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的心裡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心中滿滿都是愉悅與幸福的感受。他以偉大無私的愛待她們,而她們也以溫柔寬容回報他,一家人大團聚,這不就是他想要的嗎?

這個時候他好想從床上爬起來,將她們摟在懷裡憐愛,可他還是將這股子衝動壓制了下去。他現在還在裝昏迷,裝失憶,這個時候要是爬起來表白,那就穿幫了。

申屠天音淚眼迷濛,「我們說了這麼多,可我們的老公卻還處在昏迷之中,就算醒來他也失去了記憶,根本就不記得我們,我們該怎麼辦啊?」

憂愁和壓抑的氣氛有回到了這個房間之中,女人們的情緒很快又低落了下去。

夏雷的心裡暗暗著急,「我要不要現在就醒來,然後告訴她們我已經恢復記憶了?可是這樣的話未免也太假了吧,不行,我得再忍忍……」

為了將來的幸福及性福生活,他必須得忍啊。

又是幾分鐘的沉默之後,凡凡突然拍了一下她的額頭,激動地道:「我想到了一個辦法!」

女人們的視線瞬間聚集到了凡凡的身上,異口同聲,「什麼辦法?」

凡凡說道:「你們難道忘記了嗎?我們等於是用我們的奶哺育了一個神出來,我們為什麼不用我們的奶喚醒他的記憶呢?我有一種直覺,我們的奶能喚醒他的記憶,就如同我們的奶促進了他的進化一樣。」

這真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是啊,當初正是她們用她們的奶哺育出了一個強者,為夏雷成神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現在她們的神之老公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失去了記憶,可他畢竟是神啊,給他餵奶,很有可能就能喚醒他的記憶!

躺在床上的夏雷聽到凡凡的這個提議,他都忍不住想跳起來抱著凡凡親一口了,這簡直是一個絕妙的好主意啊,不僅給了他裝失憶的台階下,還給了他重溫舊奶的機會!

不等別的女人做出反應,凡凡就開始解紐扣了。

「現在就要給他喂嗎?」申屠天音一臉的羞紅,在六個地球世界的妻子之中這顯然是最害羞最正經的那一個。夏雷要是和她單獨在一個房間之中,那麼做什麼都沒有問題,她也不會在乎他有一些什麼讓她難為情的要求,可是當著另外五個姐妹的面給夏雷餵奶,她就有點放不開了。

凡凡說道:「天音,老公他現在昏迷不醒,這是我們給他餵奶的機會。如果他醒了,說不一定他還不會吃我們的奶呢。他醒來要是要走,我們誰能留下他?機會只有一個,喂吧!別難為情了,沒什麼好難為情的!」

「嗯!」申屠天音重重地點了一下頭,也勇敢地將身上的長裙的拉鏈拿了下去……

美景、醇香的奶,突然呈現在眼前的一切對於夏雷來說仿若夢境。他感覺他就像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夢,無法醒來。

「老公,你千萬要醒過來啊,你要是昏迷不醒,我們和孩子們可怎麼辦啊……」凡凡一邊給夏雷餵養,一便自言自語,她的聲音哽咽。

「老公,你一定要恢復記憶,你不能忘記我們……」申屠天音餵養著夏雷,心裡滿是過去的回憶。

女人們一個個都餵養了夏雷,然後圍著他,等著「奇迹」出現。

「他沒有反應啊,凡凡,你的法子會不會沒有用?」

凡凡的嘴角一撇,嚶一聲就哭了起來。

卻就在這個時候,夏雷的身上突然綻放出了五顏六色的能量光,那些能量光就像是一片片花瓣一樣懸浮在虛空之中,整個屋子就像是夢境一樣美麗、浪漫卻又是那麼的真實。

凡凡頓時就不哭了。

「老公?」龍冰激動地道:「你怎麼了?」

夏雷忽然睜開了眼睛,「啊……」

「老公?」

「老公!」

「老公你醒啦!」

「快看看我們,你還記得我們嗎?」

女人們七嘴八舌,場面有點亂,可那情感卻是人世間最真摯的情感。

夏雷的視線掃過一張張面孔,眼神迷離,然後猛地坐了起來,「我的天啊,我回家了嗎?我是怎麼回家的?哎喲,我的老婆們啊,阿冰、思瑤、天音、凡凡、如意、語嫣……我想死你們了!」

