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

巫帝非常果斷,當他決定這樣去做時,直接就做出選擇。

「轟!」

忽然,巫帝體內的氣息變得極度恐怖起來,那一瞬間一股讓葉凡感到異常驚秫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射出來,直叫其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這傢伙要拼了!

葉凡知道巫帝想要做什麼,對於這傢伙的狠辣還是預估不足,他沒想到對方還沒有到山窮水盡之時,居然就敢拚命。葉凡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巫帝體內的力量越來越強,這是要衝進仙尊的徵兆啊。

葉凡很清楚,決不能讓巫帝使用禁忌手段,一旦真正晉陞到仙尊,他根本無法對抗。

怎麼辦?

巫帝體內的力量越來越強,可是葉凡發現雖然他能夠壓制,但是要想阻止這傢伙做什麼太難了,尤其隨著這傢伙的實力越來越強,他想要做到壓制都非常困難。

切換體質。

葉凡很快就將自己的體質換做是帝龍體,那一刻他清晰感應到自己體內的劍氣要暴漲足足三成的水平。

帝龍體果然還是最強的一種體質,其餘的哪怕震古爍今這些體質,淡淡以劍氣來說居然都要若不少。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葉凡並不認為震古爍今這些天賦要弱,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最大的可能就是因為這些天賦能力現在的級別要低於帝龍體。畢竟帝龍體可是直接的頂級傳承,雖然震古爍今這些都受到增強,不過顯然沒有帝龍體更加霸道。

葉凡很快明白,今後他需要更多的祭煉震古爍今、驅霆策電、霸王卸甲這三種體質,只有將其提升上來,才是對他實力的一種重大提升。至於如何祭煉,葉凡當然知道最有效的辦法,那就是在一群女神的身上辛苦的修鍊,這就是最有效也是最快的方法。

當然了,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事情,葉凡急忙收斂心神,他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巫帝。只是一般的手段根本沒用,現如今巫帝的實力已經快要超越半步仙尊的屏障,就算他想要維持現在的僵持也非常困難。

怎麼辦?

絕對的實力差距,讓葉凡沒有太多的辦法,似乎只能看著巫帝提升到仙尊級別。

不甘啊!

葉凡豈會甘心看著巫帝使用禁忌手段提升自己的實力,很快他的眼中射出可怕的寒芒,一瞬間他的身體中釋放出可怕的劍光,原本融入他骨頭中的兩百多口仙劍震動起來。要想提升自己的實力,葉凡認為自己就必須利用體內的仙劍,而最好的辦法就是組成劍陣。只不過骨頭的根部都是有自己的規律所在,這與劍陣根本不契合,起碼一點葉凡現在並未找到適合人體骨骼結構的一座劍陣。

讓自己的兩百多塊骨頭組成一座特殊的劍陣,葉凡發現這一點真的很困難,他所掌握的陣圖中根本沒有一個適合人體骨骼結構,除非他能夠自行創造一個。

醫毒雙絕,第一冥王妃 自行創造?

葉凡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可惜最終只能無奈放棄,因為他根本做不了。既然做不了自然就是不做了,葉凡不會強行去做,那樣最終的結果只會讓自己的肉身崩潰。

無法在身體中構建劍陣,那麼葉凡只能在身體外構建劍陣,這一點就不會受限於自己的肉身了。

「轟!」

一瞬間葉凡將體內數千口仙劍全都祭出來,它們組成一座劍陣,那一刻處於中心的他力量在急速飆升。

數千口仙劍組成的劍陣可是非常恐怖的,那一瞬間作為劍陣核心的葉凡力量暴漲到一個讓他自己都要害怕的程度。

半步仙尊?

葉凡吃驚的發現,自己現在的實力還在飆升,似乎要一舉突破到更高一個層次去。磅礴的劍之力在身體中肆虐,太恐怖了,這些劍之力的殺傷性超乎想象,讓他都要吃驚的就是這些劍之力很亂,突然間它們聚攏在一起,那感覺隨時都能將他的身體撐爆。

葉凡並必須慶幸,現在他穿著肉身甲,所以真正承受暴漲劍之力的乃是肉身甲,要是換做他自己,或許已經爆了。

看來這樣的劍陣不能隨便玩,不然一個不好就會玩死自己。同樣如果將來真的創造出骨頭劍陣,也不能隨便熔煉仙劍,要不然也會將自己玩死。

「轟!」

葉凡的實力在急速飆升,澎湃的劍之力在身體中肆虐,讓他感覺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尊名副其實的劍尊。

太恐怖了!

