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印象中,唯一能夠和這頭鳳凰媲美的,就是遠在南天羽國的九彩神雀了,但也是不一樣的風華。

安林覺得是時候向許小蘭請教一下調教之法了,要是能學成,小骨,小紅,小娜她們也能像鳳凰一樣這麼聽話,那生活就美滿了啊…… 許小蘭看到鳳凰不停討好安林,神色這才稍稍一緩。

她從鳳凰的嘴裡,接過那截金色的樹枝,開口跟安林解釋道:「這是鳳凰梧桐木。」

安林聞言雙眼一亮:「鳳凰梧桐木?就是傳說中的連鳳凰都喜歡棲息的梧桐樹的木枝嗎?」

許小蘭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意思,並不是梧桐木好,鳳凰才去上面棲息,而是鳳凰經常在那棵梧桐樹上棲息,梧桐樹才會變好。」

此言一出,眾人都有些好奇起來。

許小蘭解釋道:「小黃經常在梧桐樹上睡覺,它的排泄物依附在梧桐樹的枝條,經過長年累月的吸收和沉澱,梧桐樹的樹枝就會變成蘊含極為精純炎屬性和木屬性力量的靈藥。」

眾人聞言都驚嘆起來:「聽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只有安林嘴角輕輕抽搐,望著面前高貴的鳳凰,忍不住道:「小蘭,你的意思是,剛剛小黃用嘴叼著用自己糞便滋養的樹枝,興高采烈地跑來上貢?」

眾人:「……」

許小蘭:「……」

鳳凰渾身炸毛!!

就要跟安林拚命的小黃,被許小蘭按住了:「別這麼衝動,安林他說得其實沒有什麼問題啊,事實就是這樣的……」

「再說了,你叫小黃,許多狗狗也叫小黃,狗狗都能吃屎了,你憑什麼就不能叼著一個用屎滋養后的樹枝?」許小蘭再次安慰道。

鳳凰:「???」

安林:「……」

眾人一臉震驚和同情地望著鳳凰。

出乎他人意料的是,這鳳凰竟然接受了許小蘭的安慰,然後一臉生無可戀地趴在地面上。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對鳳凰更加的同情了……

下次一定要讓小蘭好好教我怎麼調教獸寵,安林心中默默開口道。

許小蘭撥弄著金燦燦的樹枝,輕輕點頭,就要走入屋內。

「等一下,小蘭,你得跟我說說,這樹枝怎麼用,該不會讓葉靈吃下去吧?」安林忍不住開口問道。心裡補充了一句,你要是逼我徒弟吃屎,我打死也不會同意的!!

許小蘭似乎也知道了安林在想什麼,忍不住笑道:「你在想什麼呢? 豪門遊戲 鳳凰梧桐木擁有極為精純的炎力和木力,對修復傷勢特別有用,我這是將它裡面的生命能量取出來,哪裡會讓寶貝徒弟直接啃了樹枝啊?」

安林聽到這話總算是放下心,隨許小蘭去了。

他繼續夜觀星象。

然後被鳳凰從後面直接將他頂出了閣樓……

小黃是記仇的,小蘭不在了,它終於可以懟安林了!

