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雖然出身不如雪域之中的修者,可誰沒有一股傲氣之心中了?

誰願意依附在雪域的世家大族之中受盡別人的冷眼吆喝了?

韓宇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眾人還沒有感到他們這九星盟有著可以和雪域氏族抗衡的地步,可現在冰麒麟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赫然讓得眾人看到了一絲希望。

如此,湖底冰麒麟依舊安然活著,還度過了天劫,已經可以斷定那天溟蛟已經身隕。

「不知他可還活著!」在心思百轉后,八大宮府的修者眸光掠動,隨後都將視線,向著那天溟湖瞅去。

雖說冰麒麟安然無恙,可若沒有了那個青年,只怕他們也是無法依靠此獸,得到它的庇護啊! 當冰麒麟成功渡過六劫境后,那山淵之下的修者紛紛將視線向著那逐漸平靜了下來的天溟湖凝視而去,那雙眸子中皆有著難以掩飾的期許之色浮現而出。

呼!

眾人的視線還沒有完全凝聚在一點,隨後一股磅礴的氣息波動便好像是颶風一般從那湖底席捲而出,一股攝人心魄的精力波動隨著山洪一般噴薄而出。

「這是?」徒然傳來的精力波動讓得眾人心頭一震,皆是露出錯愕之色。

「那是!」便在眾人為之驚詫時,一個修者指著山淵上的虛空,瞪大著眸子,吼道。

在山淵之中,原本隨著冰麒麟渡劫成功,那劫雲已經消散氣息壓迫儼然不在,有著濃郁的寒元之氣瀰漫開來,形成一片寒氣之海,可現在那寒氣在瘋狂的消散,一股讓人窒息的壓迫好像是烏雲一般在頭頂籠罩而來。

「是劫雲!」

「怎麼又有劫雲?」

「是誰要渡天劫了?」抬頭望去,卻見那山淵上空,有著一片劫雲正在悄然凝聚,那般天地之威擴散開來,使得眾人眼角都是不由抽了抽,驚詫之聲在這片山淵之下瞬息嘩然般傳出,難以掩飾的是心中的那股震撼。

「這天劫的氣勢,似乎便不強,應該是二劫境界左右!」

「莫非是韓師兄?」

「應該是他,他神體雙修,已經渡過了一道天劫,是陰神境修者!」眾人紛紛議論了起來。

「太好了,如此說來韓師兄應該是安然無恙,還有所突破了!」聞言八大宮府的修者心念轉動,眉頭舒展開來,不由露出了愜意的表情,心中皆是暗暗舒了口氣,那種感覺,就像似在這剎那間,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全身的神經都是得以放鬆了起來。

「這傢伙要渡天劫了么?」葉翔挑了挑眉,凝視虛空時不由深深吸了口氣,呢喃道。

「還真是個讓人難以琢磨的傢伙啊!」葉家的修者也是不由砸了砸舌,如今瞧來,這青年及他所統轄著的人馬,那般綜合實力也是可以讓雪域之中一些家族為之忌憚了啊!

轟!

在眾人的議論之下,山淵上空,驚雷響起,一道劫雷便是撕裂了天際,當空劈下。

嗡!

光華閃爍,一道劫雷攜帶著無上天威,一舉撕裂了那寒氣繚繞的天溟湖,隨後破入那湖底深出,當悶響傳出時一聲咆哮之聲也是在這片天地間震蕩了開來!

吼!

類似龍吟之聲,響徹開來,滾滾音波震蕩之間,附近的空氣都是為之爆炸了開來。

「這似乎是龍吟之聲啊!」感受著那道同樣氣勢不凡的咆哮聲,葉家的修者都是微微一愣,怎麼會是龍吟聲了?

八大宮府的修者卻對此便不陌生,當初他們可是見識到了這青年展示出了龍獸之軀啊!

轟!

驚不斷劈下,那般狂暴的姿態讓人為之心驚膽戰!

吼吼!

高昂,充滿戰意的龍吟之聲不斷從湖底震蕩開來,那滾滾音波直接是將那湖面所積蓄的寒元之氣,掀飛於空,好像駭浪一般席捲開來,在附近那些修者緊張的注視下,那劫雷終於是就此消散,氣息逐漸恢復平靜。

吼!

