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神鎖陣符!

這是困龍仙帝的重寶,在打出的瞬間,直接便席捲到那殺陣的核心破綻所在之地,那殺陣尚未成型,便被直接炸裂開來,狂暴的氣浪翻滾中,五大強者同時被轟飛開來,一個個手持帝兵,殺意縱橫。

「我想告訴你們的是,有時候,帝兵並非便是無敵的存在!」牧雲平靜的說道,在這瞬間,一條無敵的通天大道在他的腳下展開,體內陰陽世界快速的席捲開來,朝著四周蔓延擴散起來。

「陰陽割昏曉!」

冰冷的聲音中,那一條大道頓時便騰起了無盡的混沌氣息,沖入到了體內世界之中,猛然將其分裂成為兩半,生機世界和死氣世界。

並且,在這瞬間,血河旗瘋狂的運轉起來,無盡的神光在猛烈的震顫起來,瞬間便化作了兩道巨大的身影,一黑一白,長相和牧雲幾乎便是一模一樣。

那黑色身影,渾身上下都纏繞著滾滾死氣,透出一股濃烈的血煞之氣,根本就不敢靠近,否則一定會被沾染。相反的,另外那白色身影,則是一副丰神如玉的模樣,渾身上下充滿了生機勃勃。

這兩道身影,隨同牧雲的本體,同時開啟了四大仙體,藉助那血河旗的滾滾能量,汲取到了無盡的能量之後,陡然便攀升到了極致。

四大仙體,同時運轉起來,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這三大牧雲的身影,同時向前邁出一步,殺意滔天而起。

同一時間,牧雲抬手便打出了一面銀色石碑,在出現的瞬間,那手持帝兵的五大強者陡然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而後他們便驚駭的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被壓制到了傳奇真神境界,和牧雲保持了同一境界。

這是何等逆天的事情啊!

這五大強者,都是神皇境界的無敵存在,可是現在卻被那銀色石碑硬生生的削弱了一整個境界,一時之間便有些慌神了。

「現在的你們,有什麼資格來鎮壓我!」牧雲狂笑一聲,四大仙體同時開啟,鎮壓了天地,出手便是一拳,朝著五大強者轟殺而去。

皇蠍之鋒、飛仙之光、天沉之重、吞天之魔!

這四大神通,幾乎在這一瞬間便爆發開來,藉助天道傘,法則縱橫之中,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法則牢籠,將那五大強者同時禁錮在其中。並且,這法則牢籠還在不斷的壓縮,只是瞬息之間而已,便已經令其失去了那動用帝兵的可能,只能依靠著帝兵強行阻撓那壓縮的速度。

「給我開啊……」五大強者同時嘶吼,想要打出霸道的一擊,但是此刻的他們根本就不敢動用帝兵。

距離太近了,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想要繼續打出帝兵,那麼很可能那法則牢籠尚未撕裂,他們便徹底的全部撕裂了,就算是其他人也掌控著帝兵,但是依舊不可行,必然造成慘烈的傷勢。

這讓五大強者幾乎想要吐血了,原本這便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但是卻被牧雲反而利用了,坑了其一把。

「該死,給我開啊……」眼看著那五大強者被牧雲的法則牢籠所鎮壓,冷屏風不由得愣住了。

隨後,一股怒火便席捲到了他的身上,眼眸都變得逐漸赤紅了起來,嘶吼一聲,便狂暴的朝著牧雲衝殺而來。

「你的對手,是我!」就在這是,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正是趙一天!他和龍鳳軍團的兄弟們,此生最為痛恨的便是和黑暗九族進行勾結。

但是,這冷屏風卻不知好歹,依舊是我行我素,這一次被發現,必然是要狠狠的查繳一番。

「滾開!」冷屏風怒吼一聲,同時便和趙一天戰鬥在一起,渾身上下都衝起了一道道可怖的神光,化作了璀璨萬分的羽翅,而後便展開了激烈的戰鬥。那絲絲縷縷的氣息太過強勢狂暴了。

高手過招,看似並不起眼,但是卻蘊含著極為恐怖的能量,那一招一式之中,極為兇猛霸道,足以輕鬆的毀滅半邊天穹。

而此時的龍鳳軍團,也兵分兩路,化作成為一條真龍,一頭神凰,朝著那百萬軍團瘋狂的撲殺而去。

狂風暴雨一般的進攻,這趙一天的能量太過強橫了,每一槍點落出來,都炸裂了虛空,有無數顆星辰在粉碎,可怕到了極點。

在這瞬間,牧雲出手了,強行鎮壓住了那五大強者之後,隨後他的天道傘便快速的旋轉起來,有一道道法則降落下來,匯聚在一起,形成了可怕的能量法則風暴,血河旗中所釋放出來的能量也是更加的恐怖了。

