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夏美感覺找到了給自己撐腰的了,於是說道。

「我雖然是個寡婦,但是欠債還錢的道理還是懂的。該多少就多少,魏老大您就說個數唄!」

魏東一臉的苦笑,連連擺手。

「夏姐這話說的,您就是去我那兒玩玩,我哪敢跟您要錢,之前都是誤會……誤會!」

「誤會?」

葉偉聞言饒有興趣的看著魏東,「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這件事情可就揭過去了。」

魏東一聽哪還不懂,立刻摸出欠條當場撕了個稀碎。

「自然是要揭過去的!」

葉偉微微點頭,而後說道,「行啊!事情算是過去了,我以後會在這裡開個國醫門診,有空了你可以常過來啊!」

魏東聞言臉色頓時就黑了,葉偉要在這裡開門診,那他以後還能有好日子過?

但是他背後可是有龍五撐腰的,現在他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笑著應對。

「走吧!」

葉偉一擺手,魏東如蒙大赦,立刻帶著胡峰離開了。

走出了這裡,胡峰一臉的苦澀。

「老大事情真的就這麼算了,他就算是有龍五撐腰,也不能把我們往死路上逼啊!」

啪!

魏東朝著胡峰頭上就是一下。

「你丫的的腦子有病吧!葉先生說不讓我做生意了嗎?動動腦子,葉先生說的很清楚,他就是在這裡開店。

如果他不是租了大美子的店,也不可能為他出頭的!

就是咱們也該想想出路了,這這麼放高利貸下去也不是個正路啊!」

夏美的店裡,葉偉有些吃驚的看著租賃合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夏姐,您這不要錢,我可就不租您的店了。」

夏美聞言不樂意了,「老弟,你房租已經交了啊!一百多萬呢!這房子你就用著,不用交房租!」西安夏美的丈夫死了后,夏美在這條街上沒少受欺負,看透了世間冷暖。

葉偉上來就給她平了一百多萬的賭債,她還能張口要房租,開什麼玩笑。

「二位馬上就晚上了,也就別走了,晚上我請客!」

夏美笑著說道,但是葉偉卻婉言謝絕了。

「不了,家有河東獅,莫敢不回家啊!」

「哎呦,你看看!永剛哥,你這女婿還真沒的說,聽老婆的話是個好男人!」

趙永剛樂呵呵的笑著,兩個人告辭后就離開了。

路上葉偉把趙軍回來后賭錢的事情說了,他也是那個時候認識的魏東。

而這件事情也把趙永剛氣的夠嗆。

「臭小子,都是那個女人給慣的,這樣下去以後他可怎麼辦啊!」

葉偉默不作聲,而是翻出了桑彪的電話。

「我在華陽路租了個房子,你帶人過去給我裝修一下,我這幾天就要開門。

嗯!門診的名字叫醫中仙,記得把門頭給我做了!」

而後葉偉就掛斷了電話,在手機里翻看了一下日曆,說道,「明天就是小倩的生日了。」

「是啊!她姑姑和周雅說,要給趙倩在海韻閣辦一場生日派對,請帖都發出來了。」

趙永剛的話讓葉偉有點懵,趙倩的生日宴會,請帖都發出來了,可是他這個做老公居然沒受到請帖!

不過轉念一想,他作為趙倩的老公,還需要請帖嗎?

不需要吧!

如此想著,葉偉跟趙永剛回到水上嘉人別墅,一進門他們就看到柳君如正黑著臉在客廳里看電視。

「你們還回來幹什麼?」

看到他們進門,柳君如張口就懟。

但是趙永剛似乎並不生氣,而是笑著說道,「這是我家為什麼不能回來,你不是說要出國嗎?怎麼還不走啊!」

柳君如的臉色更黑了,把遙控器往桌子上一扔,說道,「晚上你就睡沙發吧!」

嘭的一聲,卧室的門關上了,趙永剛不免苦笑的搖頭。

「外公跟我睡吧!」

多多此刻趴在葉偉懷裡,看著趙永剛說道。

「行了!你個小機靈鬼,外公就睡沙發了,沒事兒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柳君如居然又從卧室里出來了。

她的臉色很難看,看向趙永剛的眼神有些閃躲,「小軍出事兒!」 趙永剛一聽頓時就火了,「搞什麼!他又怎麼了?」

「他……他被人給訛上了!」

柳君如的臉色難看,不過這聽在葉偉耳中,又看到柳君如欲言又止的表情。

立刻就明白趙軍可能遇到什麼事情了,想來這傢伙是中了別人的仙人跳了吧!

「他人在哪兒,叫他回來,在家裡把事情解決了!」

趙永剛從葉偉懷裡接過多多,說道。

「人家也得讓他回來,現在打電話回來,就是讓咱們拿著錢去贖人啊!」

柳君如很慌張的說道,「打電話過來的人,口音不是中海本地人,要是他們把小軍怎麼了,我可怎麼辦啊!」

「他們這是綁架,報警啊!你跟我說有什麼用?」

趙永剛也急了,對著柳君如吼道。

「我也想啊!可這次是小軍讓人家抓現行了,小軍他……他……」

柳君如有些說不出口,而此刻葉偉卻直接說了出來,「他下午是去找小姐了吧!然後被人堵在酒店房間里了,對吧!」

這話一出柳君如的臉色一黑,怒道,「你胡說什麼,我兒子怎麼會去找小姐,肯定是那個賤女人勾引他的!」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他要是不想,沒有誰能勾引他!」

