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生艇船首則有個狙擊手,架了一支308北約口徑的M24栓拉狙擊步槍,此時正拉開槍栓,往彈倉里裝填子彈。

巴米布知道敵人槍法肯定不會比自己差,敵人手裡武器精度也比自己好,因此自己必須先發制人。

估計敵人距離自己300米,他微微移動槍身把把瞄準鏡里縱嚮往下的第三個瞄準點對準了敵人狙擊手的身體,接著果斷的扣下了扳機。

加利爾狙擊槍扳機很輕,巴米布微微一觸動扳機,槍身就一抖,一發子彈打向了敵人。

但是這第一槍有些偏離,沒有打中敵人狙擊手,反而命中了救生艇后側的一個敵人的肩膀,中彈者叫苦不迭。

壓低槍口后巴米布迅速補射,結果子彈再次略過了狙擊手身體,飛進了海里。

巴米布意識到自己對於距離估算錯誤了,於是他老實的用瞄準鏡里的測距分化來測距。

由於救生艇高度只有人體高度一半,巴米布必須把救生艇高度乘以2,再用測距曲線進行測距。

測下來他發現救生艇其實距離自己有400米左右。

他於是立刻瞄準再次準備射擊。

但是扳機剛剛準備扣下,一把子彈就從他頭頂略過。他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敵人槍法絕對不是假把式!

巴米布心裡想到,接著把第四個瞄準點對準敵人果斷扣下扳機。

槍彈命中敵人狙擊手附近的船殼。

雖然再次錯失目標,但是巴米布知道自己離命中不遠了,於是迅速而連續扣下扳機。

不等敵人拉動槍栓退出彈殼,巴米布的加利爾狙擊槍已經響了五六下。

敵人狙擊手臉部挂彩,氣的怒目圓睜,想要還擊將巴米布腦袋打爆。

但是由於巴米布不停開火,那狙擊手被火力壓制,只能把身體縮在船舷后,不敢貿然還擊。

封天妖尊 客觀來說,巴米布這種半自動突擊步槍的精度在同類型里算不上最好,其散布精度約為1.5moa。也就是一百碼的距離上彈孔散布有一點五英寸。而頂尖的半自動狙擊步槍精度可達到1moa。

庫怕蘇特種部隊狙擊手手裡拿栓拉式狙擊槍使用狙擊彈,精度更是能達到0.5moa

但是這個加利爾狙擊槍的這個精度在幾百米內也完全夠用了,畢竟軍隊狙擊手打中敵人胸口擊殺敵人和打中敵人腦袋擊殺敵人沒有本質區別。

而加利爾狙擊槍25發彈匣,外加高射速的優勢此時展現的淋漓盡致。

使用栓拉非自動狙擊槍敵人的狙擊手被巴米布用密集精準的火力完全壓制住了。根本沒有機會還擊。

巴米布估計自己已經打了二十來槍,迅速換了個彈匣繼續開槍。

救生艇里的庫怕蘇特種兵被密集的子彈打傷了三四人,慌亂得胡亂划槳想要逃離,但是巴米布卻絲毫沒有停止開火。

與此同時巴米布對莫哈吼道:

「敵人距離四百,轟他娘的!」。

莫哈早就從甲板上爬了起來,把一枚高爆彈塞進了大口徑無後座炮炮膛,哐的一聲關閉彈炮膛。

用火炮瞄準鏡里第四個瞄準點對準了敵人慢速移動的救生艇,莫哈擊發了試射槍。

試射槍發射的曳光彈直接擊中了一個救生艇上庫怕蘇特種兵的後背。

那特種兵一聲慘叫,莫哈也同時扣下了火炮發射的扳機。

火炮一聲怒吼,救生艇左側海面閃現了一團火光。救生艇一邊的船舷連同幾個特種兵完全被炸碎。剩下的庫怕蘇特種兵被炸得拋到海中。

巴米布換了第三個25發彈匣,朝著海面上漂浮著的昏迷敵人冷靜的開槍。敵人紛紛被射殺。

莫哈此時又給火炮裝彈瞄準了遠處的貨輪。

「別!」巴米布大叫一聲拉住了莫哈,同時手指指向不遠處的海面。

莫哈一看是兩個模糊的黑點。他搶過巴米布的狙擊槍用瞄準鏡看了一眼,然後立刻笑了。

「東帝汶軍隊的062巡邏艇和鐵石營的衝擊艇!」 於正心和順子二人打定注意親自去執行任務,於是把四連的指揮權交給了順子的副連長以及其他幾位軍官。

兩人各自則準備好了裝備物資,乘坐上了一艘東帝汶港口待命的小漁船。

發動了漁船的馬達,兩人開到了歐安縣外的海域。

一路上兩人遇到即幾次澳洲人的無人偵察機。

但是朝著無人機亮出自己的超鈦合金盔甲后這些無人機就當沒看見飛走了。

因為整個帝汶島有超鈦合金盔甲的只有於正心和順子二人。

而根據之前的協議,澳洲人是默許東帝汶奪回歐安縣的。

根據GPS的指引兩人很快到達了歐安縣一處海岸外30公里的海面上。

再靠近海岸,即使是小漁船也會被聖王國的對海警戒雷達所發現。

因此兩人立刻關掉了馬達。

「順子,接下來咱們可要在水下潛行足足30公里。那對人體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你可準備好了?」

