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陣微風拂來,將青年臉龐上的髮絲拂開,露出一張俊逸的臉龐,整個校場的空氣,似乎在此刻徒然躁動了起來。

「是韓宇!」

「竟然是他!」

「怎麼可能,鄭師兄怎麼會敗了?」

無數道眸光,緊盯著那張徒然出現的臉龐,發出驚詫之聲,武宗的許多修者,更是撕心裂肺一般吼道,任誰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沒有想到,最終會是這小子,略勝一籌啊!」 重生似水青春 月宮的幾位修者,也是滿臉錯愕的盯著那徒然出現的青年。

當初兩人一戰,一直都是鄭武源佔據上風,雖說韓宇後來催動底牌,可前者動用元印之力后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啊!

「韓師兄勝了,韓師兄勝了!」

「我就知道韓師兄一定還會給我們帶來驚喜的!」

華天門的修者,眼神略顯獃滯似乎難以相信,最後韓宇會取勝,在獃滯之後,一片狂喜的驚呼聲,也是隨之響徹天際。

依稀可以看見,他們那雙眸子中晶瑩閃爍,眼角有著淚珠滑落,都被這徒然的結果,喜極而泣!

「這小子還真是讓人振奮啊!」林飛眼眸微眯,那顆懸著的心,在那青年出現的剎那,終於是得以放了下來。

「他真是無所不能,不可戰勝啊!」百花門的少女,呢喃自語,露出滿臉崇拜之色,當初在青年,接連力攬狂瀾,替她們解除兇險,在眾人心中,似乎不可戰勝的戰神。

可這一次,韓宇所面對的敵人之強,已經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那些對他充滿信心的人,在也沒有了以前的淡定,不想在眾人即將放棄的時候,卻會帶來這麼振奮的結果。

場中的驚呼之聲,鼎沸般傳出,音波滾滾,好像駭浪衝擊而來,將韓宇的身形都是不由震了震。

「不過,就是奪得了紫金腰牌么?需要這麼激動嗎?」韓宇不由暗暗一愣,甩了甩頭后,便邁著輕盈的步伐,向著校場行去。

「韓師弟,剛才可擔心死我們了!」

「剛才你和那鄭武源一戰可是嚇死我們了啊!」

「韓師兄,你傷得怎麼樣?」

華天門的修者在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動,身形一晃,便落在韓宇的身前,將之團團圍住,眸光掃視之時,就好像看著一個國寶一樣仔細的打量著他。

「呵呵,不就是一戰么?」韓宇聳了聳肩,笑道,「我命硬,可沒有這麼容易死!」

話雖如此,可一想到適才和鄭武源那一戰,韓宇依然不由感到心有餘悸,若不是他底牌甚多,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

「韓師弟恭喜你啊!」林飛笑道,「你應該獲得了那紫金腰牌吧!」

「恩!」韓宇點了點頭。

「紫金腰牌?是什麼模樣,呵呵,給我們看看吧!」華天門幾位青年眸中精光閃爍,略帶火熱的說道。

咯!

韓宇手掌一番,一面紫光燦燦的腰牌,便出現在手中。

「這就是,紫金腰牌啊。」眾人好奇的打量著韓宇手中之物,紛紛說道,「裡面似乎還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啊!」

「紫金腰牌,這小子果然得到了紫金腰牌!」

在見到韓宇手中的紫金腰牌后,月宮的幾位修者此時也從震驚中回了神,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呼!」相視一眼,四位修者都向著韓宇掠去。

