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戰勝佛不耐的指著山下。

秦羽一愣,眼中光芒幽幽,立即發現了鬼氣,神情大震,「這等鬼氣,恐怕只有鬼族至尊才會擁有……那就動手吧,以你我之力,一個被鎮壓的鬼族至尊,翻不起大浪!」

「好嘞,看俺老孫奮起千鈞棒,打他個天翻又地覆。」

斗戰勝佛孫金剛一棍子下去,地動山搖,山峰崩裂。千丈高的山峰化成了粉碎,哪怕這座山峰是強者所化,也沒能抵擋住。

塵霧散去。露出一個大殿,光芒暗淡。上面出現一個虛影,正是白礬。

「前輩,多有冒犯,還請恕罪。」

看到人影出現,秦羽一愣,連忙拱手行禮,面對先賢,哪怕他是無敵戰神也心生敬意。「剛才發現這裡有至尊鬼氣泄露,還以為是封印松解,想將鬼族強者徹底的解決掉,沒想到中計了。」

他是何許人也,當看到白礬時就瞬間推演出了很多東西。

「無妨。」白礬點頭致意,「萬墳坑有鬼族強者逃出,你們一定要留意,千萬不能破壞了大帝的封印,否則,世間多血雨!我這裡既然被謀划。早晚就要出事,你們既然有帝兵,就徹底的將巫鬼滅掉吧。我也可以真正的離去了。」

「前輩大德。」

秦羽敬意更勝。

「還有最後一件事,我想知道,距離當初,到底過去了多久?」

白礬仰首望天,憶往昔,時光無情,充滿了憂鬱。

「擎天大帝鎮壓萬墳坑,至今六百萬年了。」

當來到這裡之後,秦羽就明白這是何處了。

「六百萬年了?」白礬一震。搖頭道,「也罷。待我利用封印之力,發出玉石俱焚一擊。然後你們司機鎮壓,徹底將巫鬼摧毀!」

話落人影散,大殿也爆發出無盡的金光,轟隆隆爆響,炸開了乾坤天地,毀滅了時光虛空,哪怕秦羽和斗戰勝佛在這股力量下也不得不退後。

「趕快出手!」

白礬的聲音最後響起,就好似泡沫一樣,徹底的煙消雲散。

「鎮壓時空!」

早已準備好的斗戰勝佛,一棍舉天,化成千丈大小,封鎖時空,鎮壓一切,狠狠的砸了下去。這一棍子下去,千里之內的墳墓紛紛炸開,骷髏直接淹沒。

「鴻蒙至尊劍,一劍一紀元!」

秦羽隨意一劍劃出,卻空間凝滯,時間停頓,萬物在這一劍之下都紛紛腐朽,湮滅在無盡的洪流中,又開闢出新的天地。

一棍一劍,讓遠處觀看的強者,無不駭然失色,掉頭就走。

「該死,竟然會這樣?」

其中卻有一聲隱隱喝罵,卻不知從哪裡傳出。

棍劍落下,被控制的百里之內,湮滅了一切東西,什麼也沒留下,只有一個無盡的深坑。

「好強!」

劫眸子縮成針尖大小。

「好恐怖!」

古震撼。

兩人相視一眼,震驚之中,閃爍著莫名意味。

「嘿嘿,秦小子,你我聯手,天下無不可殺之人,不如橫推這裡,滅盡一切鬼物。」

斗戰勝佛殺意已起,熱血沸騰。

「這裡就交給他人吧,關鍵還是那裡。」

秦羽搖頭,指向那一座高聳入雲的神山。

「大帝之威,當去試上一試!」

斗戰勝佛來了興趣,眼中卻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孫猴子,你可不能亂來,要是放出了鬼族的那些恐怖人物,當今天下,大帝不出,誰能制住?」