血河旗,世間重寶,其中所蘊含的能量超乎想象,幾乎無法相信會是多麼的強橫。但是在這一刻,卻爆發出了極為強大的能量,這其中那可怖的威勢遠遠的離不開那血河旗的能量瘋狂的提供。

「陰陽混淆,天雷閃爍。」在這一瞬間,牧雲催動了體內世界和雷霆天道法則,一道道恐怖莫測的湮世環雷流淌出來,殺意衝天。

穿越之相生不悔 「隆隆……」可怕的雷霆降落下來,讓整個世界都瘋狂了,虛空中出現了無盡的雷池,無數的閃電密密麻麻的肆虐開來,讓整個鬼域都沸騰了起來。

在這一刻,整個鬼域都遭殃了!

鬼域之中,無數的亡魂厲鬼都在哀嚎,紛紛避開此地,那從虛空中蔓延開來的恐怖雷霆便將此地一片片的開始了凈化。

「天呢,在這鬼域之中竟然還能夠引來雷劫,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見到這一幕,不少修士震驚的說道。

「轟隆!」

虛空中,一道恐怖的雷霆降落下來,狠狠的朝著牧雲的身軀之上炸裂開來,可怖的流光呼嘯整個天宇。

璀璨的光芒照亮了十方天地,讓四周的所有人幾乎都無法睜開眼眸,哪怕是傳奇真神都做不到,被白茫茫的一片所替代。 太瘋狂了!

在這鬼域之中,出現了亘古未有的恐怖雷劫,原本灰濛濛的天穹被照耀的一片明亮,無數雷劫瘋狂的砸落而下。

氣勢恢宏,狂暴驚人,就算是真神都無法承受這樣恐怖的轟殺,牧雲頭頂之上天道傘開啟,牽引著無數閃電,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璀璨萬分的雷電光柱,帶著天罰之力,狠狠的轟擊向了五大強者。

「啊……」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五大強者幾乎瞬間遭劫了,饒是他們掌控著無敵帝兵都難以阻撓這一股可怕的雷劫力量,不斷的發出凄厲的嘶吼聲。

他們想要掙扎,但是卻被牧雲鎮壓,壓縮在極為窄小的空間中,根本就無力反抗,只能被動承受,拚命的打出一道道的防禦,但是在這一刻,那些防禦卻顯得太過脆弱不堪了,甚至不堪一擊。

「不,你找死啊……」不遠處,冷屏風看到這一幕,整個人的不好了,這五大強者他培訓的許久,這便是他的殺手鐧。

試想,掌控五大帝兵,何等的天下無敵,同時打出帝兵的那一瞬間,就算是整個天地都能夠被擊穿了。

然而此刻,這些人卻如同是瓮中之鱉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抗衡能力,在這雷劫的瘋狂轟殺中震顫。

「這,這是要做什麼?」無數的鐵王座的修士驚呼起來,這樣的一幕太過可怕了,那漫天飛舞的雷電超乎想象。

「血祭!」

見到這一幕,艾青戰狂不由得驚呼出聲,喃喃的說道:「看來,公子這是要下狠手了,這樣的手段,昔年也僅僅動用過一次啊!」

「滾開啊……」冷屏風狂怒起來了,背後衝出了兩件無敵古皇兵,正是屬於天誅古皇和地滅古皇的無敵神兵。

一人掌控兩件古皇兵,同時爆發出來的威勢何等的恐怖,簡直就是難以想象,只手崩歲月,長河今開裂!

然而,他對面的趙一天卻更加的恐怖,長嘯九天,龍騰虎躍之中,手中一桿銀色長槍使的出神入化,凌空穿刺開來,每一道槍芒便宛若是一股巨大的洪流一般,瘋狂的衝擊而下,肆意的炸毀這世間的一切。

毫不畏懼,難解難分,在這一刻,趙一天成功的將其阻攔在半空之中,饒是對方掌控兩件無敵古皇兵都難以寸進,戰鬥非常的激烈,不斷的炸裂開了天穹,衝散了無盡的陰霾鬼氣,將這一方天域似乎都要徹底的毀滅一般。

