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生活一輩子的地方,爸爸媽媽他們肯定不適應,不到萬不得已,他們絕對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我該怎麼辦呢?」

「血屍是如何產生的?對了,抓幾個血屍到末世之中,拿給王德龍,讓他利用科技系統研究一下血屍,藉此研製出消滅血屍的東西。再研製出一種杜絕被血屍抓傷咬傷的人,變成血屍的疫苗!」

「還有一級基因藥劑也得加大力度生產,多生產一些出來,開設一個個店鋪,讓國人憑身份證購買併當場注射,這樣既可以賺點錢,又能杜絕有人從中牟利,還能增強國人的戰力!煤里煎離華國太遠,不用著急,等血屍出現在嘔洲的時候,再販賣基因藥劑也不遲!」

「血屍強大的恢復力,若是能夠用在首相身上,絕對能增加首相的實力,還有極大的可能研究出一種強大的療傷藥劑!」虛空飛馳的李漢,腦中念頭幾轉之後,迫不及待的想去抓幾個血屍,送到末世之中,讓王德龍研究一番!

實力變強,他飛行的速度再次飆升,之前五千米每秒的速度,如今卻達到了一萬米每秒,足足翻了一倍!以如此快的速度飛行,音爆之聲卻很輕微,距離地面三萬米的高空寒冷無比,無人能夠生存,但他卻沒有絲毫不適應的感覺!

雖說煤里煎離臨海足有十幾萬公里的距離,但李漢卻只用了四個多小時,便飛到了煤里煎上空,凌空而下,他停留在距離地面足有百米的上空。

「還是先去煤里煎首都,將煤里煎總統及那些軍政大員身上的氣運值洗劫了吧!」心中一動,他擔心方向不對,悄無生息的拍暈一個煤里煎人,從對方身上拿了一個手機,鷹語還算精通的他,用手機查了查電子地圖后,直奔白宮而去。

白宮之中,一個會議廳里。

「諸位,我們再不想出一個解決血屍的辦法,我們煤里煎即將滅國,你們也知道血屍已經攻陷了幾十個城鎮……血屍越來越多,血屍也越來越強!照這樣下去,你們認為,我們煤里煎還能堅持多久?」煤里煎總統奧黑馬沉聲道。

「總統,我看還是用燃燒彈……將這些地方全部燒成廢墟吧!」煤里煎國防部部長希里拉提議道。

「這些地方可是我們煤里煎的森林,要是一把火燒掉,我們煤里煎的森林面積將會減少三分之二!」奧黑馬猶豫不決道。

「總統,你要再不下令,一旦血屍湧入這些森林之中,那些生活在森林裡的動物,將會被血屍同化,你想像一下,無窮無盡的動物血屍從森林裡衝出來,我們煤里煎能堅持多久?」希里拉提醒道。

「拉爾斯,其他國家的部隊何時能夠到達?」奧黑馬對煤里煎外交部長拉爾斯問道。

「總統,還有諸位,其他國家看到血屍太厲害,已經取消派遣部隊支援我們的打算,目前餓勞死、鷹國、胡國、法蘭西等國的轟炸機正在不斷轟炸……他們準備將那些地方炸寬一些!」拉爾斯答道。

「總統,事到如今,只能靠我們自己了,要是再不決定,等血屍的規模再大一些,我們煤里煎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希里拉焦急的催促道。

「安排同胞撤離,然後將這些地方全部用炮彈、燃燒彈清理一遍……命令各個實驗室,抓緊研究克制血屍的疫苗,研製消滅血屍的武器!」奧黑馬對會議廳里的人安排道。

「運氣不錯,煤里煎的重要人物匯聚一堂,正好一網打盡!」來到白宮,李漢使用天眼異能,找到煤里煎總統奧黑馬,眼見煤里煎高官匯聚一堂,他心中驚喜若狂。

「探查術!」

姓名:奧黑馬

生命等級:5

氣運等級:5

先天氣運值:1025316

後天氣運值:512789

「怎麼會這樣?奧黑馬身為煤里煎的總統,他身上的後天氣運值怎麼還不到東瀛首相的十分之一,而他身上的先天氣運值卻是東瀛首相的一倍!難道是血屍的爆發,讓他的後天氣運值變少了不成?」

眼見奧黑馬身上稀少的後天氣運值,李漢心裡疑惑無比,看到對方生命等級達到五級,心知對方是一個頂級力士,卻難以理解對方怎麼會是一個頂級力士!

