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浪看向龍嬌,道:「對了,你親我是什麼意思?」

龍嬌笑嘻嘻道:「沒什麼意思。」

「但是,這個吻,是在現實世界,所以說,這個吻,總歸不是假的了吧?」周浪看向龍嬌。 龍嬌搖頭道:「好了,兒女私情這些事情,我看我們現在還是不要過多的去想了,現在我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周浪不解,看著龍嬌道:「有什麼比兒女私情更加重要的呢?」

龍嬌道:「這次叫你來,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

周浪道:「那麼是什麼事情啊?」

龍嬌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神秘矩形體』?」

周浪搖頭,道:「那是什麼?」

龍嬌道:「既然你不知道,那麼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著,龍嬌將周浪代入了電梯之中,兩人向著十層而去,在這裡,龍嬌有一個辦公室,在其中,有一處虛擬空間。

龍嬌指著一個頭盔道:「將它戴上,你能夠明白我想讓你知道的東西。」

周浪點了點頭,他戴上頭盔,意識突然就沉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在這裡,空間是可以見到的,一個點,一條線,一個面,一個立體模型,構建出了整個三維世界。

而在三維世界之中,有一個奧秘無窮的相量,周浪怎麼也看不明白,那是什麼。

時而,那貫穿遠古,時而,溝通未來,時而,顯示現在。

龍嬌也出現在了這個空間,指著眼前的一切道:「見過這種地方沒有?」

周浪搖頭,道:「沒有,這裡是什麼地方?」

突然,空間之中傳來巨大聲響。

那是一種,周浪根本就無法形容的聲音,而且那個聲音,說有還沒有,說是在現在,又好像是在未來,說是在未來,卻又好像是在古代。

周浪仰頭看去,一個巨大的彷彿能夠遮蔽整個地球的矩形線體,自頭頂掠過,只是那麼一瞬,卻讓周浪震顫不已。

半晌,周浪回頭看向龍嬌,龍嬌道:「這個是什麼,你知道嗎?」

周浪搖頭,龍嬌道:「這個被稱之為神秘矩形體。」

肥而不膩 「那是什麼?」周浪不解,神秘矩形體?

龍嬌道:「據說,我們的祖先曾經不止一次見到過,你知道有一個失落的時代,叫做『大星際修鍊時代』嗎?」

「這個……」周浪想了想,他還真聽說過,當初在鐵堡壘外,與束青蘿一起的時候,遇到過一個老人,那位老人據說就是那個時代之中的絕強者。

只是,那根本就是虛無縹緲的事情。

龍嬌突然看向周浪,道:「據說,神秘矩形體,才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哈?!」

周浪愣住。

「你說,就這個神秘矩形體,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周浪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這個,跟世界真相,怎麼就扯上關係了?

畫面突然轉換,兩人來到了一個神秘的山谷之中。

龍嬌頭前帶路。

兩人進入山谷深處。

龍嬌指著山谷崖壁上的一副巨型圖畫。

周浪看去。

這是一副,看上去非常古老的石壁畫。

畫的是一艘宇宙飛船,正向著一個巨大的極度緻密型天體黑洞而去。

那艘船根本就沒辦法出來,完全沒有逃逸速度。

龍嬌接著指旁邊一幅畫。

這一副畫,畫的是一神秘之地,這裡似乎有與之前的世界類似的那些奇怪的……

周浪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致就是那些三維的、相量的、線條的畫面。

龍嬌道:「這一副圖畫,殘破了,但是似乎能夠讓我們知道一些,關於維度的內容。」

周浪疑惑不解,道:「什麼?維度?」

龍嬌點頭,道:「沒錯,維度,如果我們能夠明白維度,或許就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達到聖人境界了,否則,就算是以你我的資質,每個幾年,也根本就別想能達到恆星境界吧?更別提什麼聖人了。」

周浪想了想,龍嬌說的一點都沒錯。

「那麼我不太明白,你給我看這些是想要幹什麼?」周浪疑惑的看著龍嬌。

龍嬌道:「事情很簡單,我得到了秘密消息,關於那一副殘破的畫面,曾經在日國出現過,或者說,這一副畫面與日國那一副本身就是一副。」

周浪不解,道:「日國?為什麼跟片兒國扯上關係了?」

龍嬌道:「你可聽說過川島家族?」

川島家族?

