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懷孕以來,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所以江之舟在知道這件事之後,安閑已經聯繫好拍攝團隊,確定好拍攝地點了。

江之舟沒辦法,只能順著她。

直到安閑想要拍水下美人魚美照。

「不行。」江之舟堅決反對,「你現在的身體雖然好了許多,但是水下這種絕對不可以。」

安閑想要撒嬌,卻只能看到江教授的一臉堅決。

最後,安閑哭了,很小聲,像小貓一樣。

赤煉羽裳 他這一次只是抱著她,任打任罵就是不鬆口。

最後安閑自己捨不得了,也不任性了。

拿到美美的寫真時,又傻笑起來。

真的。

別人懷孕的時候過得跟小媳婦兒似的。

就她,過成了祖宗。

還是那種傻乎乎的。

不過不知是誰說過一句話,這世上,有資格傻的人,從來都是幸福的。

原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甚至每天都有新想法的安閑都把這事兒給忘了,卻沒想到懷孕九個月的時候,江之舟神神秘秘的拉她到書房,說有東西給她看。

安閑過去,就看到江之舟手裡有一本相冊。

她打開一看,瞬間驚訝了。

「懷孕記錄相冊?」

江之舟點頭,耳朵似乎紅了,「往後看。」

安閑沒有立刻往後看,反而慢慢的翻。

這上面是她懷孕之後,他偷偷拍的照片,大概每周會有兩張。

而且每張照片下面,都有他寫的話。

「寶貝懷孕第八周,開始孕吐,肉眼可見的瘦了……半夜睡不著,起床看美食視頻,想要給她做好吃的,只為她能夠多吃一口……」

「看著她的睡顏,我說『對不起,是我讓你這麼難受』……她腳又抽筋了,在夢中皺著眉頭,那麼可憐,我趕緊坐起身給她捏腿……」

「寶貝,感謝你的偉大,我們的孩子一定和你一樣可愛。」

……

「寶貝懷孕第十二周,今天產檢,醫生說她懷了雙胎,我很害怕,我覺得我應該開心,可是我真的很害怕,一個孩子已經很危險,她還一次懷兩個。」

「我反覆問醫生,會不會有危險。醫生很仁慈,一遍又一遍的告訴我,沒有危險,寶貝身體很好。可是我還是沒忍住,哭了出來。」

「醫生說,老來得子,還是雙胎,怎麼還哭。我說,因為她,我才愛孩子。如果因為孩子她出事,他會受不了的。」

……

「寶貝懷孕第十六周,她肚子變大,整天脾氣不好,我卻理解她,心疼她。」

「後來我看到她偷偷找瑜伽視頻看,就知道她對身材很在意。我那時候很難過,覺得女媧造人的時候是不公平的。」

「女人為了懷孕,付出了太多,精力,身材,美貌,甚至是快樂。我那時候想,如果能夠讓我替她懷孩子,替她變醜,變胖改多好。」

……

「寶貝懷孕第二十周,今天醫生說寶寶特別健康,兩個寶寶在肚子里相處得很好,她笑得很漂亮,我覺得這張照片比不上她百分之一的美。」

「感謝上蒼,如此厚待我江之舟。」

……

「寶貝懷孕第三十五周,今天她做噩夢了,我哄著她睡著,自己卻睡不著了。」

「我拿出相機,對著她拍了一張,看著照片,我才有一種真實感。」

「黑夜那麼靜,心卻因為她跳得那麼快。哂笑一聲,道一句,江之舟,你是人,你還活著呢。」

……

安閑看著看著,往臉上一摸,發現臉上早已濕成一片。

她撲到江之舟懷裡,「傻瓜,傻瓜。」

她在懷孕的時候,脾氣再怎麼壞,再怎麼為身材、為美貌擔憂,都沒有後悔為他懷這兩個孩子。

江之舟溫柔的看著她,拿過相冊,翻到最後,「喜歡嗎?」

安閑看過去,就捂著嘴,眼中淚水不斷往下落。

「怎麼了?是不是不喜歡?對不起,對不起,我才學三個月,可能沒學好。」

「不。」安閑看著那P的水下美照,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不讓她下水,卻偷偷學PS,為她P出了那麼美的水下美照。

