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月過去後,唐傑體內的那顆黑蛋終於是成長到了極限,而其中的那頭巨獸則也是徹底的長成。

“吼!”

驟然黑蛋內的巨獸發出一聲如龍吟又如象吼的咆哮聲響起。

“噼啪!”

黑蛋炸裂了開來,露出了其中那頭巨獸的形貌,龍角、龍鱗、龍尾,象頭、象牙、象蹄,這是一頭龍象巨獸,與唐傑通過銀色骨骼看到的那頭巨獸的形貌很像,這本就是唐傑以其爲原型所創造出的法門。

“吼!”

那龍象巨獸化爲黑色的能量,流經唐傑全身的每一條經脈、每根骨骼、每一寸肌肉,一股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在升騰,這令唐傑忍不住仰天咆哮!

那咆哮聲傳盪出上百里遠,就是無雙城內都聽得清清楚楚,許多人都駭然的看向落日峯的方向。

“是……是有妖獸麼?”

這些人心中都覺得那不可能是人類能夠發出的吼叫聲。

“咔咔咔!”

而在落日峯頂,唐傑發出咆哮聲,他身周的一顆顆岩石炸碎成粉末,虛空都產生了扭曲,在唐傑身後更是隱隱有一頭龍象巨獸的身影浮現,俯瞰着大地!

“這股力量……可怕!太可怕了!”

唐傑看着自己的雙手,他震撼於這股力量的強大,一吼之下都能輕鬆將一般的武者乃至修仙者生生鎮殺。

“咔!”

唐傑伸出一隻手掌,用力一捏,虛空都被捏的凹陷了下去。

這股力量不在於它有多大,而是質量極高,是不同於純粹的肉身之力的力量,而應該稱之爲龍象之力!真正的龍象之力,力可拔山的龍象之力,而不是龍象般若功那種有誇張成分的龍象之力!

“這門功法是我以龍象般若功爲基礎,結合銀色骨骼內蘊含的力量所創造出的功法,就名爲……魔般若吧!”

唐傑沉吟,給自己這創造出的新法門取了個名字。

魔般若,脫胎於龍象般若功,比之龍象般若功更加的高級,同樣分爲十三層,修煉到十三層,將擁有十三頭龍象的神力,而如今唐傑處於第一層而已。

“武修之所以稀少,是因爲入門難,對天賦的要求太高了,因爲武道根本沒有一條明確的路,需要自己走出一條路,而不像是修仙,煉氣、築基、結金丹、結元嬰,有一套完整的體系,煉氣之法也更簡單,畢竟這天地間的靈氣無處不在,修煉資源更多,所以修仙一道註定比武修一道要興盛!”

唐傑坐在落日峯上,看着那升起落下的太陽,他則也逐漸的明白了武修之所以稀少的原因。

成爲武修的門檻太高了,其一是沒有一套完整的修煉體系,他人所創造出的功法,也不一定適合後人。

比如唐傑創造出的這門魔般若,首先就要將龍象般若功修煉到十三層圓滿,有幾個人能做到?

而後要孕育出魔般若更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唐傑消耗了總共六縷先天之氣,纔是成功的令那黑蛋內的龍象巨獸破殼而出,換做其他人怕是直接被抽乾能量,當場身死了!

而修仙者不一樣,早已是有一套完整的修煉體系,只要有靈根,就能修煉,就能循序漸進,漸入佳境,壽命更比武者長,前期比武者還強的多!

武者根本連與修仙者爭奪資源的資格都沒有,這樣的情況下武修太稀少了。

而一些在武道一途資質出衆者,其實很多都是擁有靈根的,諸如摩羅,又比如渡覺就是此類。

多年以來,擁有成爲武修資質的人雖然少,但其實是有一些的,但其中大部分都去修仙了,比如渡覺就是個例子,像是摩羅這種一心向武,又資質出衆的終究是少數。

更難走,門檻高,上限低,壽命還短,有的選擇誰會選擇走武修一途?

綜合種種原因,才造成了數百上千年可能纔有一個步入武道,真正成爲武修的人誕生!

而且這還很難改變,除非有誰能夠證明武道修煉到極致,並不亞於修仙者中最強的強者才行,這太困難了,畢竟在修仙者的歷史上,可是有修煉成仙,飛昇仙界的大能出現的!

而武者,哪怕有武修誕生,但也沒聽說過哪個武修破開仙門,飛昇仙界了。

“不想那麼多了,我還是先研究一下我自身的魔般若吧,最好能夠開創出與之配套的招式。”

唐傑搖搖頭,將這些雜念甩出腦海,他如今需要做的,就是沿着武道這條路一直走下去,走到極限,走到最高峯,超越一切!

