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內丹田的紅白靈氣成對比例,而且寒氣也得到了不小的進步,熱氣更是突飛猛進,這樣的情況顯然在告訴著林錚,他的冰火劍意得到了全所未有的進步。

「不妨試試!」

剎時,林錚的瞳孔中出現一絲紅白雙芒,臉上的笑容依舊沒有絲毫變化。

這一刻,他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火泉山巔峰之處,火紅色蒸汽已經全部被林錚吸收進體內,一眼看去,周遭的環境一目了然。

「林……」

蕭鈴兒察覺到林錚順利以熱氣中和寒氣的時候,不由露出一個令人驚嘆的美艷笑容,剛剛叫喊出聲的時候,她又閉上了嘴巴,因為她看見前者似乎正想要做些什麼,當下閉上嘴巴,不再開口。

「呼——」

林錚深吸口氣,而後又長長吐出一口濁氣,腰肩挎著的謫仙劍瞬間拔劍出鞘,鋒利的劍刃劃破空氣帶出尖銳的破風聲。

嗡嗡!

林錚手腕扭轉,謫仙劍瞬間顫動起來,鋒利的劍刃揮舞出去,破風聲陣陣,彷彿空氣都要被削成兩半一樣。

「冰火劍意!」

剎時,林錚輕喝一聲,手中的謫仙劍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紅白雙芒迅速覆蓋住了劍身。

猛然間,林錚的身體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山峰上那肆意呼嘯的狂風瞬間被這股威勢帶動,捲起狂沙,肆意呼嘯著。

洶湧的靈氣恍若大風暴,瞬間爆發開來,席捲整個山峰,遠處的蕭鈴兒不由驚嘆一聲。

「好強的劍刃風暴?看樣子林錚哥哥體內的寒氣中和后,冰火劍意也提升到一個強大的程度。」

蕭鈴兒俏臉露出一抹欣喜之色,美眸當中閃過一絲詫異。

在遠處,一道恐怖的劍意隨之而來,天空瞬間被紅白雙芒籠罩,周圍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轟!

猛然間,林錚所施展出來的冰火劍意轟炸在山峰上,踏足之地顫動起來,搖搖欲墜的樣子彷彿隨時都會倒塌,地面更是出現一絲不大的裂縫,但是這裂縫卻是在迅速的蔓延著,彷彿要將整個火泉山一分為二。

「好強!」

林錚剎時驚呼起來,黑白相間的眼眸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甚至就連嘴巴也張開了,模樣顯得十分驚訝。

他沒有想到吸收火泉山的火紅色蒸汽,進行中和之後,冰火劍意的竟然會變的這麼強悍,這讓他心裡也有些驚訝。

「前頭那些苦痛折磨還真是沒有白受啊!」

清秀的臉龐上瞬間出現興奮的笑容,林錚不由有些感慨,忽然發覺『先苦后甜』這個成語說的十分精闢。

忽然之間,體內丹田內的靈氣開始震蕩起來,變的愈來愈洶湧,感受到這一變化,林錚不由一愣。

剎時,林錚反應過來,接憧而來的好事情讓他驚喜萬分,臉上的笑容愈加燦爛,他一言不發當即盤腿坐下。

「林錚哥哥,就要突破了?」

遠處,一直觀察林錚的蕭鈴兒也是一愣,旋即露出一個驚喜的笑容,笑靨如花。

緊接著,蕭鈴兒一言不發,足下輕點,身體輕飄飄的往林錚過去,最後落在大坑內部,為林錚的突破開始護衛。

距離上一次突破,只過去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如今又要突破,林錚不由心花怒放。

「只要衝擊上煉體境第九重,神通境也不遠了!」

心念間,林錚連忙閉上雙眼,雙手擺在身前開始變幻起來。

對於神通境,林錚可是嚮往不已,且不說闖九冕通天路要神通境的修為,就是那神通境的神通也是殺傷力巨大的招式。

如今能夠突破到煉體境第九重,距離那神通境可只剩一步之遙,這如何不讓林錚欣喜。

蕭鈴兒在一旁護衛,身上隱約浮現著靈氣,隔絕一切會打擾到林錚突破的因素。

同時,林錚也需要收斂心神,排除雜念,做到一心永恆,才能順利突破到煉體境第九重。

突破是個好事,同樣也可以說是個壞事,順利突破自然是皆大歡喜,但要是沒有順利突破,又或者是在突破的時候被人打擾,那後果不論是誰也承擔不起。

輕則重傷,重則就此無法感悟突破。

不論是輕重,林錚都承擔不起,不然蕭鈴兒也不會到他身邊給他護衛,隔絕一切會打擾到其心神的因素,保證突破的順利。

林錚靜靜盤坐著,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他體內丹田的靈氣卻是在不停震蕩著。

猛然之間,四周的天地靈氣忽然開始捲動起來,狂風怒吼,飛沙走石。

同一時間,林錚眉頭緊皺,面容十分嚴峻,擺在身前的手印開始變幻起來,速度飛快,掌心發出一絲炙熱的氣息,隨後變成寒冷的氣息,十指指尖散發出紅白雙芒。

四面八方的天地靈氣如狂風般在林錚周身捲動著,同時他體內的靈氣也變的極奇洶湧,五臟六腑都充斥著滿滿的靈氣,筋脈中的靈氣瘋狂流動著。

漸漸的,林錚開始吸收四面八方沖涌而來的天地靈氣,開始衝擊煉體境九重。

林錚纔此刻吸收的速度十分恐怖,沒過多久,四周狂暴的天地靈氣就被他吸收的一乾二淨,體內的靈氣也越來越多,不停衝擊著丹田。

吼!

