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呢?」一隊邪歷的笑了笑,別人能私下裡查的,他們一樣!

閻宅主屋四樓。

「嫂子,車子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古影側身站在書房門口輕敲了兩下房門隔著門板說道

書房裡,狄笙靠坐在沙發上翻著公司近幾個月的項目策劃書,聽到敲門聲下意識抬眸看了眼時間,下午三點四十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六點整,陸園有場宴會,是陸行之陸老的壽宴!

這宴會,狄笙必須去! 陸園是陸行之老爺子的宅邸,同樣是依山傍水而建,跟閻家不同的是,陸老爺子的陸園裡除了他跟陸老太太和陸若休之外就是園裡的管家傭人。

他的兩個兒子在成年後就被他趕出了陸園。

被趕出陸園的原因特別可笑,只因為兒子們霸佔了他跟愛妻相處的時間,這是他不能容忍的。這要不是陸若休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恐怕這陸園裡也沒她的容身之地。

不管陸老太太如何反對他這種極不正常的佔有慾,他都誓死捍衛,只要兒子留下他就絕食,這老頭是真絕食,弄得陸老太太這麼強悍的人都妥協了,好在是兒子們都到了上大學的年齡,她至少沒這麼愧疚了,當時,京都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羨慕陸老太太。

這幾十年如一日的,陸行之已成了京都城愛妻達人榜上的元老級了,某長期關注陸行之的網友發帖,『目測,陸行之的愛妻之旅將延續到盛開著彼岸花的那條小道上』!這句話頓時俘虜了無數雌性物種的心,這真真是至死不渝的愛情宣言啊!

此時,陸園熙熙攘攘不少人了,陸奇在傭人引導下,把車子停在了主家專門準備好的停車位上。

熄火,下車,一身黑色的休閑西裝襯托的他身材高大挺拔,他掃了眼燈火通明的陸園轉身給狄笙拉開了車門。

即便禮服是韓式的,卻也沒遮住狄笙這快八個月的肚子,從過了六個月,肚子是一天一個樣兒,跟吹氣球似得,狼爺恨不得時時刻刻幫著媳婦托著肚子,如今肚子一大,狄笙確實感覺到了力不從心,腳剛沾到地兒,古影從陰影處走了出來,陸奇斜睨了她一眼,壓低聲音道,「人安排好了?」

「嗯!」古影伸手扶住了狄笙,陸奇還想要說些什麼,見古影給他使了個眼色,他下意識閉上了嘴巴,然後不著痕迹的轉過身,餘光一撇,是顧文正,蕭沉以及宋氏一行人。

狄笙身後,游敏之,韓子格以及閻紳,閻縝,左致遠三家也都下了車,正緩步朝這邊走來。

看到狄笙,顧文正剛要朝陸園主屋走的腳步頓住了,他未語先笑,折身朝狄笙走了一步,「狄董,好久不見,最近還好?」

最近還好?

這麼意味深長的話讓攙著狄笙的古影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他想做什麼?難道他想在眾人面前『問候』狄秀梅?

陸奇下意識朝前走了一步,大有他顧文正多說一個字,他就讓他開不了口的陣勢。

就連閻紳等人都忍不住蹙起了眉。

狄笙反手拍了拍緊繃著的古影,莞爾一笑,「勞顧市長挂念,狄笙一切安好!」

顧文正眸底的笑漸漸脫離了眼球,看著狄笙眼角眉梢鑲嵌的笑,一股無怒火湧上心頭,笑,她在笑,那笑那麼的淡然,似乎在告訴自己她早看透了自己的真實意圖。

她果然聰明,知道這種場合自己是不會追問下去,所以,她才會如此淡然處之,顧文正強撐著讓表情看起來自然些,他確實不會提及狄秀梅的話題,這可是陸老的壽宴,若要因為他出了一點兒紕漏,他可是吃不了兜著走,雖說陸老是商賈,可他這個商賈的背後還有一個老元帥! 殿下,放了我 他只得客氣的點了點頭,有些話題至此結束。