煤里煎製造的基因藥劑雖能讓人變成各個等級的力士,但卻存在成功率的問題,一旦注射失敗,就會死掉,李漢心中奇怪,十分不解,像奧黑馬這樣的人,怎麼會去注射基因藥劑?

將奧黑馬身上的先天氣運值和後天氣運值洗劫一空后,他又使用探查術看向大廳里的其他人,他驚駭的發現其餘人的生命等級都是五級,顯然那些人也是頂級力士!

把大廳里的人全部打劫一遍后,李漢賞了他們一人一道先天真氣,隨後悄無生息的離開,繼續在煤里煎境內尋找新的獵物……

「原來如此,奧黑馬等人在血屍還未出現之時,身上的氣運值不菲,原本成功率不高的基因藥劑,在他們身上龐大的氣運值的影響下,他們使用基因藥劑成功率幾乎百分百!」許久之後,李漢終於想通奧黑馬等人,為何都能成為頂級力士! 當李漢離開白宮,繼續在煤里煎首都洗劫其他人氣運的時候,奧黑馬、希里拉等人遇害,橫屍會議廳的情景被人發現,剎那間白宮大亂,煤里煎大亂!

奧黑馬是煤里煎的總統,希里拉又是煤里煎的國防部長,其他人都是煤里煎軍政大員,這些人全都死在會議廳里,煤里煎能不亂么?

若是沒有血屍的出現,向來標榜民主、自由的煤里煎,還可以經過投票重新選總統、國防部長等官員,如今卻不可能,血屍會給他們時間去選舉總統么?

蛇無頭不行!失去總統、國防部長等領導人的煤里煎,就像沒有頭去指揮的四肢一般,手腳失措,資本主義的煤里煎,總統一職本是各大財團的代言人,但好歹也是煤里煎名義上的最高領導!

如今,煤里煎人民需要總統、國防部長等指揮軍隊消滅血屍,挽救煤里煎脫離血屍滅國的境地,各大財團眼見血屍降臨,爭先恐後的乘坐飛機、輪船逃離煤里煎……

總統等人一死,得到消息的富商捐款逃跑,軍隊開始崩潰,人民正在狂奔……

各大機場人群擁擠如山,各大港口人潮人海,一些沒有買到機票、船票的人,各自駕車遠逃!

起初煤里煎還有將領率領軍隊和血屍大戰,意圖力挽狂瀾,但面對越打越多的血屍,後勤又沒有補給的情況下,一支支軍隊開始崩潰!

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沒有多少國家信仰,也沒什麼民族信仰,或許他們信仰上帝,但他們真正信仰的卻是錢財,血屍災難降臨,貨幣貶值如同廢紙,將士沒有軍餉,憑啥與血屍死戰?

天下熙熙皆為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像煤里煎這樣的國家,總統都是拿錢砸出來的國,一切都得向錢看,沒錢寸步難行,有錢一步登天,紙幣如同廢紙,領著廢紙一般的紙幣,誰會為國而戰?

黃金、珠寶等還可以拿去國外使用,精密設備,高科技資料等等還能拿到國外賣錢,精明一些的人趁亂搶劫珠寶店、銀行里的黃金珠寶,睿智一些的人收刮著各種高科技資料。

血屍只是咬人吸血,並不會刻意的去破壞其他設備,故此,煤里煎境內的通行設施,電力設施等依然通暢,舉國大亂之下,關於奧黑馬等人被暗殺的事,也就傳了出去!

奧黑馬、希里拉等煤里煎高層被人暗殺的事,在煤里煎境內並無多少人有心情去關注,其他國家就不一樣,至少南北煤洲之外的國家,對這事比較關心!

此時的李漢,不斷的洗劫一個個洋鬼子身上的氣運值。

一架飛機上的人的氣運值被他搶光,混亂之下,駕駛員操作失誤,飛機在一片驚叫聲中,撞在一座高樓之上,機毀人亡!

一艘輪船上的人的氣運值被他打劫,輪船行駛途中與另一艘輪船狠狠的撞在一起,兩艘輪船在大海之上,緩緩沉沒!