趙永剛已經明白過來,冷冷的說道,「他這是中了別人的仙人跳了,這事情就不好解決了。」

「想辦法啊!那些人可是什麼都可能做出來的!」

「行了!對方說要多少錢了嗎?」

趙永剛大喝一聲喊道,他受不了柳君如哭哭啼啼的樣子。

「要五百萬!」柳君如這才響起,電話里對方索要的錢數。

而提到了錢,柳君如看向了葉偉,像是想到了什麼。

「葉偉你現在就給我過去,把趙軍換出來,這錢讓小倩出!」

聽到這句話,趙永剛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護犢子的女人,腦迴路就是這麼奇葩。

「你腦子有病啊!葉偉去了有什麼用,人家現在要的是錢,你讓葉偉過去頂缸,對方也得認啊!」

柳君如急瘋了,喊道,「就讓他去,他上次能幫小軍頂罪,這次也可以!」

葉偉,「……」

「你……」

趙永剛氣的捂住胸口,臉色很難看,好半天沒說出話。

最終葉偉還是站了出來,「爸,你幫我看著多多,我還是去一趟吧!」

「葉偉等等……我給你準備錢!」

趙永剛說著,就準備去書房拿支票本,然而卻被葉偉叫住了。

「不用了!我有錢,走了!」

說著葉偉就走了出去,然而看著葉偉走了,柳君如卻拿出了電話,直接給趙倩打了過去。

「小倩啊!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葉偉今天下午去出去找小姐,結果被人家仙人跳了。他居然讓小軍過去頂替他,剛剛他從家裡那走了五百萬平事兒去了。

這個錢你今天晚上回來,還給我!」

趙永剛最初還沒反應過來,可是聽到最後他徹底怒了。

然而柳君如已經掛斷了電話,得意的笑著。

「你幹什麼?你是不把他們倆篡奪散了,你心裡就難受是嗎?」

趙永剛怒不可遏的吼道,一把將多多抱在懷裡,就向外走去。

「你幹什麼去?」

柳君如看到他要走,生怕趙永剛出去告訴葉偉剛才的事情。

於是她堵在門口,不讓趙永剛出去。

「這件事情你不能告訴葉偉,更不能告訴趙倩,我就是要讓他們離婚!而且這也是為了小軍好,這要是讓閆妍知道了,還能跟小軍過嗎!」

趙永剛也愣住了,閆妍和趙軍已經領了結婚證了,雖然還沒舉辦婚禮,但已經是合法夫妻了。

而他對這個兒媳婦也挺認可的,甚至有些同情閆妍,這樣的好女孩怎麼就嫁給了自己兒子這種廢物呢。

「柳君如我現在醜話說在前面,如果葉偉和小倩離婚了,咱們也就離婚吧!這次我是認真的!」

柳君如愣住了,趙永剛以前跟她吵架,也說過離婚的話,但是從沒這麼認真的說過。

「趙永剛你玩真的啊!」

趙永剛拍著多多的後背,小傢伙被這番爭吵嚇得不輕。

「我是該認真了,小倩選擇葉偉本就沒錯,小軍當初失手殺人,本就應該受到懲罰……而你都幹了什麼?可以說小軍有今天,都是你造成的!」

說著趙永剛怒哼一聲,推門而出帶著多多走了。

車上,多多坐在後排,奶聲奶氣的問道,「姥爺姥爺,我們要去哪兒?」

趙永剛本來陰沉的臉,露出個笑容,說道,「姥爺帶多多去個好玩的地方!」

另一邊葉偉在水上嘉人小區外,等來了桑彪。

「老大,你剛才電話里說的那個地址,是馬躍進管理的酒店,我來的路上已經給他打了招呼。現在老馬正在現場處理,你還用過去嗎?」

「去看看吧!」葉偉無奈的搖搖頭,又問道,「玩仙人跳的這幫人,是什麼人?」

「他們是從漢陽過來的,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那個女的是真漂亮。」

桑彪說著從手機里翻出一張照片,送到了葉偉面前。

葉偉只看了一眼,整個人都僵住了。

「去酒店,我要見這個女人。」

葉偉說了這句話后,就沒在說話,坐在車裡發獃起來。

葉偉的思緒飄飛到三年前,同樣是在酒店裡,他見到了剛剛殺了人趙軍。

當時的葉偉讓趙軍離開酒店,然後葉偉把房間里所有可能留下指紋的地方,全都擦了乾乾淨淨。

之後葉偉在房間里幫屍體整理了衣服,前前後後折騰了很長時間。

等到葉偉確定,房間里都是他的指紋后,葉偉這才離開酒店的房間,到了警察局投案自首了。

警察雖然不是笨蛋,但是遇到了一個精明的頂罪者,警察想要發現真正的真相,根本不可能。

「老大……老大……我們到了!」

葉偉從回憶中回過神來,車子已經停在了酒店門口。

桑彪在前面帶路,很快就到了出事兒的房間里。

走入其中葉偉第一眼就看到那個女人,他跟三年前死去的那個女人一模一樣。

而葉偉看向趙軍,表情很是古怪。

他是真想不通,趙軍到底怎麼想的,遇到這樣的一個女人,他不是想著逃跑,反而是與對方一起開房。

「葉偉……你來了!那我就走了!」

趙軍本來還很驚慌,可是看到葉偉來了后,突然像是變了個人,起身就要離開。

「格老子滴,你給我跪下!」

房間五個人,四男一女,其中一名帶頭的壯漢,一把掐住了趙軍的脖子,怒道。

「你他罵的,他是給我送錢的,錢已經來了,該讓我走了吧!」

趙軍怒吼著罵道,掙扎著想要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