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根扎在熏靈魂深處的長針,完全成為了熏的噩夢,她甚至不敢將這件事與羅征傾吐,只是讓自己不斷地沉睡,無休止的沉睡……

這次羅征進入這門中鍛煉之後,熏再度蘇醒。

腹黑總裁vs麻辣前妻 而這一次蘇醒后,那根針再度開始了旋轉,其中湧現出來的信息更是讓熏有了一個全面的認知。

為什麼讓大衍之宇分崩離析,那些聖人們悄然創造了妖夜族,並且以某種特殊的手段,將她們投放在了大衍之宇中,這就是一個埋藏了三十多億年的伏筆!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他們並不敢像天位一族那般大張旗鼓,堂而皇之的以黃金血脈來進行血繼傳承,而是以「靈魂封針」的手段進行傳承。

血繼傳承只能將重要的消息隱藏在血液中,但無法改變換血之人的思維。

就像在適合的時候,血液覺醒,羅征明白了這血液中隱藏的消息,但若是他不願意去執行,這血液也無法強迫羅征,選擇權依舊在羅征手上,其他天位一族的人同樣也是如此。

而靈魂封針則能直接控制受針人。

相對而言,靈魂封針的製造難度也大很多,能夠影響的人總是有限,不能像天位一族那樣大面積換血。

於是他們創造的妖夜族出現了這種獨特的社會構架。

妖夜族上到天尊,下到平民,都信仰自己無上的王,以三位王者為核心,妖夜族的任何人都必須聽令於三王!

這樣一來,他們只需要給繼任的三位王者種下「靈魂封針」就足夠了,這三位王者自身也不清楚她們真正的宿命,但到了適當的時候,靈魂封針開始啟動,三王都將受到影響后,足以操控整個妖夜族。

為了覆滅一個寰宇,他們便創造一個種族,用上這等手段和心機,擊殺一位聖人真的如此麻煩?

「我……要將這根針磨滅掉!」

此前的熏心中已有了這種想法,她試圖將這根針拔出來。

但靈魂封針深入熏的靈魂深處,甚至於她的靈魂融合在了一起,根本無法拔出,也正是如此,這根靈魂封針若是要完全掌控熏的思維,她也根本無法反抗。

既然無法拔掉,那就將其磨滅。

那張完美的容顏之上,流露出一股無可匹敵的決絕之色……

她擁有充足的時間,八萬年磨滅這一根靈魂封針應該綽綽有餘,剩下的就需要大毅力了。

熏的靈魂曾破損過一次,那時候的熏一度只擁有一縷殘魂而已,既然上一次能夠恢復,那麼這一次她一樣也能恢復。

她的靈魂原本就潛藏在羅征的劍靈之中,想要將兩者剝離出來十分容易。

可是磨滅這靈魂封針的難度,也遠遠超出了熏的想象。

上一次熏的靈魂破碎,但本身的記憶並沒有收到影響,這靈魂封針注入在靈魂深處,便是與靈魂中的記憶緊緊連接在一起。

當熏忍受著靈魂磨滅的痛苦,將這靈魂封針磨滅掉的時候,她的記憶也在飛速的衰減……

這種衰減的速度相當驚人,以至於到了後面,熏甚至無法記住自己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了,她靈魂之中只剩下了一個執念,就是要將這靈魂封針完全抹去……

而就在熏靈魂受損之下,大衍之宇中的妖夜族中,熏的雕像也再度出現了異變,其中的光芒又再度衰弱下去。

不過妖夜族人此刻並沒有關注熏的王者雕像的異變,整個妖夜族強者們也處於驚惶之中,因為她們在聖族入侵的這一天,接收到了一個新的命令,一個讓她們難以想通的命令。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大衍之宇中局勢已經開始劇烈的動蕩起來。

聖族的大軍不斷推進之下勢如破竹,寰宇中的每一天都是吵吵嚷嚷,咆哮令發出的聲音滿天飛。

這一場戰爭關係到整個寰宇,每一個種族,每一個生靈的安危,無論你是平民還是武者,無論是人族,還是異族,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妖夜族一開始的時候也是積極備戰。

所有妖夜族聖地的武者,開始朝妖夜族的幾個核心大界中聚攏……

寒秋界的界主蘭帶著自己的屬下,正在大界通道之中不斷地穿梭,她的目的地是刑名界,也是瑤的奪刑宮所在的大界!

