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在臨走前,對著張東說道「趙斌交給你了,他醒過來告訴我,給我打電話」,王峰說完跟著警察走了。

邊防省齊林市市公安局辦公室里,王峰魯能,宋兵,還有市公安局局長吳良,讓王峰想不到的是,大隊長鬼影也趕了過來,王峰感覺到事情有些嚴重了。

市公安局局長吳良很嚴肅的說道「根據公安部的消息,本市有一批毒販,在活動,而且王峰幾個人無意中跟這些毒販有了矛盾,市局黨委研究決定請求特種大隊支援,這些毒販十分的猖狂,手裡有槍,據可靠情報,他們還雇傭了大批的雇傭兵」。

王峰眉頭微皺,想起了那個街頭被自己殺死的狙擊手,宋兵說他胳膊上有黃蜂的標誌,看來跟黃蜂雇傭兵有關係,這讓王峰很是氣憤,這些雇傭兵,屢次想要殺了自己,屢次誤傷自己的戰友,王峰搞不懂怎麼回事,但是他們想殺自己,就要奮起反擊,如今的王峰再也不是半年前,那個靠別人保護的新兵了,王峰已經成長成為一個合格的特種兵。

為國家打擊毒販,為了地方安寧義無反顧,王峰不會有任何的退縮。

大隊長鬼影看了看王峰,看了看已經轉業,但又能一起戰鬥的宋兵魯能,然後大聲的說道「上級軍區已經同意,王峰結束休假,回特戰隊待命」,大隊長鬼影的話很簡短,但很有力度。

事情已經很明白,這次事情不是簡單的被襲擊,帶有另外的性質,王峰宋兵魯能還有大隊長鬼影幾個人從市公安局出來,直接上了大隊長鬼影的越野車,直奔軍區醫院,因為趙斌還躺在那裡,趙斌曾經的戰友,為了王峰受傷,幾個人當然不放心了。

很快幾個人來到了病房裡,王峰一眼看到了趙斌,大步的走了過去,醫生連忙小聲的說道「注意安靜,病人沒有大礙,但失血過多,要靜養」,醫生一邊說一邊沖著王峰幾個人揮揮手示意王峰幾個人出去。

王峰幾個人點點頭,然後走了出去,知道趙斌沒事已經夠了,作為戰友當然不會打擾戰友的休息了。

而就在此時高小雅高小婷兩姐妹大步的跑了過來,高小雅來到了王峰的面前,拉著王峰的手四處的看著,一邊看一邊說「大木頭,那裡受傷了,快讓我看看」。 高小雅一邊說著,拉著王峰左看右看,尤其是高小雅看到王峰身上好多的血跡的時候,更加的著急。

「別看了,我沒事,趙斌受傷了,他替我擋了一槍」,王峰看著高小雅說道,尤其是看到高小雅對自己的關心,王峰心裡暖暖的,一個鐵打的漢子,快被融化了。

「沒事就好,嚇死我了」,高小雅鬆了口氣說道。

而此時大隊長鬼影,宋兵,魯能張東幾個人很知趣的走開了,都是戰友,自然為王峰高興了,一個大兵找到這麼一個漂亮的冒泡的女人,而且還是高官的千金,都為王峰高興。

王峰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受傷,自己到掉進溫柔鄉里了,王峰感覺有些愧對趙斌,王峰很直接的說道「你們回去吧,我沒事,大晚上的不睡覺,有了皺紋可就難看了」。

「趙斌受傷了,趕緊給苗小軒打電話,趙斌可是他的部下」,高小雅忽然響了起來,連忙說道。

王峰知道苗小軒的電話,拿出了一張名片,播起了電話號碼。很快電話撥通了。

苗小軒有些慵懶的聲音說道「王峰,大晚上的不陪著你的小雅,給我打電話幹嘛,你該不會空虛寂寞了吧」。

「趙斌受了搶上,在軍區醫院,來不來是你的事了」,王峰很直接的說道,大晚上的還真不想打擾這個大美女兼有錢的富婆。

苗小軒一怔,本來躺著的直接坐了起來很嚴肅的說道「我馬上到」。

王峰有些放心了,放下了手機。

「王峰你過來,我跟你說幾句話」,高小婷一臉嚴肅的說道,說完沖著王峰招招手。

王峰一怔,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看魯能,王峰跟著走了過去,不等高小婷說話,王峰就說道「魯能沒有對象,你放心吧」。王峰感覺魯能肯定會跟這個高小婷有結果。

