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一身聖潔打扮,氣質容貌都是全世界最頂尖的金髮女子心情糟糕的嬌哼了一聲。她便是光明教廷眼下的聖女殿下,是一位受到光明神祝福的聖女。

這段時間來,她一直在光明聖域中修鍊。並且多次受到光明父神的關注,以及一些極其珍貴的神聖賜予。也許是地球面臨魔災,也許是某些其他原因。

最近段時間內,光明父神意志降臨的次數比之前一百年加起來還要多。

光明父神可不是像冬季女神那種接近半隕落,神力極其匱乏的神靈。他處在巔峰狀態,神力無窮,正值力量最為旺盛的時期。

可即便如此,他的意志每一次降臨地球,都要耗費很大的神力。若是賞賜些什麼下來,更是需要耗費巨大的代價。

在光明父神不惜消耗下,在短短的時間內,光明聖女順利地從半步S級突破至了S級。她剛剛從光明聖域出關,還沒來得及去向王焱炫耀呢。

卻不料,竟然見到了這尷尬的一幕。

不過,人家是正經的男女朋友,就算是陰陽交泰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由此,光明聖女露露曹,也只能在心中暗暗生著悶氣。

類似的情況,還出現在了黑暗議會中。

歐洲貴婦腔調打扮,皮膚有些許病態美的黑暗議會魁首玫瑰親王,不禁掩嘴咯咯嬌笑說:「乖女兒,你的臉色似乎很不好哇?是不是吃醋了?」

「哼!人家才沒有呢。」黑暗聖女俏臉一陣紅一陣白,哼聲說,「我就是覺得王焱太流氓了,真是臭不要臉,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作出這種羞人的事情。」

「咯咯咯。」玫瑰親王笑得更加艷麗,「娜娜你這話可是情不由衷哦,我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若是喜歡的話,就要主動積極一些,哪怕動用武力也再所不惜。」

此言一出,黑暗聖女嬌嗔不已:「人家才不會呢。」但是她的俏眸之中,卻是光芒涌動,眼珠子滴溜溜直轉,也不知道是在動什麼腦筋。

男神幫幫忙 就在萬眾矚目下,王焱一手攬住了南蓮的柳腰,一手去扯自己褲子的時候。冬季女神卻又尖叫了起來:「火焰之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準備耍一次流氓呢啊?我讓你陰陽交泰,可不是讓你耍流氓。本神教你一種不用脫褲子的陰陽交泰方式。」

「噗!」

王焱差點一口血噴死,不是吧?老子褲子都差點脫了,你跟我說這個?

…… ……

摟著南蓮腰肢的王焱,尷尬到了極致。這到底是冬季女神,還是坑人女神?按照現在的信息傳播速度,王焱完全可以有所預料,安安拿著手機直播的畫面,已經傳遞到了國非局裡。

按照國際慣例,極有可能傳播到了光明教廷,黑暗議會,甚至是超盾局之類的地方。一想到各國各組織那些朋友兄弟們,王焱感覺自己的臉上就火辣辣的疼。

也就是說,因為冬季女神那個天坑,他王焱差點為了拯救全世界,當著全世界的面脫褲子。原本不咋尷尬,那是因為無可奈何,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黑死魔尊猖獗,殺死現場所有人後再禍害世界吧?

現在發現壓根就不用脫褲子,當真是羞恥感瞬間爆棚,恨不能把那冬季女神從甸依法杖中揪出來,狠狠地抽她一頓。

更讓王焱無語的是,冬季女神你吼什麼吼?這種事情,你私悄悄地用神念傳遞消息不行么?我也好想辦法解決,把事情圓過去啊?現在這情形,簡直就是在把我往死了坑啊。

果不其然,如王焱所料。

在超盾局中,一幫和王焱亦朋友,亦對手的傢伙們,開始展開了嘲諷模式。

許久未見,長得極為帥氣的黃金獅子劍背負合金大劍,環抱著雙手,肆無忌憚的狂笑了起來:「老王那個天坑貨,走哪坑哪,現在總算是被反坑了一把。那個說話的是傳說中的冬季女神?嘿嘿,不管她是誰,我都很欣賞她,有腔調。」