秦羽慌了,連忙勸阻。

「我省得!」斗戰勝佛不耐煩道,他大手一揮,將劫給遠遠的傳送了出去,「下面的事你不宜參與,先跟著那些禿驢,等我料理完之後,再傳你無上斗戰勝法!」

話落,已經飛向了大山。

「這頭猴子!」

秦羽無奈,也追了過去。

神山之下,光芒一閃,出現了一道人影,不是丁峰還是何許人也。

「白礬前輩,您走好,若鬼族真的邪惡亂世,我定將他們誅盡殺絕。」

丁峰沖遠處深深的躬身行禮,想起剛才的事情,感嘆之中,也升起了無盡的敬意,「那些為種族而戰的先賢啊!」

在山峰破碎,大殿動搖時,白礬曾笑著說:「有人來解救你了!」

「可我不想被他們發現,前輩,有辦法將我送走嗎?」

丁峰請求道。

白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點頭道:「可以!」

最後時刻,白礬激發了所有的封印之力,卻有一半用在了他的身上,溝通外間聯繫,玉石俱焚時將他悄無聲息的傳送走了。

同時。在他身上還封印著一道印記。

「這是無數年來積攢的一點本源神力,有助你修鍊,至於那道印記。有利於行走外面險地。切記,生命存在。一切皆有可能,若是命都不在了,哪怕資質逆天,也沒絲毫用處。最後一點期望,若是有可能,就將萬墳坑徹底的滅了,還有另外七大禁地,以及……!」

這是白礬的交代。至於最後的以及什麼,則沒有說下去。

抬頭遙望,山峰望不到盡頭。

丁峰只感覺到無盡的壓迫,浩瀚的偉力稍微降下一絲,都能將他徹底的粉碎。

「回不去,只能前進。」

進來的地方,妖魔亂舞,強者雲集,根本無法回頭,然而前方的山峰卻也沒有路。丁峰眼光幽幽,激發了萬法之眼,卻看到前方是無盡的神光。充塞雙眼。

嘶……!

丁峰連忙將眼睛閉上,眼角處流出兩道血線。

「果然不是我能夠窺視的。」

過了好一會兒,丁峰才感嘆著睜開眼睛,將臉上的血痕擦去,「可要如何上去?」

他沒有停頓,而是繞著山腳行走。

山峰太大了,不知幾萬里寬廣,丁峰卻只走了十來里便停了下來,這裡通往山巔有一處斜坡。

「系統。能掃描嗎?」

「叮,沒有危險!」

丁峰詢問。系統回答,乾脆簡潔。他也發現了,系統一直都在變化著,讓他心裡極其的不安。

深吸一口氣,抬腳踏步,踏上了山峰,可他腳下卻光芒流動,毀滅的氣息能瞬間湮滅萬里,卻沒有對他形成任何傷害。

「原來如此!」

在左胸上,白礬留下的印記流淌著一股氣息,丁峰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又看了看懷中沉睡的血龍,無奈的搖搖頭。

行不過五十米,丁峰看到斜上方有一株搖曳著劍光的小草,一共九葉,每個葉片都形如小劍,吞吐著劍光,極其不凡。

「劍形草!」

丁峰兩眼一亮,立即認了出來,心中激動。

系統曾經隨機出的煉丹基礎詳解和靈藥大全,他都醍醐灌頂過,因而對世間草木靈物和丹藥基本上都有所了解。

前方的劍形草就在靈藥大全中出現過,屬於三級靈藥或者三級神葯,草藥有靈,吸收天地精華,超越了普通草藥,可以分化九級。

三級靈草,放在世俗之間,都珍貴萬分,要是在重華大陸,這已經是最巔峰的靈藥了。

劍形草:三級靈藥,吸收劍意而生長,服下之後,能領悟至純劍意。

「三級靈藥,我現在還沒辦法兌換,可卻是我所需要。」

丁峰走了過去,小心的連通根須採下,放在玉盒中收了起來。

這時,斗戰勝佛和戰神秦羽飛到了山峰的近前。

「看看,看看俺老孫發現了什麼,那不正是傳說中的九級琉璃金剛果嗎?只要一個,就能煉成琉璃金剛不壞體,竟然在這裡生長著,造化,當真造化,秦羽,你可不能和我搶,否則老孫定不與你干休。」

斗戰勝佛兩眼爆發出了無盡的金光,激動的顫抖。

「孫猴子,你看那邊,神光繚繞,霞光升騰,演化種種異象,有金烏巡天,月桂高懸,金鐘鎮天,神鼎煉丹,仙人誦經,佛陀度世,分明是傳說中超越九級的不死帝樹悟道茶樹啊!」

秦羽卻忍不住驚呼,激動的忘乎所以。

可不等他們兩人飛過去得到神物,一位魔道老祖捲起無量的黑霧已經飛了過去。

「屍魔,你若敢搶老孫的琉璃金剛果,我必殺你!」

斗戰勝佛當即大怒。

卻在這時,屍魔老祖飛到了神山的範圍之內,他忽然一顫,露出驚駭之色,跌落在山腰,身下神光一閃,便化作了飛灰。

嘶……!

