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越是痛恨和不快,他們就越是暢快啊!

把快樂建立在敵人的痛苦上,是最為愉悅的事情了。

四九三吹是最開心的,它們已經在整個東線戰場吹噓著安林師父的無敵和偉大,特別是蕭屠,直接朝著東邊拉了一泡尿,用尿劃出一道橫貫大地的地縫,成為分割線,並揚言無論是多少天人族軍隊跨過這道線,它都可以一龍單挑它們一群。

就算來的是天神級別的對手也不慫。

是的,蕭屠又活了。本著命越多就越浪的龍生信條,它是九州聯軍中叫囂和嘲諷敵人最過分的一個。

它甚至還弄了幾百萬的烏龜蛋在那道線的前方,並且稱這些烏龜王八蛋都是天人蛋,然後對著東方的天空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大快朵頤吃蛋,其嘲諷的強度可謂前所未有,看得天帝等人都心驚膽戰,紛紛敬蕭屠是一個勇士。

就在蕭屠瘋狂作死的時候,安林重新返回月桐神城。

他見到了許小蘭。

許小蘭見面當即就笑道:「真沒想到啊,你去一趟西海,就又做了那麼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小事一樁。」安林主動走向前,給了許小蘭一個大大的擁抱。

許小蘭有些尷尬,她現在還是白髮蒼蒼,身形枯槁的老年狀態,被安林這樣熱情的抱著,總覺得有些不習慣。

安林卻沒管那麼多,能夠感受到小蘭的氣息小蘭的體溫就很好。

「唔……安林,我給你做了幾道新菜肴,你要不要來嘗嘗?」面具下的小蘭笑著彎起了眸子,柔聲問道。

「好啊!」安林笑著應了一下,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手將許小蘭的面具給搶了。

「安林,你幹嘛?快還我面具!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啊!」許小蘭頓時急了,伸手就要去奪回面具。

「可我想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這個萬惡的面具卻擋住了我的視線。」安林見許小蘭來追,拔腿就跑,邊跑邊說道。

「我這個年老色衰的樣子,有什麼好看的?」許小蘭追著問。

「你的笑容。」安林轉頭看向許小蘭的眼睛,認真回答道。

他剛剛只能透過面具的兩個孔洞,看到許小蘭彎起了雙眸,這讓他心底莫名的很不爽。

青衣女子頓住了腳步,眼眶驀地有些紅熱。

安林見狀立即就於心不忍起來,又急忙上前:「好好好……面具我還給你,別生氣了。」

許小蘭接過面具,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安林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地望向許小蘭。

「真的……真的不介意我不戴面具?」許小蘭低頭小聲問道。

安林微微一愣,直視著眼前的女子,看著對方的眼睛,皺巴巴的鼻子和嘴巴,然後笑道:「當然不介意啊,不戴面具我能更清楚地看清你,這樣更好呀。」

許小蘭手中的面具突然燃燒起來。

她手中握著燃燒的面具,卻抬起了腦袋,臉上綻放笑容,將一道道皺紋勾勒出來:「那我以後……再也不戴面具了!」

許小蘭想通了,當她最在意的人,真的不介意她的容貌,那麼她戴這個面具,就沒有任何意義,反正她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模樣呀。

安林超級高興,又興奮地給了許小蘭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牽著她的手走向餐桌:「走,小蘭,一起嘗嘗你做的新菜肴!!」

兩人開始在餐桌上愉快地吃了起來。

太初大陸西部邊緣。

天空之境。

海洋天神一臉便秘地看著報紙,看著那一個個標題,簡直都要吐血。

這都什麼消息,這都什麼評論啊?!

這群人都是傻逼嗎?!

安林一拳敗海洋天神?!

海洋天神或是最弱的至高權柄天神?!

還有這個,這個是最過分的!

海洋天神出場最晚,疑是天道難產兒,所以才這麼弱?