當附近的氣息恢復平靜的時候,那道傲氣凜然的巨吼聲依舊在那山淵之中回蕩著。

「他渡劫成功了么?」音波依舊繚繞在耳附近的修者微微怔了怔,隨後相視一眼,問道。

「韓師弟底蘊非凡,這天劫想必難不住他!」邵雷向著旁邊那些一臉疑問的師兄弟說道。

「我們就在此等候韓師弟的好消息吧!」那李仁宵說道。

八大宮府的修者都是滿臉振奮,眸光瞅向前方的天溟湖時充滿了期許之色,眸中那抹火熱瀰漫開來,好像已經看到了遙遠的未來,有著一群修者在一個青年帶領下,在這片古來的戰域之中,攻城掠地的景象隨著浮現在眼前。

呼!

湖底之中,韓宇眸子掀動,在深深吸了口氣后,視線便是向著旁邊瞅去,在那裡,冰麒麟正將他給盯著。

「如今你達到了二劫之境,想必對於這煉域鼎的控制也越發的得心應手了。」冰麒麟眸中有著難得的火熱湧出,說道。

「二劫之境,在你我合作,想來是可以將這條元脈攝入煉域鼎之中吧!」韓宇聳了聳肩,眸光掠動視線便向著不遠處的一處元脈之眼瞅去。

「若將這元脈攝入鼎中,寒元之氣生生不息,往後也就不缺寒元玄脈了!」韓宇眸子一眯,隨後手掌一震,碧光閃爍煉域鼎便出現在了身前。

「嗡!」

元神一動,煉域鼎在湖中滴溜溜一陣旋轉,便是化為一尊高達三百丈的巨鼎,那紋路流轉之時一股磅礴的精力波動便是從鼎中擴散開來,使得附近的那些寒元之氣都是潰散一空。

在韓宇踏入二劫境后,這煉域鼎的威力也是開始被逐漸的催發了出來。

煉域空間,攝元奪脈!

韓宇手訣引動,那足以三百丈大小的巨鼎便是在那湖底虛空,猛然翻動以倒扣的姿態懸浮著,那鼎口拂開一道空間氣息波動頓時席捲而出,旋即光華涌動,一片蘊含著無上奧義的光幕便是從那鼎口綻放開來,將下方的寒元玄脈泉眼盡數籠罩。

「這氣勢倒是真不弱啊!」冰麒麟眸子一眯露出驚詫之色,隨後身形一掠便是沒入了那片光幕之中,準備和配合著煉域鼎一起攝取這條寒元玄脈。

嗡!

見此韓宇手訣引動,那煉域空間一股牽引之力頃刻形成,湖底之中的寒元之氣,便好像是受到了牽引一般向著那鼎中瘋狂席捲而去,嘩啦啦之聲宛若驚濤駭浪在湖底響徹了開來。

元氣涌動之時,那般狂暴的姿態讓得控制此鼎的韓宇都是不由暗暗砸舌,想來他也是沒有料到在踏入陰神境后煉域鼎這攝取天地元氣的神通會恐怖如斯啊!

呼!

在煉域鼎的牽引下,天溟湖那所積蓄的寒元之氣好像是那被煮沸了的開水一般沸騰了起來,整片山淵的寒元之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汲取著,這煉域空間,就像似一個永遠也無法填滿的黑洞,在極為貪婪的汲取著這些寒元之氣。

「咦,附近的寒氣怎麼在飛速消散?」

「好磅礴的精力波動啊!」

「在這湖底之中似乎有著一股空間的氣息波動傳出!」當附近的寒元之氣以恐怖的速度消散的時候,那些呆在天溟湖旁邊的修者在驚詫之後,不由都露出了怪異的表情,嘩然之聲在這片山淵之中鼎沸般傳盪了開來。

「這是怎麼回事?」八大宮府的修者面面相覷,都從對付眸中看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般動靜,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出來啊!

「難道是韓師弟?」邵雷一臉疑惑,心念轉動之時不由暗暗砸了砸舌,若真如心中所想,那該是何等驚世駭俗啊!