「你個大木頭,廢話少說,我告訴你,上次你們救人質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是消息透露了出去,我懷疑就是你的對手劉寶,但是我現在沒有證據」,高小婷很嚴肅的說道。但是高小婷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經意的看了魯能一眼。

王峰其實早就想到了這一層,而且剛才的事情就是劉寶乾的,這個仇是結定了。王峰想著回去要好好的收拾一下這個劉寶。

而就在此時,苗氏集團的總經理苗小軒大步的走了過來,苗小軒頭髮有了凌亂,一臉素裝,但依然掩飾不住苗小軒的高挑身材,漂亮的臉蛋,很顯然苗小軒來的很著急。

苗小軒一邊走一邊沖著王峰說道「趙斌在哪,我要見他」。

「在裡邊,但不要說話」,王峰說道。

苗小軒點點頭推門走了進去,王峰跟在後邊,生怕苗小軒打擾趙斌的休息,但是下一刻王峰怔住了,苗小軒坐在了趙斌的身邊,一雙修長的手握住了趙斌的大手,眼睛里閃著濕潤,滿是關切的樣子。

這一刻王峰有些疑惑了,輕輕的把門關上了,很為趙斌高興,有了這樣一個溫柔熱情奔放的美女老總關心,王峰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了。

大隊長鬼影當然也看到了這些,知道不能久留,作為領導,要快速的做出決策部署,鬼影來到了王峰幾個人的面前,很直接的說道「張東你留下了,照顧趙斌,王峰宋兵魯能,你們幾個負責跟內心聯繫,事情完了王峰歸隊,你們兩個丫頭回家,別添亂了」,大隊長鬼影說完大步的往醫院外邊走去。

有了大隊長鬼影的安排,王峰幾個人也就沒有必要留在這裡,畢竟還有事情要做,王峰宋兵魯能高小婷高小雅姐妹幾個人上了高小婷的車,高小婷依然是司機駕駛員,開著車一路狂奔,並沒有問王峰幾個人要去那裡。

魯能是憨厚直爽的人,受不了壓抑的感覺,吼著嗓子說道「哥幾個,我們這是去哪,剛才在局裡,吳局長也說了線人死了,沒有任何情報,我們上哪裡都是白搭,現在最為關鍵的是找個線人」。

「我說你以為線人是你家養的,想什麼時候用,就有,那是需要培養,幾年都出不來一個」,宋兵很直接的說道。

王峰沒有說話,但是心裡在捉摸著,重新培養線人根本就不行,王峰想到了那個飛刀瓢把子,這個人很有正義感,如果能夠爭取過來,這可是一個很有實力的線人,瓢把子應該是他們的內部人。有了這樣的人幫忙,王峰相信完全可以掌握毒販的任何行動。

想到這些,王峰很嚴肅的說道「去郊區的山廟的山腳下的農家院」。王峰沒有這個瓢把子的聯繫電話,只有去那裡找人了。

「兄弟,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去農家院,剛才我們喝的酒可不少,喝酒別叫我了」,魯能有些生氣的說道,對王峰的話有些不以為然。

王峰笑了笑說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高小婷對王峰的話深信不疑,高小婷身為神秘組織的人員,思維敏捷,感覺到王峰應該有想法,一個急轉彎,朝著成為急速而去。

那個地方几個人曾經去過,離著省城有一百多里地,就算高小婷的車速很快也要一個小時。不過這些不算事情,跟打擊毒販,跟趙斌受傷,跟給趙斌報仇,比起來微不足道。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王峰,拿著,這是很靈的金瘡葯,隨時可以止血」,高小雅關切的說道,說著從兜里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放在了汪峰的手裡,作為王峰的女朋友,高小雅無法阻止王峰去為國家戰鬥,但是高小雅可以讓王峰減少到最小的傷害,在戰場上及時止血,救助是最重要的。