她率領的是聖地中的精銳,也就是化神三變的武者,境界最低的武者也是神海境。

這一次危機她們面對的敵人太強大,神海境以下的武者作用微乎其微。

成為寒秋界的界主以來,蘭也僅僅去過一次刑名界,寰宇大過於龐大,就算她身為界主,穿越上百個大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一場遙遠的旅程。

在大界通道中傳說的時候,偶爾會遭遇其他妖夜族聖地的隊伍,大多數都是憂心忡忡的樣子。

耳邊時不時傳來挑釁的聲音,那位聖族聖子摩訶也不知道從哪來弄到的咆哮令,幾乎每天都要無休止的挑釁……

「嘿嘿,今日擊殺七位界主,皆為人道聯盟正藍界的武者,他們分別是宋傳河,趙四,龍燦……嘖嘖,正是不堪一擊,希望明天再接再厲……」

「聖子威武!」

「聖子威武!」

就在此刻,那聖子摩訶的聲音又響徹耳邊……

「真是太囂張了!」蘭的臉色陰沉如水。

其實摩訶擊殺之人乃是人道聯盟之人,而且是人族武者,不僅不同勢力,而且與妖夜族連種族都不同,按道理蘭不應該如此憤怒。

但事實上惱火的不僅是蘭一人,她率領的聖地精銳們臉色都不太好看,整個寰宇中所有生靈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聖族的目標可不只是一個人道聯盟……

他們從一開始就事無忌憚的宣布,將整個寰宇視為他們的囊中之物,他們是整個寰宇的敵人。

所以人道聯盟受到侵害,妖夜族人自然也會同仇敵愾!

這段時間,那摩訶可是聲名遠播。

此人雖然也只是界主修為,但實力之強,似乎遠在尋常界主之上,每當他擊殺一位界主,都會將對方的名字記下來,然後通過咆哮令向整個寰宇廣播!

寰宇中兆億生靈聽到這傢伙的挑釁,無不恨的牙痒痒。

但卻無可奈何。

據說此人是真的依靠自己的實力擊殺的那些界主,至少在寰宇中,尚且沒有界主能在單打獨鬥中擊敗此人。

「蘭大人,你說為何沒有天尊出手擊殺摩訶?」蘭身邊的一位武者問道。

這位武者很年輕,名叫鳶鈴,在妖夜族中也能稱得上是神級天才,參加夢幻戰場后修為更近一層,踏入神極境,不過本身較為年輕,深得蘭的喜愛。

蘭平視著前方,淡淡的回應道:「或許……他們在籌劃著什麼,這摩訶敢於如此囂張,身邊肯定不會缺乏天尊守護,情況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為他們聖族的聖子造勢,用來打壓整個寰宇中的士氣,這一招的確管用。

至少整個寰宇的中下層武者們,已經開始無盡的抱怨!

從聖族侵佔辟風界以來,諸多天尊皆有了回應,通過咆哮令召集整個寰宇種族共同抗敵,可是一直到今天為止,尚且沒有一位天尊出手!

結果便是眼睜睜的看著聖族侵佔一個又一個大界,在其中完成一場又一場屠殺。

就這麼幾天的時間,隕落的界主已經高達上百個了!

但無論是天位一族還是諸神無念,竟然都不曾出手,甚至連人道聯盟的天尊也保持著沉默……

這在曾經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年人道聯盟和魔族因為邊界爭端,不過是隕落了一位魔族界主,雙方的天尊便是大打出手,尤其是剛剛承載天命的幻海天尊,差點讓魔族的一位天尊隕落!