狂風怒吼,四面八方再次湧現天地靈氣,捲動火紅色蒸汽往林錚體內匯聚過去。

同一時間,林錚小腹下方的丹田內,寒珠也開始極速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絲絲縷縷的寒氣不停的給他補充靈氣的缺失。

漸漸的,林錚半邊身體飄蕩起火紅色氣焰,另外半邊身體則飄蕩起冰藍色氣焰。

擺在身前的手印變化的速度十分快,一道道火紅色光芒與冰藍色光芒不停掠過,速度快到出現好幾個殘影,模糊的令人眼花繚亂。

體內的靈氣洶湧至極,不停順著筋脈在身體各處流動,甚至可以在外面看見林錚手臂、臉龐的筋脈凸了起來。

方圓一里地的起了狂風,同時這個範圍內的天地靈氣也全部往林錚聚攏過去,供他突破煉體境第九重。

煉體境九重與神通境一重,算是要十分困難的一關,但此刻在林錚身上卻表現的十分容易,靈氣衝擊著奇經八脈,可以說是暢通無阻。

靈氣運轉了幾個大周天之後,林錚不停變幻的手勢終於落定下來,倆個拇指在下方點在一起,其餘八指全部都跟對應的指頭按在一起,中間露出一個圓錐形空洞。

最後林錚將擺在身前的手印重重推出,四面八方的天地靈氣剎時狂暴起來。

他的身體產生一股駭人的吸力,四周的天地靈氣爭先恐後般的湧入林錚體內,體內不停在筋脈衝涌的靈氣猛地停滯下來,周圍的空間也凝固下來……

轟!

一聲如同悶雷般響聲陡然炸了起來,林錚的身體釋放出恐怖的威勢,瞬間便席捲了整個火泉山山頂,狂風怒吼,飛沙走石。

末世之魔王女友 煉體境九重,林錚成功突破!

整個山頂的火紅色蒸汽四處蔓延,林錚張開口,猛吸一口。

吼!

恐怖的吸力再次產生,整個山頂的火紅色蒸汽連同天地靈氣,全部都被林錚吸進體內,空氣都變的稀薄起來。

此刻,林錚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氣息變的格外強大,全身都充滿一股極強的爆發力,彷彿一拳能夠讓山崩地裂。

「呼……」

林錚揭開眼眸,黑白相間的眼眸中掠過極強的紅芒雙芒,他長長吐出一口濁氣之後,抬起雙手,看起自己來。

「煉體境九重……好強!」

仔仔細細的看了自己的身體,最後林錚露出一個笑容。

此刻林錚丹田內的靈氣變的極奇渾厚,精純程度就彷彿粘稠一樣,他相信現在的自己全力揮出一拳,絕對能夠將一塊巨石轟成碎渣。

林錚原本的戰力本就恐怖,如今又晉陞到煉體境九重,就連他自己都有些期待起自己的戰力會變的如何恐怖。

「恭喜林錚哥哥突破到煉體境九重,這下整個外院都沒人是林錚哥哥的對手咯。」

始終都在一旁為林錚護衛的蕭鈴兒『咯咯』一笑,如花似玉的臉蛋透著淡淡粉紅,清澈明亮的美眸中眼波婉轉。

「這還要多虧鈴兒幫我護法啊!」林錚微微一笑,心情大好,故意擠了擠眼說道:「別人我可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我絕對不是鈴兒的對手。」

蕭鈴兒俏皮地一笑,並沒有開口正面回答林錚的話。

「嗯?」

忽然之間,林錚注意到蕭鈴兒後方的巨大雕像。

由於林錚剛才衝擊煉體境九重的時候,將周圍的天地靈氣和火紅色蒸汽吸空了,所以原本朦朦朧朧看不清環境的山頂,變得一目了然,他的視線也開闊不少,一眼就注意到那座巨大雕像有些特別。

「林錚哥哥,怎麼啦?」

察覺到林錚有些不對勁,蕭鈴兒輕呼一聲,隨後迴轉過身,順著前者的目光望向那巨大雕像。

「鈴兒,我好像看見那巨大雕像上面刻著很多銘文……」

「林錚哥哥,那巨大雕像好像刻有很多字……」

同一時間,林錚與蕭鈴兒不約而同的開口說話,隨後二人微微一愣,最後相視一笑。

「我們過去看看吧?」

林錚緩緩起身,再次看向那座巨大雕像,他隱隱看見那座巨大雕像上面的銘文有些特別,只是距離太遠,入眼就是很模糊,看的不大清楚。

火泉山的火焰為什麼幾千年不熄滅,這是一個問題,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願意來這個兇險的地方,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謎,林錚隱隱覺得火泉山有些秘密。

