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老者卻沒有絲毫在意。

「那是60多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剛18歲,來到我父親在珠峰市開的一家小貿易公司公司里玩。」邁克老者那淡然的眼神,彷彿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時光。。。。。。

「修格政權就是一小偷!他們這是偷竊了我們的技術!我們封鎖了這技術60年,現在決不能讓修曉領事館帶著這重力盔甲頭盔運出耶城!」星空安全全息視頻議會上,史密斯上尉顯得異常激憤!

「我的計劃是:趁現在重力盔甲頭盔還在修曉領事館,命令月球基地出動一艘十字鷹,直接一道激光下去,把這座領事館連同那重力盔甲頭盔一起毀了!」史密斯上尉在激詞說服十字政權星空安全議會。他打開了一個視頻:

「請看模擬受損評估視頻,不會傷害到周圍平民生命與其它建築!」

「你當修格政權月球天乾基地的『天羅傘』是瞎子嗎?」全息視頻議會中一個議員喝斥史密斯上尉。

「用這樣低劣明目張胆的手段去催毀其它政權的領事館,等於向擁有98億平民的修格政權宣戰!你考慮到後果了嗎?」這個議員反問他。

「平民多有什麼用,我們就要這樣強霸的打了他,修曉政權也只能忍氣吞聲,更別說跟我們宣戰!」史密斯上尉顯得信心滿滿。

「據我們對其文明的研究,目前這種文明的和諧期,是修曉派執政,格致派被其平民邊緣化,修曉派主導的文明完全是竊取其它信仰文明用鮮血打下的江山,用時間同化而腐蝕代之,講究的是個人極度自私修身,養性,人情往來與社會階層與權貴間,日子正活得*,正享受其自詡不需對錯,不需真理的高度文明之中,他們最怕的就是兵!哪敢有氣魄來對我們宣戰!」史密斯引據研究力爭說服。

「我們還沒到形勢所迫到非得催毀他們的領事館,你不要忘了,那裡面大多數也是平民!」另一位議員反駁。

「一旦催毀,如你所說的其98億被儒化的不明真相的平民輿論會象海水般淹沒而來,會被修曉派以扮演無辜弱勢的角色博取地球人類的同情,沒人會知道是他們偷了我們重力盔甲的技術而有錯,反而會以我們打了他們而被全人類仇恨!」那個議員嚴肅的說道。

「如果那重力盔甲頭盔被他們今晚10點運出了修曉領事館,我們只能在此繁華的不夜城去搶奪回來,那局勢損失將無法評估,我們可能會傷害到更多我們政權平民的生命!還有外星平民的生命!」史密斯上尉又放出了在途中攔截的損失評估模擬視頻。

「尊敬的各位議員!你們請看,現在我們情報知道的,想窺探這重力盔甲頭盔的就有左手聯盟,與宇宙流浪者魔都鳥串通的我們地球的流浪者極端組織,還有其它小的恐怖組織,都派有成員集聚在了修曉領事館周圍,一場搶奪大戰一觸即發。」史密斯上尉希望各議員了解現在的局勢。

「我們要在被運出耶城途中奪回來,局勢會失控,平民損傷會更大!」史密斯上尉顯然有備而來要說服安全議會,指著模擬評估損失的視頻又慷慨陳詞:

「難道修曉政權的平民就是生命,這耶城的各政權的平民,還有其它星球的平民,他們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嗎?以後我們地球人類要遷徙其它星球,難道要我們都去幫忙他們98億人口的平民遷徙嗎?」

「他們遷徙還是漂泊流浪宇宙,那是他們自己的事,與我們無關?」其他議員答道。

「我們是討論決定用哪種計劃方案阻止重力盔甲頭盔被運出耶城,而不是討論修曉文明與其平民的未來,請你們敢快拿出具體可行的方案,時間不多了!」星空安全議會主席說話了。

議會一時爭論起來。。。。。。

「報告史密斯上尉!有緊急情況!」史密斯上尉把這位報告特工的全息視頻拉入議會,厲聲說道:

「有什麼緊急情況快說!」

「藏在修曉領事館地下室二層的重力盔甲頭盔信號已消失或已被關閉!」

整個全息視頻議會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是一時無聲的靜默。

所有人都知道,必須立刻要決定行動!

。。。。。。

耶城洲際大酒店500層,南宮一燕,司馬夜空,山龍,亞琳正好奇的聽兩位老者偷取騰天格的眼鏡與重力盔甲的回憶:

當我走進我父親設在珠峰市的辦事處,辦公室里的修格政權的職員,一個個熱情的都湊向前誇我稱讚我這般那般好,惟有一個叫騰天格的職員,平常的與平常一樣平常!