「這傢伙莫非真是在抽取這條寒元玄脈?」葉翔眸光轉動,在瞧得附近那些瘋狂向著天溟湖底涌去的寒元之氣后,也是震撼不已,隨後他念頭轉過,便是想起了之前那說過的話語。

「抽取寒元玄脈?」葉家的修者一臉驚詫,說道,「如此神通,可不是一般修者可以辦到啊!」

「是啊!」旁邊幾位葉家的修者都是不由帶著幾分懷疑,搖了搖頭,說道,「這傢伙雖說實力不弱,可畢竟不是我雪域之中的人,外界的修者豈有如此底蘊?」

「若說別人或許沒有可能,可我總感覺這傢伙,深不可測,想來當初的話不是無的放矢。」葉翔說道,「先看看吧!」

旁邊的幾位修者一臉沉吟,之前他們何嘗不是認為這青年會隕落在那天溟蛟手中,可現在不是依舊活得好好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片被寒氣所繚繞成的山淵寒氣逐漸消散,放眼望去,儼然可以看到遠處的一片山巒,現在他們視野開闊,也發現了這片山淵,乃是兩各山脈之間的一處交際點,只是地域之寬闊卻足以千里,就好像一個巨大的海峽將兩處山脈和深深隔開,在那霧氣繚繞時讓人看不透那片神秘面紗之下的存在。

嘩啦啦!

兩天時間,眨眼過去,天溟湖邊的修者目睹著附近的寒氣消散,天空浮現雲彩,隨後那冰晶消融,一條條小溪彙集成河,最後彙集於天溟湖之中,終於是形成了一個完全是由水組成的湖泊了。

「這寒元玄脈終於是完全攝入了鼎中啊!」在湖底,青年手掌拂動,那數百丈大小的巨鼎滴溜溜一陣旋轉便是落入了他的身前,瞅了一眼這巨鼎后,在那雙略顯疲倦的眸子中有些笑意浮現。

呼!

鼎中光華閃爍,冰麒麟的身形便是從當中掠了出來。

「現在寒元玄脈已經完全融於鼎中,往後也不用擔心沒有寒元之氣供我汲取了。」冰麒麟眸中有著一絲感激之色,它屬於寒屬性靈體,得汲取天地寒氣才可以提升實力,這寒元玄脈的攝取,無疑給了它享用不盡的元氣。

「呵呵,若非你斬殺了那天溟蛟,就算這煉域鼎在神妙也是難以觸及這元脈。」韓宇擺了擺手,笑說道。

「既然寒元玄脈已經攝取成功,便把那些傢伙喚來,準備開啟這天溟宮吧!」落在韓宇肩膀上的九炎天龍揮了揮小爪,指著前方一處湖壁上的宮殿模樣的巨門說道。

在這巨門之上有著一塊散發著晦澀氣息波動匾額,上面天溟宮幾個大字氣勢磅礴,透發著一股古來的氣息波動,在匾額下方,是一扇巨大的殿門,光華閃爍之時有著玄奧的紋路流轉,想來是這天溟宮留下的禁制。 「氣息停止了么?」山淵之中,近千名修者眸光轉動,緊盯著下方的那片湖底呢喃道。

「真是將這寒元玄脈給抽離了啊!」

「如此神通真是恐怖啊!」各方修者唏噓不已。

波!

一道水波之聲徒然響起,旋即在那湖面之中掀起一道漣漪,兩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是韓師兄!」

「他果然沒有事情!」

眾人眼瞳一縮,在將那出現的人影看清后,驚呼道,心中最後的一絲擔憂也是隨之煙消雲散。

韓宇瞅了一眼那些一臉興奮的修者,不由挑了挑眉,想來他們這些天是一直帶著幾分擔憂在此等候啊!

「韓師弟,你渡過了第二道天劫?」邵雷走到韓宇身邊,問道。

韓宇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的一笑。

「如此說來,它也是渡過了第六道天劫了?」邵雷瞥了眼韓宇身邊的冰麒麟,在抿了抿嘴唇后,說道。

「恩!」韓宇點頭道。

「六劫境啊!」邀月宮的修者都是不由深吸了口氣,當初這聖獸不過五劫境時就展現出來非凡的實力,現在踏入了六劫境,該是何等的氣勢凌人啊!

「那天溟蛟了?」一個曾進入了天溟湖的修者走來說道。

「被殺了。」韓宇聳了聳肩膀說道。

「被殺了?」眾人在次震驚,不由抿住了嘴唇,滿臉怪異的將那冰麒麟給盯著。

雖說已經知道這結果,可如此親耳聽見,那般震撼依舊是讓人難以平息啊!

八大宮府之中另外幾宮的修者都是不由露出幾分慶幸,感慨著當初選擇了歸順這青年,沒有做出衝動的舉動,與之一戰,不然此獸全力出手,不知要死多少人啊!