「小雅妹妹,給了峰哥哥,也給你的宋哥,跟魯哥吧,我們也是有負傷危險的」,宋兵開著玩笑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王峰借著燈光看到了遠處有很多人,那是那個農家院,王峰為了不打草驚蛇,讓高小婷把車停在了路邊上的樹林里。

那些人很顯然是瓢把子的人,不能露餡,王峰知道自己幾個人跟那些混混一場大戰,很可能被認出來,而這裡只有高小婷高小雅他們不認識,而高小婷是最合適,王峰看著高小婷說到「就看你的了,我相信瓢把子應該會來」。 高小婷倒也不推辭,要知道高小婷的功夫,不管是徒手格鬥,還是狙擊伏擊,還是速度槍法,那可都是頂尖人物,高小婷點點頭,然後下了轎車。

王峰看著高小婷下了車,靠在座位上,眼看著高小婷走進了農家院,可以說高小婷一臉的嚴肅,配上那一身便裝,簡直就是一個冷美人,在深夜的荒野小鎮,讓人看了都有瘮人。

「那邊這麼多人,你讓她一個女人一個人去,你就不怕出事情」宋兵有些擔心的說道。一邊說一邊有些緊張的看著高小婷進入的那個農家院。

王峰笑了笑,然後看向魯能說道「你擔心嗎」。

「不擔心」,魯能說道,魯能隊不知道高小婷的身份,但是知道她的功夫很厲害,那可是頂尖的高手。

「你們打什麼啞謎,太不夠兄弟了」。宋兵有些無語的說道。

王峰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知道高小婷的身份知道人越少越好,而就在此時,王峰看到不遠處,農家院門口的燈下,不斷地有大漢被扔了出來,這些大漢很顯然受到了重擊,一個一個的倒在地上痛苦的慘叫。

「怎麼樣,兄弟們,應該明白了吧」王峰笑著說道,王峰知道這些人肯定是高小婷扔出來的,而高小婷是一個如此漂亮的大美女,年輕漂亮,在午夜的農家院,當著這麼多男人,肯定會出事情,而高小婷可不是那種吃虧的女人,肯定會大戰一番。王峰對高小婷的功夫很放心。

王峰一邊說一邊看了看張大了嘴巴吃驚不已的宋兵,拍著宋兵的肩膀笑了笑。

宋兵反應了過了十分驚訝的說道「這女人究竟幹什麼的,功夫這麼厲害,比我們這幾個大老爺們都厲害,你看那個小子被扔出來的時候身上胳膊腿全斷了」。

「慢慢學吧,活到老學到老,你不知道的多著那」,王峰拍著宋兵的肩膀說道。

十幾分鐘以後,高小婷跟光頭男飛刀瓢把子走了出來,看起來兩個和平的很,沒有發生任何的衝突,一路上瓢把子還說個不停。

王峰看的出來,這個瓢把子還算有正義感,能夠跟著高小婷出來,已經很不錯了,而且王峰看的出來,瓢把子出來,沒有任何的被強迫。想到這些王峰下了轎車。

在樹林里一棵大樹下,點著了一顆煙,等著高小婷跟瓢把子。

幾分鐘以後瓢把子大步的走了過來,但是瓢把子的人沒有到,飛刀就到了,王峰現在的功夫,可以很敏銳的感覺到飛刀的破風之聲,王峰一個閃身,反手一抄,直接接住瓢把子的飛刀。

「王峰老弟,我就知道是你,能夠接住我飛刀的沒有幾個,你是一個,身邊的這位冷美女也是一個」,瓢把子大笑了幾聲,大聲的說道。

王峰感覺到了瓢把子的豪爽,能夠大晚上的跟著一個功夫高強的女人出來,可以說這個瓢把子絕對是一個人物,王峰笑著說道「老兄,大晚上的你都趕出來,你就不怕我們把你給打劫了」。