月宮幾位修者掠來,華天門的修者紛紛退後,讓出一一條道,停止了喧嘩。

月宮幾位修者那股無形的氣息波動,讓人心生敬畏,就連韓宇眉頭也是忍不住一陣跳動。

「呼!」

月宮幾位虛者飄落於地,銳利的眸光,便是向著韓宇掃視而去,似要將之看個通透。

「這小子,體內果然有著類似元印的火印存在。」蔣力眉頭一凝,一眼便是看出了韓宇的深淺。

「這是火府!」星月宮的沈若淮也是驚詫道,「能將先天真火修鍊至此,想必有著莫大的機緣啊!」

「憑藉四道天府境,卻有此戰力,潛力可謂不可限量啊!」邀月宮的皺卿眼皮掀動,眼睛眯成一條縫,呢喃道。

「華天門弟子,韓宇,見過諸位月宮尊者!」韓宇眼角微微顫動,略露異色,旋即拱手笑道。

「呵呵,你得到了月宮腰牌,不久后我們就是同門了,不必多禮!」兩宮幾位修者,收回眸光,笑道。

韓宇淡淡一笑,也不在放下身段,心頭卻是在沉思著另外一件事情。 「那武宗的小子了?」沈若淮眸光流轉,掃了一眼,前方的殿門,旋即問道。

「他?」韓宇略微一愣,旋即淡淡的說道,「已經死了!」

「死了?」

兩宮的修者都是眸露驚詫,當下那眉頭也是不由皺了起來,略帶警惕的向著對方的修者看去,心頭呢喃道,「那武宗的小子死了,這事情可有些棘手了啊!」

月宮幾位修者,眸光流轉,似露出為難之色,兩宮本來是同出一脈,實力相當,此次都欲將這名天賦優異的弟子佔為己有,可要爭奪起來,實在沒有幾分優勢。

若是,韓宇體內的涅槃心炎在與鄭武源一戰之時,消耗殆盡,那麼或許此事還難辦些,畢竟少了這等底牌,他的價值也就少了,在此次的弟子之中,還有著幾名不錯的弟子,雙方倒是可以好好商量一番。

「唉,先看看其他弟子吧!」月宮幾位修者,相視一眼,便將視線落在了前方剩下沒有開啟的殿門之上。

韓宇的出現,雖引起了極大的震撼,不過眾人對於各派弟子是否能獲得最終的名額也是期許不已,所以很快就轉移了視線,將眸光落在了前方的殿門之上,就連韓宇本人對此也是期許不已。

「卻不知,他們當中誰能獲得紫金腰牌了!」韓宇眼眸一眯,嘴角間不由掀起一抹,期許的笑容。

華天門之中,雖然李岱山實力最強,開闢了五道天府,不過,那邵雷及張覓楓的爆發力,卻可稱之為恐怖啊!

在經過一個月的苦修后,邵雷已經到了四道天府巔峰境距離,若給他足夠的時間,憑藉那雷源晶印定可輕鬆踏入五道天府境。

擁有著神源的張覓楓也是一舉踏入了神虛小成巔峰境,經過一個月的融合對於神源的控制力他也是變得得心應手,比起之前要強上了許多,若當真破釜沉舟,拼力一戰,此間參加角逐之戰的修者少有人可敵。

嗡!

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下,隨著一股元氣波動瀰漫開來,大殿之中扇紫光燦燦的殿門終於是緩緩升起,一位略顯狼狽的青年隨之出現。

「是神道門的張聆昭!」

「這傢伙已經到底了神虛大成境,能獲得紫金腰牌也是情有可原。」

「能獲得此牌,往後在月宮,他也將是重點培養的對象,前途不可限量啊!」

各方勢力的修著,紛紛驚呼道,那羨慕之情溢於言表,但凡獲得此牌的修者,只要努力修鍊,必可有所成就!

「張師兄,是張師兄!」

「張師兄獲得了紫金腰牌!」

神道門的修者甚感振奮,高聲歡呼,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

「年紀輕輕,就踏入了神虛大成境,這天賦也是不錯!」月宮的幾位修者,也是微微點頭,不過卻便沒有露出過多的驚喜之色。

「咚!」

就在那神道門的張姓修者走出紫色殿門時,身後再次傳來一陣氣息波動,不過,此次卻不是紫金光芒,是一個普通的殿門。

「是程師兄!」

華天門的修者徒然驚呼道。

在大殿之中,程武寒邁步而出,亂髮舞動,氣息浮動,嘴角之中有著血跡殘留,顯然是經歷了一場,大戰方才有此斬獲!

「呼!」

波動之聲不斷傳來,旁邊竟然有著幾個殿門同時升起,一個個狼狽的青年赫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是黃師兄!」

「是劉師弟!」

「……」

整個校場之中,驚呼之聲震蕩天際,眾人激動的模樣,就好像是自己獲得了月宮名額一般,鼎沸般的驚呼之不絕於耳!

不大一會,紫金腰牌的獲得已經出爐,除了韓宇及那神道門的張麟,分別有著百花門的梁冬兒,黃鈴兒,張覓楓,邵雷,那名來自王朝之中的劉炫,狂刀門的段閆,煉塵宗神虛境大成的翟鶴,及一位小宗派的胡姓修者。

除了這些修者,另外的普通腰牌也花落個家。

呼!

