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技術,也只有在開拓外太空的時候,才是它發光發熱的契機。

就比如現在的安魯島!

「楚軒!」方成轉過身,看向楚軒。

「老闆。」

「探索號返航了嗎?」

「按照計劃,還有一個小時就會返航,」楚軒看了眼手錶。

方成點點頭,他知道,以探索號的航速,只要確定返航,不到半個小時就能返回帕薩群島,這還是在大氣環境內,不能飛行太快的原因。

否則航速全開的探索號,不消一分鐘,就能從近地軌道返回地面。

其實這也暴露出探索號的另一個問題,材料強度不足,或者說,沒有更好的防護措施。

要知道,有著核聚變引擎的探索號,在太空中的最高飛行速度已經到到了3016kms,這個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第三宇宙速度。

也就是說,理論上,探索號已經具備飛出太陽系的能力。

但事實上,探索號卻做不到,並不是說它做不到飛出太陽系,而是即使飛出太陽系,這也是一張單程票,根本不能確保飛回來,而且在太空之中,如何聯繫地球也是一個大問題。

別說銀河系,僅僅是太陽系,它的大小,就是用光年來衡量的。

在這種情況下,使用電磁波通訊,速度實在太慢了,而以目前人類的科技,根本沒有其他更先進的通訊手段。

這也是制約探索號遠航的因素之一。

種種制約,讓方成不敢貿然嘗試飛出太陽系,他們下一步的計劃,也不過是登月而已,甚至連涉足火星,航天航空研究中心都需要大量的數據和研究做支撐。

並不是有了一艘先進的宇宙飛船,太空就能任你翱翔,別說對整個宇宙,即使對太陽系而言,人類都太渺小了。

……

18年1月29號。

這一天,對於世界而言,是個普通的日子,但對帕薩群島所有的國民而言,今天卻是一個可以載入帕薩群島史冊的一天。

因為寰宇貿易的探索號,圓滿完成為期一個星期的近地軌道載人航天任務,返航了。

當然,出於對外界的保密,探索號的返航,全部是處於非拍攝環境下的。

這種非拍攝,不僅是針對所有媒體,還包括了天上無處不在的衛星。

「嗡!」

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傳了出來,正是探索號核聚變引擎傳出的聲音。

這個聲音,只有方成聽見了,跟在他身後的克隆人研究員和楚軒,臉上卻毫無變化,顯然,他們並沒聽見這個聲音。

「來了!」

方成抬起頭,看向天空,可是眼前除了藍天和白雲,再沒有其他東西。

突然。

半空中的景象一陣變化,如同水流的波紋一般,好似有什麼東西要憑空掙脫出來一般。

緊接著,探索號黑色的艦身緩緩地出現在眾人眼前,正是蜂巢實驗室的光學隱形技術。

即使不是第一次看見,方成仍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

儘管看過異界浮空島的大型飛行魔器,但跟眼前的武裝運輸艦探索號相比,異界的飛行魔器還是少了幾分霸氣。

流線型的黑色艦身,在太陽的照耀下,泛著寒光,特別是兩翼粗長猙獰的電磁軌道炮,只看一眼,就知道這個大傢伙擁有令人戰慄的威力。

探索號全艦長267米,比起地球上最大的福特級航母要短上一截,大約只有它三分之二的長度。

這艘探索號武裝運輸艦,只是蜂巢實驗室實驗性質的一艘星艦,甚至都沒有達到衛星級星艦的標準。

但不管怎麼說,這次載人航天實驗的結果,是非常成功的。

「嗡!」

探索號的引擎聲越來越小,最後完全消失,顯然,四座核動力引擎已經全部關閉了,飛船在浮空法陣的支撐下,仍然漂浮在半空中。

「嗡——!!!」

隨著一道眾人都能聽見的聲響,探索號的底部緩緩開了一道圓形的大門,六名克隆人宇航員從底部的大門緩緩地飄落下來。

看上去,這幾名宇航員像是羽毛一般,緩緩降落到地面。

這正是對浮空法陣的一種運用,或者說反重力技術的一種運用。

「總指揮官!」

遠遠地,克隆人宇航員走了過來,對方成敬了一個軍禮。

方成看著冒著生命危險返航的六名宇航員,回了一禮,鄭重道,「諸位,辛苦了!」

克隆人聽到方成的誇讚,一個個神情激動起來,口中大聲說著不辛苦。

方成點點頭,看向探索號。

探索號本身的智能系統級別非常高,整個安魯島,除卻雲夢,就要數它的人工智慧等級最高。

按照雲夢對人工智慧等級的劃分,芸成科技的智能精靈如果算是弱人工智慧的話,那探索號的智能系統就幾乎算是一款強人工智慧了。

要知道,雲夢自己,也只是強人工智慧而已。

按照雲夢的設想,人工智慧的極限,應該是一種新的生命——智能生命,一旦雲夢成為智能生命,僅憑她自己,就能創造出一個新的文明。 地處赤道附近的安魯島,不像魔都的冬季那麼寒冷,實際上,安魯島的四季沒有明顯的氣候變化,最冷的月份和最熱的月份,溫差不會超過5℃。

安魯島海邊,方成別墅不遠處。

兩道身影漫步在海灘上,遠處的海面,一群歸巢的海鳥劃過低空,嘴裡發出「啾啾」的鳴叫。

「你什麼時候回家?」

張芸挽著方成的胳膊,白嫩的小腳踩在沙灘上,輕聲問道。

「回家?」方成轉過頭,有些錯愕。

「對啊,你不回家過年嗎?」

方成看著張芸歪著腦袋,突然想起,今天已經是2月2號了,也就是說,再過兩個星期,就過年了。

想到這,方成不禁一陣恍惚。

過年嗎?

一股別樣的情緒湧上心頭,不知不覺,他距離得到智能學習機的日子,已經過去快一年半的時間了,這段日子,對他而言,簡直如做夢一般。

他從一個剛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窮小子,變成世界上最具權勢的人物之一,處於人類食物鏈的頂層,只花費了短短一年半的時間。

更別說他在異界還擁有一份幾乎不弱於安魯島的基業。

「呼!」方成吐出一口氣,「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嗎?」

「是啊。」張芸的眼神也有些迷離,似乎從方成的話中,回想起當初兩人在一個公司工作時的情景,那時,方成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一副青澀稚嫩的樣子。