邁克老者輕哼一笑:我年少的心裡根本就反感看不起那些來誇讚我的那些修格政權的職員。我倒很注意平常的騰天格!

我裝著在辦公室這裡走走那裡看看,很多修格政權的職員看到我都裝著很認真的工作。其實我心中都沒在意他們在做什麼!

我偷偷的來到了騰天格的身邊,看到他辦公桌上放著一副老舊的眼鏡,我年少好奇心起,伸手就拿起來戴著看看,這一看被吸引住了!

「哇!」我一時興奮的叫了出來,看到裡面那變形的盔甲。

「這眼鏡給我玩下!」我馬上跟他要。

騰天格起身卻一把摘了下來,嚴肅的看著我說:「不行!我晚上要去表演魔術賺錢!」收好眼鏡繼續做事就不理我了。

「那你晚上帶我去,我想去珠峰市玩玩!」我肯求他。

騰天格不說話了,懶得理我。

「邁克!我的眼鏡給你玩吧!是你們十字政權最新款的喲!」有一個女職員微笑著殷勤的想遞給我。

我又不是沒見過,也沒理她。

「晚上我帶你去珠峰市玩吧!」

「我們一起帶你去!」

「他那魔術有什麼好看的,就是藉助全息影像搞些騙人的把戲!以為誰不知道呢?」有職員輕蔑的嘲諷。

騰天格皺了下眉頭,還是懶得理。

而我就想去看看!到了晚上,在那些職員們的前呼後擁下,我看到了騰天格的盔甲魔術表演:

裝模作樣的藉助全息影像,一副盔甲緩緩覆蓋其身,頭盔卻沒戴上,騰天格又從空中用手接過頭盔,戴了上去!穿好盔甲后又僵硬的機械般的擺了幾個造型,最後雙手舉向空中,雙腳慢慢離地騰空而起,慢慢把身體在空中騰空擺平直,突然卻直直的整個人身體摔在了地上!

看錶演的平民都哄然大笑,台下唏噓聲不斷。。。

年少的我,卻發現特別真實,邪惡的念頭滋生在我心裡:

能拿來自己玩玩,那肯定很好玩!

我想騰天格不會給我,就想到了偷。。。

突然,「嘭」的一聲巨響!耶城洲際酒店大廈一陣劇烈搖晃。

司馬夜空本能得扶住南宮一燕,山龍一手拉住亞琳,四人都摔倒在地。

麥拉安與麥克兩位老者身下座椅在搖晃中馬上變形為重力盔甲,保護著他們騰空而起,又安然落地。旁邊摔倒的幾個黑西裝男人馬上爬過去攙扶他們。

所有人都來不及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時那橢圓鋼門打開,沖入幾個手持武器的雇傭軍人:

「老闆!快走!剛有一枚鑽地導蛋襲擊了修曉領事館!」

眾人剛起身,窗外的一道飛行的火光劃過高樓間隙,一個轉彎,直向下飛向對面修曉領事館樓底!

「激光散射導蛋!」南宮一燕驚呼一聲,看向同樣瞪大眼睛的亞琳。

「看那飛行的軌跡與尾部的火焰,確定是我們的激光散射導蛋!」亞琳輕聲的肯定。

司馬夜空與山龍,還有那幾個雇傭軍人,都用驚訝的眼光看了下她們兩位:不明白這樣都能看出是什麼導蛋!

「大家都爬在地上別動!」那幾個雇傭軍人忙又按下兩位老者,南宮一燕與亞琳雙雙反拉住不知情的司馬夜空與山龍躲在吊籃型座椅後面。

南宮一燕與與亞琳知道激光散射*的威力:

激光*可精確的隨鑽地*鑽出的洞,進入地下室,一旦啟動,激光四射,室內所有物體將會湮滅般消失,如是強大的激散射*,整座修曉領事館將會融化般倒踏!

眾人都俯身低頭,等待著這近距離天崩地裂縫一刻到來,心都加快了跳動,司馬夜空單腳跪地俯身在南宮一燕的身邊,頓感臉旁一陣陣熱浪隨著南宮一燕起伏的禮服蝴蝶結襲來,一時感覺呼吸急促,感覺心跳更快了!

約過了一分多鐘,卻沒有任何動靜!