葉凡清晰感受著體內恐怖的劍之力,他感覺自己似乎隨時都要被撐爆,這種感覺真的讓他一顆心繃緊,那種感覺讓他汗毛炸立,彷彿自己隨時都要被撐死一樣。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葉凡感覺自己就像似在走鋼絲,小命隨時都要被炸飛。

斬!

葉凡很快出劍,恐怖的劍氣怒爆,直接將巫帝轟飛出去。

這一劍威力非常恐怖,劍光轟鳴,巫帝直接消失在葉凡的感應中,一時間就連死活都難以判斷。不過一劍過後,葉凡發現自己竟然難以駕馭整個劍陣,還沒有等他想出穩固的方法,整個劍陣轟然炸開。

葉凡一陣發獃,這種情況是他未曾想到的,數千口仙劍組成劍陣,如果當成劍陣本身來說是沒有問題的,這一點作為神陣師自然有絕對的發言權。但是劍陣本身沒有問題,但是葉凡卻發現布置劍陣的時候,每一口仙劍如果如果屬性稍有差池,就會出現他剛剛的情況。

有了這次經歷,葉凡明白一件事情,自己有數千口仙劍,可不一定能布置出數千口仙劍的劍陣來。但凡劍陣,都需要量身定做,每一口仙劍可以說都有自身特殊的作用,它必須契合劍陣才行,要不然這口仙劍就算品質再高也不適合重做劍陣的組成零件。

情況怎樣了?

葉凡很快收斂心神,剛剛他一劍轟飛巫帝,不過注意力卻被自身的情況的吸引,對於巫帝的情況卻不怎麼了解。葉凡的眉頭緊皺著,雖然分心了,但是他還是記得非常清楚的,巫帝應當沒有死,剛剛他那一劍的確恐怖,但是因為自身無法完美控制劍陣,所以轟出的劍之力威力雖然大,但是卻不穩定,他感覺很難擊殺巫帝。

葉凡不會忘記巫帝的特殊性,這傢伙是血神軍團的首領,復原能力非常可怕,這樣一件難以將之擊殺

「轟!」

忽然,可怕的力量波動傳來,那一瞬間只讓葉凡的臉色猛地一變。

不好!

葉凡吃了一驚,這氣息絕對是仙尊才有。對於仙尊,葉凡自然不會陌生,他在狐芷身上修鍊時,可是親身經歷她的仙尊蛻變,對於這已經的氣息了解非常清楚。

巫帝晉陞了。

葉凡的面色異常凝重,仙尊的實力跟仙主差距太大了,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數的。

「吼!」

憤怒的吼聲傳遍天地,方圓千里之地那屬於仙尊的可怕氣息越來越強,這一刻就算是仙主也要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壓力遠遠浩蕩而來。

「轟!」

巫帝來的速度非常的快,僅僅十多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出現在葉凡的視野中。仙尊自然可以御空飛行,巫帝宛若離弦箭矢朝著葉凡所在衝來,那一刻仙尊的力量狂暴到極點。

葉凡很是吃驚,這一刻的巫帝實力強得有些變態,一點都不像使用禁忌手段晉陞的人。不過想到這傢伙本身就是仙尊,葉凡也有釋然了,只是看到巫帝一拳轟出時還是嚇了一跳。

這一拳驚艷到極點,恐怖的血之力浩蕩,就像滔天血海排山倒海而來,將這方天空都給遮掩了。

太恐怖了!

葉凡吃驚之極,他感覺巫帝先後完全判若兩人,這一拳跟他先前對戰不管從力量,還是從武道境界上來說都有很多的差距。

這很不正常!

葉凡有這樣的直覺,只不過他並不知道巫帝到底是如何讓自己重新擁有仙尊力量的,所以無從真正去分析判斷。

如此恐怖的一拳,葉凡發現自己根本接不住,同樣隨著巫帝一拳轟出,虛空都被禁錮,當初那種屬於仙尊的境界壓制再度出現,直接將他定在原地。

「嗡!」

火神之劍直接從葉凡的火神徽章中衝出來,閃電間就要朝著巫帝轟來的拳頭射去。

「碰!」

碰撞出現了,火神之劍非常恐怖,作為一件真正的神器何等恐怖,就算葉凡根本無法發揮出神劍的真正威能,他所爆發出來的力量也要讓仙尊忌憚。

這一擊對轟,巫帝仙尊的實力恐怖到極點,直接將火神之劍轟飛出去,不過他自己也不好受,火神之劍的恐怖鋒芒還是讓他整個全都都碎了,同時他自身也被震飛出去,以更快的速度消失。

痛!