「噗呲!」

「你笑什麼?」方成看到張芸笑了起來,抓住她的白嫩的玉手,笑著問。

「沒,」張芸輕捂著嘴,一雙美麗的大眼彎成一道月牙,「只是突然想起那時咱們在一個公司上班的日子,你當初還騙我說要辭職創業!」

說到這,張芸用嗔怪的眼神看著方成。

「沒騙你啊,我的確是去創辦了芸成科技啊。」

張芸聽到芸成科技,似乎想到什麼,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眉頭輕蹙。

方成看到張芸的表情,頓時知道自己失言了,只是輕輕抓住她的手,沒說話。

半晌。

「對了,今年過年,我要去看望伯父伯母。」張芸突然看向方成,「我在電話里跟他們說好了哦。」

張芸輕輕揮著拳頭道。

「好。」方成笑著點點頭。

自從鄭健結婚有了孩子,方成就一直被老媽催促著結婚,按照母親的說法,現在他也算事業有成了,當下最要緊的,就是趕緊結婚生子,擁有一個家庭。

但對於感情問題,方成一直是順其自熱,不想強求,更何況,在張芸和夏雨萱之間,他還沒徹底擺平呢。

夏雨萱倒還好說,但以張芸的個性,兩女共侍一夫這種事,打死她也做不出來,她的戀愛觀,絕對是一生只愛一人,一人只愛她。

這一點,跟夏雨萱的從一而終又有些不同,如果說夏雨萱是一個溫婉如水的女人,那張芸就是個性格剛烈,極有主見的女子。

對夏雨萱,只要方成心裡還有她,哪怕在心裡給她一個偏僻的角落,她也會默默地等在那裡,一直等著方成,直到方成徹底厭倦她的那天,才會默默離去。

而張芸,一直以來都想方成能夠做一個選擇,在她看來,她將所有的愛都給了方成,也希望得到方成所有的愛。

因此,每當張芸提起這個話題,方成都會下意識的迴避。

「我到時候自己去伯父伯母家。」

「你一個人去?」方成有些驚訝,但旋即反應過來,她是不想和夏雨萱同路,因為夏雨萱跟方成住在一個城市,想到這,方成迅速閉上嘴。

「對!」張芸雙眼完成月牙,笑著道,「我年後去!」

「好,到時候我去接你。」

「嗯。」張芸將手背在身後,白色的裙擺被海風輕輕揚起,髮絲隨風飄舞,遮住了她完美的容顏,在夕陽的照耀下,彷彿謫入凡塵的仙女。

……

2月3號,一架飛往魔都的私人航班,從帕薩群島出發,飛往虹橋國際機場。

伴隨一道巨大的轟鳴聲。

一架灣流慢慢停在機場跑道上,灣流的機身呈黑色,這架飛機,因為當初從英國返航時,差點被F-35B戰機掀翻,因此方成下令,讓蜂巢實驗室對其進行了一番改裝。

雖然它的外型看上去,還是原來灣流的造型,但是內部結構,已經全然改變了。

首先就是它的能源上,方成這架黑色的灣流,已經不再燒航空汽油了,而是改成了電力驅動,能源正是異界的魔石能量塊。

其次是材料,原本的灣流挑戰者,採用的是鋁合金壓制而成,現在,則是改成了蜂巢實驗室的最新裝甲材料,a級裝甲合金。