於正心對順子說道。

他知道自己體內的納米機器人可以保證自己在海水的冰冷以及長時間潛水中倖存。

但是順子只是普通人類,堅持這麼長一段潛水是必然是痛苦的一件事情。

順子在漁船上活動了下手腳,背上了氧氣瓶,說道:

「沒問題!」

於正心點頭,抱起漁船里兩台沉重的水下摩托扔到了水裡。

這兩個水下摩托呈魚雷狀,兩邊各有一個把手。 鄉村神醫 頭部有些簡單的液晶儀錶。

這兩個所謂水下摩托,其實就是一種以螺旋槳為動力的水下推進器。是東帝汶某潛水旅遊公司所有的潛水設備。

在過去,這種推進器被用於幫助遊客在水下省力的長時間潛水娛樂。

畢竟現代社會這些遊客並不是各個都有足夠體能在水下長時間遊動的。

這種推進器的最長航程大約是是30公里,30公里后,水下摩托內置電池就會電量耗盡。

除了這種水下摩托,於正心和順子還各自多攜帶了兩個潛水氧氣瓶,作為潛水時呼吸之用。

除了潛水設備,兩人還攜帶還有一具紅箭12反坦克導彈發射器以及六枚導彈。

自衛輕武器方面兩人除了隨身匕首,就只有一支加裝了土造消音器的菲律賓造點四五口徑『黃油衝鋒槍』外加三個30發彈匣。

之所以只攜帶這些自衛輕武器,因為攜帶紅箭12導彈發射器和導彈已經給兩人帶來了巨大的負重。

兩人不是駝驢,攜帶更多的負重會影響作戰。

騎乘到了魚雷狀的水下摩托上,兩人就用消音衝鋒槍朝著小漁船船底開了幾槍。

漁船因為船底被洞穿開始漏水下沉。這麼做是為了防止給聖王國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聖王國雖然不敢到遠海去挑戰澳洲人,但是會經常性的會有小船在沿岸巡邏。

