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我來!」

「我來!」

重生之鄉下丫頭要自強 「我來!」

前來向宮清影挑戰的二階武者很多,但基本上全部被她三招定在原地。

到了最後,便無人再來挑戰。

其餘三階以上武者各個恨得牙痒痒,就想多看幾招穿心掌的招式。

對付完挑戰者,裁判長老宣布宮清影獲得二階魁首,成功擠入前十強。

觀禮台右側泛著白色靈氣的光柱上,排名第十的宮玲漸漸被宮清影的名字所覆蓋,使得宮玲對宮清影忌妒更添一分。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她憤憤地瞪了一眼宮清影,在眾人的嘲笑聲中,拂袖轉身離去!

截止此刻,族試前十名武者已經確定,只等曙皇前來宣布最終結果。

距離曙皇到來還有半個時辰,宮清影被九姨娘請回楓葉小築。

剛進院子,九姨娘和阮嬤嬤便齊刷刷跪在她面前。

九姨娘淚眼婆娑道:「求大小姐替珠兒報仇!」

「宮珠被宮晞所殺,現在宮晞不知躲在哪裡?你的仇,我報不了!」宮清影冷聲拒絕,中元那夜潛伏在墓地里的宮晞,早就被她用噬魂針所殺。

她為了掩蓋事實真相,這才撒謊說宮晞殺死宮珠后逃逸。

九姨娘的仇她早就報了!只是不能明說而已!

「大小姐有所不知,那小賤人已經回來了!」九姨娘迅速從袖中拿出一張褶皺的字條。

顫抖著遞給宮清影道:「五姨娘那賤人不知跟家主說了什麼?家主已經原諒她殺害珠兒一事,並允許她今日回府參加族試……」 宮清影聽說宮晞回來,面色驟變。

當時在宮家禁地,她確定宮晞氣絕身亡。

莫非那夜她殺死的人不是宮晞,而是另有其人!

她伸手接過字條,只見上面寫著幾個娟秀小字:宮晞歸來,目的未知!

「這字條是誰給你的?」宮清影凌厲地盯著九姨娘。

九姨娘見瞞不過宮清影,急忙解釋道:「大小姐,是我安插在五姨娘身邊的眼線素素!她是五姨娘的貼身丫鬟,此消息絕對可靠!」

宮清影緊握字條,充滿怒火的靈力從指間冒出,字條瞬間化作齏粉。

腦海里浮現那夜在宮家禁地的點點滴滴,想要從中找出一絲破綻。

或許那天晚上,她忽略了什麼關鍵線索,這才使得宮晞活著走出禁地。

眼前浮現白須老者犀利的眼神,他能利用她帶走白色錦袋,就能利用宮晞去做其他事情,莫非宮晞早就被他李代桃僵?

「你們先出去,我想想再說!」

宮清影屏退九姨娘和阮嬤嬤,從隨身空間里拿出白色錦袋,用力拉扯,仍舊無法打開。

想到白須老者交代的事情,宮清影變得焦慮起來。

她曾聽幽冥燁說過,邪雲宗遺址危機重重,必須是九階武者才能前去,現在的她去了也是送死。

也許當初白須老者給她的十品內修丹,便是助她快速修鍊至九階武者。

全球退化 只可惜被她用來修鍊影魅訣,以至於失去快速晉陞為九階武者的機會。

但宮清影並不後悔,影魅訣是她的保命符,想要在這片大陸活下去,她必須要有自己的殺手鐧才行。

宮清影將白色錦袋重新放回書架,只要她一日沒有完成任務,白須老者就不會對她動手,縱使宮晞出現,也不會輕易拆穿,她死而復生的真相。

只是她想不通,宮晞潛伏這麼久才回來,究竟有何目的?

宮清影若有所思地坐在圓桌旁,邊喝茶邊吃著甜點。

不多時,便聽見阮嬤嬤急促的叫喚聲:「小小姐,皇上來了,家主要所有族人前去門口迎駕!」

宮清影和九姨娘匆匆來到宮府門口,宮家族人已將門口擠得水泄不通。

不遠處,身穿明黃龍袍,頭戴皇冕的曙皇和面戴銀色面具的太子曙傲天,正大步流星地朝宮府大門口走來。

距離血鴉盟一戰後,宮清影還是首次見到曙傲天,那次她用赤鴉的毒彈將他打得雙目失明,面目全非。

當時還以為他必死無疑,卻沒想到只是傷了他的容貌!