a級裝甲合金的優越性能,已經不必贅敘,說它是地球上最先進的裝甲材料也毫不為過。

方成麾下的機甲、工程機器人、智能無人機、甚至是反重力懸浮車等等高科技產品,都是採用這種金屬製成。

種種改造,這才造就了眼前這架黑色的灣流挑戰者,因此,這架飛機,已經不再是傳統的私人飛機,而是一架魔改版的灣流,如果將它安裝上武器裝備,甚至能當戰機使用。

因為它的超強動力和材料,完全足以支撐它完成超音速巡航。

隨著飛機停穩,艙門迅速打開。

方成順著登機梯緩緩走了下來,飛機下方,兩行身穿黑色西裝,帶著黑色墨鏡的芸成科技安保,守衛在那裡,在冷冽的寒風中,如同雕塑般一動不動。

「方成!」

保鏢中間,一個身材窈窕,面色絕美的女孩,穿著酒紅色的大衣,沖著方成揮手。

「你怎麼來了?」

方成加快腳步,朝著夏雨萱走了過來。

走近后,方成看到夏雨萱開心的面容又蒼白了幾分,心裡頓時明白,這些天的日子,對夏雨萱而言,並不好過。

方成輕輕的握了握她的小手,笑著道,「走吧,收拾收拾,我帶你回家過年!」

「回……回家?」夏雨萱有些錯愕,「可是,星空之下的遊戲推廣,還有……」

「噓!先回家!」

方成眼帶笑意的看著她。 蕪城,一座沿江的小城市,這裡是方成的故鄉,也是夏雨萱的故土。

二月的蕪城飄著小雨,給這座江南的小城,帶來了一絲詩意。

通往蕪城的高速上,六輛黑色的商務賓士浩浩蕩蕩行駛著,正是方成和夏雨萱回家的車隊。

其實以方成的身份,真的暴露出來,警車開道都是輕的,但他仍然選擇了低調,一路上,只帶了十幾名安保。

這也是當初他在全華夏範圍內肅清了CIA的人,否則,他也不敢這麼大搖大擺的回家,畢竟在香江的那次刺殺,仍讓他記憶猶新。

車內。

兩人坐在商務車後排,夏雨萱輕輕的靠在方成的肩膀上,睡著了,長長的睫毛時不時地顫動著,小巧的瑤鼻發出輕微的鼾聲。

顯然,她這段時間累壞了。

方成聞著她身上淡淡清香,摟著她的手不由緊了緊。

一個多小時后,黑色的車隊開始減速,到市區了。

夏雨萱睫毛微顫,雙眼緩緩睜開,下意識朝車窗外看了看,「到了嗎?」

「嗯。」方成點點頭。

「我睡多久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三個多小時了,」方成看了眼手錶,「你昨晚又加班了吧?」

夏雨萱將小腦袋輕輕埋進方成懷中,沒回話,方成輕輕的撫摸著她柔順的髮絲,「如果太累的話,就交給別人做吧。」

「等我將這個項目做完吧。」夏雨萱抬起頭,看著方成,眼中帶著絲絲祈求。

「好吧。」方成看她堅持,沒有再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