,她算是我的姐姐,也是耶華的姐姐。來,我給你們互相介紹一下吧。」

說著,柳雲祁帶著眾女來到了菲娜的面前「這位,是菲娜姐姐,雖然是魔族,但是小時候與我是頗有淵源,所以,在我心裡也是一直當她是姐姐的,來,大家跟菲娜姐姐打個招呼。」

「見過菲娜姐姐…」眾女互相對視了一眼,對菲娜打著招呼道。

菲娜微不可查的皺了下眉頭,點頭道「恩,你們好。」

「菲娜姐姐,我來給你們互相介紹一下吧…」柳雲祁笑呵呵的剛要給菲娜介紹眾女,趙無雙卻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般驚咦道「你…你不是當年那個擄走夫君的那個魔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