「這麼說來這聖獸,可以與真正的七劫境存在抗衡了?」在旁邊那葉翔瞅了瞅徒然出現的青年和聖獸,眉頭不由緊緊皺去,心頭感覺有著一股莫大的壓力,使得他呼吸都是有些困難了起來。

如此存在,可不是他們可與之抗衡的啊!

「如今,寒脈已經抽離,葉翔可否下去開啟那天溟宮?」韓宇眸光一轉,腳步輕盈,向著葉家修者走去頗為溫和的笑說道

青年溫和的笑容,在葉家的修者看來,卻帶著一股莫大的壓力,尤其是他身邊那緊隨著的冰麒麟,就好像一柄利刃,讓眾人感覺自己的命好像懸在一線,隨時都有著被人取走的可能!

當初,這冰麒麟可是一眨眼便取了唐釗的性命,如今它實力得以提升,誰人可擋?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見到那青年走來,葉翔只覺自己的心頭加劇,連連說道。

「那我們就下去吧!」韓宇聳了聳肩,掃視了一眼眾人說道。

「恩!」

聞言眾人心中都是一喜,之前下方有著冰冷到了極致的寒元之氣,很多修者都不敢下去,現在寒元玄脈都被抽離了,自然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在聽得下方有著遠古時留下的一座遺迹時眾人更是滿心歡喜,這可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啊!

嗡!

在天溟湖之中,葉翔手訣引動,手掌腰牌之上光華閃爍,那古老的殿門便是緩緩開啟,一股古老而磅礴的氣息波動,潮水一般席捲而出,直接是將附近百丈之內的水流盡數擠壓出去,成了一個短暫的真空!

「進去吧!」葉翔深吸了口氣,說道,「這便裡面便是天溟宮了!」

韓宇身形一晃,便和那冰麒麟掠入宮門之內,緊隨其後的是邀月宮的修者,隨後大批的修者,好像是那箭矢一般,光華一閃,便向著裡面疾射而去!

咻!

沉寂許久的天溟宮,裡面山巒遍布,好像一個世外桃源,卻是一片死氣沉沉,了無生氣,當那宮門開啟之際,一陣陣破空之聲便是徒然響徹開來。

「這裡也是破敗不堪了啊!」韓宇眸光向著天溟宮掃視而去,眸光所及可以看到,一些破碎的山峰殿宇,一道道巨大的溝壑蔓延開來,昭示著這裡曾經發生過劇烈的大戰。

「韓師弟,我們先去哪裡?」邵雷在掃視了一眼四周隨後向著韓宇說道。

各大宮府的修者也是紛紛將眸光向著韓宇瞅來儼然將他當成了真正的領頭人。

「天溟宮雖然似乎受到了重創,不過應該還留下著什麼傳承,你們便各自率人去探尋。」韓宇略微沉思,旋即向著身後的修者說道,「不過,就算髮現了什麼東西都不得發生搶奪的現象,有緣者得之,若是有人強行爭奪,被我知道了殺無赦!」

「記住我們現在不是仇人,是將要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不得發生內杠!」韓宇沉聲道。

「是!」

眾人聞言,皆是眸光火熱,只覺血液開始沸騰了起來。

「若是有什麼事情,可以元神傳信給予我!」韓宇瞅了一眼身後幾大宮府的修者,說道。

在每個宮府的領頭人手中都留下了一道傳音法牌,以便互相聯繫。

各大宮府的修者,這才各自率領著手下的人向著前方那有著殿宇隱露的山巒遁去。

「韓師弟,你要獨自去探尋么?」邵雷問道。

「那些傳承我便沒有多大興趣,你們就各自去探尋吧!」韓宇聳了聳肩說道。

「哦。」邵雷眉頭微動,隨後便是率領著邀月宮的弟子,也是向著一片山巒遁去。

望著那些逐漸消失在視線之中的身影,韓宇這才將眸光逐漸收回。

「你有什麼打算?」九炎天龍眸子凝視著前方的山巒,揮了揮小爪,說道。

此刻,冰麒麟已經進入了煉域空間,在穩固著六劫之境。

「這裡的元氣似乎也頗為濃郁啊!」韓宇眸子一眯,說道。

「你想要將這裡的元脈攝入鼎中?」九炎天龍眸中精光閃爍,有些驚詫道。

「不錯。」韓宇笑道,「這些元氣靈脈,若強行汲取也可以提升實力,卻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以後還得尋找靈脈補給元氣,若是將之完全攝入鼎中空間,融於當中,那麼元氣將生生不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何愁沒有元氣提升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