一輛汽車上的人的氣運值被他洗劫,原本應該向左變道避開前方來車,司機卻將方向盤往右拐,腳也踩在了油門上,兩車狠狠的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眼見從洋鬼子身上得到的氣運值越來越多,李漢心情興奮難言,下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不斷穿梭在煤里煎境內……

隨著他得到的先天氣運值和後天氣運值的增多,煤里煎境內也就變得更亂,道路被堵死,機場被破壞,港口撞壞的輪船擠在一堆動彈不得!

「探查術」

姓名:李漢

生命等級:5

氣運等級:6

先天氣運值:12536187

後天氣運值:538965712

蠱惑等級:3

武鬥等級:5

「哈哈哈哈,先天氣運值一千多萬,學習的效率足足變成了三十二倍,後天氣運值也暴漲到五億多,如此多的後天氣運值,都不知道怎麼用!」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信息后,李漢猖狂的大笑起來。

「這些洋鬼子亂跑,洗劫的效率大大降低,還是抓點人送到末世中去做實驗,再去抓幾個血屍給王德龍研究!」

做下決定之後,隱身的他再次快速移動起來,將一個個身強體壯的煤里煎大兵點暈,扔進末世世界之中,讓張鐵牛派人先行看守。

抓了將近十萬人之後,他不再繼續抓人,調轉方向,直奔血屍所在的區域飛去!

來到一個正在被血屍攻擊的小鎮,李漢拿出先前抓捕喪屍的合金箱子,打開合金箱門,使用念力捲起十幾個血屍塞進合金箱子之中,關好合金箱門后,他用念力抓起合金箱子,進入末世位面。

福克斯,巨龍實驗室。

血屍張德彪孜孜不倦的撞著合金大門,威爾博士從頭到尾的看到麥斯塔變成血屍,他的助手也將相應數據一一記錄。

「馬德里將軍怎麼還不派人過來?」威爾博士左等右等,就是沒有等到馬德里將軍,派人過來幫他抓捕血屍張德彪,疑惑不已的他撥打對方的電話。

「對不起,你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聽到電話里的聲音,威爾博士愣了片刻,心中驚疑不定,就在這時,實驗台上的麥斯塔拚命掙紮起來,合金鎖具也被他弄得咔咔作響。

「威爾博士,怎麼辦?」傑克看到合金鎖具有些變形,有些驚慌失措的對他問道。

「里恩你將它的腦袋砍下來,一旦被它脫離實驗台就危險了!」威爾博士對身後的里道。

「威爾博士,我下不了手!」里恩神情掙扎,想起麥斯塔生前對他關照有加,他猶豫不決,遲遲不肯動手。

「弗蘭克斯,你來吧!」威爾博士對弗蘭克斯道。

「是!」弗蘭克斯應下后,右手緊了緊手中的合金長刀,狠狠的砍在麥斯塔脖子之上,直將對方的腦袋砍了下來。

「各位,我們身處巨龍研究所,除了通過監控知道福克斯小鎮的情況外,福克斯外的情況,我們一無所知,如今馬德里將軍的電話打不通,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我們無法預料!」

「巨龍研究所裡面儲存的食物只夠我們消耗一個星期左右,要是一周之後,我們的食物還得不到補充,我們將面臨被餓死的危機!」威爾博士清理思緒后對實驗室里的人道。

「威爾博士,我們怎麼辦?」傑克擔憂的問道,眾人豎起耳朵。

「一時半刻,我也沒有好的辦法,研究所的出口雖有兩個,但兩個出口都在合金大門外,如今合金大門外,卻有一個相當於頂級力士的血屍,我們要想獲得食物,必須消滅血屍!」

「當然,我們也可以等待馬德里將軍派人來救援,不過,我認為,我們不能將希望全部寄托在馬德里將軍身上,我們有必要提前做好打算!」威爾博士沉聲道。 血屍的數量不斷暴漲,煤里煎境內各處慘叫聲、驚叫聲、痛哭聲等驚天地、泣鬼神!馬路上、街道上、房間中橫屍無數,一個個原本死去的人類,再次站了起來,他們從某種意義上獲得了新生,它們走出房門,攻擊其他活著的人類!