「啊啊啊啊……這些無良媒體,說這些話有沒有良心的?我下次決戰一定要把他們都給宰了!!!」

「對!全部宰了!!」

海洋天神憤怒的咆哮,在西天門激蕩著。 安林滅掉十億天人蛋的事件,仍在不停發酵著。

它所造成的影響,極其的深遠,可以說真正改變了戰局的走向。一些種族生靈在狂歡,一些依附天人族聯軍的種族生靈則如喪考妣,士氣低落到了極點,甚至信念產生動搖,連陣營都不穩了。

太初大陸的超然人物也在密切關注著這一場事件。

女媧面露淡淡笑意,快速翻開看著一個個最新的報道,白靈蛇在一旁跟著歡欣雀躍,黑靈蛇美眸圓瞪,一臉的難以置信。

永恆光地。

「看到沒有,他就是你們的第三天子,他已經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成功破壞了敵人的計謀,如今輪到我們了!」

破天幫西里爾面對前方的一眾強者,朗聲開口道:「我宣布,破天計劃,現在正式開始!」

破天琉璃殿內,一眾強者雙眸熾熱,鬥志昂揚,同時高舉雙手。

「破天!」

「破天!」

「破天!!」

一聲聲高呼刺破雲霄,直達蒼穹。

幾百位破天幫的狂熱成員,修為最低也是返虛境大能。斗戰勝佛,雲夢影,米迦勒,三位候選天子,也出現在現場。

第四天子古龍帝也出現在現場。

破天幫的頂級戰力,基本都到齊了,他們將迎接偉大的一刻。

西里爾一身赤色道袍,緩步走向大殿中央的漩渦,神情前所未有的肅穆莊重,對著漩渦輕輕拋出了一個黑球。

模樣清秀的陳塵,口中默念法決,也將手中的白球拋出。

黑球白球同時落入混沌漩渦中,立即消失不見。

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強者都看著眼前的景象,不敢說話,默默咽著唾沫。

很快,異變開始出現。

破天琉璃殿周圍的地面開始顯現出暗黑色的紋路,相互勾連,一路朝大地遠處蔓延,形成繁密複雜的圖案。

黑色紋路在不停蔓延,玄妙蒼茫,無邊無際。

它的範圍很快就蔓延了整個紫星遺迹,然後沒有停止,還在朝外部擴散,蔓延至了九州界,蔓延至了彼岸界,蔓延至了東海,蔓延至了南天羽國,蔓延至了蒼北山界,連白瓊海也徹底覆蓋,最後一路向東,蔓延至了西海,整個太初大陸的大地都出現了黑色的紋路。

億萬生靈都震驚了。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這是什麼東西。

如果這個東西對它們有惡意,是否會瞬間血洗整個太初大陸?

最慌的是天人族的生靈,一位天啟境元帥對著黑色的紋路猛地用手一拍,將方圓百里的大地都拍成了齏粉。

然後,他很震驚地發現,黑色的紋路竟然已經深陷地面,就算地表被拍得凹陷幾百米,內部還是一模一樣的紋路,沒有一絲的變化。

「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那個天人族元帥瞪大了雙眼,面露驚恐之色,立即將此事稟告給了天神大人。

天神們沒有說話,但沉默的氣氛,讓氛圍變得壓抑起來。

這時候,大陣的氣息開始在整個大陸蔓延擴散。

是的,這是一個大陣。

一個前所未有的大陣。

一個籠罩了整個浩渺無際的太初大陸的大陣。

大陣名為「破天」!

這個大陣的名字,就已經代表了一切,它就是破天幫用來破天的大陣!

夕陽垂落布滿陣法紋路的大地,黃昏之色將天際染成了一道金線,金線的下方是遼闊蒼茫的大地,上方是黑夜星辰初顯。

大地連蒼穹,陰陽一線天。

某一個特別的時刻,真實和虛幻的界限好像模糊了,連同著一起模糊的還有整個時空,這是天地的一個奇妙的輪迴界限。

在特殊的輪轉之間,大地的黑色陣法,好像要蔓延至蒼穹。

轟轟轟!!!

大陣的九百九十九個節點,同時爆射暗黑色的能量射入蒼穹。

同一時刻,破天琉璃殿的穹頂,突然有直徑達上萬米的白色光柱直射天心,那濃郁到了極點的破天真意,彷彿要將整個蒼穹都撕裂粉碎。

破天琉璃殿的眾破天幫成員,抬頭看向那出現無數黑色裂縫的蒼穹,臉上皆是有難以言喻的激動。

破天計劃正式開始了!

接下來,就是他們不斷創造奇迹的時刻。

西里爾面向眾強者,臉上浮現一抹笑意,緩緩道:「接下來,我們將面臨天人族和權柄天神的瘋狂進攻,你們可願隨我一起出戰,殺光天人族,破滅這錯誤的天道!?」

「我願意!!」

「永遠前行,至死不悔!!」

破天幫的成員們戰意洶湧地開口道。

破天幫的動靜,驚動了太初大陸的億萬生靈。

它們雖然不懂陣法,但陣法上散發的一股我要逆天我要破天我要將天打爛的真意,卻是連三歲的小孩都能感受得到。

是的,現在整個太初大陸都知道,破天幫要搞大動作了!