如果前面的戲打九十九分的話,那麼醒來之後的部分就只能打一分了,加起來是一百分。

可平安居的女人們哪裡還能想到別的,夏雷蘇醒,還記起了她們,這對於她們來說就是天大的喜事了。女人們一個個喜極而泣,一個個撲倒了夏雷的身上,一個個都有說不完的情話。

接下來的場面就更亂了……

反正,正好是天黑,宜睡覺。 陽光碟機散了黑暗,天亮了,山林間還縈繞著一層薄薄的霧氣,它們固執與太陽爭鬥,不肯離開這美麗的世界。可該離去的始終都要離去,而該醒來的始終都要醒來。

夏雷已經很久沒有睡過這樣的覺了,就在過去的夜他美美地睡了一覺。他還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他帶著他的妻子兒女們來到了一個美麗的星球,那個星球很大很大,比希望之星還要大。他在一塊美麗的湖泊旁邊建了一所房子,他的妻子們在長凳上聊天,用不同的語言。他坐在一大群兒女旁邊,給他的孩子們講故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的妻子們都老了,可他卻還依舊年輕,與現在一模一樣……

突然夢想,他驚坐而起,一頭的冷汗。

幾個妻子也被他驚醒,一個個緊張地看著他。

這畫面絕美誘人,卻又顯得有些奇怪。

「老公……」凡凡緊張兮兮地道:「你怎麼了?」

「你別嚇我們啊,你不是都好了嗎?」江如意的聲音,就這麼一點點的時間裡已經帶了點要哭的味道了。

夏雷笑了一下,「你們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你做了一個什麼夢?」唐語嫣追問。

夏雷猶豫了,「我……」

申屠天音、龍冰和梁思瑤眼巴巴地看著他,對他做的夢似乎有著很強烈的好奇心。她們雖然沒有追問他什麼,可他卻能看出來她們很想知道他做了什麼夢。

夏雷的心頓時柔軟了,他將申屠天音和唐語嫣摟在了懷裡,「好吧,我就告訴你們。我夢見我帶著你們去了一個很美麗的星球,我在一個湖邊建了一座房子,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快快樂樂地生活著,每天看日出日落,可是……」

「可是什麼?」江如意笑著說道:「這樣的日子很好啊,我就喜歡這樣。」

夏雷說道:「可是你們一天天老了,而我卻一點都沒有變,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女人們頓時愣住了,房間里的氣氛也悄然變了。夏雷回來了,也記起她們了,她們還和他渡過了荒唐而美妙的一夜,這似乎是幸福來敲門,她們可以快快樂樂,倖幸福福地渡過餘生。可是,夏雷不會老,她們卻會老。她們現在都才二十多歲,當她們五十六十,七十八十的時候,她們的頭髮白了,臉上滿是皺紋了,不再嬌美如花了,可夏雷卻還是現在這個樣子。那個時候,就算他不會嫌棄她們,可她們還能像昨晚那樣,與他一起激情釋放嗎?

夏雷忽然笑了,「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這只是一個夢而已。」

申屠天音滿懷傷感,「老公,雖然是一個夢,可是著一天終究會到來啊,那個時候我們都老了,你卻還這麼年輕,我們知道你不是那種喜新厭舊的男人,可是……我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她說的是真的。不只是她,另外五個女人有同樣的感受和思考。當那一天來臨,她們人老珠黃,她們怎麼還能像現在一樣與他在一起?

夏雷笑著說道:「你們好像忘了一件事。」

「我們忘了什麼?」梁思瑤直盯盯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你們嫁的人是唯一,這個宇宙的唯一,我豈會讓你們在我的有生之年老去?我又怎麼捨得你們有一天老死而離開我?從現在起,我要改善你們的基因,開啟你們的進化之路。我要把你們一個個都變成千年妖精,不萬年妖精。」

「你……你是說我們能活一千年?一萬年?」凡凡一臉驚呆的表情,「那怎麼可能?」

一片金色的能量光突然從夏雷的身體之中釋放了出來,六個女人都被源力能量籠罩了起來。他的源力能量進入她們的身體,快速地糾正構成生命的DNA的錯誤。還有她們生活了這二十幾年器官所受到的損傷和病變的地方。

