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人收到店主的眼神,激動的心瞬間冷卻下來,沖著店主訕訕的笑著,不過眼中還是一片狂熱之色。

鐵匠所打造的東西不外乎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再就是農用家用的鐵具。

從沒有人設想過這麼精巧的東西,現在突然有人提出來,就像是一個學者向一個科學家提出了一個完全有可能實現的新設想等著科學家去實現一樣。

矮人感覺一個全新的領域正在向他打開大門讓他的頭腦有些難以冷靜下來。

瞪了矮人一眼,店主一臉驚奇的說道「哦?能告訴我這個滑翔傘是幹嘛用的嗎?你父親希望用哪種材質來做這個滑翔傘呢?他希望滑翔傘打開的時候能有多大呢?

你說的這個護腕里的勾爪你父親是希望裡面的勾爪是一次射出十多米,還是可以控制的那種?又希望它的力道有多大呢?」

柳雲祁怔了一下,沉吟了片刻道「唔~這個滑翔傘幹什麼用的我也不知道。至於它打開的時候,最好要有五、六米大小,材料要有很強的韌性,要刀砍不破的那種。

而滑翔傘的骨架呢,在打開的時候要有超越鐵的硬度,收起來變成斗篷的時候又要很柔軟,跟布一樣,整個滑翔傘要至少能支撐的住一個人的重量。

這個勾爪嘛~最好是可以控制射出的長度。

力道嘛,至少得能抓穿一棵樹,但是力道也要是能控制的,勾爪收縮回來的時候,力道至少要拉的起一個成年人。」

「你父親的這些要求簡直聞所未聞啊~本店恐怕是很難實現。」店主倒吸了一口涼氣道。

「啊?」

柳雲祁有些失望的看向了矮人道「這位矮人大師也做不到嗎?」

店主還未說話,矮人便滿眼狂熱搶先道「可以的,只要給我一些時間,你的這些設想我都能替你實現。」

「咳~!」店主咳嗽了一聲,矮人怔了一下,轉頭便發現店主正瞪著他,訕訕一笑,低下頭去不敢再多說了。

瞪了矮人一眼,店主這才對柳雲祁說道「就算做得到…那這工本費和材料費的話…也是很昂貴的…」

「一共要多少金幣?」柳雲祁問道。

「根據你的要求,我們可能還要用上一些魔獸的材料,所以,每個東西都至少要五百金幣。」店主道。

「唔~五百金幣…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柳雲祁沉思了一下道。

「哦?什麼條件?」店主好奇道。

「我父親要求讓矮人全權負責打造,而且過程不能外傳。」

「這…這樣的話,恐怕會大大拖延你的時間啊~」店主為難道。

「沒關係,我等的起。」

「這…好吧,我答應。」店主點了點頭道。

柳雲祁又看向了矮人道「你答應嗎?」

矮人激動的連連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人知道過程的!」

「那你父親要做幾件這東西呢?」店主問道。

「勾爪護腕要四個,滑翔傘要兩個。父親說,你們可以先做兩個勾爪護腕,再做滑翔傘,不用著急。」柳雲祁道。

「那我們怎麼才能聯繫到你?或者你直接告訴我們你父親在哪裡?我們給你父親送過去。」店主道。

「不用,我過幾天還會來一趟,到時候我會直接找矮人工匠,希望你們到時候至少能做出一對護腕,這是定金,就先交給你了。」



從鐵匠鋪出來,天色已經完全昏暗下來了,隨便吃了點東西柳雲祁就投宿到一家旅館之中。

第二天清晨,厚厚的烏雲消失殆盡,下了一夜的雨終於停息,金燦燦的陽光灑落在小鎮之上有種朝氣蓬勃的感覺。

站在旅館門口,柳雲祁抬頭看了看有些刺眼的太陽,騎著大胖就向著迴響森林而去。

路過一家小店的時候,一陣異香突然飄入他的鼻端。

怔了一下,柳雲祁不由的停下了腳步,那是一股異常濃郁的酒香,隨著微風飄蕩,濃郁的酒香幾乎籠罩了大半條街。

前世,柳雲祁經常泡在酒吧裡面喝酒,早已經習慣了酒精的味道。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根本就沒有碰過幾次酒,現在突然聞到這濃郁的酒香,頓時將他的酒蟲勾起。