曙傲天那雙陰險的眼睛透過銀色面具,無時無刻不閃爍著歹毒的光芒。

在他們身後緊跟著長公主曙傲雪、其他妃嬪和太子妃宮熏。

宮清影還看到身穿白絨裘袍的曙傲然,他冷若冰霜地坐在白絨輪椅上,身後緊跟著推車的風起。

在他身旁是先前在雪王府門口見到的那名黑衣年輕男子。

他們並排走在一起,看似親密無間,想來對方身份也不低。

宮清影想起長公主曾說起的鎮北元帥六皇子。

若她猜得沒錯,此人就是曙傲風! 宮清影看著曙皇浩浩蕩蕩的氣勢,不禁感慨那隻幕後黑手的力量。

他只是控制鬼面御林軍到宮家一鬧,便讓曙皇對宮家族試如此重視。

竟讓至高無上的九五之尊駕臨到宮家,親自宣布前十名武者的人選。

這幾日。

因為鬼面御林軍和曙皇聖旨之事,宮仁傅被折磨的死去活來。

他對曙皇怨聲載道,縱使百般不情願,臉上仍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遠遠地便躬身朝曙皇跑去,恭敬地叩首道:「老臣拜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宮家族人不約而同跟隨宮仁傅朝曙皇叩首行禮,唱禮聲響徹大街小巷。

曙皇和藹地笑道:「眾親家平身!」

「謝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曙皇面帶笑容,犀利的目光掃過宮家族人,仿似在尋找什麼重要的人。

宮仁傅募地想到宮清影,這才轉身看向人群。

在族人後方他看見宮清影,急忙朝她招手:「清影,快來拜見皇上!」

宮清影站起身,微微頷首疾步朝曙皇走來。

所有人的目光同時聚焦在她身上。

曙傲風見宮清影走來,低頭看向面無表情的曙傲然。

果不其然,原本冷酷無情的黑眸……柔情似水。

他嘴角的笑意更加深沉,沒想到數日不見,四哥的神魂都被人勾走了!

太子曙傲天曾暗中見過宮清影數次,每次都被她痴傻的模樣給氣岔。

好不容易聽到她暴斃的消息,還以為她必死無疑,卻沒想到這傻子,竟傻人有傻福,得到羽翼尊者的真傳。

想到前些日子控制鬼面御林軍的幕後勢力,曙傲天的眉頭緊擰在一起。

很明顯對方力挺宮清影,要是他再不做點什麼,只怕對方就不是控制鬼面御林軍那麼簡單了。

宮清影走到曙皇面前恭敬地行禮,雙膝還未跪在地上,便被曙皇伸手扶住,他微笑道:「清影快起來,朕和你多年未見,此次特地來看看你!」

宮清影心頭一怔,她明顯感到曙皇手腕用力,一股霸道的靈氣快速竄進經脈,眨眼便消失不見。

他居然趁機試探她的修為!

幸好她提前將紫金靈力引至聚靈珠,這才將修為強行壓製為二階武者!

曙皇雙眼閃過一絲失望,他鬆開宮清影的手道:「多年不見,你都長高了,不知道今年族試比賽如何?」

宮清影佯作不知,憨笑道:「第十名!」

「第十名?不就是倒數第一嗎?」曙皇身後的一名花枝招展的妃嬪,突然笑道:「不是說宮家大小姐是世外高人的真傳弟子嗎?怎麼連宮家旁支弟子都不如?」

曙皇眼神微變,質疑地看向宮清影。

宮仁傅急忙解釋道:「寧妃娘娘有所不知,今年族試情況特殊,為了增加各階弟子進入御醫司研習的機會。老臣特地放寬條件,讓所有弟子參加比試,並嚴格要求必須同階比武!」

「因此,清影拿了二階武者的魁首!」宮仁傅疼惜地看向宮清影,溫柔道:「說起來,在同階武者中,清影已經是翹楚了!」 曙皇不屑地掃了一眼宮清影,看向眾人道:「既然如此,那朕便可以宣布進入御醫司的前十名武者了!」