「轟隆隆……」巨響聲中,天崩地裂,這樣的一幕太過強勢了,鐵王座和龍鳳軍團的瘋狂戰鬥,撕裂了空間,斗轉星移,破開天地桎梏,出現在雲海界中。

如此駭然的場景,幾乎在一瞬間便驚動了整個雲海界的所有強者,紛紛睜開眼眸,開啟天鏡,去觀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一天太強勢了,手中一桿白銀長槍,狂暴萬分,以極為兇悍的姿態擋住了冷屏風的狂暴進攻。

至於那龍鳳軍團,更是可怕至極,化作了一龍一鳳,在虛空中穿梭,橫掃百萬鐵王座軍團,不斷的包抄切割,血腥瀰漫整個天宇,浩浩蕩蕩,氣勢非常的恐怖。雖然說,這龍鳳軍團的人數並不多,但是他們卻是精銳中的精銳,每一個人都是參加過無數艱難血戰的老兵,戰鬥經驗異常豐富。

在這一刻,龍鳳軍團的強大徹底展現出來,他們太過強橫了,面對十倍於己的敵人,卻絲毫無懼。

畢竟,龍鳳軍團昔年的對手乃是黑暗九族,那是一個更加恐怖驚人的勢力,曾經頑強的挺住了一輪輪的瘋狂進攻,在殘酷的戰鬥中獲取了新生。

此時此刻,擁有這般戰鬥力,根本就不足為奇。

「給我開啊……」冷屏風狂怒了,他籌備了無數歲月,但是怎麼都不曾想到,居然會是這麼一個場景。

千算萬算,他還是低估了牧雲的實力,竟然能夠剋制住五大強者,那可是掌控了五件帝兵的存在啊。

可此刻,卻被死死的壓制,根本就無法突破出來,那毀滅性的雷劫從天而降,幾乎便是帶來了災難性的傷害。

「先祖古皇,借我力量,滅殺此獠!」冷屏風嘶吼,瘋狂的灌注血氣,要打出那古皇兵的極致一擊。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那兩件古皇兵卻神光黯淡,沒有一絲火星,似乎陷入到了永恆的沉寂一般。

他被捨棄了……

見到這一幕,冷屏風的神色不由得驟變,失聲喊道:「先祖古皇,不要拋棄後人啊,我沒有做錯,為何要這麼對我啊!」

嘶吼聲響起,精血灑落上來,但是那兩件古皇兵依舊是沉寂,似乎根本感應不到後輩的召喚一般。

「你太可笑了,你雖然身為鐵王座先祖的後人,但是你的血,還是他們後人的血么?邪魔外道,誰能相認?」趙一天冷冷的說道,他一眼便明白了其中的緣故,並非是那兩件古皇兵拋棄了後人。

原因很簡單了,這冷屏風換血了,再也無法讓兩件古皇兵感受到後人的召喚,這是他自作孽了。

「砰!」的一聲,銀色長槍宛若是猙獰巨龍一般,橫掃而來,狠狠的砸飛冷屏風,撞碎了十萬里山河。

地底之下,沉悶的碎裂聲傳來,冷屏風衝天而起,果斷的捨棄掉了兩件古皇兵,張口噴出了本命神兵,手持戰錘倉促迎戰。

但就在此刻,一道更加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冷屏風扭頭一看,頓時渾身都顫抖起來,目呲欲裂。

他看到了什麼?

在那雷劫之下,五大強者終於無法支撐住了,原本就被牧雲鎮壓的他們,此刻還如何抵擋那可怖的雷劫呢?

帝兵無法動用,這相當於便是將他們的爪牙打斷了,如何去抗衡呢?隨著一道衝天的雷光柱砸落而來,五大強者同時橫飛出來,散落到八方,身軀擊穿了地面,留下了五個巨大的深坑。

「好可怕,那是什麼,掌控著帝兵居然被轟飛了,那,那不是牧雲么?這怎麼可能啊……」天鏡外,無數強者心中劇顫。

這太不可思議了,方才多久不曾見到牧雲,可現在卻竟然成長的如此迅猛了,孤身一人,可抗衡掌控五大帝兵的無敵強者。

匪夷所思!

一時之間,無數人都目瞪口呆,這樣的場面,讓他們根本就無法相信,但是卻無比真實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鏗鏘!」虛空之中,有沉悶的金屬碰撞音響起,牧雲掌控天道傘,匯聚成為一桿雷電戰矛,凌空穿刺而出。

「噗!」的一聲,一名強者剛剛衝天而起,尚未來得及反應的瞬間,便被釘穿在虛空中,鮮血瘋狂的飛濺而出。

那名強者,艱難的握緊了手中的玄神仙劍,想要出手劈斬,但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雷電戰矛再次穿刺而過,將其手臂炸開,帝兵墜落,沒入到地底之中。

「不……」那名強者嘶吼,但是卻根本無濟於事,雷電戰矛再次衝擊而來,貫穿了他的心臟。

當空釘穿!

