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悶的聲音響起,從湮宇鎮壓之中陡然飛起了一道神光,那籠罩在湮宇之上的那些秩序法則快速的崩解消散。

在場的修士徹底都傻眼了,牧雲的手段居然是如此?這簡直令人難以相信,似乎隨意的一句話便能夠開啟這一道難倒了無數人的湮宇鎮壓。

可唯有牧雲知曉,這一道法則真言乃是他隨口所說,只有他和當時在場的耀陽仙帝兩人能夠開啟。其他人,根本不可能。

「一道法則鏈條而已,打開何其簡單。」牧雲平靜的說道。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禁聲了。三百六十五個宗門勢力,都紛紛上前嘗試了,動用了所有的辦法。

但是唯有牧雲,卻如此輕易的打開了湮宇鎮壓。

在場的修士都難以想象,他們還以為牧雲需要大費周章,或者是動用兩件仙帝神兵進行狂轟濫炸。

可牧雲卻是信手拈來,探囊取物。

在這個時候,眾人方才明白牧雲的妖孽了,這簡直就是妖孽中的異類!這樣古怪的法子他都能夠想到並且成功的完成,無法理解。

「嗡嗡……」

湮宇之中傳來了一陣陣沉悶的聲音,當那些法則鎖鏈消失之後,整個湮宇也開始了急速的縮小,沒有了刺目的神光,快速的縮小到巴掌大。

「歸來!」牧雲口吐真言,瞬間便將那一座湮宇收入洞天之中,沉浮在第一洞天中,隨同著翻滾的血氣沉浮。

「這,這也太離譜了……」有大宗門的強者忍不住喊道。

「真是古怪,這個牧雲有妖啊。」也有人說道。

在場的修士都紛紛不解,無法回過神來,今天的這一幕,如同是天方夜譚一般,難以想象。 「我為仙,蒼天不可怒?!真是好大的口氣!」有來自帝統仙門的強者冷哼一聲,露出了一絲不滿。

不過,更多的則是羨慕和嫉妒。

牧雲的表現太過妖孽了,誰也無法想象他究竟是什麼來歷,居然會是如此的恐怖。在這耀陽仙帝的秘境之中先後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迹。

或許,創造一個奇迹可以說是運氣逆天,上天眷顧。但是兩個、三個乃至是更多呢?這已經無法用運氣好來解釋了。

這本身便已經是實力的一種體現了!

「這小子,真是有狂傲的資本,年紀輕輕便是如此的妖孽,他若是不死,未來的武道之路上必有他的一席之地。」有老一輩的強者感慨道。

「牧雲的表現足以驚艷萬古了,這樣的天賦可以進入是萬古以來的天才榜,至少在五十名之內。可惜了,不是我教子弟,不然我教中興指日可待了。」也有不少強者滿臉的惋惜,露出了遺憾的神色。

天才妖孽,是任何一個宗門勢力都無比渴望的存在,特別是牧雲這種表現如此驚艷之輩,更是會被各大聖地宗門視為掌上明珠。

只可惜,如今的牧雲並未加入任何一方勢力,相反的他還創建出了屬於自己的勢力。雖然如今還很是弱小,無法和那些一流的宗門勢力相提並論,但是卻無人敢小覷。

「牧老弟,不知道你剛才得到的那一座湮宇能不能交易給我銀河皇族,條件你儘管提。」就在此時,銀河皇族的一名領軍人物忽然開口問道。

此話一出,頓時驚醒了在場的所有人。

湮宇,乃是紀元本源的凝練,這樣的東西何人能夠不心動。可以說,這一座湮宇便是萬古唯一,連仙帝真神都會心動的寶物。

得到這一座湮宇,便相當於是自給你爭取到了修鍊時間。血氣旺盛的年輕一輩天驕可以憑藉著此物更加迅猛的崛起。

至於那些年邁的強者甚至是血氣接近乾涸的無敵之輩,更是逆天改命的寶物,他們可以延緩衰老,禁錮時間的流逝,將戰力封存,在最為需要的時候開啟。

未來的數百年,將會是風雲起伏,爭奪天命的黃金時代。想要在武道之路上走的足夠遠,不僅僅是需要本身的實力強大,更重要的則是需要護道人!