不過,顧市長主動上前跟狄笙打招呼,這扎眼的行動早已引得前來的參加壽宴眾人駐足觀看,自從狄秀梅事件被爆出來之後,狄笙便一直沒怎麼出現在公眾場合,當年的*案,年齡稍大些的人都是知道的,但具體是誰做下的,恐怕知道的人也只得裝著不知道了。

狄笙眸光略過眾人,即便是聽不到也能猜到他們說了些什麼,人群中,甘夫人朝狄笙點頭微笑,狄笙回以淺笑,轉而跟站在顧文正身旁的席鳳鑾不咸不淡的問候了一聲。

顧文正的另一側站著蕭沉,此時蕭沉怔怔的看著狄笙身後,不回頭狄笙都知道他的視線落在了誰身上,狄笙眸底略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凝,唇角透著譏諷的笑,顧文正眉頭微蹙的看著蕭沉,繼而輕咳了一聲,「狄董,一起?」

狄笙刻意視線在蕭沉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跟宋家人簡單打了招呼一行人一起進了陸園。

圈兒里人都知道,陸行之是最討厭舉辦壽宴這類活動的人,十年前他六十大壽,兒子偷偷給他辦了壽宴,當場沒讓他給噴死,整整小半年沒讓兒子登門。

而今天,他主動辦了壽宴,這收到請柬的人誰敢不來?這可是商界泰斗的壽宴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

陸老的兒子兒媳都站在門口招呼客人,就連陸若休都忙得不亦樂乎,一看到狄笙,她蹭地跑到了狄笙身邊,雙手抱住狄笙的胳膊,眼睛里都是興奮,「小姑姑!」

她這一聲一出口,原本還在偷偷議論狄笙是非的人咯噔閉緊了嘴巴。

小姑姑?

他們都忘了,這個被她們議論了半晌的女人不單單是閻氏的主母,還是脾氣古怪的陸老玩笑似得認下的乾女兒。

不,不光是這老頭的乾女兒,還有一個萬萬不能得罪的老爺子,京都城的老元帥,孫仲謀!

說誰誰到,想誰誰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自狄笙身後傳了過來,「都堵在門口,就知道堵在門口,我外孫女累壞了,你們賠得起嗎?」老爺子風似得從車門口朝狄笙這兒本來,一路上,各種嫌人家礙眼,左推一個,右推一個的,一個沒防備,站在狄笙右側顧文正被孫老爺子的給推得踉踉蹌蹌地倒向人群,下意識的眾人連連後退,嘭地一聲,他華麗地跪倒在地上,先是一道倒吸氣的聲音,也不知道是誰,一個沒忍住破音笑出了口,緊接著哄堂大笑。

服務生趕忙上前攙起了人,顧文正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想發火兒卻萬萬不敢,跟老元帥發火,他嫌活的太長了?

孫老太太跟在後面,見顧文正被人扶了起來,趕忙上前,「小顧沒事兒吧?你看看你們首長……」

「老夫人,沒事兒!」顧文正笑著道,彷彿真的沒事兒,臉上恨不得笑出一朵花兒,可心裡,他恨不得這老爺子下一秒就作古。

席鳳鑾淡淡一笑,這老太太可不簡單,一句你們首長把顧文正噎得夠嗆,之前顧文正即便是不能發火,還能黑著臉,可老太太這席話一開口,他就是再不舒坦也得笑著,不光笑,還得伏低做小開開心心的笑著。

這窩心腳踹得夠狠。

狄笙眸底閃過一絲笑意,這老爺子是故意的吧?

VIP休息區,狄笙跟孫老太太聊著天,她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她,孫老太太跟孫老爺子肯定不會來的,從出了正月,孫老太太的眼疾就犯了,一直沒怎麼出來走動,這次出席,恐怕是擔心有人在這個場合拿她的身世說話吧?