四九仙宗的夜晚是寂靜的。

或許有人正在睡覺,有人正在打坐,但絕對沒人敢打架。

誰要是敢發出轟轟轟的聲音,那麼明天就等著關禁閉吧。

但這時的安林,就被鳳凰轟轟轟了,聲音驚醒許多正在熟睡或者是打坐修鍊的弟子們。

「什麼聲音?」

「握草,猛士啊,敢在晚上在四九仙宗打架?」

「哈哈哈,他就等著關禁閉吧,搞得這麼大的動靜,他要是不被關半個月以上我吃屎。」

「走啊,看熱鬧去啊!」

「咦……不打了?」

就在一眾宗門弟子想著去吃瓜圍觀的時候,火焰突然消失不見了。

安林氣喘吁吁地躺在地面上,屁股露了一塊,有被燒傷的痕迹。

鳳凰宛如死雞趴在地面,羽毛掉了一地,腦殼還有幾個大包。

「小黃,你跟你說,你這麼跳,我要報告小蘭。」安林躺地面上,一臉憤怒道。

鳳凰渾身一顫,朝安林露出可憐兮兮的神色,面露討好和懇求道:「嚶嚶嚶……」

安林有些忍俊不禁:「話說你怎麼這麼怕小蘭啊?你可是鳥族中的王者,高高在上的鳳凰誒……」

鳳凰一臉惆悵:「嚶嚶嚶。」

「話說,她是怎麼教你的,你怎麼就變得這麼聽話了?」安林好奇問道。僅聽一家之言是不行的,他得從多方面多角度去調查真相。

鳳凰苦著臉:「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

安林聽得臉都黑了:「喂!你意思意思,『嚶』一次就行了,嚶那麼多次是鬧哪樣呢?」

鳳凰嘆氣道:「嚶嚶嚶嚶?」

「是啊,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但是我那些獸寵個個那麼可愛,讓我暴打她們實在是不忍心吶……」安林搖了搖頭。

鳳凰:「???」

此時,一個揪著安林頭髮的精靈笑道:「安林巨人,你就算是想打我,也打不著了,我能夠立即跑入神鏡世界!」

安林知道她說得沒錯,現在緹娜幾乎不會遇到危險,有事就躲神鏡世界里去,就算合道境超級大能,都拿她沒辦法。

聽說這小傢伙,還在西線的戰場上,殺死過三名天啟境天人族元帥,實力真的非常強。

「對了,安林巨人,你回來了,直到現在還隱藏著身份,到底要搞些什麼大事呀?」緹娜好奇問道。

人族的戰線一退再退,東線,北線,中線,都進入九州界範圍,就算安林回歸,能夠起到的作用,其實也十分的有限,

「這事嘛……」安林雙眼微微眯起,突然笑道,「天人族,至少要被我破一路!」

此言一出,不僅小娜張大了小嘴,就連鳳凰也是鳥軀一顫。

這話說得……好霸氣!

夜晚重新恢復了寧靜。

或許是因為今天的戰鬥太過於刺激,安林也閉眼小憩了一會兒。

第二天清晨。

陳塵來傳音符,說古龍帝快到了。

一身彩色帝袍的古龍帝,英氣十足,撕裂虛空,跨越空間,來到了四九仙宗的大門面前。

一出現,就被眼前的陣仗給嚇了一跳。

上千名弟子長老,熱烈地敲鑼打鼓,列隊歡迎。

曾經的烏龜二人組,如今牽著手,不停使用炎系術法,將火焰噴向天空,在天空炸出躲躲美麗的煙花。

「熱烈歡迎古龍帝,來到我宗門入職教學!」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古龍帝不辭勞苦,誨人不倦,春風化雨,至聖先師!」

「甘為孺子育英才,克勤儘力細心裁。天長地久有時盡,師恩綿綿無絕期!」

「古龍帝老師,我愛您!!」

上千名弟子長老閣主,同時高喊口號,神情誠懇且熱切。

古龍帝美眸圓瞪,嚇壞了。 古龍帝從未想過,自己的到來,竟然會全宗出來迎接。

而且……迎接的方式如此的魔性!

成語接龍和吟詩作賦是什麼鬼啊?!

還有古龍帝我愛你?要點臉行不行?!!

看到眾人還一臉熱切和真誠的模樣,她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緩了片刻,古龍帝這才笑道:「謝謝你們的歡迎,不用客氣,希望我們今後能夠愉快相處。」

她終究是統領邪龍一族的帝王,應付這種場面還是沒問題的。

古龍帝的身後,裂開的空間還未癒合,突然有聖光降臨。

神聖的光輝讓周圍的天地,彷彿都變得溫暖起來,不僅如此,凡是被聖光普照的生靈,體內的污垢都自動清除。

安林臉色微變,好強悍的凈化之力!