一名天才的成長,護道人是不可或缺的,只有他們能夠儘可能的保證天才的不隕落,可以盡最大可能的成長起來。

如此一代又一代的守護,才能夠讓宗門勢力徹底的崛起,成就一方無敵宗門。

湮宇,便相當於是給了那些老一輩的強者無限的可能,誰都不心動呢?此刻,若是牧雲願意,只怕會有無數老一輩的強者擠破了頭顱來交易。

「開個價吧。」牧雲淡淡的說道:「這湮宇,雖然很是逆天,但是並未不可或缺,若是你能夠拿出足以讓我心動的寶物,可以考慮。」

「我出一條九天銀河,可否?」那名老者急忙問道。

「相傳銀河古皇曾經煉化天地,從天外凝練了九條銀河化作了銀河皇族的根基,能夠出一條九天銀河算是極大的手筆了。」有強者喃喃說道。

「九天銀河啊,若是將其淬鍊入體,將會無比的逆天!」不少修士聽到這個條件,紛紛都心動了。

然而,牧雲卻只是搖搖頭,說道:「不夠,遠遠不夠。這湮宇的價值不用我多做介紹。就算是你將九條銀河全部拿出來都遠遠不如。想要交易,那便拿出一點誠意來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修士紛紛動容。

「哼,你還真是心大。九條銀河,痴心妄想。難不成你還想要用仙帝神兵去交易那湮宇不成?」銀靈聖沉聲喝道。

「仙帝神兵何足為稀,只要我想要,唾手可得。更何況,我現在便擁有兩件仙帝神兵,還有誰能比?」牧雲平靜的說道。

「你……」

銀靈聖頓時無語,牧雲的話很是平靜,但是卻極為囂張。可是銀靈聖也不得不承認,牧雲的確是有這個底氣。

無論是龍血帝矛還是虎骨金鞭,都是無敵的仙帝神兵,在同一人手中能夠掌控出兩件這樣的無敵神兵,在場的還真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

「我以火麟獸和你交換!」天穹之上,邪公子忽然開口說道:「此獸已經返祖,擁有了真正的麒麟血脈,若是成長下去畢竟成為神靈。其價值,不亞於那湮宇。」

「痴人說夢!」

牧雲搖搖頭,隨意的打量了那沉浮在邪公子身邊的火麟獸,不屑的說道:「返祖又如何,有道缺,終究是無法進化成為真正的麒麟神靈。若是你拿出完美道韻的麒麟幼崽出來我會毫不猶豫的和你交換,很可惜你沒有。」

邪公子得到的火麟獸,早已令各方勢力眼紅心跳了,若是他背後沒有黑魔島這個恐怖的存在支撐,只怕很少修士都想要下手了。

然而,卻被牧雲果斷的拒絕了。

「就算是有道缺,但是成長起來,必定能夠成為一方霸主,守護你珈藍劍宗不滅。」黑鳳天尊緩緩的開口說道。

這句話不是胡說八道,一頭返祖的火麟獸,若是成長起來將會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成為護山神獸再好不過。

「沒時間了,火麟獸想要成長,沒有數千上萬年根本不可能。風險太大,而且也不值得出手。」牧雲搖搖頭說道。

「火麟獸-交易湮宇,你考慮清楚了再說。還有,老夫可以承諾,可以外加一道無敵真神秘術!」黑鳳天尊沉聲說道。

「可以交易,沒有說一定可以和牧雲交易。若是我們能夠將其搶奪過來,豈不是我們也可以交易了?」有強者頓時聽出了黑鳳天尊的弦外之音。

剎那之間,便有無數道冰冷的目光鎖定在牧雲的身上,露出了冰冷的殺意,眼中的貪婪神色更是逐漸的濃郁。

湮宇雖然珍稀罕見,但終究屬於消耗品,一旦在其中修鍊的人數過多時間越長,遲早有一天便會將其能量消耗殆盡。

但是火麟獸不同,只要用心的將其培養,一旦大成,甚至是可以守護一個宗門勢力數個時代。

更為重要的是,還可以得到一則真神無敵秘術,這樣的條件令人心動啊。真神何等的艱難,而真神秘術又是何等的霸道。

這樣的秘術放在任何一個宗門勢力都不會嫌少,能多一門將會多出一分底蘊,連帝統仙門的強者都會心動。

「借刀殺人的小伎倆,在我面前還是太幼稚了點。」牧雲平靜的說道。

話音未落,頓時便有幾名無敵強者開口喊道:「牧雲,這湮宇不能被你獨吞!攻擊這湮宇鎮壓,我們可都是付出了代價和努力,憑什麼你一人獨吞結果?」

名門謀略 「就是,我們都付出了心血。這湮宇鎮壓雖然強勢,但是經過了在場的各大種族的狂轟亂炸之後早已破解了,你這才白白的撿到了大便宜。按理說,你必須將其分配,否則你一人獨吞我們自然不會同意。」

「就是,必須給我們分配。否則誰會相信,對著湮宇鎮壓隨意的喊了一句話,便成為了你的囊中之物。」

「毒佳人、岳山林他們的功勞,他們動用了殺字和五嶽神戟,方才徹底的撼動了湮宇的根基。還有八臂血神族、黑夜流星族等等的功勞,他們才是真正的主力!」

有強者開口,故意煽動全場的氣氛,將牧雲和眾人都徹底的孤立起來,或許一個宗門勢力不敢和牧雲叫板。但是十個八個,一二百個呢?