小雛雞埃米,也是托著下巴狂笑不已:「不得不承認,老王那傢伙脫褲子的樣子可真挫。不行不行,我得截屏下來,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

蜘蛛女皇嬌媚地笑著:「小雛雞,男人有什麼好看的?來來來,姐姐教教你做男人的樂趣。」

一聽此言,小雛雞埃米頓時慫了,縮了縮腦袋露出了畏懼之色。蜘蛛女皇在超盾局,絕對不是最強的那個,但絕對是那個讓他感到最害怕的。每次一想起她的強行……,幫她生出一堆小蜘蛛來,都會讓他毛骨悚然,從靈魂深處感覺到寒意。

「沒出息。」蜘蛛女皇千嬌百媚地橫了他一眼,然後對著視頻中的王焱說,「一段時間不見,火焰之子長得更帥了。如果能和他一起生個孩子,那就再完美不過了。」

「哼,你們地球人太下流了,滿腦子都是**。」英姿颯爽的女超,環抱著雙手,眼睛里泛著炙熱的光芒,「火焰之子,紅色坦克,還有寒冰女王。沒想到他們都進步那麼快,真想和他們再好好戰一場!」

女超是外星高等種族中的王族,比起普通族人來,王族的基因傳承更加強大。一旦成年,達到S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王族成為半神級的概率也非常高。

就像女超的弟弟男超,現在已經是S級巔峰強者,是米帝超盾局第一高手,隨時有可能突破至半神。甚至,在炎尊沒有突破半神級前,男超是被譽為最有可能,也是最早能突破至半神級的強者。

沒辦法,人家外星人的優秀基因放在那裡呢。

不過,別看超人和地球人長得很像。但實際上,兩者的區別非常巨大,繁殖方式完全迥異,也是難怪,她會說地球人下流了。

「嘁~」

蜘蛛女皇卻是撇嘴不屑說,「就你們超人一族高貴,我們地球人都下流行了吧?可我們地球人現在有七十多億,你們超人一族就剩下兩個了。呀,我忘記了,剩下的兩個還是堂姐姐堂弟弟弟……嘻嘻嘻~天知道你們會為了延續超人血脈,而干出點什麼勾當來。」

「你!」

女超勃然大怒,「該死的阿瑞涅亞,你是準備打架嗎?」

「喲,半步S級,好像很了不起的樣子。」蜘蛛女皇滿臉嬌媚,又裝出了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說,「人家好怕怕喲。」嘴上說著害怕,可眼神卻充滿了挑釁。

就在超盾局兩大霸道女針鋒相對,即將打起來之際,詹姆斯局長無奈地吼道:「夠了,人加國非局已經開始拯救世界了。而我們的人,還只會不停地內訌,都能不能給我爭氣點。」

詹姆斯身為局長,壓力也是很大。

自從米帝超盾局成立以來,除了光明教廷之外,一直是世界超能界的標杆,向來以正義的化身而自居,動不動就拯救一下世界,宣傳一下自己的普世價值觀。

可是自從華夏國崛起以來,米帝經歷了來自方方面面的挑戰。經濟,軍事,互聯網等方面就暫且不提了。眼下就連超能界,都受到了國非局的威脅。

國非局不但出了第一個半神級強者,還湧現出了一大批優秀的青年才俊,後起之秀。米帝超盾局的地位,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挑戰。

高層給予的壓力,也讓詹姆斯局長倍覺頭疼。

尤其是那個火焰之子王焱,非但背景雄厚,自身的素質也強到恐怖。這才多大啊,就已經是S級了,就已經開始拯救世界了。

想想己方的人才,詹姆斯感覺怎麼都比不上對方。一旦等魔災來臨,世界恐怕會成為華夏國國非局的舞台

「局長,我們會拚命修鍊的。」黃金獅子劍奧古斯特,滿臉慚愧地說,「儘快晉級。」

其餘一眾,也都紛紛表態。

與此同時。

黑暗議會的黑暗聖女娜娜,以及光明教廷的光明聖女露露,也都是被王焱又氣又笑。你這明明是有辦法解決的,卻偏偏要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哼~