周浪回憶一下,好像曾經遇到過一個叫什麼川島陸馱的日國人?

「這個家族有什麼特別嗎?」

周浪看向龍嬌。

龍嬌道:「據說,在那個失落的年代,曾經有一個四國混血美女,跟隨水藍星之神,追尋維度之秘,因此,關於那些事情,那個美女的後人多少是知道一些的,而她的混血,恰好有一部分是日國,而日國人關於她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比較多了。」

周浪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思路,問道:「那麼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日國調查這個事情?」

龍嬌搖頭,道:「不是讓你去,而是我們一起去,另外,還可以順道滅幾個日國家族,得到進階所需要的資源。」

龍嬌笑了笑,道:「是這麼一回事,我的龍血戰魂,需要一些祭品。」

「祭品?」周浪好奇道:「什麼祭品?」

「日國有幾個家族,血脈還是挺純正的,他們的後人雖然說比較低調,但是也被我查出來了。」龍嬌道:

「這幾個家族分別是『八上家族』『大汝家族』『穗耳命家族』、『比神家族』、『天若家族』,『御雷神家族』『天照家族』『須左家族』『伊邪家族』」

周浪愣住,道:「你要殺的家族,未免多了點吧?」

龍嬌道:「這是一條捷徑啊,我的龍血,需要這些邪神後代之血來獻祭,只有這樣,才能更快覺醒啊,否則,等我成為聖人,那不知道要多少年了,即便是你我的資質其實已經算是整個國家很好的了。」

周浪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啊。

龍嬌又道:「這樣,我們一起去收拾這些家族,等我將這些家族一一搞掉,我的修為也應該能不低了,你跟我一起去,我只要他們家族的邪血,而其它資源全部給你,你需要七倍於一般人的資源,自己弄是很麻煩的,而這些邪神家族的資源,為什麼不用?」 周浪道:「那麼,我想要問一下,這幾個家族,與你說的神秘矩形體有什麼關係嗎?」

龍嬌道:「關係,大約,目前只能說,還是那副畫的關係,至於其它的,我也說不好,畢竟我是不清楚這麼多的,另外就是,這個川島家族,據說是除了最為古老的一支之外,餘下的家族之人,全部散亂了,很多都在這幾個邪神後人家族效力,所以,我們去也可以找到這些人。」

周浪點頭,道:「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我們可以這麼做,難道國內其他高手就不會這麼做了嗎?」

龍嬌笑了笑,道:「這個問題問的還真是有些水平,就這麼說吧,這麼做的人,可能真的有,但絕對不會多,我的消息來源,絕對罕有人能夠知道,至於其它的事情,我不能說這麼清楚了。」

龍嬌看向周浪,道:「你也不想好多年都升不了級別吧?聖人之路,即便是精英,即便是天才,又豈會那麼容易達到的?」

周浪想了想,道:「說的沒錯,那麼就去好了。」

龍嬌點頭,道:「好,那麼辦理護照,這個事情,我來幫你走關係搞定,大約需要一星期左右的時間,我們以旅遊簽證的形式,去日國一趟好了。」

周浪點頭,道:「好。」

龍嬌道:「那麼這個七天的時間,你隨便怎麼過都行,到時候,記得別找不到你了,對了,F城的女孩兒都很開放的哦。」

龍嬌說罷,轉身離開,周浪聳了聳肩,自然是不打算留下龍嬌。

七天時間,做些什麼呢?