五十名獲得月宮名額的修者站立於前方的駐台之上,雖然眾人衣衫襤褸,卻絲毫不影響他們成為萬眾矚目的存在。

這一次,華天門,韓宇,張覓楓邵雷都獲得紫金腰牌,李岱山獲得了普通腰牌。

至於梅筱筱林皓宇等人卻是就此敗北,還有著幾名弟子身受重傷,若不是戰後認輸,差點飲恨於此!

「這一次,我們華天門可謂是成績斐然啊!」林飛眼眸一眯,露出滿臉愜意之色,對於張覓楓及邵雷奪得紫金腰牌,便沒有多大驚詫。

從兩人身上此時殘留的氣息波動來看,想必是催動了體內雷源晶印及神源,有如此底牌,只要不遇到一些棘手的修者,他們還是有著幾分優勢的。

林皓宇站立在側,氣息萎靡,眸光瞅向前方的駐台上的修者時,不由苦澀一笑。

在上面,有著修者比他底蘊還略遜一分,卻也獲得了一個名額,他卻因為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對手,就此敗北。

「皓宇師弟,你也不必介懷,人生不僅需要實力,還得有著氣運和機遇,你現在不過是氣運有所不及罷了,不過,往後歲月漫長,也未必就沒有踏上巔峰之路的機會。」林飛安慰道。

「氣運?」林皓宇微微一愣,這一次,他的確是敗在了氣運之上。

「若是你有心,大可留在此地,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遇到機緣,四年之後,必將踏上一個新的高度!」林飛笑道。

「你是說讓我此次留在戰域之中!」林皓宇眸光精光閃爍,苦澀頓消,似乎看到了一絲曙光。

「當然,此地兇險異常,若要想有所收穫,可將付出不小的代價啊!」林飛眸露唏噓,說道,「當年和我留在此地的師兄弟,也就只剩下我一人了啊!」

林皓宇眸露沉吟,似乎在考慮此事,畢竟,此地雖然有著諸多遠古遺迹,可裡面也伴隨著一定危險,不管是那高階妖獸,還是未知生物或者修者殘殺,都有著丟掉性命的可能。

見林皓宇眸露沉思,林飛也不在多問,畢竟這些事情關係甚大,過多干預反而不好。

「現在該是月宮選擇弟子了吧!」林飛甩了甩頭,旋即便將視線落在前方的柱台之上。

「諸位能夠在此次角逐之戰中脫穎而出,皆可成為月宮的修者,但凡得到紫金腰牌者,可成為月宮重點培養的對象,只要努力修鍊,便有著機會成為月宮核心弟子。」星月宮的修者沈若淮,潤了潤喉,眸光掃視前方柱台之上的青年,喝道。

「核心弟子!」韓宇等人都是眸露精光,不由失聲驚呼。

月宮乃是統御十二大宗派的存在,修鍊資源絕非任何一個宗派可比,若是能成為月宮的核心弟子,可謂真是前途光明,踏上巔峰之路指日可待啊!

那些獲得普通腰牌的弟子,眸露羨慕,他們知道若自己想要成為核心弟子,必然要有著天大的機緣。

見到,韓宇等人眸露精光,月宮的修者不由暗暗點頭,知道他們兩宮對這些人還是有著極大的誘惑力。

「諸位應該知道,月宮,分為星月宮、邀月宮,此次五十名弟子,我們兩宮將各自收取二十五名弟子。」邀月宮的蔣力說道。

「那怎麼選擇了?」一個弟子問道。

「我們將根據你們的意願及我們兩宮的協商分配人員。」蔣力說道。

「我想進入星月宮!」煉塵宗那位神虛大成境的修者,翟鶴說道,「我煉塵宗有著師兄拜入星月宮,希望您能允許我這請求。」

「你們先等一等。」星月宮的沈若淮淡淡的瞅了一眼,翟鶴說道。

「等一等?」翟鶴眉頭一皺,眸子深處掠過一絲不悅,他天賦也不錯,可這沈若淮卻連看都不願意多看他一眼,這口氣,豈能咽下去?

沈若淮雖然已經到底了神虛巔峰境距離陰神境只有一步之遙,不過翟鶴相信若是給他一樣的修鍊資源,在這個年紀,也可以踏入此等境界,甚至一舉邁入陰神境!