一個個大佬都將目光轉向曾經太初大陸最輝煌的文明之地,如今寸草不生的廢土,那裡是破天幫的本部。

「西里爾這個傢伙,終於要行動起來了嗎,他做事真是讓人不放心啊……相反,我倒是挺喜歡陳塵那個小子的。」一個面容慈祥,有著長長白須,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者,輕撫著鬍鬚搖頭感嘆道。

「師父,我咋覺得安林更靠譜?」老者的身旁,一個身材像個球一樣的胖子,用憨厚的聲音插嘴道,一邊說,還不忘一邊朝嘴裡塞丹藥,發出「嘎吱」「嘎吱」咬糖豆的聲音。

「安林的確更加合適,但這得他只願才行,再說了,安林的選擇很多,並不一定要破天。」老者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西方。

「噢……」胖子點點頭,「嘎吱,嘎吱,嘎吱……」

老者慢悠悠地眺望著藍天白雲,本來還是一副高人模樣,但越聽那嘎吱嗑丹聲,就越感到煩躁。

「行了,別吃了!!」老者終於怒斥道。

胖子一愣:「師父,怎麼了?」

老者指著胖子,手都在抖:「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帶你出去,我的形象都會跟著直降好幾個檔次,那些大佬都會忍不住笑著跟我說,說天尊大人的大徒弟怎麼變成球了,你叫我怎麼回答?我的老臉都被你給丟盡了!」

「我也不求你長得風流倜儻,俊美非凡,是個胖子也無所謂,但至少,你得是個人吧?!」

「尹喜……你做個人吧!!」

胖子張大了嘴巴,彷彿遭到了巨大的打擊。

是的,這個胖子正是尹喜,而面前的老者,就是道德天尊。

道德天尊看自己這個大徒弟目瞪口呆,不敢頂撞,但嘴裡仍倔強地含著丹藥,不由得又是一陣搖頭。

「罷了,罷了……走,我帶你去找女媧,這個世界,要變天了!」

老者袖袍一揮,兩人的身形便如煙飄散,不見了蹤影。 月桐神城。

安林看到大地上的黑色紋路,就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

「這是破天幫的手筆吧。」許小蘭從陣法內感應到了極強的破天真意,臉色微微有了變化,「他們想要幹什麼?」

安林的感應更加的直接,他將目光投向東方,看著逐漸沒入大地的殘陽,開口道:「破天幫,要開始真正的破天了。」

「天啊!這麼快?!」許小蘭嚇了一跳。

她知道破天幫有大動作,但沒想到,對方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破天!這是要幹嘛啊,為什麼是現在啊?

「可能是他們認為,現在是至高權柄天神它們力量最虛弱的時刻?所以這才決定先下手為強?」安林有些困惑地猜測道。

事件發展太快,就算是他也有些迷茫。

他此前唯一得到的消息,就是斗戰勝佛等破天幫高層,突然要前往永恆光地,有重大事件要去見證。

想來他們要見證的,就是此刻發生的事情。

「唉……如果我是破天幫的天子就好了,那樣我就不會像現在一樣一臉懵逼。」安林有些無奈道。

突然間,他想到了海洋天神曾經跟他說過的話。

……

生命小屋。

容貌極其清麗自然的女子,靠在一個青藤花椅上,神情慵懶,貼身彩色仙裳,將她那完美得沒有任何瑕疵的身子顯露出來。

一雙瑩瑩玉手還在把玩著一個天圓地方的模型,臉上浮現淡淡的愁容,忍不住又嘆氣一聲:「唉……野心和慾望,才是滅世的根源。」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樂呵呵道:「西里爾的破天行動,比預計的要早了三年,顯然是安林做的事情,改變了太初大陸的走向,讓西里爾覺得現在更合適破天……我倒是不介意某個存在能成為天道,但西里爾就算是現在破天,成功的幾率也太低了。」

「天歸天,生靈歸生靈。」女子沉聲道,「我們可以贖罪,可以彌補過錯,但絕對不能傷害了對方,還想要殺死對方,並且還想著將其取而代之,這是很危險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