都市之異種降臨 巫帝憤怒到極點,他沒想到自己已經晉陞到仙尊級別,可還是遭受重創,這讓他對葉凡的恨意達到頂點,心中發誓不管發生什麼,一定要將這小子徹底幹掉。

巫帝雖然很是狼狽,但是他終歸是仙尊,火神之劍給他造成非常大的傷害,可他的恢復力卻非常驚人,傷勢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相比巫帝的快速恢復,葉凡就要倒霉很多了,雖然最後光頭祭出了火神之劍,但是巫帝恐怖一拳的餘威還是將他真的全身骨頭都差點碎了。

該死!

葉凡臉色很是蒼白,仙尊的強大遠超他想象,就算是餘威都差點將他的肉身打爆,要是真正轟在身體上,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說不定就要交代了。

不是真正交手,葉凡始終不知道仙主跟仙尊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而這次交手讓他充分了解到這兩個境界之間的絕對差距,這次他就算就用火神之劍,還是遭受了重創,所以今後不用奢望自己能夠以仙主之姿對抗仙尊了。

葉凡嘗試召喚火神之劍,讓他有些吃驚的是,自己的召喚非常吃力,他跟神劍的聯繫似乎受到某種影響。

怎麼回事兒?

葉凡嚇了一跳。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剛剛主人動用火神之劍對精神力消耗太大,會有一個虛弱期。」

傳承之塔的聲音在葉凡的腦中想起,最近它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頻繁,似乎已經取代母娘跟神母們了。

「我的精神力恢復不是很大嗎?為何這次跟不上消耗?」

葉凡很是疑惑,他的精神力恢復可是有百分之九十,這樣可怕的恢復能力,居然都讓自己如此虛弱。

「主人的恢復速度的確有這麼快,不過動用神器的消耗是不同的,剛剛祭煉火神之劍消耗的精神力需要一個時辰的間歇時期,只有過了,主人的精神力恢復速度才會恢復正常。」

「難道以後祭煉神器都會這樣?」

葉凡對於這個約束感到很是吃驚。

「這倒不是,限制主要看主人祭煉的神器品級。」

「為何祭煉火神之劍消耗如此大?」

葉凡很是疑惑,他並不是第一次祭煉神劍,可這種一個時辰的限制還是第一次遇到。

「火神之劍可不是普通神劍,這可是一件神王級神兵,哪怕動用意思能力,也足以將主人榨乾。」

「既然是神王級神兵,那為何沒有將那傢伙幹掉?」

「那傢伙身上有一件物品,擋住了火神之劍的力量,要不然剛剛主人召喚火神之劍,足夠將這傢伙轟殺至渣了。」

「什麼東西居然如此厲害?」

葉凡的眼睛忍不住亮了,能夠抵擋火神之劍的一絲力量,只能是神器了,葉凡對於神器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這應當是一件死亡系的神器,如果我們不將這件神器弄到手,根本無法將這傢伙幹掉。」

「那要如何做?」

「主人現在什麼都做不了,還是讓俏妍跟邪鳳她們兩個出手吧。」

傳承之塔如此直白的話讓葉凡很是無語,不過雖然鬱悶,但是他也知道傳承之塔並沒有說錯,剛剛祭煉火神之劍讓他非常虛弱,這一會兒根本不可能再度祭煉神器,如果再度碰上巫帝,他也只能跪了。

這種感覺讓葉凡非常鬱悶,自身的實力不夠硬,碰上強大的敵人也只能跪了,他討厭這種感覺,這一刻他極度渴望讓自己擁有對抗仙尊的實力。

「吼!」

巫帝的吼聲傳來,這一刻他的氣息更加的恐怖了,居然要比先前還強出一大截。 巫帝變得更加的恐怖了,當他在對出現在葉凡的視野中,讓後者嚇了一跳。此時的巫帝通體被恐怖的烏光籠罩,一雙眼睛閃爍著腥紅的光芒,這一刻的他看上去詭異的可怕。

怎麼回事兒?