確實,狄笙父不詳的事情被爆出來之後就一直沒出席過任何宴會,她縱然是閻氏的董事長,可這則消息太轟動京都上流社會,其實,從她下車開始,她就感覺到眾人異樣的眼光了。

就像剛才,顧文正為什麼主動跟自己打招呼?

他這是想讓在場的人都注意她狄笙的身影,讓眾人不由自主的去討論她狄笙的身份,這才是他真正的算計,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沒想著在人前主動提及狄秀梅的事兒,陸老爺子的宴會上他還是有分寸的,一旦真因為他出了事兒,對他來說,可真就是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兒狄笙看著孫老太太,眸子里越發的都是感激!

孫老爺子跟老猴王似得,坐在沙發上都定不下來,半小時問了三次孩子什麼時候生出來了,看他的樣子,可是比狼爺還要著急。

門口,一陣悅耳的嬉笑聲傳來,狄笙眉頭微蹙,沙發后側,古影脫口而出,「許寧來了?」

狄笙點了點頭,果不其然,一抬眸就看到了一群吸引人眼球的俊男美女。

為首的是大紅色短款抹胸禮服的陸若休,旁邊站著一身筆挺的燕尾式黑色西裝的安騰北野。

許寧頭髮全收了起來,一襲黑色右單肩長款禮服,整個人顯得高冷十足。

而她旁邊,古川依子則是一襲白色的左單肩長款禮服,配著她恬淡的笑,整個人的氣質跟許寧截然相反,卻也不失為一對姐妹花。

他們身後,徐芙腳踏高跟鞋,一襲裸色保守型長款禮服,臉色微微帶著僵硬的神情,她無法想象父母看到這場景會不會連夜飛回來,她只期盼宴會上沒有記者,而旁邊身著休閑西裝,白色襯衣領口微開的紀宇淺淺掛著笑,對小女人的神情完全不予理會。

一行人一進門就朝狄笙這邊而來,孫老太太瞭然的拉了拉坐在一旁的孫老爺子,然後跟狄笙說了聲去找陸老爺子兩口子後起身離開了。

年輕人的場合,他們在,恐怕他們玩兒的不會盡興。

許寧有陣子沒見狄笙了,一看到狄笙就拉著古川依子奔了上來,「這肚子也太大了吧?」她才多久沒見到狄笙?就圓滾滾跟個大球似得藏在衣服下面。

她忍不住對著狄笙的肚子敲了兩聲,那姿勢跟敲西瓜似得,「閨女,告訴乾媽,狄大妞她欺負你了嗎?」

「誰敢欺負你家閨……」狄笙伸手整理了一下許寧的禮服,只是一抬眸她整個人愣著了,說出口的話也被一道一閃而過的人影打斷了。

「怎麼了?」許寧第一個發現狄笙的異樣,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人群涌動,只一瞬,她臉色落了下來。

厲絕,藍舒雅?

真是冤家路窄啊?

許寧的動作吸引了安騰,紀宇等人的目光,眾人都跟著看了過去。

我的極品老婆 卻只有古影知道,狄笙看到的,並不是厲絕跟藍舒雅那對『璧人』,而是……

狄笙眸光微凜,下意識的,她的手摸在了肚子上,來參加宴會前,她去看了仇末,仇末已經被閻怡鳳折磨的體無完膚了。

為母者剛,閻怡鳳的狠辣一點兒都不遜色於閻博公,左馳所受的罪,她在短短的半個多月里已經十倍百倍的全部還給了仇末。

她不是喜歡毒品嗎?那她就讓她終日沉積在毒品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她毀了她兒子的一輩子,那她就賠上自己的一輩子,她兒子不能有后,她自然也不能。

十天前,閻怡鳳剛讓人給仇末做了子宮摘除和卵巢切除,即便如此,她心中的憤恨依舊難平,她兒子不能享受魚水之歡,她便讓她一輩子都離不開,閻怡鳳高價從國外買來了一種針劑,某些性怪癖的男人用在奴兒身上的,要不然那些女人這麼聽話?