並且,在這雷電戰矛之中還蘊含著一股極為可怕的能量,根本就不可想象,似乎在禁錮了他的力量源泉一般,無法動彈。

這可是一尊神皇啊,高高在上的存在,僅次於仙帝的無敵強者,但是現在卻手無縛雞之力,被釘穿長空。

「嗖嗖……」

「啊……」慘叫聲不斷的傳來,虛空中有陣陣凄厲的聲音響起,那剩下的四大強者遭遇到了同樣的折磨。

「嗡!」的一聲,就在這五大強者被雷電戰矛貫穿的瞬間,有一道道璀璨的雷光爆射出來,連接溝通,將那戰矛連貫在一起,拉扯著五大強者同時劇烈的旋轉起來。

這是要血祭!

見到這樣的一幕,整個雲海界中的強者都瘋狂了,那可是神皇啊,而今卻如同是螻蟻一般,被控制,被隨意的羞辱。

「牧雲,你欺人太甚了,今日的一切,都是你逼迫我的,是你要毀滅我們鐵王座,那便休要怪罪我的無情無義了。我要讓你明白,你才是九界真正的罪人!今日,禍亂將起來,便從你開始。」

冷屏風猛然爆發出狂暴一擊,轟開了趙一天,渾身上下猛然沖射出來一陣冷冽的黑光,蔓延到周身上下,覆蓋上了一層烏黑的符文戰甲,並且這些符文在瘋狂的流淌起來,帶著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

令人心悸中,不少強者都驚呼起來:「黑暗侵蝕力!」

黑暗侵蝕力,乃是黑暗九族專有的一股力量,對於九天十地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曾經有無數的九天十地的生靈都隕落在這一股可怕的力量之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但現在,這一股黑暗侵蝕力卻出現在了冷屏風的身上,這太過古怪了,這讓無數修士都在懷疑,難不成這冷屏風便是黑暗生靈不成?

「黑暗源泉,而今覺醒,我以我血,獻祭黑暗,賜我力量,重獲新生……」冰冷的咒語響起,那黑色符文閃爍的更加冷冽了,所釋放出來的殺意令人心驚膽寒,根本就無法去觀看,太刺目了。

「我以我血,獻祭黑暗……」

「賜我力量,重獲新生……」

在這一刻,整個鐵王座的島嶼之中都響起了一陣陣恢弘浩大的聲音,如同是祭祀的天音一般,浩浩蕩蕩,席捲諸天萬界。

那一股力量,太過攝人心魂了,席捲開來,令人心驚肉跳。在這瞬間,原本還在瘋狂戰鬥中的鐵王座的修士,其中有超過了半數都渾身爆發開來了無盡的黑色符文,有成片的黑暗侵蝕力在肆虐長空,氣勢非常的驚天。

「這是魔化,難不成整個鐵王座的生靈都被魔化了不成?不對,這和魔化不相同,似乎是奪舍轉變!」

雲海界中,有無敵老祖看到這驚人的一幕,失聲喊道:「種血魔生!」

顧名思義,這便是一種非常殘忍的手段,將一隻黑暗生靈化作一滴黑暗魔血,種植在修士的體魄之中,隨同著修士的成長,進行逐漸的魔化整個身軀,但徹底魔化成功的那一天起,便可以釋放出來。

這樣的手段,非常的強大,需要耗費漫長的時間,但同時,這也是一種十分隱秘的手段,根本就無人能夠察覺,只要體內的黑暗魔血不曾覺醒,那麼那些被種植了魔血的修士都一如既往。

黑色符文閃爍中,在場的那些鐵王座的修士都開始了轉變,身軀逐漸變得扭曲起來,從中掙脫開來了一隻只黑暗生靈,有猙獰的娜迦族,有醜陋的鬼蛇族,有可怖的金剛族,有強大的犀銳族……

覺醒的瞬間,熱血沸騰,殺意縱橫,黑暗之力瘋狂的涌動,周身上下都爆射出一股股可怖的黑光。

黑暗陰雲,籠罩了整個長空,肆意的流淌開來,讓無數的雲海界的修士都心驚肉跳,這些人竟然都是黑暗生靈。

誰也不曾想到,那強大無比的鐵王座,竟然會是一個黑暗生靈的巢穴!這讓無數強者都紛紛色變,瞬間便開啟了防禦,迅速的整合軍隊,進行防禦。黑暗九族的名聲,在整個萬古中,都是無比的殘忍。此時此刻,這黑暗九族再次出現了,他們豈能不心驚肉跳呢?