不過,對於翟鶴的情緒波動,沈若淮沒有一絲理會的意思,眸光一轉,便是落在了旁邊一個修者身上。

「他?」

柱台上的修者都是一愣,不明白沈若淮會不惜無視獲得紫金腰牌翟鶴的請求,將眸光落在另外一個修者身上,他意欲何為?

「韓小哥,你可願意加入我星月宮?」沈若淮訕訕一笑,頗為和氣的說道。

「你?」韓宇眉頭一彎,說道,「加入星月宮?」

「不錯!」沈若淮笑道,「我們星月宮,底蘊渾厚,無論是煉神一道還是煉體一道,都頗有造詣,你若加入我宮,定將得到重點培養,成為核心弟子指日可待。」

「呵呵,沈師兄說得不錯,若是成為了核心弟子,可是有著機會踏入聖域啊!」旁邊的孔姓修者也是訕笑道。

「這是怎麼回事?」

「這兩位月宮的修者竟然會放低身段,拉攏這小子!」旁邊那些獲得名額的修者,甚感驚詫,不由小聲議論。

煉塵宗的修者,翟鶴眼角顫動,雖有不忿,卻也只得咬了咬牙,將那惡氣咽下去。

翟鶴現在踏入了神虛大成境,實力有所增加,若是沈若淮對別的修者另眼相看,他肯定會不服,可對韓宇,他卻沒有一絲不忿,眼角的餘光瞅向旁邊青年時,依然感到心有餘悸。

當初他親眼看見韓宇一舉斬殺了同樣踏入神虛大成境的季允川,豈敢有著一絲狂妄之意?

季允川不僅踏入了神虛大成境,手中可是還有著祭神元劍啊! 柱台之上許多修者,沒有見識過韓宇的實力,月宮的兩位修者此時的拉攏之舉,自然會讓他們有所驚詫。

不過,一些知道韓宇底蘊的修者,卻便沒有露出過多的驚詫,尤其是那些在場外見到韓宇和鄭武源一戰的修者,都是眸露羨慕之色,能得到月宮的如此重視,以後拜入月宮,肯定是前途無量啊!

「韓老弟,我們邀月宮可不比星月宮差,若是你拜入我們宮中,可直接享受核心弟子的待遇,到時你的實力定然突飛猛進,可謂然前途無量啊!」 天魔弈 邀月宮的鄒卿那微胖的眼角一陣顫動,在白了一眼星月宮的兩位修者后,連忙許諾道。

「不錯,不錯,韓老弟,你可得仔細考慮啊!」蔣力眸中精光閃爍,搓了搓手掌,有些興奮的說道,「憑藉你的天賦,只要拜入我邀月宮,我們可以向長老稟明,直接讓你成為核心弟子,那修鍊資源可不是常人可擁有啊!」

「我們邀月宮不僅實力雄厚,弟子和睦,老哥我不妨,悄悄告訴你一句,我們邀月宮,可是還有著許多美女哦!」鄒卿眼眸一眯,眸泛詭笑,說道。

蔣力及鄒卿不留餘力的拉攏頓時讓得其他獲得腰牌的修者,滿臉錯愕,不知發生了什麼,這小子竟然讓兩宮的修者為之不惜放下身段,竭力拉攏,這得多大的機緣啊!

「這小子有這麼大的魅力么?」眾人紛紛驚疑不定。

「呵呵,看來韓師弟往後在修鍊一道之上,可謂是前途一片光明啊!」邵雷等人不由為韓宇高興,臉上也有著羨慕之色,能得到月宮的重點培養何愁實力不可以突飛猛進!

「還有美女么?」聽得鄒卿二人的言辭,韓宇眉頭一彎,眸中不由精光閃爍,腦海之中浮現出了一道氣質出塵的可愛身影,「這丫頭,現在應該已經出落得越發美麗了吧!」

「這兩個傢伙真是不要臉!」

見到鄒卿二人不僅開出了直接讓韓宇成為核心弟子的條件,最後連美女都拉出來了,星月宮的兩位修者,不由連連翻了翻白眼,滿臉鄙夷之色。

「韓小哥,你可別聽他們的,邀月宮內部競爭甚是激烈,要想成為核心弟子可沒有這麼簡單,我們星月宮則不同。」沈若淮連忙說道,「況且邀月宮的女弟子,哪有我們星月宮多?你來我們這裡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