牧雲雖然強者,表現出來的戰力更是猛的一塌糊塗。但是在場的宗門可是足有數百,強者更是無數,真的要開戰,牧雲必死無疑。

「可笑,這便是所謂的一流勢力么?如此的恬不知恥,顛倒黑白,真是搞笑!」慕敗北冷聲喝道。

「沒皮沒臉!」千索焚香淡淡的吐出了幾個字,玉手緊握在大悲極樂劍上,隨時準備著爆發出最強戰力,迎戰八方強者。

「牧雲,你還是乖乖的交出湮宇和大家共同分配吧,否則你便是犯眾怒,觸及大家的底線。」有強者厲聲喝道。

「眾怒?」牧雲聞言,不由得笑出了聲音,目光掃過全場,淡淡的說道:「你們憤怒了又如何,有本事就來對付我啊,我舉雙手歡迎。別說就是你們這群垃圾了,就算是你們所有人都一起出手,我還是一力承擔。」

「虎骨金鞭和龍血帝矛,鎮壓之後還暫時沒有使用,你們誰要是想要嘗試一番這個威力。我不介意手中的仙帝神兵大開殺戒。」牧雲冷笑道。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牧雲擁有著兩件無敵的仙帝神兵,這是眾人都已經知曉了的事情,很難想象這兩件仙帝神兵打出去之後會是何等的霸道驚人。

「不想死的,不想交易的,純粹是看熱鬧的,統統都在給我滾開。」牧雲的話也刺激到了在場的諸位強者。

頓時便有人強勢的開口,故意的和牧雲劃分了界限,吸引在場的各大宗門聖地都紛朝著牧雲出手。

「人族螻蟻,不過運氣好點而已,如此大言不慚的開口,真不怕遭到天打五雷轟么?別忘記了,這是東荒,異族的天下。人去不過是微末而已。」

「對,人族都是螻蟻,和我們這些強族無法相提並論。牧雲若是不分配湮宇,那便是和在行的所有人都作對。這樣下去將會危機四伏。」

「可笑,人族在諸帝時代,一次次的鎮壓和清洗了九天十地,誕生出的人族仙帝足足有不少尊。這些都是頂天立地的強者,誰說人族勢螻蟻,試問哪個種族能夠做好的如此的極致。」

「人族三十帝,但是你今日還是必死無疑。」有強者開口,甚至已經開始醞釀好了殺意,豬呢比隨時爆發出恐怖的一擊。

「牧雲,你可以考慮一下剛才我的提議,和這麼多宗門勢力翻臉,並非是一件好事。只要你同意,我可以保障你在耀陽秘境中的性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牧雲依舊是一副風淡雲輕的模樣,面對各大宗門勢力的威逼,沒有絲毫的緊張,反而是更加的從容。

「牧雲,你真以為擁有兩件仙帝神兵便是無敵了么?」就在此時,五嶽山之中陡然傳來了一聲極為蒼老的聲音。

蒼老、乾癟、沒有生機!

但,聲音響起的剎那,在場的所有修士都驚呆了,那一道聲音之中蘊含著一股空靈的道韻,這是極致的強者方才能夠擁有的威嚴。

「不,無敵的不是仙帝神兵,是我!」牧雲認真的糾正道。

「狂妄!」

「殺了他,搶奪湮宇我們各族平分!」

「對,人族太過囂張了,也該是給他們一點教訓了,我倒是想要見識一下他有什麼能力一次性可以打出這兩件仙帝神兵。」

群情激昂,在有心人的刻意支持下,頓時便引發了全場暴動,一名名修士都極為面色不善的盯著牧雲,眼中滿是貪婪的神色。

「防禦!」刀尊冷聲開口喝道:「一群不要臉的傢伙,既然如此,那開戰又如何,布陣守護!」

話音未落,牧雲卻忽然笑了,說道:「刀尊,無妨,不過就是一群死人而已,想要殺我他們還太嫩了。帶著你的人走吧,我有的是辦法!」

「這……」

刀尊遲疑了片刻還是選擇相信了牧雲,他陡然祭出了一件秘寶,神光呼嘯,將在場的所有刀谷和珈藍劍宗的弟子都收入其中,隨同著牧雲縱身便踏入到了金光大道之中。

「嗡!」的一聲,在兩人踏足金光大道的瞬間,便有一陣陣黃鐘大呂響徹諸天,回蕩在這一方天宇之中。

金光大道,又稱為朝聖之路。

這條路,乃是昔年九天十地各大強族覲見耀陽仙帝的通道,留下了太多了痕迹和烙印,久久不散。

踏足其中,便能夠感知到一股股衝天的威勢,可想而知當年通過此地進行朝聖的修士是何等的密集和強大。

「不能放過他們,快追上!」有強者被那道音驚醒,立即便大喊著撲向了朝聖之路,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追!」

一時間,各大宗門勢力的強者紛紛動身,踏步入朝聖之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試圖將牧雲和刀尊兩人半路截殺。

湮宇太過珍貴了,絕對不容有失!