「嗡!」的一聲,就在這個瞬間,冷屏風周身身上的黑色光霧在劇烈的抖動震顫起來,種植在體內的黑暗魔血似乎陡然之間便蘇醒了起來,並且還有無盡的神光蔓延開來,瀰漫覆蓋整個長空。

但是很快,那冷屏風身上的黑霧便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無比聖潔的光芒,隱約之間還能夠聽到有泉水叮咚的聲音響起。

黑暗聖泉族!

種植在這冷屏風體內的,乃是黑暗聖泉族的超凡黑暗魔血,此時此刻復甦了,整個人都如同是大天使一般,充滿了聖潔的光芒,只是這一絲光芒卻有些與眾不同,給人一種陰邪的感覺,非常怪異。

「你真是可笑,難道以為你種植了聖泉族的黑暗魔血,所釋放出來的不是黑色光霧,便可以代表著正義么?黑暗九族,各不相同,這黑暗聖泉族便是特例,所爆發出來的乃是聖潔神光。但是,其本質上來說,依舊是黑暗種族!你這般的小伎倆,能騙過誰呢?」盯著那充滿了聖潔神光的冷屏風,牧雲淡淡的說道。 當初他在晉中,並非是追不上逃跑的影殺和暗殺,而他之所以放兩人離去,為的就是順藤摸瓜,放長線釣大魚,所以他在與影殺和暗殺戰鬥的過程中,以極快的手法,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兩人身上放了跟蹤器。

跟蹤器是龍怒出任務必備的工具,必須隨身帶在身上,這樣在出任務的過程中,能夠很清楚的知道龍怒的成員在哪裡,有沒有危險。

陳天在剛到晉中的時候,龍影就給了他一個,這東西平常沒什麼用,是以陳天也沒在意。直到遇見影殺和暗殺,才猛然想起這麼一個小玩意,於是他便將自己的跟蹤器,順手放在了影殺的身上。

有了跟蹤器,自然就能查出影殺逃到了哪裡,而最終影殺的落腳點,正是中州省,河洛市,而且一直呆到了現在!

這種情況下,如果說方羨鴻與影殺,暗殺沒關係,恐怕連鬼都不信!

大魚,上鉤了!

這就是陳天為什麼會跟著公安部的副部長彭國峰迴首都的原因,一是向寧國棟彙報情況,同時借調幾個龍怒的兄弟,二是將影殺的消息通知公安部,讓公安部下達作戰命令!

「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是誰?公安部有沒有指定人選?」蒼狼問。

「有,而且這個人大家還都很熟悉!」陳天笑道。

「熟悉?」肥龍一愣,突然驚訝說:「我戳,這個總指揮不會就是然姐吧?」

「嘿!你說呢?」陳天笑。

第二天白天,謝然與陳天一起到了江南省公安廳開會,入會的人包括江南省公安廳的廳長,李齊峰,江南省公安廳的副廳長,江南省武裝警備部的指揮官!

「這次的行動代號,名為:突襲。行動要求:跨省作戰!行動目標:中州省,河洛市,地下世界大梟方羨鴻,七殺組殺手,影殺,暗殺!」謝然站在會議室的最前面,一襲警服,肩扛三顆四角訂花,赫赫的一級警督,英姿颯爽,神色嚴肅。

她身為這次行動的總指揮,一切部署安排都由她親自下達,就連江南省公安廳的廳長李齊峰,都只是副指揮。

一寵成婚:薄先生,安分點 至於陳天,表面上的身份純粹一打醬油的,沒什麼具體任務安排,但在場的人卻都知道,這個笑臉嘻嘻的陳天,恐怕才是最深藏不露的一個。因為在江南,不知道陳天大名的,還真是少之又少!

「對於地下世界,在座的應該都有幾分認識,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那個世界與平常咱們所接觸的地上世界完全不同,不可有但也不可無,這麼多年以來,公安部也一直想要維持這份平衡。但是……」

謝然話鋒一轉,語氣嚴厲了三分,「這次據公安部得到的消息,方羨鴻竟然與島倭國的人有了合作,準備藉助島倭國的力量,對華夏地下世界展開一次瘋狂的衝擊和清剿,期望得到更大的地盤,更多的利益。如此一來,華夏地下世界必然會打破現在這個穩定格局,掀起一股新的風暴,對廣大的人民群眾造成帶來極其惡劣的影響,這一點公安部是絕對不允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