葉凡很是吃驚,巫帝的情況很不正常,如果他判斷沒有錯的話,這傢伙或許已經被體內的死亡神器掌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巫帝只會變得越來越恐怖,一旦這傢伙完全被神器掌控,最後或許就是一件人形神器,如果真是這樣,葉凡擔心這傢伙或許可以發揮出神靈級別的力量。

想到這裡,葉凡打了一個寒顫,如果巫帝真的有相當於神靈級別的實力,那在這片大陸絕對是無敵的存在,他還是早一點躲起來,等自己實力強大再出來,或者說直接離開血仙大陸,前往沒有被封印的地方。

「你該死!」

巫帝冷冷的看著葉凡,這一刻的他似乎沒有了原先的憤怒,看向葉凡的目光就像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正在俯視螻蟻一樣的生靈。

巫帝體內的氣息越來越強橫,這是仙尊級別的力量,可是給人的感覺似乎要比一般的仙尊恐怖很多。巫帝目光很冷,這一刻的他不像一個生靈,真的很想那恐怖的死神,他沒有任何玩弄獵物的心思,一步邁出,直接沖向葉凡,這一刻他的速度快到極致,就像一道閃電。

「碰!」

一口神劍擋在葉凡神劍,直接震飛巫帝,讓人不可思議的就是這傢伙跟神劍硬撼了,一擊之後居然沒有受傷。

神劍落在一隻玉手中,出手的乃是俏妍,她滿目寒霜,臉上儘是冰冷之色。俏妍如今的實力也只有仙主級別,不過她操控神劍時可沒有葉凡那種一次性就要冷卻一個時辰,她能夠隨心所欲的祭煉神劍。

巫帝有些吃驚的盯著俏妍,他能夠察覺出來,在這個女人身上有著不一樣的氣息,只是這股氣息讓他既有熟悉,也有陌生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巫帝很是疑惑,他像似遇到過俏妍,但同時又似乎沒有遇到過。

「你是誰?」

巫帝的目光很冷,體內那種烏光越來越強,他的氣息也在變得奇怪,不再是一般那種仙尊的力量,非常的陰冷,讓周遭都陷入冰冷的環境中。

這是死亡之力,這種冷意,並不是尋常意義上的冷,這是專門針對生靈的一種可怕氣息,任何生靈只要沾染,生命機會被剝奪。

這是什麼力量?

死亡神力。

俏妍對於巫帝體內的力量非常清楚,她想到了讓兵系神靈損失慘重的那場神戰,這讓她對巫帝的感覺更加差了。

俏妍沒有回答巫帝的質問,她閃電間消失在原地,雖然她的實力似乎更弱,只有仙主的級別,但是當她再度出現,一劍刺出時神劍綻放出奪目的神光,這一刻就算是仙尊也要在這一劍下退避三舍。

俏妍一劍絕對恐怖,她御劍飛行,那效果要比葉凡這個特殊劍道發明者還可怕,神劍在她的手中如臂使指,飛行出絕對可怕的攻擊軌跡,閃念的功夫就轟中巫帝。

「轟!」

神劍之威超乎想象,然而巫帝的強大也超乎想象,這傢伙居然一拳直接沖向射來的神劍,那一刻恐怖的烏光爆炸了,境跟神劍對撼,打出旗鼓相當的可怕威勢。

這一幕非常驚人,不遠處的葉凡看得有些目瞪口呆,這絕不是仙尊能有的威勢。

葉凡可以發誓,現在的巫帝完全被神器掌控,出現這種情況其實非常好理解,一個仙尊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強過神器,所以如果駕馭不了,或者碰到那種充滿惡意的神器,那麼下場就要悲催了。

華夏大宗師 要戰勝巫帝並不容易,俏妍操控神劍攻擊的恐怖超乎想象,但是巫帝現在的情況真的非常特殊,似乎肉身能夠硬撼神劍,這讓葉凡看得頭皮發麻。如此變態的肉身,就算祭出神器也不一定能夠擊殺,這戰還怎麼打?

「主人,讓鳳兒帶你一道戰鬥吧。」

就在葉凡吃驚於巫帝的恐怖時,邪鳳的聲音在他的腦中想起,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間一道惹火的身影已經沖向巫帝。

邪鳳!

葉凡看到邪鳳的瞬間心中還沒有露出喜色的情感波動,那一刻他的身體忽然一震,還沒等他弄明白是什麼情況時,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火熱的環境中,周遭都是那種能夠讓他靈魂顫慄的暖流。

這就是帶著我一道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