「這是什麼?感覺好舒服。」凡凡驚訝地道:「這感覺好奇怪,好像身體和靈魂都洗了一個澡一樣。」

龍冰也說道:「我從來沒有這麼輕鬆的感覺,老公,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源力從女人們的身體之中離開,然後回到了夏雷的身體之中。地面上卻多了一灘黑色的污漬,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夏雷說道:「看見地上的髒東西了嗎?那些東西都是你們身體之中的髒東西,我已經幫你們清理了。就這一次清理,你們活個一百五六十歲都不是問題。不過這只是第一步,跟我去懸浮城吧,我給你們準備了完美的AE膠囊。服下之後,你們才會真正開啟進化之路,獲得強大的力量,漫長的壽命。」

「老公你真好!」凡凡激動了起來,「我要跟你去宇宙之中探險,我要活很多很多年,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別的女人雖然沒有說什麼,可她們一個個的眼睛里都充滿了憧憬和激動的神光。活一千年一萬年,這是多少人的夢想啊,沒人不想自己青春永駐,可從來就沒有人能實現這個願望。現在,夏雷隨隨便便就給了她們這樣一個天大的造化,她們又怎麼能不高興激動呢?

「那個……」申屠天音欲言又止。

「天音,你想說什麼?」夏雷的心情大好。

申屠天音說道:「昨天晚上在你醒之前我們看到了一些影像,我們知道你在另外兩個世界也娶了妻子……她們、她們會不會不歡迎我們?」

終究還是要面對這個話題的。

夏雷的心裡既尷尬又緊張,「那個……不會,絕對不會,她們都很好相處,嗯嗯,那個,我們走吧。」

「我去我房間拿上槍。」龍冰說。

唐語嫣拉住了她,「你覺得槍有用嗎?那裡面可有一隻不死火鳥,那可是神話故事裡的鳳凰啊。」

梁思瑤說道:「我不管,反正那些女人欺負我們,我們就……欺負你兒子!」

夏雷湊了過去,在她的秀額上親吻了一下,「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們。現在是一家人團聚的時候,我們走吧。」

女人們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沒人發號施令,可交換了眼神之後她們紛紛從床上爬了起來找各自的衣服穿上。

美景當前,夏雷有些迷醉。

「哥哥!哥哥!」夏雪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

夏雷從床上一躍而下,便在這個過程之中他的衣服都回到了他的身上。他伸手要開門,身後卻傳來了唐語嫣的聲音,「等一下……阿冰,幫我拉一下拉鏈。」

夏雷心中一片莞爾。

等到妻子們收拾好了身上,他才伸手打開門。

夏雪就站在門外,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分外美好。她的丈夫柳正男也來了,就站在她的身後,很激動的樣子。

「哥哥!」夏雪一頭扎進了夏雷的懷中,眼淚奪眶而出。

夏雷摟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說道:「肚子這麼大了不要做這麼大了就不要做這種劇烈的動作嘛,傷著孩子怎麼辦?好了,好了,別哭了,我回來了。」

夏雪卻還是哭,這是喜悅和激動的眼淚。

柳正男沖夏雷微笑,「哥,我就不往你懷裡扎了,也沒有我的位置。」

夏雷笑了笑,「什麼時候回來的?」

柳正男說道:「我們在網上看到了關於你的視頻,我們猜你會回來,所以我們就連夜從蜀都飛過來了。」

這時夏雪從夏雷的懷裡抬起了頭來,用拳頭砸了一下夏雷的胸膛,「哥你真狠心,回來了也不打個電話,你心裡還有我這個妹妹嗎?」

夏雷有些尷尬,「我……」

江如意說道:「小雪別鬧,你哥失去記憶了,昨晚才恢復。」

「我在視頻里看見了,可是……」夏雪移目如意,「嫂子們是怎麼幫助我哥恢復記憶的?」

這就尷尬了。

這時又有一群人走了過來,每一張都是熟悉的面孔,生肖戰隊的七個成員,還有四個女騎士。

「老大。」七個生肖戰隊的成員對夏雷鞠躬致意。

夏雷說道:「等一下我帶你們去見一見你們的老朋友。」

月野杏子好奇地道:「老大,你要帶我們見誰?」

夏雷笑了笑,「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四個女騎士走了上來,對著夏雷手划十字,二話沒說就要往地上跪。夏雷慌忙用自然能量托住了她們的膝蓋,「你們四個每次見我的面都要這樣嗎?以後不許了。等一下我也帶你們去一個地方,讓你們開開眼界。」