那些雇傭軍與黑西裝男人心中奇怪得慢慢抬起了頭。

司馬夜空與山龍也跟著抬起些頭,心中疑惑:

一顆*下去,過了這麼久怎麼沒有一點動靜!

司馬夜空一偏頭,卻正好與南宮一燕頭碰頭,剛才害怕中不知怎麼自己左手與南宮一燕右手緊緊相扣。南宮一燕低頭看著自己禮服上高聳的蝴蝶結,兩團紅暈突現臉睱。

山龍緊抓住亞琳光滑雪白的手臂,一時沒注意。

「你把我抓痛了!」亞琳還害羞的眨著眼睛低下了頭。山龍木呆得反應過來,馬上鬆開了手,幾個手指印卻還留在了那水靈靈的皮膚上。

「撲!撲!。。。。。。」一排掃射的子彈射穿這第500層的玻璃,呼嘯從眾人的頭頂飛過,身後的牆面上留下許多牆皮剝落的彈孔!

「趕快卧倒!」

那些玻璃並未完全碎裂,只是留下許多帶有細裂痕的彈孔,但高樓的冷風,卻從那些彈孔猛灌進來,南宮一燕的秀髮從她白皙美麗的耳朵上漂揚,散落在司馬夜空護著她的手臂上。

兩位老者此時卻打開了自己的重力盔甲頭盔,邁克老者看著南宮一燕四人大聲吃力的說道:

「我們等了60年,本想把這重力盔甲與眼鏡都歸還給你們!可是,我們的自身的求生慾望卻不讓自己脫下這重力盔甲!」邁克老者慚愧了。

「邁克老朋友!我也一樣,求生慾望佔據了我,我自私的意識沒讓我脫這重力盔甲歸還給他們!」麥拉安老者一樣沒脫下自身所穿的重力盔甲。

「帶上那三副眼鏡想辦法逃出去!」麥克老者對南宮一燕四人大聲說道。

「對不起你們了,我們只能還給你們眼鏡了,我們還不想死!」麥拉安老者看著那三副眼鏡被風吹動,急著說。

南宮一樣眼看其中眼鏡掉落下來,急伸手接住,又收起那兩副,交給了司馬夜空。

「你們比我們年輕人更需要重力盔甲!」司馬夜空安慰兩位老者。

人都有本能求生慾望,當真正面對生死時刻,選擇左右就在那一線之間,可能在十字政權個人保護自己的權利已是理所當然。但是,在修曉文明泡沫與文明槓桿之中,兩位老者這樣的個人自私選擇將會是在人們口水輿論的尖端,或者會在以後生活中無法在社會上生存立足!這種泡沫與槓桿,越在和平時間到臨近戰爭時間更替的最高點時,人們都會以正能量來推向臨界點,直到還原真相與真理的戰爭刺破它,折端這文明槓桿,讓這種修曉文明又回歸到正道!但這種文明下的平民,將會付出一代人或者幾代人血的代價!

「衝出去!趕快技開這裡!」窗外的槍聲密集的

響起,爆炸的火光淹沒了這不夜城的燈紅酒綠。

那些雇傭軍人與已護著兩位老者退出了房間。

「我去拿我的背包!」山龍想起四人還有換衣服的東西還在包內。

四人也隨後衝出了房間。

「那顆不能引爆的激光散射*有沒有我

們十字政權的標誌?」史密斯上尉低沉的詢問。

「放心,我們是從XJ恐怖組織那弄到的修曉派自己偷賣的激光散熱*,保證不會查到是有我們的標誌!」

「做得好!啟動D行動,一定不能讓重力盔甲頭盔被帶出耶城!記住,盡量減少平民的傷亡!」史密斯上尉無可奈何的下達最下策的命令。

十字政權平民的生活,白天在家睡大覺,房間引入陽光浴睡眠,讓自己的類人機器人替他們工作。

晚上,精力充沛的平民沐浴在燈紅酒綠之中暢聊人生,歡聲笑語!女人們身著自己認為最漂泊的著裝,自信的穿行於休閑的男人們中間,以求能得到更多男人的欣賞的目光,讚美的話語!

然而今晚,耶城平民註定無法入眠!

「那顆激光散射*不知什麼原因沒有引爆!」

左手聯盟的玉山耳中突然傳來消息。

「馬上行動!趁此時機搶奪重力盔甲頭盔!」玉山命令。

此時整個耶城洲際酒店內的人們在驚叫中尋求逃生之路:

一輛輛豪華的低空快車飛出大廈,沖向樓頂上空逃去,以求飛得更高點。低空航線內的快車慌亂變道避開修曉領事館。

「低空快車不過來這邊了!」亞琳一看不對!