那時候寰宇中的勢力並不看好人道聯盟,因為人道聯盟的底蘊不如萬佛聖域和諸神無念,原本也是一盤散沙聯合在一起,綁成的龐然大物。

也是因為那一場爭端,才讓人道聯盟的地位進入一線勢力,讓寰宇諸族刮目相看。

人道聯盟的天尊保持沉默,這種反常的事情的確讓無數武者相當不解,畢竟在這種時候保持沉默,就是一件自損士氣的事情……

人道聯盟中的一些界主在悲憤之下,甚至動用咆哮令指責幻海天尊和神諭天尊,一度開口辱罵,讓人看盡了笑話。

可他們依舊保持著沉默。

「要是他們再不出手,那摩訶可是要飛到天上去了,」鳶鈴氣呼呼的說道。

蘭卻是微微一笑,「那些大人物們的想法,總是難以猜測的,我相信他們最終會擊退聖族。」

不久之後,蘭終於帶領著自己聖地中的精銳,進入了刑名界中。

整個刑名界中匯聚了數百個大界,兩千多個妖夜族十品聖地中的精銳,其中光是界主就超過六千位,更別提神變境,神極境,神海境三境武者!

如此多妖夜族強者聚集於此,都在等候妖夜族王者的命令,幾乎所有妖夜族都認為,她們會向聖族展開反擊。

奪刑宮中。

她甜不可攀 龐大的穹頂之下,一道道蔚藍色的流蘇從裙擺之上傾覆在地上,一襲長裙拖拽在地上長達數十丈,姣好的身材之上是一張精緻的容顏,在盛妝之下顯得無比高貴而華麗,但依舊遮掩不住此女的兇悍氣息。

瑤站在大廳的中央一直閉著眼睛,她靈魂深處的那根長針依舊在緩緩轉動。

與熏不同,熏對這根靈魂封針深痛惡覺,她寧願犧牲掉自己,也不願意自己被靈魂封針所操控。

但瑤卻欣然接受靈魂封針的意圖,甚至有一種不謀而合的感覺。

她是一個野心極大的女人,但卻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撐她的野心,就算成為妖夜族的王,也不可能真的率領妖夜族稱霸整個寰宇,與人族三大勢力相比較,妖夜族似乎還是有些孱弱,特別是在天尊這一級別。

所以當靈魂封針開啟的瞬間,她驟然之間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秘密,一度讓她興奮的尖叫,甚至召集數位寵幸的男性顛龍倒鳳了好幾個夜晚。

她原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對於她來說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何況妖夜族竟然要與聖族聯手!

在她面前光滑而堅硬的地板之上,驟然出現了一點綠光,隨即就有一道翠綠色的藤蔓快速成長,發芽,數個呼吸的時間,其中就借處一個巨大的花蕾。

「啵!」

這花蕾驟然盛開之後,一席碧衣的輕語就從裡面走了出來。

相比其他道子,輕語的修為增長的最快,短短時間竟然已到了神變境巔峰,看樣子突破界主修為也不遠了。

瑤望著輕語,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楹,你來晚了。」

輕語冷漠的瞪了瑤一眼。

她並不是那麼喜歡瑤,輕語一直以來都沉浸在自己的鑽研之中,不太過分妖夜族中的事物。

不久前她剛剛發現十層法則的奧妙,卻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個聖族,鬧出如此大的事端,完全打亂了她的進程……更要命的是腦海中的靈魂封針,釋放出一堆和她毫不相干的信息!

她才明白妖夜族的使命,這並不為她所喜,但她不得不遵守靈魂封針的意圖。

更讓輕語感到沮喪的是,通過靈魂封針中的一些信息,輕語才明白自己為何能掌控第十層的生命法則。

因為制定這寰宇中規則的那個傢伙差不多要隕落了,這大衍之宇才會多少出現一些漏洞,她輕語只是湊巧找到了漏洞,才意外獲得十層生命法則而已!