如果正巧有聖王國小船巡邏到這發現於正心和順子的船,恐怕會打草驚蛇。

如今漁船沉入海里,兩人才徹底放心,啟動水下摩托引擎后,兩個人都向潛入了水下一米多深的海里。

此時是凌晨一點,海水裡一片漆黑。為了隱藏自己,兩人也完全關掉了自己的照明設備。

漆黑的海里兩人的視野里一片黑暗。可見度連一厘米都沒有。

只有抬頭看向海面,才能看到透過海水的微微月光。

如果低頭,那就只有完全黑暗恐怖的深海了。

觸覺,這則只有渾身的寒冷以及水流流過潛水服時的感覺。

嗅覺,只有氧氣瓶里壓縮氣體的味道

不過,兩人聽覺倒是沒有多少影響,能聽到各種各樣的身影。

首先水下摩托螺旋槳旋轉和自己呼吸的聲音。

而後是水流的聲音,以及氣泡在水中上浮的聲音。

這氣泡不單包括兩人呼吸產生的氣泡,也有周圍海洋生物呼吸產生的氣泡。

在航程達到一半時,兩人還聽到了一種海洋生物高昂的叫聲回蕩在冰冷的海水中。

這種聲音有著明顯的節奏,但是兩人不知這種節奏有什麼意義。

兩人猜測那是鯨魚的叫聲,恐怕是有幾條鯨魚在周圍交流求偶。

如果現在是在潛水度假,兩人會很樂意順著聲音去觀賞一下這地球上最巨大的生物。

不過此時兩人聽到這堪稱優美的鯨歌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這些鯨魚不要靠近自己。

因為鯨魚體重巨大,遊動時自然蘊含著巨大的力量。即使是不小心撞在人身上,都足以把人撞死撞傷。

現在兩人沒法看清水下情況,也無從避開鯨魚,一旦與這種巨大水下生物狹路相逢還是極為危險的。

另外鯨魚雖然不會特地捕殺人類,彈一些時候出於未知原因也會用巨嘴來吞咬潛水者。

穿越古代之空間女王 這對於潛水者也是致命的。

又在水下前進了十幾分鐘。兩人都能感覺到不知為何那鯨魚更響亮了,說明鯨魚與自己距離更加近了。

黑暗的海水裡兩人都看不見鯨魚具體的方位,但是憑藉感覺兩人都能感到那鯨魚游到了自己周圍。

順子緊張的抓住了水下摩托的把手,讓自己推進器里螺旋槳轉速更加快了一些,希望藉此產生人造的雜訊,使得鯨魚退走。

然而海中巨獸並沒有被這雕蟲小技嚇跑。

一聲響亮的鯨魚叫聲在於正心頭頂響起,震得周圍海水都一陣抖動。

接著一陣強大水流就從於正心頭頂流過,使得水下摩托偏離了航道。

於正心知道那巨大鯨魚就在自己周圍了不由得有些緊張。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某樣粗糙的東西一下從自己肩膀上摩擦而過。

巨大的力道把他從水下摩托上扯了下來,他自己則在水裡翻滾了好幾下才穩住了身形。

於正心再也不能忍受完全的黑暗了,短暫的讓手電筒閃動了一下。

結果他見到肩膀周圍海水一片紅通通,正是自己肩膀處擦傷流出的鮮血。

而在自己面前十幾米是一個巨大的灰黑色魚型身影。

這是一條成年抹香鯨,長度有十幾米,和一艘小潛艇似的。

這巨大海洋生物不知為何來到了淺海海域。

不過很明顯這抹香鯨覺得用自己龐然軀體擦過於正心這個人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為了觀察於正心被襲擊后的反應,這抹香鯨還偏著頭用小小的全黑眼珠看了於正心一眼。

嘴巴也略微張開,露出兩排尖細牙齒,似乎在笑。

於正心可沒有心情和對方開玩笑。他知道再讓這鯨魚逗留在自己和順子身邊很可能造成危險,破壞任務。

他猛地拉開腰間一個罐子的蓋子,一股白色液體從罐子中蔓延出來,進而使得周圍的一大片海水一片乳白。

這罐子里裝著的是驅鯊劑,靠污染周圍海水產生的味道可以趕走鯊魚。於正心希望這玩意也能趕走鯨魚。

似乎這驅鯊劑的味道的確不好聞。鯨魚上下擺動尾巴游開了,慢慢成為了遠處深海里的一個黑影。

於正心又讓手電筒閃動了幾次,找到了不遠處自己那正在往深水裡慢慢沉去的水下摩托。

他連忙手腳並用游過去騎在了水下摩托上,並且調節了水下摩托的浮力,控制著玩意繼續向前。

順子也用手電筒向他閃了兩下表示自己安全。

兩人於是滅掉手電筒光繼續在冰冷的海水裡潛行。

當火紅太陽升起時,兩人隔著海水看到了火紅的朦朧陽光。兩人借著陽光看了眼自己的GPS定位儀,發現距離登陸地點只有一公里了。

十幾分鐘后兩人可以看到淺海處海底的泥沙和黑色礁石,於是關閉了推進器,划水游向了海岸。

抓著堅硬的礁石兩人爬上了一片碎石海灘。

這海灘上到處是尖利的碎石,附近淺海里又都是礁石,小漁船都容易在這擱淺。所以這片海灘沒有什麼人來。

一上岸,順子就從塑料袋裡抽出一把摺疊了槍托的點四五消音衝鋒槍瞄準海灘的各個方向。

發現海灘上了無人跡順子才放低了槍口。把潛水腳蹼脫下並且扔到海里,和於正心一齊換上了軍靴。

「我來警戒,你休整下吃些東西!」於正心見到順子微微發抖如此說道。

兩人在海水裡前進了30公里,由於海水冰冷順子已經有些失溫症的癥狀。

順子沒有推辭,他知道自己的體質和於正心的怪物體質不同。他把衝鋒槍交給於正心,自己從背包里取出了兩條巧克力狼吞虎咽了下去。接著活動了下四肢,讓血液流通。

十幾分鐘后順子點頭表示身體已經恢復。於正心把衝鋒槍交還給了順子。

根據之前的計劃。於正心用衛星電話試圖聯絡附近村莊的一個接頭人。

這個接頭人是世代居住在這邊村莊的一個老村長。

因為難以忍受聖王國蹂躪自己的村子,因此與東帝汶軍隊取得了聯繫,表示願意幫助東帝汶軍隊打擊聖王國。

由於聖王國也需要村長來說服周圍村莊主動繳納上供的實物稅,因此使得這個村長有了一些自由活動的權力。

村長來往於沿海的各個村子,獲知了歐安縣那對海警戒雷達的具體位置。 除了確認雷達站的位置,村長還確定抓昂貴在歐安縣這邊駐紮的只有一個火箭炮連。

這個連隊裝備的是巴西產的AstrosII型127mm火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