“魔般若,它的性質是力量的昇華,霸道剛猛……”

唐傑修出了全新的魔般若,則開始研究魔般若,準備根據魔般若的特點,結合自身的武學開創出與魔般若配套的招式。

防禦不可少,哪怕唐傑如今已經擁有金鐘罩,但他需要的是開創出獨屬於自己的招式,金鐘罩強橫,但終究是學來的,他要離了別人的武功也有獨屬於自身的絕學才行!

唐傑根據鐵布衫的特點結合魔般若,嘗試着開創出防禦類的招式。

呼!

唐傑將魔般若釋放而出,注入肌肉之中,在肌肉的表面凝聚出了一層厚重的龍鱗。

這每一片龍鱗都是獨立存在,都是魔般若的力量所化,都難以摧毀。

唐傑全身披着魔般若凝聚成的龍鱗,他靜心的感受着。

“這一招以魔般若凝聚成龍鱗密佈全身,就名爲堅不可摧龍鱗身吧!防禦力比起十二關金鐘罩遜色一籌……”

唐傑給這一招取名爲堅不可摧龍鱗身。

根據唐傑的感覺,龍鱗身的防禦力比起圓滿金鐘罩弱上一些,但勝過金鐘罩的方面則是攻擊,龍鱗密佈全身,唐傑拳腳造成的殺傷力將更強!

而後唐傑又結合龍爪手,開創出了一式爪法!

“嗤!”

唐傑龍鱗密佈的龍爪猛地向着虛空中一個劃拉,便聽到一連串的撕裂聲,那虛空中就像是被撕裂了開來一般,顯露出五道漆黑的裂痕。

“這一招名爲撕天裂地龍爪手!”

唐傑收回了手,滿意的點頭。

能夠做到撕裂空間,虛空留痕的,唐傑見過的只有一人,就是當日在魔巢之外,劍氣破空虛空,隔着千米的距離瞬間斬下兩位金丹境的那神祕劍仙!

如今的唐傑也能做到這一步。

然而便是拳法,唐傑則是以大力金剛拳爲雛形,結合魔般若的霸道勁力,來創造出一式拳法。

“轟!”

唐傑屹立在落日峯之上,他拳頭舉起,對着身前的岩石地面便是一拳怒砸而下,就彷彿象蹄踐踏,粉碎大地,天搖地顫!

“嘭!”

沉悶的炸響聲中,整座數千米高的落日峯都在顫抖,碎石飛濺,餘波擴散,將一顆顆完整的岩石給震碎成瀝粉!

當一切平靜下來,以唐傑拳頭落下爲中心,一個百米直徑的大坑裂開、浮現,就像是被一頭萬米巨獸給踐踏過似的。

“這一招……名爲力拔山河神象拳!”

唐傑眼眸中興奮的光芒,給這一招同樣取了個名字。

堅不可摧龍鱗身!撕天裂地龍爪手!力拔山河神象拳!

這三式招式,都是唐傑根據魔般若的特點開創出的招式,以魔般若來催動,威力堪稱恐怖!

開創這三種絕技,只花費了唐傑三天的時間而已。

以唐傑如今的悟性、天資和研究透徹七十二絕技的武學智慧,開創拳法、掌法之類的武技,反而是十分的簡單!

這一次閉關可謂是讓唐傑收穫巨大,實力暴漲,更是如同武道前輩那般,自創出獨屬於自身的武功!

而如今唐傑的潛能值也是暴漲到了700點的程度!自己開創武功,漲的潛能值非常多!

“先天之氣……我需要大量的先天之氣,魔般若要修煉到更高境界,需要大量的先天之氣,我自身要蛻變爲先天之軀,同樣需要大量的先天之氣!”

但也有讓唐傑煩惱的東西,那就是先天之氣,他需要大量的先天之氣。

魔般若的修煉消耗太大了,唐傑自身的恢復跟不上,得用先天之氣來補充。

而蛻變爲先天之軀,需要的先天之氣也不會少。

“這樣下去獵殺大妖的收穫都不夠啊!”

唐傑感覺有些頭痛,大妖的數量本就比較稀少,更別說獵殺大妖是有危險的,搞不好哪天會招惹到那種極爲恐怖的大妖!

“先回去吧。”

不眠之夜 唐傑也沒再想這麼多的煩心事,他已經一個月沒回無雙城了。

今天的無雙城依然是平靜無比。

“是……是唐傑大人!”

街道上,有許多武者見到唐傑眼中都露出敬仰之色。

如今的唐傑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武者了,是所有武者眼中的最強武者,更是因爲唐傑的原因,大夏皇朝境內有大量的武者,包括武道宗師都來到了無雙城。

在無雙城內的武道宗師數量都接近20個了,無雙城武道聖地的稱呼才真的是名副其實,這都是因爲唐傑的原因!