伸展著六翼的天使,從裂縫之中走出。她一身飄逸的白色長裙,金色耀眼長發似金濤捲動,皮膚晶瑩如美玉,容貌絕美,臉上還帶著治癒人心的溫暖笑容。

「嗨,大家好,我是拉斐爾,我是古龍帝天子的侍衛,請大家多多指教。」天使的聲音很好聽,語氣聽起來讓人特別的舒服。

天使的容貌先是讓眾人驚艷了一波,聽到她的名號后,他們更是震驚不已,特別是一些剛剛入門的弟子,已經忍不住尖叫了。

「拉斐爾!她竟然就是伊甸園的四大天使長之一的拉斐爾?」

「好漂亮啊,真沒想到世間竟然有如此純凈美麗的笑容。」

「而且看起來好溫柔,糟糕,我的心跳得好快!」

眾弟子已經興奮起來了。

相對於古龍帝,倒是拉斐爾更加的惹人注意和引起話題。

作為老師來到此地的古龍帝,莫名的心塞了一下。

拉斐爾對於這些讚美和驚嘆,溫柔地笑著,還對眾弟子點了點頭,舉止優雅,大方得體。

這讓她的形象,在眾人心目中,再次提升了一個台階。

安林對此心生佩服,卻不意外。他早就知道白羽族是天生的偶像團體,這位拉斐爾更是將這一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要是她想當明星,憑藉那漂亮的容貌以及超好的路人緣,應該能成為太初大陸的第一女星吧?

拉斐爾的聲音還很清亮甜美,唱歌應該沒問題。

她的容貌無可挑剔,多去露露臉,恐怕都能讓人永生難忘。

她的笑容更是純凈自然,讓人一眼望去,就挪不開眼……

安林不知不覺,竟開始羅列起拉斐爾的眾多優點,直到腦門挨了許小蘭一個板栗,這才幡然醒悟。

「好強的親和力,這就是拉斐爾的能力嗎?」安林震驚道。

許小蘭扯了扯嘴角:「呵呵呵,這就是盯著她挪不開眼的理由?」

安林:「……」

拉斐爾似乎注意到了安林這邊發生的事情,不由得掩嘴偷笑,淺藍色極其漂亮的雙眸微微彎起,似乎有些幸災樂禍。

本來這是很讓人討厭的行為,但眾人卻生不出絲毫的厭惡,反而被她的真性情所感染,覺得這樣好自然,好可愛。

「真是個妖精。」緹娜雙手叉著小腰,氣哼哼道。

拉斐爾看著安林肩膀上小小的精靈,赤裸著的潔白晶瑩的玉足輕輕一踏,眨眼來到了小精靈的面前,輕探著身子,溫柔地笑著:「你說的沒錯,我是天使中的妖精。而你,是妖精中的天使哦。」

緹娜嬌軀輕輕一顫,突然有了一種心動的感覺!

許小蘭作為心神唯一沒有失守的存在,直接笑道:「行了,我們也別站在這裡了,先請古龍帝老師熟悉一下四九仙宗吧。」

「好啊,帶她們參觀是我宗主義不容辭的責任!」安林當即激動地跳了起來,自告奮勇道。

二嫁冷血總裁 啪嘰!

轟隆!

安林被許小蘭一巴掌拍入地面,身子陷入地底數百米。

許小蘭依舊笑著:「宗主身體有礙,就讓我宗主代理陪你們參觀一下吧。」

嘶……

眾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倒吸了一大口涼氣。

宗主身體有礙?這特么是被你打得有礙了吧?

許多弟子彷彿有了明悟,原來宗門食物鏈的頂端,依舊是小蘭啊……

饒是殺伐果決的古龍帝和心如止水的拉斐爾,看到這一幕都怔了一下,然後莫名的有些慌……

「如此,有勞許小蘭道友了。」古龍帝微笑道。

「十分感謝。」拉斐爾六翼收斂,微微行了一禮。

面對四九仙宗的扛把子,她們的氣勢被壓了下來,不敢造次。

就這樣,在眾人的注目下,許小蘭,古龍帝,拉斐爾,走入了仙宗大門,一路朝前方走去。

一些弟子們終於回過神來,忍不住扼腕嘆息。

「剛剛為什麼不準備一下歡迎拉斐爾的台詞。」

「悔恨啊!好想讓她聽聽我的話,哪怕是喊台詞。」

「想不到我竟然能如此近距離地看到拉斐爾大天使。」

「世間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天使?」

就算拉斐爾已經走遠,眾人仍在討論著這個話題。魅力不必張揚,但一出場,她就能自然而然地成為全場矚目的中心。

至於古龍帝……

嗯?古龍帝是誰?拉斐爾的隨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