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距離很近,在這種距離下面那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開的。

然而,楊比克不僅沒有躲,反而是硬著槍口硬上了。

楊比克閃開半個身子,直接用肩膀的位置堵住了開門的槍口,緊接著就將插在開門腰上的匕首給拔了出來,猛地一下直接插在了開門的脖子上。

匕首再一次拔出來,帶出一大片的血霧。

開門瞪圓了眼睛,大動脈直接被楊比克給弄開了,那血就像是不要錢一樣。

即便是到了這個地步,開門咬著牙猛地抽出他自己的匕首,一下子就桶在了楊比克的身上。

楊比克閃躲的夠快,這一下只是被插在了胳膊上,也算是避開了要害之處。

楊比克反手一推,直接將開門給推了出去。

開門倒在地上脖子上已經停止了噴血,悶哼一聲就徹底沒了氣息。

楊比克和開門的動作都非常的快,從楊比克出手到開門死亡,一切也就是十幾秒的事情。

景門和死門這邊架著阮少青一直往前沖,等他們注意到後面的情況,早已經是為時已晚了。

「大哥,你帶著他走,我要給老八報仇!」景門一把推開了阮少青,對著死門說道。

死門面色陰沉,只是點了點頭。

現在這個時候,後面一定要有抵抗住的,畢竟王陽還沒有露面呢。

死門帶著阮少青繼續往前跑,但是他並沒有朝著山洞的方向過去,因為他一個人是逃不出去的,只能走旁邊的一條山路,想要直接進山,先擺脫這些追兵再逃回華夏。

景門轉過身,抬手就是一槍,楊比克身受重傷咬著牙滾了一圈,才算是勉強避開了這一枚子彈。

「黃保康,救我!」楊比克凄厲的慘叫了一聲,他知道景門的下一次攻擊,他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開的了。

王陽躲在暗處,槍口對準了景門,直接開了一槍。

景門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猛地一側身,直接避開了王陽的這枚子彈。

然而,還沒等景門站穩腳步,楊比克整個人就像是迴光返照一般,直接撲了上去,將景門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你去死吧!」楊比克雙目通紅,整個人壓在景門的身上,一手扭斷了景門的手腕,將手槍給搶了下來。

砰地一聲槍響,楊比克這一下是直接幹掉了景門,但是與此同時他的腹部也是被景門轟了一拳。

楊比克慘叫一聲,只覺得肝腸寸斷,滾在一旁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那身上也都是鮮血。

死門帶著阮少青往前跑,突然一枚火箭筒朝著兩人射了過來。

死門面色一沉,一把推開了阮少青,結果當場就被炸死了。

阮少青也被波及到了,整個人砸在了地上,額頭都磕出血了,整個人渾渾噩噩的爬起來,卻是還想要繼續往前跑。

就在這個時候,兩枚子彈直接發射,各自擊中了阮少青的一枚膝蓋部位。

阮少青悶哼一聲,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任何的力氣往前跑了。

「老大,對不住你了!」阮少青拿起手槍,直接對準了他自己。

阮少青這邊想要自殺,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前方和後方分別衝出來了一個人。

王陽一把拉住了阮少青的手腕,而另外一個人則是搶下了阮少青的槍。

到此為止,八門已經全部被幹掉了,現場還活著的人那就是王陽和柳泉生,還有阮少青以及楊比克了。

不過楊比克現在是半死不活的狀態,只能躺在地上等死。

「黃保康,果然是你啊,你這個內奸!」阮少青咬著牙,那幾乎快要將牙齒給咬碎了。

他只恨自己為什麼要相信王陽,為什麼當初一定要去征服這個人,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那麼當初他就聽杜青等人的意思,直接幹掉王陽算了。