閻怡鳳確實夠狠,她足足給仇末注射了高純度的針劑十二支,仇末這輩子也別想擺脫這種命運了。

「嫂子,是楊藝!」古影貼著狄笙的耳朵道。

因為此時,那道身影已經跟主人寒暄了。

是的,是楊藝!

------題外話------

雙十一快樂,么么噠! 許寧有陣子沒見狄笙了,一看到狄笙就拉著古川依子奔了上來,「這肚子也太大了吧?」她才多久沒見到狄笙?就圓滾滾跟個大球似得藏在衣服下面。

她忍不住對著狄笙的肚子敲了兩聲,那姿勢跟敲西瓜似得,「閨女,告訴乾媽,狄大妞她欺負你了嗎?」

「誰敢欺負你家閨……」狄笙伸手整理了一下許寧的禮服,只是一抬眸她整個人愣著了,說出口的話也被一道一閃而過的人影打斷了。

「怎麼了?」許寧第一個發現狄笙的異樣,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人群涌動,只一瞬,她臉色落了下來。

厲絕,藍舒雅?

真是冤家路窄啊?

許寧的動作吸引了安騰,紀宇等人的目光,眾人都跟著看了過去。

卻只有古影知道,狄笙看到的,並不是厲絕跟藍舒雅那對『璧人』,而是……

狄笙眸光微凜,下意識的,她的手摸在了肚子上,來參加宴會前,她去看了仇末,仇末已經被閻怡鳳折磨的體無完膚了。

為母者剛,閻怡鳳的狠辣一點兒都不遜色於閻博公,左馳所受的罪,她在短短的半個多月里已經十倍百倍的全部還給了仇末。

她不是喜歡毒品嗎?那她就讓她終日沉積在毒品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她毀了她兒子的一輩子,那她就賠上自己的一輩子,她兒子不能有后,她自然也不能。

十天前,閻怡鳳剛讓人給仇末做了子宮摘除和卵巢切除,即便如此,她心中的憤恨依舊難平,她兒子不能享受魚水之歡,她便讓她一輩子都離不開,閻怡鳳高價從國外買來了一種針劑,某些性怪癖的男人用在奴兒身上的,要不然那些女人這麼聽話?

閻怡鳳確實夠狠,她足足給仇末注射了高純度的針劑十二支,仇末這輩子也別想擺脫這種命運了。

「嫂子,是楊藝!」古影貼著狄笙的耳朵道。

因為此時,那道身影已經跟主人寒暄了。

是,是楊藝!

楊藝就這樣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這是他們所沒能預料到的。

她知道今天楊藝會出現,但卻沒想到她會這麼正大光明的出現。

「嫂子,她什麼意思?」古影有些捉摸不透楊藝的目的了。

她已經安排好了人手,防的就是楊藝的暗手。可她就這麼出現在人前,是什麼意思?

狄笙沒來得及說話,二樓旋轉樓梯口一陣騷動,是閻怡鳳身子出現了不適。

正跟老太太說話的楊藝隨著眾人轉身看了眼樓梯口,轉身前,她特意看了狄笙一眼,薄紗遮面,雖然看不到她勾起的唇角,但狄笙依舊看到了笑。

那樣的邪厲!

左致遠正跟商場精英們推杯換盞,一聽到閻怡鳳身子不舒服,趕忙致歉離開,急匆匆的朝樓梯口跑去。

不知是不是老天爺安排的,他竟然在路上撞到了楊藝。

在陸老太太的驚呼中,左致遠停住了腳步,回頭歉然的看了眼陸老太太最後視線落在了低著頭整理衣服的楊藝身上,「抱歉,這位女士……」

話沒說完,左致遠刷地臉上的血液瞬間褪盡,這慢慢抬起的臉即便是遮著黑色的薄紗,他依舊一眼就認了出來,楊藝,他的前妻楊藝!

