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最小的兒子,能和你並肩戰鬥,到時候也能一起回來!」

「……我保證!」周天愣了一瞬間,立刻回神,也鄭重的跟領袖做了保證。

領袖這才和兩人走出了房間,助理已經在門口等的焦急萬分了,見人出來,立刻說道:「領袖,該離開了!」

「走吧!」領袖說道,但是在門口,還是看著周天和邵晨先上了直升機后,才轉身上了門口的汽車,往避難所入口開去。

飛機上,邵晨好像有點情緒低落,周天也沒問他,只是拍了拍他,對他點點頭。

直升機直接飛到了機場,黑鷹他們已經把所有人都帶來了,站在停機坪的地方等著周天和邵晨。

兩人從直升機上下來后,旁邊開來了一輛軍用卡車,土狼從上面跳下來,「黑鷹!」他喊道,「過來拿東西!」

黑鷹見狀,只來得及看了一眼往這邊走的周天和邵晨,就立刻帶著人走過去。

土狼和幾個邵晨小隊的人在卡車上往下遞東西,黑鷹帶著人在下面接。

都是一個黑色雙肩背包加一個小盒子,小盒子里的設備是要安裝在身上的。

周天看著他們領完東西,在黑鷹和邵晨的人帶領下,把裝備和武器都武裝好,「邵晨,其他我都猜到了,唯一一個,我怎麼都沒想到!」

「你是說,領袖是我父親這件事嗎?」邵晨勉強笑了下,周天沒說話,算是默認了,「你知道嗎?從小,他就沒有在人前說過我和大哥是他的兒子,我們也從來沒有在人前叫過他爸爸!」

「我覺得他做的對!」周天道,「你應該為這個而驕傲!他是個了不起的人!黑鷹!」 寵婚一星期 周天朝著黑鷹的方向一揚下巴,「他可是一直視領袖為偶像的!」

昭華未央 「噗嗤!」邵晨一聽,差點噴了,「他?」

「什麼感覺?」周天戲謔的看著他,「要是知道他原來一直都是在領袖兒子手下的,會什麼反應?」

邵晨頓時笑出了聲,「他是他,我是我,他能有什麼反應,難道找我要領袖簽名嗎?」 M國,霍家莊園外面,停著好幾輛大卡車。

霍長山父子,尚坤和李萬軒,站在門口看著幾十號人往車上搬武器和物資。

小妖帶著十幾個孩子站在一邊看著。

「一共多少人?」李萬軒問道。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他今天倒是穿的很正常,一身深綠色的緊身戶外裝,只是頭髮一直沒有剪過,已經變成半長,後面扎了個小辮子,兩綹碎發垂在額前,看起來比之前少了一點陰柔。

尚坤和霍長山,沉默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和霍家的手下不停的跑進跑出,幾乎把兩人所有的家底都帶上了。

霍啟帶了一頂帽子,帽檐壓得很低,面無表情的站在尚坤和霍長山的身後。

小妖手裡拉著李萬嘉,冷眼看著,李萬嘉拉拉小妖的手,仰起頭看著她,「小妖,我們要去哪裡?是要回去找爺爺嗎?」

小妖低頭看著他,心裡嘆了口氣,「小少爺,我們就是要回去找爺爺,二爺他們都已經到了一個很好的地方,就等著我們過去找他!」

「那他們呢?」李萬嘉指著那些全副武裝,已經開始上車的人問道。

小妖看向那邊,「那些人啊!那些人是保護我們的!」

「哦!」李萬嘉似懂非懂的答了一句,轉頭跟其他孩子說道:「我就說吧!我大哥肯定是要帶我們去找爺爺他們的!」

其他孩子也都一副原來是這樣的表情,又開始嘻嘻哈哈的笑鬧了起來,還分著各自帶的零食。

小妖沒有再說話,而是依然冷漠的看著那些人。

李萬軒回頭看了她一眼,兩人對視了一下,都沒有什麼表情。

「李兄弟,可以讓孩子們上車了!」過了一會兒,那邊都完事了,尚坤回頭跟李萬軒說道。

李萬軒回頭對著小妖打了一個手勢,小妖跟那些孩子說道:「好了,大的牽好小的,我們上車了!」

說完,她先領著李萬嘉往中間的那輛小客車走了過去,站到車門口,看著那些孩子一個個的上車,最後才帶著李萬嘉上車。

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李萬嘉覺得自己是李家直系,本能的就模仿著李萬軒的一舉一動,緊抿著嘴唇,安靜的坐在小妖旁邊。

最前面,是幾輛越野車和卡車,小客車後面也跟著幾輛卡車,車隊慢慢的開動了,逐漸開出了莊園範圍。

他們一路往北開去,經過另一個鎮子的時候,孩子們扒著窗子看到街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空空蕩蕩的。