而且,在樹林之中,晚上可是非常寒冷的,冷的時候除了篝火之外就只有靠酒來暖暖身子了。

給自己找到了借口,柳雲祁翻身下地走進了旁邊的小店裡。

店中,櫃檯之上擺放著各種美酒,粗略數下來一共有數十種。

看到是一個小孩,老闆怔了一下,笑呵呵的迎了上來道「這位小客人,請問您需要點什麼啊?」

「你們這裡最好的酒是什麼?」柳雲祁問道。

「本店裡好酒有的是,不知您要的是哪種?」老闆道。

「不能太烈,也不能太清淡,比較順口的那種。」柳雲祁道。

「哦?恩~客人,您等下。」

從一邊的酒架上取下了一瓶酒倒了一點到杯子里,老闆遞到了柳雲祁面前道「來,客人,嘗嘗這個怎麼樣?」

柳雲祁嘗了下,搖了搖頭道「太淡了。」

「哦?」店主有些意外的看了柳雲祁一眼,又從另一個酒架上取下了一瓶酒,倒了一點遞給了柳雲祁道「那這個呢?」

柳雲祁接過嘗了一口皺了皺眉道「太烈了。」



十分鐘后,老闆笑著把柳雲祁送出了門「客人,有空常來啊~本小店隨時歡迎。」

「會再來的。」背對著老闆,柳雲祁揮了揮手,騎上了大胖就向著小鎮外走去。

拿出了一瓶酒抿了一口,柳雲祁滿意的點了點頭「恩,味道還不錯。」

喝著酒,騎著大胖,不多時柳雲祁就到了鎮子口。

只見,前方,遠遠的一群人騎著獨角獸正遙望著鎮子口的方向。

當先的是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他的旁邊是一個獨眼男。

獨眼男一隻手正打著繃帶吊在胸前,另一隻手指著柳雲祁的方向不時跟中年男子耳語著什麼。

待柳雲祁走近,獨眼男惡狠狠瞪著雙眼道「小子!你終於出現了!」 停下了腳步,柳雲祁歪著腦袋疑惑的看著獨眼男「咦?是你?怎麼?一大早這麼興師動眾的等在這裡,是特意要給我送行嗎?」

「哼!小子!少廢話!今天我們黑煞老大在這裡,你是跑不掉的!識相的趕緊把金幣交出來,這樣我們還能給你留條全屍,不然我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獨眼男咬牙切齒道。

「哎~你記性真的很差…我昨天不是告訴過你我沒錢了嗎?怎麼還是不相信我呢?難道又要我給你看證據?」柳雲祁無奈的一攤手道。

見柳雲祁提起了昨天的事,獨眼男的眼中不由閃過了一絲忌憚與憤怒,對身邊的中年男子說道「老大!這小子很邪門,咱們還是讓弟兄們上去把他幹掉吧!」

黑煞抬手打斷了獨眼男接下去的話,和善的對柳雲祁笑了笑「呵呵,小兄弟,不用緊張,我們今天也不全是來找麻煩的,我們今天是和你交朋友來的。」

柳雲祁疑惑道「哦?交朋友?你想怎麼個交法?」

「呵呵,我這個人一向喜歡交朋友,特別是那些有實力的朋友。

今天呢,只要你加入我們,到時候我們就是兄弟,以前的事情我們就可以既往不咎,你看怎麼樣?」黑煞提議道。

自從昨天聽完獨眼男的描述后,他就起了招攬之心。

這年頭,會點鬥氣的不是加入軍隊就是當冒險者,所以他的隊伍一直都很缺人。

而柳雲祁昨天也只是打傷他的手下,並沒有傷到人命,雙方也並沒有深仇大恨,所以黑煞就想著把柳雲祁收歸他們的手下強壯自己的隊伍。

「額?加入你們?當強盜?」柳雲祁歪著腦袋疑惑道。

「難道你不願意加入我們來跟我們做這個很有前途的行業嗎?」黑煞道。

「有前途?我怎麼沒看出來?」

柳雲祁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心想,臉上卻笑道「額…是挺有前途的,可是我覺得這職業不適合我…」

「老大~你看!這小子這麼不實抬舉,咱們還是幹掉他吧!」獨眼男惡狠狠的說道,他可是恨極了柳雲祁,他的手到會傷成這樣全都是柳雲祁下的重手,如果不將場子找回來他心裡不甘心。

「你閉嘴!」

黑煞瞪了獨眼男一眼,笑呵呵的說道「你不試試怎麼知道不適合呢?那你覺得什麼職業比較適合你?說出來聽聽?」

「額~養養花,種種草,找幾個女人生幾個孩子,過個平凡的小日子~能過這種日子的職業我覺得最適合我。」柳雲祁道。

「恩~是不錯,看來這份工作真的很適合你啊,簡直是非你莫屬了。」黑煞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

「兄台,你是從哪裡得出來的結論啊?我怎麼沒看出來哪點適合了?」

抽了抽嘴角,柳雲祁心想,嘴上卻問道「額~這位大哥,你是從哪裡看出來我適合的?我怎麼就一點沒看出來呢?」

意外的看了眼柳雲祁,黑煞道「這麼明顯你還看不出來?那好,那我就來告訴你哪裡合適。

養花種草、找女人、生孩子,哪一樣不得花錢?

特別是找女人和生孩子,那花錢可大了。你還小,這些你不懂,這年頭要想娶個好女人沒錢可是很難的。

沒錢怎麼辦?掙啊!可是普通的掙錢方法太死板,沒新意,來錢又慢,這樣合適才能過上你所期望的生活?