「好!」

蕭鈴兒的神情忽然鄭重起來,顯然她也認為這個巨大雕像上面的銘文有些問題。

林錚微微點頭,二人皆是一言不發,並肩朝前走去。 這座雕像十分龐大,足有千丈高,直衝雲霄,從底部到上面有三丈位置刻滿了銘文,平台底座旁邊還有一座法陣。

看起來這個雕像的年代很久遠,已經模糊到看不出來是何形狀,但是能夠肯定這是一個人的雕像,至於是什麼人能夠雕刻上千丈的雕像,林錚不知道,但肯定是一個絕世強者。

「這個雕像……」

看著這個巨大雕像,林錚眉頭緊皺。

他隱隱感覺這個雕像有些熟悉,但是腦海卻一片空白,什麼也捕捉不到。

林錚忍不住抬手去摸,但是有著一層能量薄膜直接將他的手掌彈開,根本無法觸碰到雕像。

「這個雕像竟然還有這種威能?!」

林錚被震的後退一步,臉上出現一絲驚駭,他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年代很久遠的雕像,還具備這種保護的能力,心中當即覺得這個雕像很不簡單。

雖然林錚沒有被這股勁力震傷,但他確實是被震退一步了。

要知道林錚現在已經有煉體境九重的實力了,就算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受到攻擊,也不至於被震的後退,但是雕像上面的這股力量卻……

「這個雕像著實有些詭異,那股柔勁震來的時候,我清楚的能夠感受到是一股無法阻止的力量,就算事先有做準備,也無法抵擋……」

林錚眉頭緊皺,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個雕像,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林錚哥哥,你沒事吧?」

身旁,蕭鈴兒黛眉微蹙,察覺到林錚有些異樣,輕聲開口詢問。

「沒事。」

林錚微微搖頭,他的目光依舊緊盯這個雕像,想要從中看出點什麼來,但是腦海卻一片空白。

在那雕像上面一無所獲后,林錚索性就放棄這個念頭,轉頭盯在那些銘文上面,仔仔細細地看了起來。

這些銘文彷彿具備某種魔力,林錚一看竟是有種深陷其中的感覺,這讓他更加驚訝,同時心中也更加凝重起來。

這些銘文不是現在這個時代的文字,林錚隱約能夠感覺到這些銘文有很長的年代,好像是幾千年前,又好像是幾萬年前。

「鈴兒,你能看出這些銘文的意思是什麼嗎?」

良久,林錚皺著眉頭開口詢問,顯然他看不懂這些文字,而且看的時候還有一種被吸進去的感覺。

「嗯!」

身旁的蕭鈴兒重重點頭,如花似玉的臉蛋在此刻變的嚴肅起來。

「這座雕像貌似是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名字叫做荒神!」

蕭鈴兒仔細的看著雕像上面所刻的銘文,隨後鄭重的開口給林錚解釋著。

「其他的,我看不出來……」

緊接著,蕭鈴兒又仔細的看了下面的銘文,黛眉緊蹙,搖了搖頭。

「荒神?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

林錚不由睜大眼睛,原本他已經知道這雕像的年代很久遠,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這是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

「鈴兒,你說這雕像會不會留有什麼東西?」

驚訝的看著雕像,很快,林錚便莫名其妙的說出這一句話來。

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東西,又哪會是平凡之物?所以林錚便猜想這裡很有可能藏著什麼秘密,或者物品之類的東西。

在大元國內,遇到某些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事情不少,有的人一躍成龍,有的人命喪九泉,福禍相間,機緣一說,常來都是這麼虛無縹緲的。

然而在林錚眼裡看來,火泉山便是一個禍事,他也是在這個時候明白火泉山的火焰,為什麼會被人稱作恆古不滅的天火,原來這裡還藏著這麼一個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雕像。

「我也不知道……」

許久,蕭鈴兒弱弱的回了這麼一句,她只能看懂一些銘文,其他的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呃……」

林錚不知道說什麼,索性也就不說話了,開始跟蕭鈴兒仔仔細細的觀察起這個遠古荒蠻時期遺留下來的雕像。

或許之前,林錚與蕭鈴兒對這個雕像並沒有多少興趣,但是有了『遠古蠻荒』這四個字后,帶給了他們無數的遐想。

自古以來,遠古蠻荒時期充滿了神秘的色彩,沒有多少人知道遠古蠻荒時期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留下來的傳說也是數不勝數,但是幾個傳說有人驗證過真假。

要說有的話,也只有九冕通天路,后羿射日,九大金烏這件事情半真半假。

所以林錚與蕭鈴兒都想知道,這遠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雕像,是不是遺留有什麼秘密,或者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