「我怕什麼,這位高手我都打不過,要想打劫,這位女士一個人就夠了」,瓢把子很爽快的說道,瓢把子混跡社會這麼多年,自然能夠看出高小婷的功夫,可以說整個省城都沒有這樣的高手,十幾秒的功夫,把五六十號大漢扔出去了,而且每個人都是重傷,最起碼要養上幾天。

面對這樣的人瓢把子選擇了妥協,何況高小婷已經把王峰說了出來,瓢把子更加的好奇了,想看看王峰這個人究竟是何方人物。

瓢把子在說話的時候,眼睛並沒有停下來,因為他感覺到王峰幾個人大晚上的找自己,肯定不是為了見證自己的飛刀絕技,瓢把子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兄弟,說吧,究竟什麼事情」。

王峰看了看四周,扔給瓢把子一顆煙,然後自己點著了一棵,沖著高小婷揮揮手,示意他上車,王峰知道這種事情不能讓太多人知道。

王峰摟著瓢把子的肩膀往樹林深處走了走,然後說道「我們是公安的人,不過你別急」,王峰說著死死的摁住了瓢把子要暴起了身體。

王峰手勁很大,瓢把子根本就動彈不得,這個時候,王峰知道必須亮明身份,擺正態度,如果這個瓢把子反抗,王峰手裡的飛刀會直接出手。

瓢把子感受到了來自王峰身上的壓力,知道不是王峰的對手,瓢把子知道自己所從事的行業是什麼,刀口上生活,走的是危險的行當,瓢把子其實內心裡早就不想幹了,但始終找不到撤出去的門路。

因為瓢把子知道,一旦進入這個行業,再想回頭就難了,你回頭,同行會拎著砍刀上門看你,所以瓢把子表面上風光內心裡痛苦極了。

王峰感覺到瓢把子身體沒有暴起的跡象以後,慢慢的鬆了手,然後很嚴肅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是一個一條路走到黑的人,我既然找到你,就是給你一條活路,我們的線人被人殺了,需要線人,我選擇了你」,王峰說完,眼睛盯著瓢把子,一動不動,這個時候很關鍵,因為王峰知道,這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瓢把子要是不幹,就直接幹掉瓢把子,這也是為了其他人的安全。

瓢把子用力的吸了一口煙,把煙捲扔在了地上,然後用力的踩了踩,抬頭看著王峰說道「干他娘的,不過你要保證,對我以前的事情可以將功補過」。瓢把子這也是為了給自己找條後路,而且瓢把子也見識了王峰這些人的功夫,知道這些人不是一般的人,如果自己不答應,肯定自己活不過今天晚上。

朕的皇后超難撩 王峰見瓢把子答應了,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王峰儘管跟瓢把子只是見了兩次面,說了幾句話但是王峰感覺信任這個人沒錯,王峰很嚴肅的說道「放心吧,就算拼了命,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牽連」。

而就在此時王峰的直覺告訴自己,被人盯上了,不,應該是瓢把子被盯上了,王峰連忙大喊一聲,直接撲向瓢把子,然後就地滾了幾下,接著碰的一聲槍響。子彈貼著王峰的耳朵飛了過去。前邊一個深深的彈坑。 很顯然這人的槍法並不怎麼樣,距離近,沒有水準,如果是王峰開槍,肯定打中對手,開槍的人不轉業,王峰一邊想,一邊連續在地上翻滾,然後迅速的回頭,王峰看到了一個黑影,有效距離,九十米,王峰的飛刀帶著一道白光飛了出去。

王峰聽到了刀扎進肉的聲音,接著一聲慘叫,王峰知道這個人應該被擊中,而且一刀致命,王峰對自己的刀法很有自信,王峰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吐,然後來到了瓢把子身邊。

「沒事了,起來吧,我們過去看看怎麼回事」。王峰很嚴肅的說道,王峰感覺這事情有些奇怪,這個人目標並不是自己,而是瓢把子,難道這個人發現了什麼。

「什麼情況,看我不生吃了他」,瓢把子生氣的說道,說完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大步的朝著開槍的地方走去。

王峰緊隨其後,王峰擔心這傢伙還有後援,大步的跟了過去,很快王峰跟瓢把子來到了這個人的面前,只見一個人脖子上插著一把刀,靠在樹上,已經死了,這個人很面熟,王峰想了起來,這個人就是曾經在山上的廟裡,騷擾高小雅的那個男人。