這一刻阮少青才明白,恐怕杜青和杜輝當初都是被王陽給幹掉了,而楊比克也是做了偽證。

這一次華夏那邊的消息也肯定是王陽給送出去,他得失敗一步一步接踵而至,全都是因為他將王陽給留下來了。

阮少青一臉的不甘心,卻也是認命了。

王陽沒有搭理阮少青,而是抬起頭掃了一眼眼前的一個人。

周圍也是突然湧現出大量的逾南軍人,一個個都是虎視眈眈的模樣。

搶下阮少青槍的男人身上也穿著逾南的軍裝,這個獃頭的男人是一個很英武的年輕人,名叫阮名匠,逾南國上校,邊王戰隊的領袖。

逾南國的邊王戰隊在那邊的位置,是等同於華夏的赤龍特戰隊,而這個阮名匠在戰隊裡面的地位,和王陽也是一樣的。

不過邊王戰隊和赤龍特戰隊那還是存在一定區別的,就像這兩個兵王也是存在區別的。

王陽倒是認識這個阮名匠,他們曾經交手過,當年王陽幹掉了阮名匠的三個精銳,使得邊王戰隊損失了三名精英。

那場戰鬥是不死不休的戰鬥,同樣王陽和阮名匠的仇,那也是不死不休的血仇。

換一個角度來看,要是邊王戰鬥的人幹掉了嚴碧洲或者是寧小萌那些人,那麼王陽也是不死不休的節奏了。

阮少青倒是想要自殺,這一下卻被王陽和阮名匠一前一後給控制住了。

八門全部被幹掉,如今也就剩下阮少青和楊比克被抓住了。

兩個人都是放開了阮少青,無數的槍口對準了阮少青。

王陽勾起嘴角望著阮名匠冷笑起來。

阮名匠詫異的看了王陽一眼,現在王陽是易容的,一時之間阮名匠也是無法辨認的。

但是阮名匠有一種感覺,他覺得這個男人十分的熟悉,而且這種感覺並不是很舒服了。

「你是誰?」阮名匠疑惑的問道。

王陽舒展了一下筋骨,卻是沒有吭聲。

這個時候阮名匠快速的後退了一步,用一種十分詭異的眼神瞪著王陽,緊接著質問道:「剛才說逾南話的人是你,出手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是誰?」

這個時候所有的槍口都對準了王陽。

王陽看也沒看這些逾南的軍伍人員,而是饒有興緻的笑了笑,很是平靜的說道:「這就是對待老朋友的態度?」 阮名匠頓時楞了一下,他聽出來了王陽的聲音。

「赤龍王!竟然是你!」阮名匠無比震撼的看著王陽,驚呼道。

王陽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些什麼。

阮少青被人給架起來,聽到赤龍王三個字,頓時就傻了眼。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王陽竟然會潛伏到他這邊來。

阮少青咬著牙冷冷問道:「你真的是赤龍王,你是王陽?」

「如假包換。」王陽掃了一眼阮少青,不咸不淡的說道。

柳泉生跟在王陽的身邊,這段時間他可是沒少被阮少青給折騰,眼看著阮少青是廢了,柳泉生這個尿性自然是不忘了出來補刀一番了。

柳泉生晃晃悠悠的湊到阮少青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頓時怒吼道:「瑪麗隔壁的,你知道老子廢了多大的力氣才戒掉的那東西,老子剛到西廣你就坑老子,瑪德智障,活該你這個德行。」

「滾。」阮少青啐了一口,很是不屑的說道。

他就算是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那也不想受到柳泉生這種貨色的侮辱,在阮少青看來,柳泉生還不配。

柳泉生氣不打一出來,滿腦子都是這段時間的事情,尤其是阮少青逼迫王陽吸毒,結果將王陽也是折磨的夠嗆。

柳泉生越想越生氣,頓時就想要胖揍阮少青一頓了。

正在這個時候,那兩個架著阮少青的逾南人怒罵了一聲,槍口直接對準了柳泉生。

柳泉生嚇了一跳,一時之間愣在原地也是不敢亂動了。

王陽吧唧吧唧嘴,頓時冷笑道:「我的人,你們動一下我看看?」

這兩個人微微一愣,其中一個還是十分惱怒的沖了王陽嘟囔了一句。

王陽沒有吭聲,但是手中的匕首卻是直接飛了出去,直接朝著這個人的喉嚨過去了。

半空中一聲脆響,阮名匠攔截下了王陽甩出的匕首,整個人也是被那匕首上的力道帶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驚訝的看著王陽,頓時就明白了什麼。

一開始他還有些納悶,眼前這個人真的就是那個赤龍王嗎?從氣息上面他是無法判斷的,但是就在剛才王陽出手的那一瞬間,阮名匠才給敢確定。

眼前這位,正是華夏國赤龍特戰隊的首領,赤龍王。

亦是兵王都不想遇到的一個噩夢。

「赤龍王,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可是邊境線,你們華夏想要做什麼?」阮名匠頓時一臉驚恐的問道。

赤龍王,那就是華夏軍伍之中絕對的王陽,在阮名匠看來,赤龍王不可能一個人跑到這裡來,恐怕赤龍特戰隊也都跟著過來了。

要是這樣的話,難不成華夏是想對逾南做點什麼了?

王陽卻是隨意的笑道:「這不重要,這兩個人我華夏要了。」

阮名匠聞言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拒絕了王陽。

實際上,阮名匠已經起了殺心。

他也是從阮少青的態度上看出來,赤龍王這一次很可能就是孤身一人前來的,要是這樣的話他完全有把握幹掉王陽,到時候即便是華夏那邊追究起來,那麼他也有資格和理由來推卸責任。

畢竟這裡是邊境地區,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好說的。

王陽似乎看出了阮名匠的想法,他淡淡的說道:「你可以試試看,我既然敢出來,那自然是可以吃定你的。況且,我的人也已經要趕過來了,你很想看看赤龍特戰隊和你的邊王特戰隊來一場?」

阮名匠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他身邊的一個人,那眼神就是在詢問,華夏這邊的情況了。