「你幹嘛還要花心思弄這個!你是不是傻呀江之舟!」甚至她自己都忘了這回事,這傻子還記得。

江之舟只是笑。

他只是不想看她失望的眼神。

「我覺得不怎麼好。」

安閑欣賞著美照,「很好了。」她自己拍肯定沒這麼漂亮。

「不,照片拍不出你百分之一美。」江之舟是真的這麼認為的。

照片那麼冰冷,比不上她的體溫給他的安全感。

江之舟有時候都嘲笑自己,怎麼一把年紀了,還這麼幼稚。

可是,看到她的笑容,他就覺得這都不算什麼。

*

安閑預產期的一周前,很害怕。

「老公,你說生孩子會不會很疼呀?」

「老公,你說我的身材還能恢復嗎?」

「老公,你說我會不會死呀?」

江之舟看她這樣,自己也很擔心。

後來就帶她去了一個地方——「男子體驗生產陣痛中心」。

安閑:「……老公,你這是想要做什麼?」

江之舟:「我先體驗一下生孩子多疼,到時候你生產的時候,就想著有我陪你。」

然後……江之舟痛的臉色發白。

這時候他才知道自己幹了蠢事,生怕因為他這樣,嚇著安閑。

結果看她,卻看到她滿臉笑容。

江之舟疑惑,「真的很疼,你沒被嚇到嗎?」

安閑搖頭,只看著江之舟笑得嬌嬌軟軟的,「我知道很疼,我已經看過視頻了,但是不是有你陪我嗎?我就不怕了。」

她是真的不怕了。

哪怕她本質上是一個破點兒皮都會吼得全天下都知道的人。

但是此時此刻,她是真的覺得無所畏懼。

當然,最後生產的時候,在產房裡面罵他的時候還是要罵的。

江之舟是跟著進了產房的,一直陪著她。

她罵的時候,他還給她想罵的詞,讓醫生護士們哭笑不得。

等兩人回過神來,兩個孩子已經落地了。

男寶是哥哥,比妹妹早出生一分鐘。

江之舟很開心,快六十歲的人,笑得像個孩子。

醫生護士給予這上崗奶爸善意的微笑。

安閑坐月子的時候,江之舟請了個保姆,幫忙照顧兩個孩子,自己親自照顧她。

安閑:「你去照顧孩子呀。」

江之舟:「不急。」

這樣對話很多,最後讓安閑以為江之舟不喜歡兩個孩子。

後來看到他寵孩子那個勁兒,就知道他不是不喜歡孩子,只是更喜歡她。

*

安閑看著面前的江愛安、江愛閑,氣得渾身發抖。

「說!你們為什麼打架!」

十歲的江愛安梗著脖子,「是我打的人,和妹妹無關。」

江愛閑趕緊道:「媽媽,是因為我哥哥才打架的。」

安閑冷笑,「你們倒是義氣,怎麼?不想上學,想要去鄉下種莊稼?」

兩個孩子都蔫了。

江之舟就是在這個時候回家的。

六十歲的他,依舊背不坨,腰不彎,但是歲月在他身上刻下的印記又加深了許多。

和保養得好,從不操心的安閑站在一起,更像爺孫倆了。

「怎麼了?」江之舟擁著她問。

他看人的時候,很專註,彷彿除了她,他就看不到其他任何人。

兩個小的看到自己的父親,都激動了。

有爸爸在,媽媽就不會生氣了。

安閑將兩個小的在學校和人打架的事情說了。

江之舟道:「明天我去學校了解一下情況,別先罵他們,說不定是別人的錯呢?」

安閑笑罵,「你家兒子女兒在你心中就是沒錯。」

江之舟握著她的手,道:「是我的兒子女兒。」

安閑臉紅了。

不得不說,越和他相處,她就越喜歡這個老頭子。

她瞪了一眼這老不羞的,對兩個小的道:「好了,幫你們爸爸做飯去。」

「好!」愛安愛閑高興的應了。

而作為母親的安閑,則坐在沙發上打遊戲,等待著晚餐上桌。

有時候她也覺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

這樣實在是太腐敗了。

誰知道,這三個都不覺得這樣有問題。

江之舟:「你手嬌嫩著,進什麼廚房。」

江愛安:「不能讓媽媽累著。」

江愛閑:「要給媽媽做好吃的,哄媽媽高興。」

久而久之,作為江家食物鏈頂端的安閑也沒覺得哪兒不對。

直到有一次汪月到她家做客,看著愛安小姑娘在廚房裡有條有理的忙著時,才明白她的安阿姨過的是怎麼樣的神仙日子!

兩小隻打架的事情,最後是江教授去解決的。

原來是一個小胖墩覺得愛閑可愛,就想要摸她臉,被做哥哥的愛安看到了,發展著就成了打架鬥毆事件。

江教授不止教育了自家兒女,還當著孩子的父母,把小胖墩也說了一頓。

所有人都只能聽著,誰叫江教授那麼有名呢。

大家都知道江教授有個穿越妻子,他自己更是國寶級的科學家、考古學家。

因為國家公布了穿越事件后,江之舟曾經擔憂的老夫少妻問題,早就已經不是問題。

他們甚至因為種種原因,成了一對明星夫婦。

只能說,老天是仁慈的。 兄弟幾個聽見開春可以科考,一個個都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雖然之前就知道大約會增加恩科,但是沒有確定的消息,心裡還是沒有底。現在事情終於確定下來。自然一心一意的準備鑽到書裡面去。

「閨女,幹嘛呢?這是爹在鎮上給你帶的布料,那掌柜的說是新來的,爹瞧著也好看,特意給你買回來做衣裳。多做幾件漂亮的衣裳,我閨女這麼好看,衣服少了可是不行的。」周言棟看著長得更加如風似玉的閨女,那叫一個自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