「居然是強子,這小子居然打黑槍,真不是東西」,瓢把子很生氣的說道,一邊說一邊踢了這個強子一腳,然後順手把脖子上的飛刀拿了下來。

王峰看著這把刀,這刀是高小雅給的,不能丟了,王峰接了過來,笑了笑說道「獻醜了,這飛刀是我的」。王峰一邊說一邊把飛刀在這個人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後揣進了腰裡。

「兄弟,你救了我一命,從今以後,我的命就是你的,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瓢把子很是佩服的說道,瓢把子看到了王峰的飛刀絕技,那絕對比自己的要強多了,這麼遠的距離,一刀封喉,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百步穿楊,瓢把子感覺自己真是井底之蛙。

而且王峰救了自己,瓢把子是一個很講義氣的人,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何況還是救命之恩,瓢把子是認定了王峰。

王峰一臉的嚴肅,嘴角只是笑了笑,然後說道「別客氣,究竟怎麼回事,這個強子為什麼要殺你,你們有仇」。王峰感覺事情有些蹊蹺,難道被人發現了,或者這個強子是別人的眼線。

「我也不清楚,這小子是那幾個老闆推薦過來的,開始並沒有在意,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瓢把子一頭霧水的說道,瓢把子一個大老粗,對這些動腦筋的事情感到很頭疼,也從來沒有仔細的想過。

在瓢把子的心裡,只有哥們義氣,兄弟感情,認為只要哥倆好,什麼事情都辦了,殊不知,你跟他是哥倆好,但是他不會跟你哥倆好,眼前就是見證。

王峰感覺到瓢把子被人監視了,尤其是這個被擊斃的人,肯定有問題。為了穩妥起見,王峰很嚴肅的說道「這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因為你的身份特殊,立即掩埋,你不能暴漏,要做好隱蔽,很顯然這些人對你起了疑心」。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荒山野嶺的,沒人來」,瓢把子說道,但是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現在想想還真有些可怕,想想整天被這些人盯著,那種感覺該多難受,瓢把子一邊想著拖著這個強子是屍體往樹林深處走去。

而就在此時,高小婷宋兵魯能高小雅幾個人跑了過來,尤其是高小雅來到王峰的面前,先是上下看看,才說「究竟怎麼回事,哪裡來的槍聲」。

「走吧到車上說」,王峰很嚴肅的說道,說完朝轎車走去。

王峰幾個人上了車,高小婷開著車飛快的跑著,濃密的樹林,荒涼的山路上一輛轎車飛快的跑著,跑出去幾里地以後,王峰才說道「剛才有人想暗算瓢把子,看來有人盯上了,不過這個人已經死了,魯能,不能讓瓢把子有任何的危險,一旦感覺不對勁,就及時出擊」。

「沒問題」,魯能點點頭說道。

由於有了大隊長鬼影的命令,王峰要連夜趕回特訓大隊,高小婷依然開著轎車,幾個小時的路程,就把王峰送到了特訓大隊的門口。

特訓大隊並沒有圍牆,但是暗處的狙擊手堪稱比圍牆還要厲害,只要不經過同意,或者陌生人擅自闖入,只有被爆頭。

王峰下了車,看了看轎車裡的戰友紅顏知己,王峰用力的揮揮手,短暫的分別,以後的浴血奮戰,王峰相信會再見。

高小雅顯然有些依依不捨,不顧一切的下了轎車,緊緊的抱住了王峰,眼睛里含著淚水說道「要活著,你不是一個人」。

「我一定活著,我不是一個人」,王峰很簡單的說道,現在千言萬語,不知道該說什麼,有時候沉默比任何的語言都重要,這就是當兵的人,當兵的人也想有熱烈的愛情,也想有風花雪月,但有時候個人要服從組織。要做出犧牲。