「快去電梯!」司馬夜空拉著南宮一燕奔向外牆觀光電梯。

「夜空!我的高跟鞋太高了,跑不動!」南宮一燕跟不上。

「把高跟鞋脫了!後悔沒穿可變後跟高度的鞋子!」亞琳急了!

「快!把鞋子換上!」山龍從背包內拿出兩雙鞋子。

司馬夜空馬上奪過南宮一燕的那雙鞋子,幫她穿上。南宮一燕看到蹲在她長腿下司馬夜空,一股濃濃的幸福感湧向心裡,她彷彿聽不到周圍危險中拚命逃命的人群。

「你就是一根木頭!」亞琳心中憤憤不平的自由穿上鞋子。

「山龍!司馬夜空!你們跑去哪?往後面電梯下去!」玉山看到他們,從驚慌的人群中擠了過來。

「前面修曉領事館太危險了!」玉山鎮定的對他們四人說道。

四人剛在人群衝撞中一時沒分清方向,此時順著玉山的眼睛看去:

但見修曉領事館周圍,通紅的子彈在連續密從空中的低空快車中射出,密集的火力連線成一條條火紅飄帶般,舞動著長長的火舌伸入大廈底部,勢有將修曉領事館地基打穿之勢!

四人眼中的火力驚醒了他們,忙往後面跑!

「玉山!你去哪裡!」山龍突然發現他反倒往前面去了。

四人回頭一看:

玉山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幾個人,個個手中拿著一把摺疊步槍,嚇得身邊的人群紛紛蹲下。

「記著,到海底隧道回去!」玉山說道。

突然一排密集粗大的子彈掃破前方外牆的玻璃,勁射進來。不少平民一下被攔腰掃斷,剎那間,人體的上軀,下肢,胳膊,大腿,散落血泊中!未勢盡的子彈又擊起地面碎片飛濺!

上半身的一個黃髮高鼻樑的男人腦袋,拚命的抬起來,睜大著眼睛看著自己旁邊血肉橫飛得下半身,蠕動的手指爬過地面流淌的鮮血,儘力的拉著大腿上的褲子,想把那打斷的下半身挪過來與自己上半身拼接在一起!

「這是我的下半身!」一個沙啞痛苦的聲音在從另一個上半身腦袋傳來。

這個黃頭髮高鼻樑男人腦袋聽到聲音再拚命抬起些頭一看,仿似最後的希望破滅般,腦袋落回地面,長舒最後一口氣,睜大著雙眼不動了。

一位金髮雙肩坦露的女士,痛苦的皺著眉頭坐起又躺下,躺下又坐起,雙手抱著自己破碎長裙下只剩半截左腳大腿,幾個起身來回后,突然停住了,側身爬向前,抱過一隻雪白的長腳,地面托出了一道血痕。。。。。。

「快!與我們的勇士並肩作戰!」

玉山帶領身邊幾個人反倒沖向前,對這些痛苦的鬼哭狼嚎的人視若無堵,只見他們逆風衝出窗外,展開翼裝,飛了出去!

冰冷的風,呼呼的透過破碎的外牆玻璃,吹進了這第500層的大廳。

司馬夜空,山龍從沒見過如此慘狀,一時心內翻湧想吐。又掙扎著用顫抖的手拉著南宮一燕與亞琳護著她們想儘快逃離這危險之地。

人群蜂擁逃命中湧向此層酒店後方電梯。

「如此高毀格酒店都配有足夠數量的逃生快車!」南宮一燕突然想起。

「應該是在逃生通道那邊!」司馬夜空提示道,他未負債之前往來十字政權不少次數!

四人混亂中擠進逃生通道,衝進逃生倉,已有不少十字政權平民已開啟逃生快車飛出逃生軌道,逃生倉內沒剩幾輛逃生快車了

司馬夜空匆忙中扶南宮一燕上車,山龍正想讓亞琳先上車,一名手捧腹部的白人男子,下跪般哀求道:

「我受傷了,讓我先走吧!」說著還把手捧的鮮血伸出來給他們看。

「去你的,滾開!」亞琳對著其胸口就是一腳踹過去。「還來裝騙!」

山龍與亞琳一上車,司馬夜空就開動逃生快車衝出逃生軌道,可以看到背後那白衣男子氣憤的沒事人一樣爬起來只能對著遠去的他們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