「他們在街上睡覺嗎?」忽然,一個孩子指著窗外問道。

小妖看過去,豁然看到街邊幾具屍體,有一個都已經腐爛,蠅蟲翻飛,惡臭的味道都傳進了車裡。

「喝醉了!」她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李萬嘉看了看她沒說話。

但是他心裡知道,那些是死人,小妖之所以這麼說,可能是怕更小的孩子害怕吧!就回頭說道:「你們以後千萬不要喝醉酒,要不然也要睡在大街上!」

「我才不會!」一個孩子立刻說道,「喝醉酒難聞死了!」

「我偷偷嘗過,酒太難喝了!」

「我也不會喝酒!」

孩子們的童言童語讓小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

她什麼時候到了李家,已經不記得了,記事的時候都有十歲了,和現在的李萬嘉差不多大。

每天,他都要跟著其他和她差不多的孩子一起練功,如果沒有達到要求,晚上就沒有飯吃。

久而久之,她也明白了,只有自己變得更厲害,才能搶得過其他孩子。

而,只要聽李家人的話,她就會有額外的獎勵,哪怕只是一塊糖。

再大點,她幾乎就沒有什麼想法了,只要服從命令就能活的很好。

十幾歲的時候,第一次見到李萬軒,她覺得這個李家少爺長得可真好看。

而李萬軒也一眼就看中了小妖,看完她和別人打了一場架后,就跟她說道:「我喜歡看你穿黑色的衣服!」

小妖立刻就回去換上了一身黑色,那天晚飯,她得到了一個雞腿,被其他人羨慕的不行,就算有人想搶,但是礙於小妖的心狠手辣,沒有敢動手。

而從那天開始,李萬軒就會三五不時的到他們那裡一趟,只要他去,小妖就會有雞腿吃,久而久之,她竟然每天都會暗暗的期待著他下一次會什麼時候來。

半個月後,小妖沒有等到那個長的好看的李家少爺的到來,反而被人帶到了一個房間里,里裡外外的收拾了一遍,換了一身黑色的新衣服,就被帶走了。

那是小妖第一次進李家大院,見到了早她一步來的奎子,跟在了李萬軒身邊。

小妖嘆了口氣,從小被灌輸的思想就是,服從!服從!絕對的服從!生死都是李家少爺的人,如果背叛,等待她的將是萬劫不復。

再後來,她跟著李萬軒,和奎子兩人為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哪怕是殺人,她心裡都沒有生出任何想法,都認為那是理所應當的。

就在她十八歲生日那天,她變成了李萬軒的女人,從此後,李萬軒很寵她,這讓她一時間有點膨脹,做事更加肆無忌憚,哪怕是幫助李萬軒處理從屋子裡抬出來的那些女孩子,心裡都沒有一點反感,反而會認為那些那孩子是因為沒有好好聽少爺的話。

她們活該!

這就是小妖當時的想法。

而現在,自從李家開始密謀一個很大很大的計劃開始,她就接觸到了另外三大世家以及周天和她的女人。

她有些不懂了,為什麼同樣是女人,那些女人就會被她的男人心疼、照顧,而自己除了完美的完成任務,李萬軒都不會正眼看自己一眼,有時候還會因為有了小小的失敗懲罰自己?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思想,小妖也不例外,從小練就的心硬如鐵,漸漸的產生了變化。

她想要更多,她想要得到李萬軒更多的關注,而不是僅僅讓她出去賣命。

但是結果,她註定會失望的!

一次次的失望累積到一起,一直到奎子被抓再也沒有回來的時候,達到了頂峰。

她親手殺了那個質疑李萬軒為什麼不去救奎子的人,她把人埋在後面的芭蕉林里,就像埋葬自己。

她不知道,如果換成自己,李萬軒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的。

而霍啟,從第一次見到她開始,那雙眼睛就透露出一種赤裸裸的佔有慾,很明顯的在告訴她,他,想要她!

只是,小妖心裡很明白,如果答應了霍啟,就等同於背叛了李萬軒,她不敢!

可是接下來,她按照李萬軒的交代,回到華國,說服李家二爺,將李家的孩子帶到M國后,她發現李萬軒變了!

他不再對自己的身體感興趣,反而對他自己的身體似乎更感興趣。

每天保養皮膚,穿著性感艷麗的衣服,做著一些本該是女人做的姿態。

一切都讓小妖感到絕望,她不知道到了最後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所以,霍啟再一次找到她,送給她一個價值連城的玉鐲后,她進了他的房間。

沒想到,李萬軒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瞞不住他,他居然還讓自己去試探霍啟。

再一次的心涼如冰,就是小妖看到霍啟對她的態度變化的時候,那個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陌生人。

他說過,他會跟李萬軒說把她要過去。

他說過,她是他之前見過的所有女人里最讓他迷戀的一個。

他說過,等一切結束了,他就會娶她……

小妖不自覺的冷笑了一下,她現在,心死了!