女人啊,既然你選擇了我們,選擇了當兵的人,那麼就默默的承受吧,孤單寂寞,或許只是開始,王峰輕輕的屢屢高小雅烏黑的秀髮,然後轉身大步的往營地走去。

王峰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但是王峰知道,作為一名軍人,女朋友重要,但是國家更加的重要,王峰現在不是一個普通的士兵,是一個特種兵,隨時準備上戰場,有時候王峰感覺自己應該離開高小雅,讓高小雅去尋找能夠時刻陪伴他的男人。

感情往往說不清道不明,當兩個人在次相見的時候,越發的不能分開。這就是特種兵的鐵血柔情。

「王峰,要活著,你不是一個人」,高小雅在後邊大聲的喊著,寂靜的夜裡,傳出女人對生命的寄託,對心愛男人的期盼,令人感到,令人心潮澎湃。

但是王峰沒有回頭,依然大步的往前走,王峰知道,一旦回頭,就很難在走下去。

「王峰」,黑暗處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

「到」,王峰很乾脆的說道,是大隊長鬼影的聲音,王峰聽了出來。

「到我辦公室」。大隊長鬼影很嚴肅的說道。 王峰挺胸抬頭,大步的往大隊長鬼影的辦公室走去,站在門口,王峰敲門,然後推門走了進去,王峰還沒有從剛才的分別的情緒中回過來,默默的坐在了大隊長的對面,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煙默默的點著。抽了起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吐出一口煙,尼古丁的麻木,沒有驅散王峰種種的疑惑,在面對大隊長的時候,王峰暫時的忘記了跟高小雅的離愁,王峰想起了趙斌幾個生死戰友突然轉業,想起了叢林戰中,黃蜂雇傭兵突然出現,想起了那些毒販為什麼一直真對自己。

這麼多的疑惑一直困擾著王峰,但是王峰沒有說話,一直在抽著煙,默默的看著大隊長鬼影。

此時大隊長鬼影背對著王峰,看著窗戶外邊,幾分鐘以後,鬼影轉過身來,看著王峰說道「王峰,你肯定有很多話想說,有什麼就說吧」。

「沒有」,王峰很簡單的說道,王峰知道自己是一個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至於其他的任何疑惑都沒有用,也許是有針對性也許是巧合,王峰都不會去問,現在的王峰既然歸隊,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瘋狂的訓練。

在戰場上,王峰明白,實力決定了一切,而在跟趙斌幾個人喝酒的時候,每一個人的話王峰都深深的記著,成為狙擊槍王,學會佈雷,不斷的超越,團隊,最重要的是要加入狼牙特戰隊,對於這個神秘的組織,王峰沒有任何的概念,但是有一點,王峰知道,實力是最重要的。

大隊長鬼影本來以為王峰會劈頭蓋臉的說一通,但是王峰簡單的兩個字,讓鬼影十分的吃驚,鬼影看著王峰冷靜嚴肅的臉,鬼影知道經過這麼多事情以後,這個新兵蛋子,曾經衝動的新兵蛋子,成熟了,穩重了。

這是鬼影希望看到的,鬼影嘴角露出了笑容,這是欣慰,是讚賞的笑容。鬼影很嚴肅的說道「有三點,第一點,趙斌他們轉業跟你有關係,但是你要堅持,總有一天你會查出一切的原因,第二,你要超越自己,我相信趙斌幾個人都跟你說了,第三趙斌希望你加入狼牙特戰隊,這也是我們的希望,去找駝背哥,他會給你安排」。

大隊長鬼影身為特訓隊隊長,在軍區裡面還算過的去的,特種小分隊,一下子四個人全都轉業了,這幾個人可是特種大隊的精英,一時間鬼影心裡也沒底了,如果在出現重要的任務該派誰去執行,王峰嗎,王峰儘管很優秀,但他是一個人,一個人根本就不行,需要一個團隊,但是這些著急也沒有用,一切都要慢慢來。

王峰沒有說什麼,冷靜的出奇,王峰感覺得到,儘管大隊長的話很嚴肅,很精練,但是王峰感覺到了大隊長鬼影的關心,鬼影的關心就是這樣,冷漠而深入人心,可以讓死海一般的平靜,出現波瀾。