周浪有些迷茫。

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到達了一個小瓶頸。

星漩期二階升三階,需要的資源實在是海量,周浪估計除非是把F區的財團勢力連根拔起,才差不多夠自己二階升三階的資源。

不過,自從周浪在K區肆虐之後,整個財團勢力的安保級別就一直在提高。

像是F區這種比K區高的行政級別的區域,這裡的安保弄得,就便是周浪想要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收拾的了的。

現在財團勢力搞了個什麼巡遊隊伍,裡面都是些星漩期的老傢伙。

周浪甚至在裡面發現了一些根基十分不穩,似人非人的存在,可能這是財團勢力又搞的什麼試驗吧。

想來想去,不如趁著這幾天時間,去看一看藍蘭在學校過的怎麼樣吧?

就這麼決定了。

於是,周浪來到了藍蘭學校所在之地。

這是一個行政級別,不亞於F區的地方,這所大學,是國家重點大學,的附屬大學。

說白了,也就是那種能夠花錢就進去的地方。

到時候畢業的時候,寫上某某名牌大學,就好比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那樣的畢業證。

只不過,具體還要一行小字,比如北京大學,附屬大學;清華大學,附屬大學。

這個樣子。

其實吧,周浪對這個事情,是頗有些微詞的。

怎麼著啊,我花錢來了啊,你竟然還跟我區別對待,是啊,我是能力不行啊,我花錢進去的啊。

但是你清高,你別弄這附屬大學啊,你還不是想要錢?

真是當婊子還立牌坊。

不過,周浪反正是想要藍蘭培養能力,而非是什麼文憑,哪怕是藍蘭有什麼正牌大學文憑,周浪也是不在意的。

周浪也不知道藍蘭現在的電話號碼是多少,於是,打聽著來到了附屬大學,然後進去了她的校園裡。

從剛剛校門口,到校內,豪車真是多如牛毛。

這個學校,是國內幾所最知名的商業大學,的附屬大學。

這些富家子弟們,很多都是不學無術,來這個附屬大學混個文憑,或者是真有不在意文憑,只是來學習如何經商,好畢業之後會去繼承家裡產業的。

畢竟學校學生基數那麼大,自然是什麼情況的都有。

周浪在校園裡走,不一會,身邊就跑過去幾輛跑車了。

什麼奧迪、蘭博基尼、瑪莎拉蒂啥的,滿大街跑。

不過,這些人在周浪眼裡,跟富二代也沒什麼牽連,畢竟武者世界,一個俗世界的富翁又有什麼了不得的呢?

周浪並不知道怎麼去找藍蘭。

不過,好在,這個附屬大學是老校區。

這裡女生宿舍區只有一個。

而且,這裡的女生宿舍區,只有一個大門。

所以,周浪乾脆就在大門口等著藍蘭。

而藍蘭實際上也沒有見過自己的真面目。

現在,周浪也沒有那個必要隱藏真正的容貌了,於是就在這裡,打聽藍蘭,看一看有沒有人認識她。

周浪畢竟不到二十歲,所以他的樣子,看上去很年輕,因為他是基因武者,自帶一股脫俗的氣質,在女生宿舍門口,引來一大群妹子圍著觀賞。

「我的天啊,這個小弟弟這麼好看啊。」

「是啊,這氣質,比咱們系花還仙兒啊。」

「嘖嘖嘖,就是看起來好像挺年輕的,不知道我要是跟了他,算不算老牛吃嫩草。」

周浪這邊引來一群迷妹,但是大家一聽說周浪是找藍蘭的,瞬間就有人去通風報信了。

這是去跟一個追藍蘭的富二代報信去了。

因為周浪給了藍蘭不少錢,所以實際上她在大學之中的生活還算不錯的。

所以,一些不明狀況的富二代們,還以為藍蘭家,其實是隱形富豪。

沒多久,藍蘭也來了,見到周浪之後,很是驚奇。

因為藍蘭從來就沒有見過周浪的真面目。

周浪笑了笑,道:「你過的怎麼樣?」

藍蘭一聽周浪的聲音,就知道他是誰了。

瞬間,藍蘭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裡人多,我們去清靜的地方,聊幾句吧?」周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