一瞬間,他整個人都僵住了,自從知道楊藝還活著,他無數次幻想過再次見面的場景,卻從沒想過她就這麼不聲不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更多的以為他會突然接到她約自己出去的電話,甚至,他會想到某天下班他被人綁架了,所以這些天他的保鏢數量加倍,他格外的小心翼翼,卻不曾想,這個女人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仇夫人,沒事兒吧?」陸老夫人慢了一個節奏的問道。

楊藝淡淡一笑,退後一步看著陸老夫人道,「沒事,嚇著您了吧?」她神色淡然,即便是看向左致遠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陸老太太聽說佚名(楊藝)身體不是太好,好像年輕時受過什麼傷,也是,那道上的人誰不是槍林彈雨,刀槍劍戟的混過來的?見她真沒什麼事兒陸老夫人也就放心了,她抬眸看向還怔怔看著佚名的左致遠跟佚名(楊藝)介紹道,「這位是閻氏集團的副總經理,也是閻氏集團閻博公董事長的妹夫,左致遠!致遠,這位是五毒會仇先生的夫人,佚名!」

左致遠似乎沒有聽到,仍舊怔怔的站著,他身後的秘書趕忙上前一步,「副總?」

左致遠愣了愣,隨即回過神來,眸底的詫異以全被掩去,聲音低沉道,「抱歉……仇夫人!」

左致遠眸光微凜的看著對面薄紗蒙面的女人,仇夫人這三個字,他說的特別深沉,他相信,她能聽懂其中意味。

佚名淺淺一笑,眸光略有些渙散的看著左致遠,聲音輕輕柔柔,「烈火都不能將我如何,左先生這輕輕一碰算得了什麼?」

左致遠臉色刷地黑了下來,他眼眸微眯,唇角輕抿,額角的青筋不受控制的時隱時現。

身後,左致遠的秘書精明的察覺到了不同尋常,恰到適宜的上前一步,聲音不高不低,正好讓所有人都能聽得到,「副總,大小姐還……」他刻意停下了後面的話,目光朝樓梯口看了看。

左致遠嗯了一聲,臉色漸漸明朗,他眸色冷凝的略過楊藝,紳士有禮的跟陸老太太說了一聲閻怡鳳不舒服便轉身離開。

佚名看著他離開的方向,薄紗下的唇角緩緩勾起了一個弧度。

陸老太太一聽閻怡鳳不舒服,趕忙讓傭人去請家庭醫生。

「老夫人,有事兒您去忙,我看到了個朋友,過去打個招呼!」佚名刻意看了眼狄笙道。

朋友?陸老夫人眉頭一挑,「你認識狄笙?」

「在香港曾跟四少,四少夫人有過一面之緣!」佚名見狄笙也看了過來,她主動朝狄笙招了招手。

陸老夫人見狄笙回了個手勢,心裡便放下了,道,「那行,你們先聊著,我過去看看,待會兒一起用餐!」作為主人,閻怡鳳不舒服,她一定得去看看。

「好!」

等老夫人離開,佚名抬步超狄笙走了過去。

請你治癒我 沒等人走上來,狄笙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眸光淡淡的看著迎面而來的人,「仇夫人,別來無恙!」所謂遠來是客,從禮節上狄笙也算得上是東道主,這招呼,必須由她開口。

說話是門藝術,自然打招呼是這藝術的頭一條,怎麼開口,什麼時候開口,開口了說什麼,這些小小不然的話里都是透著箇中玄機的。

就比如,狄笙沒說『仇夫人,好久不見!』也沒佯裝驚奇的說,『仇夫人,您怎麼來了?』

淡淡的一句『別來無恙』盡顯主母風範,那語速不急不緩,語調不高不低,語氣里卻帶著主母該有的凜然氣勢,聰明如楊藝,狄笙這不顯山不漏水的話已然說明,她等候自己久已。

仇末輸給這樣的女人也算是輸的不丟面子,從仇末在閻遜訂婚宴上出醜后,她就警告過仇末不要招惹狄笙,可她偏偏不聽。

佚名淡淡一笑,「四少奶奶,別來無恙,不,該叫閻太太了!佚名還沒恭喜閻太太,既坐上了閻家主母的位置,現在還是閻家董事長的身份,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