斗戰勝佛和秦羽看到這一幕,倒吸口涼氣,連忙停了下來。(未完待續)

ps:不求打賞,能給票票嗎親!

大殿之中,丁峰一半時間修鍊,一半時間求教白礬講述修鍊經驗以及古老的隱秘,倒也自在。

這一天,丁峰眼睛一亮,暗暗嘀咕:要開始了嗎!

他運轉萬法,收斂起息,開始轉動腦筋。

外面。

斗戰勝佛來到這座千丈高的山下,眸中金光閃爍,窺探細微,他伸手抓住一縷黑色的氣息,冷冷笑道:「這是鬼氣,從山中冒出來的。」

「師傅,那豈不是說,這裡鎮壓的鬼族大能逃了出來?」

劫震驚道。

斗戰勝佛搖頭,「要是真的逃出來,就不是這點鬼氣了,應該是動搖了封印,才釋放出的鬼氣,恐怕封印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師傅,那你能不能鎮壓?」

劫擔憂道。

「嘿!俺老孫是誰,打遍天下無敵手,就是佛祖的腦殼也不是不敢敲,更何況一個被封印的老鬼。」

斗戰勝佛嗤笑一聲,傲氣凌雲,他舉起棍子尋找一個地方,就準備破開山峰,卻被戰神秦羽給阻止了。

「孫猴子,你想幹嘛?」

秦羽凝眉道。

「你沒發現嗎?」

斗戰勝佛不耐的指著山下。

秦羽一愣,眼中光芒幽幽,立即發現了鬼氣,神情大震,「這等鬼氣,恐怕只有鬼族至尊才會擁有……那就動手吧,以你我之力,一個被鎮壓的鬼族至尊,翻不起大浪!」

「好嘞,看俺老孫奮起千鈞棒,打他個天翻又地覆。」

斗戰勝佛孫金剛一棍子下去,地動山搖,山峰崩裂。千丈高的山峰化成了粉碎,哪怕這座山峰是強者所化,也沒能抵擋住。

塵霧散去。露出一個大殿,光芒暗淡。上面出現一個虛影,正是白礬。

「前輩,多有冒犯,還請恕罪。」

看到人影出現,秦羽一愣,連忙拱手行禮,面對先賢,哪怕他是無敵戰神也心生敬意。「剛才發現這裡有至尊鬼氣泄露,還以為是封印松解,想將鬼族強者徹底的解決掉,沒想到中計了。」

他是何許人也,當看到白礬時就瞬間推演出了很多東西。

「無妨。」白礬點頭致意,「萬墳坑有鬼族強者逃出,你們一定要留意,千萬不能破壞了大帝的封印,否則,世間多血雨!我這裡既然被謀划。早晚就要出事,你們既然有帝兵,就徹底的將巫鬼滅掉吧。我也可以真正的離去了。」

「前輩大德。」

秦羽敬意更勝。

「還有最後一件事,我想知道,距離當初,到底過去了多久?」

白礬仰首望天,憶往昔,時光無情,充滿了憂鬱。

「擎天大帝鎮壓萬墳坑,至今六百萬年了。」

當來到這裡之後,秦羽就明白這是何處了。

「六百萬年了?」白礬一震。搖頭道,「也罷。待我利用封印之力,發出玉石俱焚一擊。然後你們司機鎮壓,徹底將巫鬼摧毀!」

話落人影散,大殿也爆發出無盡的金光,轟隆隆爆響,炸開了乾坤天地,毀滅了時光虛空,哪怕秦羽和斗戰勝佛在這股力量下也不得不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