不過,看著王焱那一副尷尬到了極致的表情,想想也是又好笑又好笑,心情頓時愉悅了許多。各自的嘴角,都勾上了一抹弧線。

王焱這傢伙,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搞出些大陣仗來。

既然他那麼喜歡玩,那之後如果有機會的話,也要讓他好好地吃一次癟。

王焱哪裡料到,自己好端端地惹來了一身騷,被莫名其妙的惦記上了。

…… 時間轉眼到了十一月份,京都的天氣越來越冷,第一場雪飄下來的時候,人們都紛紛穿上了過冬的棉襖。

周念念接到了法律顧問處下達的轉正文件,也就意味著從現在開始,她正式走上了工作崗位,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律師。

拿到轉正文件后,周念念回了趟學校,將她的轉正文件給學校了一份,正式向學校提出了提前畢業申請。

學校讓她下周來參加學校的畢業考試,只要畢業考試過了,就為她發放畢業證。

從學生辦出來,外面的積雪已經有了厚厚的一層。

周念念踩著雪,聽著咯吱咯吱的聲音,覺得無比的動聽。

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迎面走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攔在了周念念跟前。

周念念挑了下眉頭,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女孩,「我們認識?」

女孩定定的看著她,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打量,「周念念?」

周念念點頭,「你是」?

女孩微微一笑,神色帶有兩分古怪,「我是林曉丹,我想我們應該找個地方坐下來談談。」

林曉丹?就是那個跟陸擎風一起去留學的女孩子?

周念念好笑的看著她,「我們並不認識,我不覺得咱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

說罷,她繞開了林曉丹,轉身向校外走去。

身後響起了林曉丹輕柔的聲音,「我懷了陸擎風的孩子。」

周念念的腳步倏然頓住了,她轉身驚訝的看著林曉丹,目光下意識的落在了她的腹部。

林曉丹的手輕輕的撫摸在腹部,眼瞼低垂了下來,神情似乎有些鬱郁,「學校對面的茶餐廳,我們去坐一會兒吧。」

周念念抿了抿嘴唇,轉身向學校對面走去。

學校對面的茶餐廳是上個月剛開業的,但來這裡消費的大多是附近的商人,喝喝茶,談談生意。

此刻餐廳內沒什麼人,生意有些冷清。

周念念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來,要了一壺紅茶。

「你好,麻煩給我一杯白開水。」林曉丹客氣的對服務員說,然後轉向周念念,聳聳肩,「你大概不知道,孕婦不能喝茶的。」

周念念掀了掀唇角,沒有說話,靜靜的打量著林曉丹。

這是所謂的情敵見面嗎?周念念覺得有些好笑。

林曉丹手輕柔的搭在腹部,臉上的神情柔和而又充滿了母愛,「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經一個多月了。」

周念念握著茶杯的手頓了頓,然後靜靜的看著她。

林曉丹抬起頭,神情似乎有些為難,片刻才低聲說:「一個多月前的晚上,我被一群小混混圍住了,他們對我下了葯,是擎風救了我,之後他送我回了住的地方,我們…..」

她說到這裡,似乎有些難為情,頓了下才接著說:「我知道他和你感情很好,我們只是意外,我本來也沒想破壞你們的。」

她的手下意識的撫在了肚子上,聲音越發的低,甚至帶了點低低的啜泣聲。

「可是,我肚子里有了孩子,我…..他不想要,給了我一筆錢,讓我去打掉這個孩子,說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可是…..」

林曉丹眼圈一紅,「可是我去了醫院,到底還是不忍心,這是一條生命啊,我….我真的不忍心。」

她說到這裡,抬起頭楚楚可憐的看著周念念。

「我想把這孩子生下來,周小姐,你放心,我不會打擾你和擎風的,我….我只是想孩子想爸爸的時候,能帶他遠遠的去看擎風一眼就好了,可以嗎?」

周念念覺得有些好笑,「都說完了?」

林曉丹不解的看著她,覺得周念念的反應特別的不對勁。

一般的女人聽到了這種故事,第一反應不是大哭大鬧,就是上來對她又撕又扯的嗎?