宮仁傅點頭朝曙皇做出請的姿勢:「皇上,請!」

曙皇拂袖朝宮府大門走去。

太子曙傲天冷冷地瞥了一眼宮清影,便跟隨離去。

宮熏走過宮清影面前,嗤笑道:「廢物永遠都是廢物,亘古不變!」

說罷,便邁著輕盈的步伐跟隨曙傲天走去。

就在進入門檻那一瞬,宮熏突然腳下一個趔趄,惡狗吃屎般朝曙傲天撲去,撞得曙傲天朝前踉蹌一步,差點就撞上曙皇。

曙傲天生氣地回頭,輕斥道:「怎麼回事?」

宮熏緊張地站穩身子道:「我,我也不知道,就是腳下有些軟!」

寧妃回眸嫵媚地掩面一笑:「殿下晚上可要悠著點,免得讓太子妃在大庭廣眾下,腳軟出糗,丟盡皇室顏面!」

寧妃故意壓低聲音,但周遭全是耳聽八方的武者,又豈能矇混過關?

曙皇不悅地冷哼,曙傲天陰狠地瞪了一眼宮熏,便疾步追隨曙皇離開。

宮熏臉頰羞得通紅,自從嫁入太子府,太子還從未碰過她,他們又怎會出現這方面的問題?

她伸手揉了揉膝蓋,在婢女的攙扶下,一瘸一瘸地朝前走去。

眾人蜂擁進入宮府,原地只留下宮清影、曙傲然、曙傲風和九姨娘等。

九姨娘見曙傲然和曙傲風面無表情,急忙上前行禮道:「奴家拜見雪王殿下和六殿下!」

「起來吧!」曙傲風黑沉著臉走向宮清影:「剛才的事,是你做的吧?」

「什麼事?」宮清影被他問得莫名其妙。

「太子妃的事情!」曙傲風開門見山。

「你有證據嗎?」宮清影反問。

曙傲風搖了搖頭:「本王雖然沒有看見,但敢肯定是你動的手腳!」

「殿下說話可要有理有據!免得冤枉好人!」宮清影不悅地說罷,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向曙傲然。

九姨娘見狀,急道:「大小姐,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雪王殿下,殿下這是我家大小姐宮清影!」

宮清影朝曙傲然微微頷首,溫柔道:「清影見過殿下!」

曙傲然抿起一絲甜甜的笑容:「一起進去吧?」

「嗯。」宮清影禮貌做出『請』的姿勢,指引著曙傲然朝宮府內走去。

她邊走邊好奇道:「不知殿下身患何病,怎會在這麼熱的天穿裘袍?」

「大小姐您有所不知,雪王殿下從小身患寒症,不能吹風站立。」九姨娘插口解釋道:「皇上之所以選在此時來宮家,便是因為此時暖和無風!」

「哦!」宮清影眯眼看著曙傲然,疑惑不解道:「曙國丹師濟濟,皇上就沒有給殿下安排御醫,專門診治嗎?」

「有!只是本王惡疾纏身,早被閻王判處死刑,此生再無治癒可能!」曙傲然楚楚可憐地低垂眼帘。

喉頭一陣干癢,冷聲咳嗽起來:咳咳咳……

「殿下不要自暴自棄!有道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紫邏大陸這麼大,總會有神醫出現,幫您治癒頑疾!」 「先前確實有位神醫給了本王希望,但後來她不告而別……」

曙傲然邊冷聲咳嗽,邊失落地看向前方。

曙傲風默默地走著,聽到有神醫出現,激動地看著曙傲然:「四哥,那神醫叫什麼名字?您快告訴我,縱使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挖出來!」

曙傲然搖頭:「她做事不留名,常神出鬼沒,本王根本奈何不了她!」

宮清影頓時面紅耳赤,先前說好要暫時住在一起。

結果錦兒出事後,她匆匆丟下他,便去南方海域,這一去就是半月。

對他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殿下,或許那位神醫臨時有要事離開,並不是故意丟下您不管!」宮清影清愧疚道:「她也是情非得已!」

「本王知道!」曙傲然的聲音變得沙啞,他顫聲道:「但她如此離開,著實讓本王擔驚受怕,並不是本王怕死,而是怕她……」出事!

他話音未落,便劇烈咳嗽起來,蒼白的俊容因咳嗽震得陰沉冷峻。

曙傲風急忙輕拍他的後背,風起從袖中拿出一顆毒靈丸給他服下。

宮清影心疼地看著他,原本他已經可以站立行走。

就是因為沒有定時治療,而導致體內被壓制毒素,重新迸發浸染身體。

雖有毒靈丸壓制,但收效甚微,病情不但恢復如初,甚至比先前糟糕。

見風起給曙傲然連續服用四顆毒靈丸,也沒有壓制他的劇烈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