結果這個人開口說道:「差不多還有五分鐘的時間,華夏那邊的人才可以到達,我們可以弄死他的。」

這人使用的逾南話,但是王陽卻是聽得懂。

阮名匠卻是知道,時間不夠,除非他想要挑動兩國特工的暗戰,不然他可不敢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

五分鐘瞬間動手集火赤龍王的話,那麼赤龍王就是死路一條,可五分鐘后他們根本就來不及打掃戰場和做一些偽裝,就會被華夏那邊的人給抓到。

到時候赤龍特戰隊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那都不奇怪了。

想到這裡,阮名匠開口說道:「這些人是不可能給你們華夏的。」

王陽提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剛才繳獲的錢都給阮名匠,這兩個人給華夏。

阮名匠沒有吭聲,而是若有所思的看著王陽。

王陽見狀冷冷的提醒道:「聯合行動中,哪一邊邊界有收穫,那就是屬於哪一邊的。剛才阮少青他們還沒有到你們逾南這邊,所以都是我們華夏的。錢歸你們,人歸我。」

「呵呵,人要,錢也要。」阮名匠不甘示弱的冷笑道。

隨後,阮名匠解釋道:「人是我們抓到的,自然是歸我們的。至於那錢,那你們兩個人都還在我的控制之中,你必須要有錢來贖回你自己吧?這錢,我就不客氣了。」

王陽嘲諷的笑了笑說道:「你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這樣吧,我們兩個人對抗一場。我贏了,那錢和人都是我的。」

阮名匠頓時連連擺手,直接回絕了王陽。

「瑪麗隔壁的,真當老子是傻子,和你對一局,那還不如直接讓我把人送給你來的痛快。」阮名匠在心中怒罵道。

王陽卻是突然提出:「我這邊額外提供一些梁凱猛的必要信息,怎麼樣?」

阮名匠考慮了一番,最終還是同意了。

梁凱猛在逾南可謂是一個禍害,要是能拿到他那邊的一手資料,那麼對於邊王特戰隊和逾南來說都是一個好事情。

更加主要的是,這消息要是從赤龍特戰隊裡面流出出來的,那麼準確性就是百分之百的。

雙方惡鬥。

阮少青被人架在了一旁,而柳泉生也是站在一旁不敢吭聲了,最慘的就是楊比克了。

楊比克身受重傷,逾南這邊只是給他簡單包紮了一下,就扔在邊上不管了。

楊比克咬著牙,他也是沒有想到黃保康就是赤龍王偽裝的,這一次他要是能活下來,那必定是前途無量的。

另一邊王陽卻是啞巴吃黃連了有苦說不出了。

他最賤的情況不是那麼好,在毒品的蠶食之下很難恢復到巔峰的狀態,所以王陽只能用五成的力量,和這個阮名匠打成了平手。

「赤龍王,怎麼幾年不見你越來越菜了?」阮名匠很是得意的嘲諷道。

「對付你,這樣菜就足夠了。」王陽也是輕描淡寫的說道,完全就是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模樣了。

不過,阮名匠卻是並沒有生氣,兩人都是箇中高手,他一開始刺激王陽的時候那就為了擾亂的,而王陽輕描淡寫給了他一刀,要是阮名匠這個時候動怒的話,那麼他就是輸定了。

兩個人拳腳想見,是不是還互相嘲諷幾句,拼的都是各自的耐力和身手了。

王陽的注意力十分集中,他倒是沒有什麼好擔憂的,反正阮少青已經被抓住了,會所和西廣那邊的事情還有寧小萌,而他只需要在這裡陪阮名匠玩一會。

戰鬥持續了三分鐘左右,阮名匠卻是有些沉不住氣了,因為自始至終王陽都是閃避,亦或者為了自保才會進攻。

這看起來像是阮名匠處於上風,而實際上只有阮名匠自己心裏面最清楚,赤龍王還沒有出全力,他就像是一個猴子一樣被人家給戲耍了。

王陽這邊卻也不是純心的,在毒品的蠶食之下,他的有些肌肉組織那是存在問題的,王陽擔心的是萬一猛地一發力,肌肉不像是從前的那個狀態,很可能會弄傷他自己。

雙方糾纏不休,而王陽也是不想繼續糾纏下去了。

所以當王陽找到了一個機會的事情,便是想要一腳踢飛阮名匠,這樣速戰速決。

王陽猛地一轉身,步伐飛快,直接竄到了阮名匠的身後,抬起腳,猛地一腳就踹了過去,打算將阮名匠給踹飛出去,這麼一來那阮名匠就算是臉皮再厚,也要認輸了。

阮名匠心中一寒,他明顯感覺到了王陽的位置,但是身體已經跟不上王陽的速度了。

糟了,這一次要輸了!

阮名匠急忙轉身,結果就在這個時候,王陽的毒品發作,他的腿出去以後便是好無力道了。

同屬於兵王級別,阮名匠瞬間就判斷出王陽有問題,急忙還擊。

結果王陽被反擊,導致他瞬間就被阮名匠給壓制住了,阮名匠一腳,王陽躲閃不及直接被踢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