怎麼周念念聽了她的故事後,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周小姐,你不要生氣,我…我們真的只是意外,我以後會帶著孩子遠遠的,不打擾你和擎風的。」

周念念忍不住嗤笑一聲,「你要是真的不想打擾,就不應該出現在我面前,不是嗎?」

林曉丹愣住了,不解的看著周念念。

服務員端上來周念念點的紅茶。

周念念緩緩的為自己倒了杯紅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溫熱的茶水帶著濃郁的茶香,沁入心脾,讓她煩亂的心穩了一些。

「好狗血的故事,林小姐若是說完了,我就離開了。」她將一杯茶緩緩的喝完,站起身來,準備離開,「茶錢我會自己付的。」

林曉丹不可置信的看著周念念,下意識的跟著站了起來,「你不相信我的話?」

周念念聳聳肩,「我聽了以後只覺得好狗血,你自己相信就夠了,不需要我的相信。」

她說著往外走去。

身後響起林曉丹略有些尖利的聲音,「你不相信陸擎風真的和我睡了?」

這道聲音在安靜的茶餐廳里顯得十分的突兀,惹得餐廳里的人紛紛往這邊看來。

周念念背對著她的神色倏然沉了下來。

她轉過身看著林曉丹,聲音有些冷,「你自說自話了那麼久,我實在不知道你到底要說什麼?」

「口口聲聲說不想打攪我和陸擎風,真的不想的話,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還有啊,你和陸擎風睡沒睡,是你們之間的事,你不用說給我聽。」

「但我和陸擎風之間的事,自然也不用說給你聽,你明白嗎?」

「以後沒事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說罷,她轉身快步走出了餐廳,在裡面再多待一分鐘,她都覺得喘不上氣來。

她離開后,林曉丹神色陰沉的坐了下來,盯著對面周念念喝的那杯茶,嘴角漸漸的露出一抹冷笑。

她不信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周念念能真的不在乎。

是個女人都無法容忍自己的男人出軌的吧?不管是無心的也好,意外的也罷。

總之心裡都會有一根刺。

她要做的就是將這根刺在周念念和陸擎風眼裡越扎越深。

陸擎風,早晚有一天是屬於她的。

她這輩子在一個月前的那天晚上已經被毀了,如果再得不到陸擎風,她的人生將不會有任何的光明了。

林曉丹眼底的陰沉漸漸散去,浮現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

「小焱吶,你還真是玩得挺嗨。你家炮叔怎麼沒你會玩呢?」學著王焱乘坐衛星航班的炮叔,抽空給了王焱一個電話。他的電話是衛星電話,而通訊衛星的位置通常都遠遠高過低軌道衛星。

由此,乘坐在衛星上,依舊是能用衛星電話聊天打屁的。

王焱無語,都懶得跟炮叔多廢話,直接就掛斷了電話。因為按照時間來計算,等炮叔趕到場的話,連黃花菜都涼了。

外面沸騰的世界,各自的議論紛紛,王焱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眼下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黑死魔尊必須死。否則,眼下這些人怕都是要保不住性命。

「王焱,南蓮。」渾然不覺坑人的冬季女神洋洋得意地說道,「來來來,我教你們一招簡便的陰陽交泰方式,你們盤坐於空,四肢相抵,分別將己方的太陰太陽氣息疏導入對方體內。」

王焱和南蓮依言而做,頓又覺得頗為無語,冬季女神簡直就是個坑王之王。明明就是手拉手,腳對腳就能解決問題,偏偏總要把事情搞得那麼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