而當強盜就不一樣啦!掙錢之餘還能娛樂一番,只要做幾年就能賺的盆滿缽滿的,到時候歸隱山林,你想娶多少個女人都可以,這麼有前途的職業你還在等什麼?快來加入吧?!」

柳雲祁冷汗直流,嘴角一陣陣抽搐,道「大哥高見,可是小弟還是想做點來錢慢的工作,這麼有前途的職業你還是留給別人吧,我還是覺得不適合我來干。」

「我給你講這麼多你還是推三阻四的,你這是不給我面子咯?」見柳雲祁還是死不鬆口,黑煞的面色頓時沉了下來。

「呵呵,這位大哥。你的面子已經夠大的了,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

黑煞的臉頓時冷了下來「小子,跟你好好說你不聽,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加入我們,要麼今天死在這裡。」

「敬謝不敏…」柳雲祁微微一笑。

「哼!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那就怪不得我了,兄弟們,砍死他!」

隨著黑煞的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那十幾名小弟一起釋放出了鬥氣。

這群人明顯的與昨天的那群普通人不可同日而語,他們同時釋放鬥氣,那場面極其的震撼,鬥氣五顏六色的,就如同一條彩色洪流般向著柳雲祁狂奔而來。

「看來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柳雲祁的面色頓時沉了下來,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長劍,鬥氣洪涌而出之間,他一甩韁繩就向著強盜們迎了上去。

「分刃刺!」

只聽一聲大喝,柳雲祁長劍猛然向前刺去。

頓時,長劍之上的鬥氣脫劍而出分成了三股向著迎面而來的彩色洪流疾馳而去而去。

「啊!」

洪流最前端的幾人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當場被刺穿帶離了獨角獸向後面倒飛而去,連續砸傷了他們後面的幾人才翻滾著落到地上生死不知。

騎著大胖,柳雲祁沖入了洪流之中,側身躲過了迎面而來的一劍,順手拉住了強盜握劍的手,稍一用力就將其拉落了獨角獸之下,一聲慘叫,強盜當即被來不及剎車的獨角獸給活活踩死在腳下。

剛剛拉落一人,迎面又是一劍向柳雲祁而來。

猛然跳起,柳雲祁一個空翻躲過了長劍,兩側又是兩把長劍同時向他而來,他在空中雙腳猛然向兩邊踢出,兩把勢在必得的一劍當即被踢歪向一邊。

雙腳在大胖背上輕輕一點,柳雲祁向著迎面而來的一人飛了過去。

那人愣了一下,一臉嘲諷的舉起了長劍向著柳雲祁就刺了過來。

飛躍在半空中,柳雲祁右腳向前一掃,掃開了向他刺過來的長劍,同時旋身一腳踢出。

他這一腳又快又急,踢在了那人的臉上,那人慘叫了一聲,向後直直倒飛了出去,砸落了他後面的另一個人,兩人慘叫著雙雙砸落在地,眨眼間便被淹沒在了的洪流之中不見了影子。

並不作絲毫停留,柳雲祁在獨角獸背上輕輕一點,又再次向著另一人飛去。

有了前車之鑒,那人不敢大意,飛躍而起,咬牙切齒的提劍向著柳雲祁胸口刺去。

皺了皺眉,只是輕微的碰撞了一下,柳雲祁手中的長劍就將其撥開,同時一腳掃向了他的腰間,將其踢飛出去砸落了一旁跟著起跳的另一個人。

只見柳雲祁在這眾多強盜的圍攻之下非但沒有絲毫的懼怕之色,那些圍攻他的強盜反而被他一個個打落獨角獸,那不時傳出的慘嚎聲與淡定的神情叫人看了心中一陣膽寒。

眼看著柳雲祁在人群中發威,自己的兄弟越來越少,獨眼男大駭「老大!這小子怎麼這麼厲害?這麼多弟兄都抓不住他?」

黑煞的眼中充滿了驚異「這小子少說也是個武師,怪不得連你也打不過他。」

皺了皺眉,黑煞轉頭看向身邊的三名武師道「你們三個,過去幹掉他!」

「是!老大!」

柳雲祁此時正踹飛了一人躍在半空中,剛準備一劍刺穿另一人的胸膛,一把裹挾著藍色鬥氣的長劍突兀的向他迎面而來。

皺了皺眉,柳雲祁提劍迎了上去。

「鐺!」

一聲金屬碰撞聲響起,柳雲祁和那個長劍的主人一起向後倒飛出去。

還未來得及落地,後背一陣冷風向著柳雲祁吹來。

轉頭一看,又是一把裹挾著火紅色鬥氣的長劍向柳雲祁而來。

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扭腰轉身,在提劍拉扯之間,那刺向柳雲祁的長劍被他的劍給撥到了一邊,迅猛的必殺一劍就這樣被他給化成了無形。

然而,還未讓柳雲祁鬆一口氣。

又是一把攜帶著綠色鬥氣的長劍向他的後背而來。

無法,柳雲祁向後一仰頭,一個後空翻躲過了這把長劍向一邊倒飛出去,飛去的方向恰好一名強盜正向他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