喬凡娜滿目崇敬地看著夏雷,「主人啊,你要帶我們去天堂嗎?」

夏雷,「……」

夏雪說道:「哥,你們要去什麼地方?我也要去,這一次你不能丟下我就走。」

夏雷笑著說道:「這次肯定要帶上你,你也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

夏雪好奇地道:「誰啊?」

夏雷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先不說,給你一個驚喜。」

夏雪抹了一下眼角的淚痕,給了夏雷一個白眼,「你回來就是給我的最大的驚喜。」

千軍說道:「老大,外面有很多人要見你,都是來自京都的大人物,你……見不見?」

夏雷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笑著說道:「不見,對我來說你們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走吧。」

「去哪?」千軍問。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片金光便籠罩了過來,然後他什麼都看不見了。 將地球上的妻兒帶到懸浮城上去,這是夏雷這次回地球世界的最大的心愿,現在他實現了這個願望。現在他就要實現這個願望了,他用源力能量籠罩了六個妻子,七個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四個女騎士,還有夏雪和柳正男夫妻的那一兩秒鐘的時間裡,他已經將七個還在各自房間里睡懶覺的孩子們帶了出來,然後裹帶著所有人一飛衝天。

女人們想要提醒孩子的時候,孩子已經在她們的懷中了,且還都睡得跟小豬似的。而她們卻還來不及感受一下,雙腳已經來到了懸浮城的地面上。

金色的能量光消失,宛如仙境一般的懸浮城進入了所有「訪客」的視線。黑色的反射著「陽光」的幽靈塔,金碧輝煌的銅雀宮與龍宮,巍峨的世界之石石山。成片成片的奇花異草,果木森林等等。這裡的一切都讓第一次來到懸浮城的人感到驚奇,懷疑自己是進入了夢中的仙境。

夏雷笑著說道:「歡迎來到懸浮城。」

他的聲音這才將一大群發獃的人喚醒過來。

「老公……」申屠天音說話的聲音顫顫的,「這、這是真的嗎?」

夏雷對她微笑,「當然是真的,你可以觸碰這裡的一切,你也可以品嘗那些奇特的果子,它們都是植物世界的瑰寶,對你們的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龍冰伸手在夏雷的胸膛上打了一拳,發出了咚一個響聲。

夏雷愣了一下,「你打我幹什麼?」

龍冰說道:「果然是真實的,我打你是想證明我不是在做夢。」

夏雷,「……」

「兒子,快醒來,不要睡了。」唐語嫣搖醒了懷中呼呼大睡的夏達旺。

夏達旺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又睡了過去。

唐語嫣鬱悶地道:「真是一隻小懶豬。」她看著夏雷,一臉的俏媚,「他一定是學你,你小時后就是一隻小懶豬。」

夏雷笑著說道:「我來抱孩子吧。」

不等唐語嫣將夏達旺抱給夏雷,七個孩子都從各自母親的懷中懸浮了起來,飛到了夏雷的頭頂上,圍成了一個圓圈。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有你這麼帶孩子的嗎?你還真是懶啊,難怪你的孩子們也懶。」

夏雷湊到了梁思瑤的耳邊,細聲說道:「當然,是我的種子當然像我。」

梁思瑤的臉頰頓時紅了一片,然後她想到了昨晚發生的什麼,腿也有些軟了。如果不是這裡還有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四個女騎士,她真的會咬夏雷一口,報一報昨晚的仇。

這時一個個白幽靈從幽靈部落的房屋之中走了出來,有的手裡捧著果盤,有的提著花籃。男人和女兒,孩子和老人全都跪在了通往世界山的必經之路旁邊,將裝滿奇異鮮果的果盤,裝滿鮮花的花籃捧著舉過頭頂。

夏雷並沒有讓他們這麼做,可對於白幽靈來說他就是賦予他們生命和自由的神。「唯一之日,自由之時」,這是白幽靈部落的古老預言,它應驗了。見神,豈能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