總裁別拽:嬌妻愛逃跑 「這次他們派遣十位道子前往神煉禁地,唯獨沒有派遣我去,天位一族其實對我們妖夜族早有懷疑,他們連魔族都不信任,」輕語開口說道,「所以不要以為自己能夠出其不意。」

「我當然清楚,」瑤傲然笑道:「第一步,只要說服我們的子民可以了!」 妖夜族的子民對他們的王是無條件服從的。

這個種族從誕生之初就一直保持這種社會構架……

像人族的聖地屬於宗門的衍化,神國則屬於凡人國家的衍化,但人族武者的忠誠度無法與妖夜族相比擬。

若是聖地和神國爆發的大危機,其中的核心武者或許會選擇為宗門效力,但不能否認,其中相當一大部分人會選擇逃走。

事實上隨著人道聯盟的領地被聖族一步步佔據,許多武者也選擇離開自己所屬的聖地,各自逃命而去,甚至有一些人品低劣的武者一路燒殺搶掠,受苦受難的便是那些平民百姓們。

這種情況在妖夜族卻不會發生。

她們這一族的信仰,就像是本能一般鑲嵌在她們的骨髓之中。

就是當年三王相爭之下,亂的也只是上層武者,底層武者也沒有爆發任何動亂,她們要追隨的只有自己的王!

所以只要王的一聲令下,妖夜族人為此赴湯蹈火,也不會有任何怨言,這就是妖夜族如此團結的原因……

瑤說完之後,淡淡的望了一眼輕語,臉上帶著一絲傲慢的笑容,拖拽著數十丈長的裙擺朝著奪刑宮那扇五彩琉璃的大門走去。

宮殿前的妖夜族人來自於各大聖地,也是妖夜族中的精銳,界主,神變境,神極境,神海境武者……她們便是妖夜族的最強戰力。

看到大門后那曼妙而朦朧的身影,這些妖夜族人頓時安靜下來,她們在等候王的指示。

雖然妖夜族人絕大部分都是為女性,但不代表她們沒有熱血,面對聖族的侵犯,不少界主都曾請戰和出戰!

「啪!」

巨大的五彩琉璃門朝著兩邊緩緩而開,瑤漫步緩移走在了露台之上,俯視著所有妖夜族人,眉目之間透露出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

輕語則緊隨其後,站在了瑤的身邊,目光平淡至極。

「我親愛的子民們,很榮幸見到你們,」瑤開口說道,「將吾族所有精銳召集在一起,是因為寰宇中最近發生了一件大事!」

所有妖夜族人的臉色都保持著肅穆,儘管在場的武者數量多的驚人,但現場確實鴉雀無聲,瑤的聲音很輕鬆的傳遞在每一位妖夜族人耳中。

她們絕大多數人心中所想,瑤應該會向聖族宣戰,寰宇遭受這等危機的時候,身為寰宇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勢力,絕對不可能置身事外。

「就像諸位所知道的那樣,聖族降臨了我們寰宇,」瑤一字一頓的慢慢說道。

聽到這裡,諸多妖夜族人心中忽然覺得一些不對勁,聖族降臨在寰宇中,這是什麼意思?

那些該死的聖族不是入侵寰宇么?怎麼就變成了降臨了?

在這種場合之下,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十分有講究,若是刑罰之王這般隨口說出來,未免也太不講究了,何況她也不至於犯這種錯誤。

「對於我們妖夜族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我們會與聖族聯手,助聖族一臂之力,佔據這個寰宇,也就是大衍之宇!」此刻瑤的聲音驟然提高了幾分,臉上帶著興奮之色!

至於在場的妖夜族人們,則在同一時間愣住了。

其中至少有七成妖夜族人覺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他們要幫助那個聖族?

這些天聖族堅持使用咆哮令,不斷地挑釁各個種族,雖然摩訶屠殺的是人道聯盟的武者,但作為同一個寰宇中的生靈,所有人都是同仇敵愾,她們妖夜族對聖族的憎恨一點都不少。

怎麼刑罰之王忽然宣布,要去幫助那該死的聖族?

儘管妖夜族人的自律性極強,此刻也忍不住議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