“唐大哥,你回來了?我去做你最喜歡吃的菜!”

唐傑回來,讓白風花無比欣喜,更親手下廚,要給唐傑做菜。

唐傑笑着點頭,這樣的日子很平靜,但唐傑也很享受,每日練練功、享受一下美食!

日子平靜的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 逍遙宮殿的塵囂散去后,蕭凌的身影現了出來。

望著蕭凌渾身浴血,血肉模糊的樣子,實在太觸目驚心了。

在這場對碰下,蕭凌雖然撐過了雲瓏的第二招,自身也受了極大的傷勢,甚至可以說半條命都沒有了。

「這小子命硬,這樣都沒死!」

光明帝國白袍人看著死撐著站立的蕭凌,眼中有著驚訝神色,似乎覺得蕭凌現在還能夠站立,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撐過我的第二招了。」

看著快要死掉的蕭凌,漆黑的眸子充滿了決然與堅毅,雲瓏柳眉微蹙,冷聲道:「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撐不過我第三招。你準備好了嗎?」

「來吧。」

蕭凌持劍而立,撐起身軀,沉聲道:「第三招,你儘管出手!」

蕭凌站的筆直,臉上沒有絲毫懼色,無論如何,他都要撐過第三招。

他不能現在就死在這裡,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去做,無論是報聖武院滅門之仇,還是找天影復仇,他都要親手去做!

「既然你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雲瓏美眸閃爍著異光,最終還是決定狠辣出手。

「光明決裁!神光之劍!」

雲瓏心神一動,光明武魂從其體內升騰起來,隨後她雙手捏訣,光明武魂直接衍化城一把巨大的光明長劍。

這把光明長劍散發著無上的聖威,猶如天上降落人間的神劍一樣,令人心生膽怯!

「大小姐的絕殺技!」

光明帝宮的白袍人看見這一幕,皆是動容起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對付蕭凌這個螻蟻,雲瓏竟然施展出了本命絕殺技。

「神光之劍一出,就算帝域的諸多天才都無法抵擋,更何況區區六星武皇的蕭凌!」

報告上將,萌妻來襲! 光明帝宮的白袍人可是見識過雲瓏的絕殺技,在雲瓏巔峰實力的時候,此技一出,帝域諸多超級勢力的天之驕子,都只能自愧不如。

「主人,快將我拿出來,我可以幫你抵擋這道攻擊。」

在蕭凌體內,帝皇劍感受到蕭凌的危機后,小蓮立馬出聲說道。

「主人,我一出,這等攻擊根本破不開我的防禦!」

除了帝皇劍,荒天塔也穩穩作響,小荒想要出來助蕭凌一臂之力。

「你們不用出手。」

蕭凌搖了搖頭,心道:「我只想用自己的手段,抵擋曦兒姐姐的第三式!」

「可是,主人現在的傷勢,根本不足以抵擋這第三式攻擊。」

小蓮道:「神光之劍,這是武魂本命攻擊,並且,這道攻擊比之前兩道攻擊還要強大數十倍!」

「小蓮所言極是。」

小荒道:「主人,將我們放出來。我們兩個隨便一個,都能夠幫你抵擋住這一招。」

「謝謝你們的好意。」

蕭凌拒絕道:「雲瓏她自然也擁有強大的玄器,她到現在都沒有用,並且只用六星武皇的實力與我對決,我若是借用外物,根本勝之不武。所以,我意已決,你們不必勸我。」

說罷,蕭凌將帝皇劍與荒天塔壓制在體內,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握起了無鋒劍,目光望著神光之劍。

從神光之劍上面,蕭凌感受到了致命的殺機。

「血龍。」

蕭凌心神一動,將血龍放了出來,護在周身。

同時間,他瘋狂的運轉逆血神功,恢復著自身的傷勢。

「劍噬乾坤!」

蕭凌一劍再度揮了過去,這已經是他獨步九劍當中,領悟出來的最新一式,比起第一次施展的時候還要強大。

強悍霸道的劍氣朝著神光之劍呼嘯而去,只不過,在神光之劍的威壓之下,蕭凌的攻勢猶如飛蛾撲火一樣。

「去吧。」

雲瓏也沒有猶豫,玉手一揮,神光之劍呼嘯而出,直接轟在了蕭凌的攻勢上面。

轟隆隆。

蕭凌的攻勢並沒與抵擋住神光之劍,神光之劍直接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碾壓了蕭凌的攻勢,然後去勢不減,朝著蕭凌轟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