王峰站了起來,順手把大隊長桌子上的一盒煙裝進了兜里,然後大步的往外走。在經歷了生死以後,在經歷了那麼多的歷練,王峰變得沉默,變得不在客氣。

出了大隊長鬼影的辦公室,王峰並沒有去直接找駝背哥,王峰去了宿舍,而且是那些正在進行特訓的隊員的宿舍,因為王峰要找劉寶,王峰並不想揍劉寶,王峰只是想告訴這個人,一切沖著我王峰來,別牽扯到其他人。王峰感覺到趙斌幾個人被自己連累了。

王峰幾步就來到了宿舍門口,推開門,由於夜已經很深了,這些特訓隊員白天訓練很累,晚上睡得死氣沉沉的。

但是王峰不管這些,王峰對著門就是一腳,製造出很大的動靜,然後大聲的說道「劉寶,馬上出來」。王峰說完,並沒有在宿舍里停留,而是來到了門口。

但是許久以後,王峰也沒有見到劉寶出來,宿舍里已經有很多人在說話,幾分鐘以後,四個人走了出來,趙平,粱中,鄧斌,路能。路能是個大塊頭,為人豪爽,說話也痛快,很直接的說道「峰哥,劉寶被調走了,你來晚了一步」。

被調走了,王峰感到很意外,很明顯這小子是躲了,王峰扔掉了手裡的煙捲說道「沒事了,你們回去吧」。王峰說完轉身走了。

「峰哥,到底出了什麼事,跟我們說,就算天涯海角我們幾個也要把他找出來」,趙平大聲的說道。儘管只是幾個月的認識,但這幾個人都把王峰當成了兄弟看待。

「沒你們的事,感覺回去睡覺」,王峰很嚴肅的說道,但是王峰沒有回頭,繼續大步的往前走。

夜很黑,很深了,但是王峰不想回去睡覺,王峰來到了駝背哥的食堂,食堂的燈亮著,但是沒有人。王峰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忽然王峰感覺到了一股寒意,王峰沒有回頭,直接撲在地上,然後就地滾了出去,隨手就掏出了飛刀,但是當看到來人的時候,王峰笑了,只見駝背哥正沖著自己笑,手裡一把菜刀,很明顯是就是剛才威脅王峰的傢伙。

「小子,幾天不見,反應速度快了不少,看來你是遇到高人了」。駝背哥很高興的說道,說完把菜刀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掏出了煙鍋子抽了起來。

「我要成為狙擊槍王,我要加入狼牙特戰隊」,王峰很直接的說道,王峰知道大隊長鬼影讓自己來找這個駝背哥,肯定已經安排好了。這些是趙斌幾個戰友的希望,王峰要實現它,戰友因為自己被處分了,本來還可以在干幾年就這麼轉業了,但是他們離開了自己喜歡的特種兵,王峰心裡有些憋屈,只想用訓練來孽待自己。

駝背哥一臉嚴肅的看著王峰,駝背哥從王峰的眼睛里看到了堅定,可以說加入神秘的狼牙特戰隊是每個當兵人的願望,也是駝背哥當年的願望,但是沒能如願,駝背哥跟大隊長鬼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王峰的身上。

駝背哥很嚴肅的說道「回去睡覺,明天五點起床,到後山找我」。駝背哥說完這句話,沒有在說話,而是轉身走了。 王峰看著漸漸走遠的背影,沒有懷疑駝背哥的話,一臉的嚴肅,起身默默的回宿舍了。

濃密的樹林,在夜色中透著詭異,一間房子里,大隊長鬼影,駝背哥兩個人面對面的坐著,大隊長鬼影說道「駝子,王峰成熟了,看來我們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

「這小子心很重,我擔心以後會出事」,駝背哥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這隻有靠你了,慢慢開到他,相信隨著他實力的提高,會漸漸的明白很多東西」大隊長鬼影很直接的說道。

「半年一次的軍區大比武就要開始了,我看只有王峰這個人選,他可是我們的一批黑馬,當年要不是因為有人動手腳,你我應該是狼牙特戰隊的一員了,看來這個希望只能寄托在王峰的身上了」。駝背哥一臉深沉的說道,說完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