已經對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會再興起任何波瀾。

對於李萬軒將要利用這些毫不知情的孩子,小妖都生不起一點同情心來,同時李家人,死了也是他們的命!

車隊,漸漸的開出了村鎮,進入了森林。

遮天蔽日的樹冠,遮擋住了外面炎炎烈日,微微帶著暖意的風吹進來,讓那些孩子有些昏昏欲睡。

手機震動了一下,小妖拿出來一看,是李萬軒發來的信息。

記得給孩子們按時吃藥!

小妖不動聲色的把手機收了起來,拿出背包里的一個藥瓶,遞給身邊的李萬嘉。

「小少爺,大少爺說該吃藥了!」

李萬嘉覺得很高興,終於可以幫助大哥做事情了,他接過藥瓶,就往後面走去,每個人發了一顆,「大家聽話,按時吃藥,要不然就會生病的!」

每一個孩子都覺得自己是最聽話的,把藥片放進嘴裡,拿出水喝了下去。

「好了!」李萬嘉看著所有孩子都吃完了,就回到了座位上,自己拿了一顆,把瓶子還給小妖,擰開水瓶把葯吃了。

「小妖,小妖!」後面一個孩子喊道,「我們要走多久啊!」

「還要好久!」另一個孩子立刻搶著回答道。

「那是不是要很晚很晚才到啊?」

「是啊!」

「那我們會不會在外面野營?」

一提起這個話題,睏倦的孩子立刻都精神了起來,紛紛開始討論起野營的事情來了。

小妖耳朵里聽著,眼睛看著外面,要到那個地方,恐怕要很多天。

一路上,車隊只停了兩次給大家上廁所,吃飯什麼的,都是在車上進行的。

從早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車隊就開到了和華國的邊境,車隊才再一次停下來。

尚坤的人下去了兩個,半個小時后回來了,滿臉的奇怪表情。

李萬軒和霍長山父子也下了車,就聽那兩人說道:「邊境那裡沒有人,一個都沒有,周圍也看過了,似乎人都不見了!」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前不是說華國邊境關閉,檢查很嚴格嗎?

「我去看看!」李萬軒說道,然後就往前面走去。

尚坤和霍長山相互看了一眼,沒出聲阻攔,霍啟卻從後面走了過去,「我也去看看!」

霍啟跟在李萬軒的後面,走的很快,但他發現,前面,已經看不到李萬軒的身影了,不由自主的又加快了腳步。

十分鐘過去了,眼看著前面就是邊檢站,李萬軒不見了。

霍啟鑽出樹林,站在邊檢站前面的那條路上來回看著,左右都不見李萬軒,人呢?

對面一個超市裡,傳來聲音,霍啟小跑著走了過去,輕輕的推開門,就看到李萬軒站在收銀台前面往裡面看。

「怎麼了?」霍啟出聲問道。

李萬軒抬起身回過頭,見是霍啟,就是一笑,「看看這裡還有沒有人!」

霍啟走過去,探身也往裡面看去,收銀台下面躺著一具屍體,像是死了很久的樣子,嘴角邊乾涸的血跡說明,這個人是傳染病突然死去的。

「只有死人!」李萬軒又笑了一下,看著霍啟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之後又往後面走去。

裡面房間堆滿了貨,住人的地方雜亂無章,還有一個女人死在床上,死狀和外面的人一樣。 兩人從超市裡出來,又去了邊檢站。

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空空如也,打開的抽屜和敞著門的衣櫃,看起來,人走的很匆忙。

李萬軒伸手按了一下桌子邊上的按鈕,邊檢站的電子門「嘎吱」一聲,然後向後退去。

「幸虧沒斷電!」李萬軒又笑了下,霍啟總覺得李萬軒笑的有點多,但他也沒說什麼,走出了房間。

到了外面,霍啟掏出電話打了出去,「開過來吧,這裡的確沒有人了!」

坤掛上電話,招呼所有人上車,霍長山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尚坤,心想,霍啟怎麼給他打的電話沒給自己打?

但是車隊動了,霍長山也不能耽擱,快步上了越野車,打頭往外開去。

他們之前因為怕遇到邊防,一直走的是難走的小路,沒想到,顛簸了一天一夜,到了地方后,才發現自己之前那麼小心完全沒有什麼意義。

邊檢站一片空無,別說人了,連只雞都沒有。

車隊開到李萬軒和霍啟面前停了下來,兩人上了車,車隊繼續往前開去,穿過了邊檢站的大門,進了華國境內。

「有點不對頭!」越走,尚坤越心驚,路上不僅沒有活人,反而到處是死人。

「這樣很好!」李萬軒說道,「正好方便我們了!」

話是這麼說,但是任誰在路上經過,不見活人只見死人都夠心驚的了。

傳染病這麼厲害嗎?讓華國都放棄邊境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