一些先前被炮彈炸得四分五裂的血屍之上,逐漸出現了蒼蠅、螞蟻、蚊蟲等動物,一個個吃了血屍血肉的蒼蠅、螞蟻、蚊蟲等動物,相繼死亡並變異,變成嗜血成性的小型血屍……

一個個被變異了的螞蟻、蚊蟲、蒼蠅等叮咬過的動物,依次死亡,依次變異,血屍的隊伍中出現空軍,血屍的數量頓時暴漲,有天上飛的,有地上鑽的……

「老闆!」王德龍恭敬的喊道。

「嗯,這次給你送了有些好東西,都在這箱子里!」李漢伸手指向旁邊的合金箱子說道。

「什麼東西?」王德龍雙眼泛光的問道。

「血屍,一種和喪屍差不多的東西,只不過喪屍吃肉,血屍吸血,一旦被血屍抓破皮膚,也會變成血屍,面對它們的時候,你一定要小心,千萬別別它們給抓傷!」李漢提醒道。

「我做實驗時,全程都是讓智能機器人在做,安全問題,老闆不用擔心!」王德龍點了點頭。

「我希望你能通過血屍,研究出一種克制血屍的疫苗,除此之外,若是能夠研究出,強效治傷藥劑之類的東西則更好!」李漢拍了拍他的肩膀后道。

「老闆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將你需要的東西研製出來!」王德龍信心十足道。

「對了,二級基因藥劑怎麼樣了?」李漢想起二級基因藥劑的事,又對他問道。

「目前的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五十,相信再過兩個月左右,就能將成功率提升到百分之八十,三個月的時間,二級基因藥劑的成功率應該能夠達到百分之九十左右!」

「當然,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率並不容易,因為每個人的基因都不一樣,基因藥劑只存在使用過的人都全部成功,不存在什麼成功率百分百的基因藥劑,若是根據一個人的基因製作基因藥劑,那倒是可以製造出百分百適合那個人的基因藥劑!」王德龍解釋道。

李漢心中一驚,有些害怕,也有些僥倖,之前送人一級基因藥劑的時候,看到一個個得到基因藥劑的人,都獲得了強化,他也一直以為使用一級基因藥劑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一百。

「你是說使用基因藥劑,有可能給人造成危險?」李漢忍不住對王德龍道。

「嗯!」王德龍點了點頭。

「那如果專門針對個人製造基因藥劑,需要些什麼東西?」李漢想了想后問道。

「頭髮、血液等東西都行,只要得到這些東西,我就能用科技系統根據頭髮、血液里的基因片段,製造出適合那個人使用的基因藥劑,就算是二級基因藥劑,成功率也能達到百分之一白!」王德龍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李漢點了點頭,暗道:「如此看來,量產的基因藥劑的成功率是相對成功率,專門製造的基因藥劑的成功率是絕對成功率!」

「對了,二級基因藥劑,你應該使用過了吧?」想了想后,他又對王德龍問道。

「嗯,才使用不久!」王德龍點頭道。

「二級基因藥劑的效果怎麼樣?」李漢向王德龍問道,他心裡也十分好奇,使用一級基因藥劑,就能讓人增加一千公斤力量和三百年壽命,二級基因藥劑不知能增加多少力量和壽命?

「二級基因藥劑使用之後,能夠讓人增加五千公斤的力量與五百年的壽命!」王德龍回答道。

關於每個等級基因藥劑的作用,在科技系統之中都有記載,一直沒有用過科技系統的李漢,自然不清楚這些。

「這樣算下來,你的力量總共增加了六千公斤,壽命也增加了八百年了吧?」李漢好奇的問道。

「不完全是這樣,我先後服用過一級基因藥劑和二級基因藥劑,力量一共增加了六千公斤,但壽命卻只增加了五百年!」王德龍搖了搖頭道。

「怎麼會這樣?」李漢疑惑道。

「這些東西,在科技系統中都有記載!」王德龍說完后,將科技系統里的關於基因藥劑的資料,全部用腕錶顯現出來。

「原來如此,就這樣吧,我先走了!」李漢點了點頭,隨後離開末世位面,回到現代家中。

自從血屍隊伍中出現能夠飛天遁地的種類,南北煤洲的人口及動物的數量快速銳減,每時每刻都有數萬人死亡,數十萬動物死掉,相應的,每時每刻也有數萬人類、數十萬動物變成血屍!