一路強勢追擊,很快眾人便發現四周的場景變幻了,在這一條朝聖之路上顯化出了無數古老的影子。

有真神朝拜、有神獸叩首、有天穹崩裂……

眾人的速度很快,並未在乎這些影子,可當他們出現在朝聖之路中央的時候,不由得面色一沉。

朝聖之路斷裂了!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條粗大無比的裂縫,連綿千萬里,浩瀚無止境,儼然都成為了一片深淵。

在深淵之中,有黑色的波浪在翻滾,沉浮著無數具屍骸,有完整的,但更多的則是殘缺的骨骼,甚至是有碎裂成齏粉的存在。

屍體骨骼,這本是極為常見的東西,對於任何一個修道人來說都不會陌生。但是眼前的場景卻是令他們都感覺到了頭皮發麻。

深淵之中,屍骨堆積,密集的程度難以想象,一眼掃過,看到的都是堆積如山的白骨,有人族修士的骨骼,有巨無霸一般的上古遺種的屍骸,也有侏儒樣的骨骼……

林林種種,無法辨別。

單單是這些骨骼,便可以知曉昔年隕落在此地的生靈何止千萬?

「這麼多屍骸,難不成最後的耀陽聖地的強者終究都死在了這裡,千萬生靈,也唯有耀陽聖地這樣的頂級聖地才能擁有了吧!」有強者喃喃的說道。

「那是……大成遺種黃金蒼狼的屍體?」忽然又修士盯著遠處沉浮而出的一具巨型屍體,不由得失聲喊道。

上古遺種,乃是一個恐怖的種類,更是無數修士心中的噩夢。大成的上古遺種更是可以呼風喚雨,縱橫八方,非絕世強者無法將其克制。

但是此刻,眾人卻看到了大成上古遺種的屍體,還……不止一具!

「這些都是一個時代的屍骸,殘留在其身上的氣息相差無幾。如果我猜測的不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耀陽聖地弟子的埋骨地!」五嶽山中響起了那道蒼老的聲音。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能夠導致這整個耀陽聖地的子弟都死在此地,我們還要進去么?」

「進去啊,為什麼不進去,都已經到這裡了,度過這裂縫甚遠,跨入到彼岸,追尋耀陽仙帝的寶藏。還有,那個牧雲絕對不能放過,你沒看到他已經沖入到了深淵之中了么?」

「走走走!」

凌亂的聲音響起,頓時便引發了一些修士的熱情,毫不遲疑的祭出了各種神兵利器,沖向了深淵。

最終,也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十來個宗門勢力不曾動身,似乎還在猶豫。

其中,便有血蓮島!

「鬼叔,我們不進入其中么?」毒佳人開口問道。

那個被稱呼為鬼叔的老者目光落在那沉浮的無盡骨骼之中,開口說道:「千萬生靈葬身深淵,煞氣衝天,怨念無窮,這絕對是一片大凶之地。而且,我感覺事情並非想象的這麼簡單,這裡有古怪。」

「鬼叔是指牧雲?」毒佳人冰雪聰明,瞬間便指明了要點。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不錯,就是牧雲!他的行動讓我產生了懷疑,從進入到耀陽秘境之中,他表現的便極為強勢。

雖然說現在面對各族的攻擊圍剿,但是他擁有的仙帝神兵足以應付,何況還有刀谷的強者支撐,三件仙帝神兵,還有一件神秘莫測的仙鼎,單單是這些兵器便足以給眾人帶來極大的威脅,至少我們血蓮島是無法正面抗衡的。

既然佔據如此上風,為何他還要逃走,若說他是貪生怕死,恐怕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唯一的選擇就是這隻怕又是他的算計。凡是追蹤上去的人,都未必能活著出來。」

鬼叔的聲音不大,但是卻令在場的十幾個宗門紛紛渾身劇顫,他們瞬間便想到了虎嘯聖地和龍魂聖地的下場,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就在這裡,等候著,有問題立即撤離!」鬼叔沉聲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