就在南北煤洲總共剩下不到數千人的時候,南北煤洲的天空烏雲密布,雷聲大作,傾盆大雨從空而降,讓人瞠目結舌又狂喜不已的事發生了,當雨水淋在血屍身上的時候,一個體型小的血屍如同投入沸水之中的冰塊一般,快速消融……

萬物都有弱點,血屍也不例外!

血溶於水,被大雨覆蓋的血屍消融成血紅色的液體,融入雨水之中,天空、地面、地下的一個個血屍,不斷化作血河沒入大地,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只知道吸血的血屍,幾乎被這場持續幾天的驚世大雨全部滅掉!

世界各國民眾頓時鬆了一口氣,餓勞死、胡國、發難洗、易打理等國家,不再派遣轟炸機繼續轟炸海岸,增加嘔洲至煤洲的距離……

傾盆大雨毀掉了血屍,也毀掉了無數設施,南北煤洲境內房屋倒塌、通信中斷、停電、停水等等,當雨過天晴之時,南北煤洲彷彿成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一個生物鏈斷裂的地方!

巨龍研究所合金大門外的血屍張德彪,化成血水融入湧進來的洪水之中,威爾博士等人及牢籠中關著的血屍、半獸人全部被洪水淹死!

煤里煎滅國,血屍被大雨消滅,華國境內,每家每戶都放起鞭炮大肆慶祝,餓勞死舉國慶祝,他們知道,從煤里煎滅國時起,再也沒有一個國家能壓制他們,除了近在身邊的華國外!

之前由於煤里煎的威脅,華國和餓勞死兩個國家關結為同盟,關係一直比較良好,這不,煤里煎才滅亡,華國的首領與餓勞死的首相,二人已經開始商量如何瓜分南北煤洲的地盤和物資。

如今南北煤洲成了一片無主之地,世界各國蠢蠢欲動,要麼組織人馬去煤里煎收刮設備、資料、財物,要麼調兵遣將搶佔地盤! 後天氣運值充足之下,李漢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將異能空間里的武學秘籍全部修鍊了一遍,而且每門武功都被他練到圓滿境界,但他卻有些遺憾,形意五行拳與太極拳中,蘊含的五行意境和陰陽意境一點也沒有領悟!

武功好練,畢竟秘籍之上有修鍊方法,運功路線一清二楚,照著練一練就行,意境卻不是這樣,沒有方向沒有路,全靠自己領悟,機遇一到,眨眼就能領悟,機遇未至,十年八年也難以入門!

沒有新的武功修習,李漢拿出一本本古裝典籍翻閱起來,先是近代的繁體字,古代的小篆、蝌蚪文、甲骨文……一個個原本不認識的古漢字,也被他一一弄懂,當然,這也是他閱讀數十萬古籍的結果!

過目不忘,三十二倍的學習效率,再加上無數相關連的古籍,觸類旁通之下,他才認識一個個原本不認識的古漢字,當然,也只有他這樣擁有古代與現代,不同時代無數書籍的人才能做到!

十幾天的時間,學了比別人一輩子還要學得多的古漢字,李漢志得意滿,想了想后,他決定先陪於潔回她家,然後再攜張璇、於潔回自己家,於是準備好禮物后,駕車朝於潔家駛去……

「往左邊拐!」副駕駛上坐著的於潔,不時給他指路。

「老婆,到你家還有多遠?」李漢問道,他此時的心情有些緊張,有些惶恐,忐忑不安,生怕於潔父母挑他毛病。

這次是第一次去於潔家,並不方便帶上張璇,故此,車上只有他們兩人。

「快了,大概還有七八公里左右!」於潔有些近鄉情怯,將近半年沒有回過家,心情十分複雜,既有對父母親人的思戀,又有些害怕父母給李漢出難題。

當她想到李漢精湛的醫術的時候,又是莫名一笑,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一般。

「老婆,你笑得真美!」李漢呆了一下,好在他快速反應過來,這才沒有將車開到公路之外。

「好好開車,對了,到我家的時候,不要再叫我老婆,就叫我於潔,除非我們結婚之後,到我家這邊,才可以叫我老婆!」於潔叮囑道。

「為什麼?」李漢懵懂的問道。

「我們家裡的人都比較嚴肅,你要是當著他們的面叫我老婆,他們絕對會認為你這人輕佻,到時候恐怕會引起很多麻煩!」於潔解釋道。

「我怎麼沒覺得你嚴肅過啊?在床上的時候不是挺活躍挺主動的么?」李漢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