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們現在就簽署相關協議吧。當然,你交出了公司的股份,JYP公司和我私人是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待到崔老虎的社團完全被瓦解了之後你便可以提前退休。

而你在退休了之後會得到一筆豐厚的退休金,足夠你後半輩子養老以及供應你的一家老小了。」

徐俊涵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徐詔言遞過去了一個眼神,徐詔言立即會意,並且走出了這間密室。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里,走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徐詔言打開了電腦,隨後便是列印出了一份關於張錫浩交出自己手裡所持有的JYP公司的股份以及將手中的權力逐漸轉換的協議書列印了出來。

拿著列印好了的協議書,徐詔言重新走回到了這間密室里。

而這個時候,徐俊涵也已經把綁著張錫浩手腳的繩子都給解了下來。

「看一下,沒有什麼異議和問題的話,就在這份協議書上籤個字吧。」

徐俊涵看了一眼徐詔言遞給他的那份協議書,然後就把它交到了張錫浩的手中。

張錫浩的雙手哆嗦著,只要在上面簽字,那麼他這些年在在JYP公司經營許久的一切成果將會蕩然無存,而他日後也成為了一個徒有其名手中毫無權力的理事。

可是,他已經是沒有絲毫的選擇,誠如老話所說,成王敗寇,他的計謀既然失敗了那麼就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張錫浩的身子微微發抖,最終他深吸了一口氣,拿起筆在協議書上籤了字,並且還按下了自己的手印,而就此,一切都塵埃落定了下來。

而就在簽完這份協議書之後,張錫浩的臉色瞬間就變得蒼老了幾分下來。

畢竟,這一次給他的重創確實太大了一點兒。(未完待續) 「既然協議書我都已經簽了字,而且也已經按了手印了,那麼我現在就可以離開這裡了吧?」

張錫浩咬了咬牙之後,開口問道。

「不好意思,你現在暫時還不可以離開這裡。」

沒想到,徐俊涵竟然搖了搖頭,說道。

「你說什麼?」

在一聽到徐俊涵的話之後,張錫浩立馬就呆住了。

隨即他又驚又怒地說道:「我答應了你的一切條件,你竟然出爾反爾,是不是有點兒太過分了啊?」

「你著什麼急啊?我有說過一直不放你走這樣的話嗎?」徐俊涵表示自己可不會慣著他的這些毛病,直接一句話回懟了回去,「讓你留下來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原因。」

一句話直接懟得張錫浩不敢說話了。

「其實讓你留下來,也不是什麼別的原因。只是想要從你的嘴裡面來了解一些消息而已,一些和JYP有關的消息而已。」

徐俊涵很難得的解釋了一下他的意思。

「你想要知道些什麼?」

雖然對於徐俊涵的話感到很奇怪,但是張錫浩還是問道。

「之前我看你對於振英哥根本就沒有那麼嚴格的上下級觀念,而振英哥似乎拿你也沒有什麼辦法,這是怎麼回事啊?」

徐俊涵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開門見山一般地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額……」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在剛一聽完徐俊涵的問題之後,張錫浩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半天不發一言。

「怎麼了?聾了還是啞巴了?」

看到張錫浩沉默下來之後,徐俊涵有些不耐煩了,連忙喊著說道。

「不知道你對於JYP的內部情況,到底了解多少呢?」

過了好久,才聽到張錫浩那低沉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

聽到張錫浩的問題之後,徐俊涵搖了搖自己的頭。

他本來就是才剛加入到JYP之中,除卻之前的那一次,他和朴振英大致聊了一下之外,他對於目前JYP的內部情況根本一點兒都不了解好嗎?

「那你既然是被朴社長邀請加入我們公司的,那麼換句話來說的話,你應該就是屬於朴社長這一派系的吧?」

張錫浩又問道。

徐俊涵有些疑惑了起來。

派系?貌似他不屬於任何一個派系吧?

不過,既然張錫浩已經這樣說了,而且他也確實是朴振英邀請之後加入公司的。

他也就打了個哈哈,隨口說道:「是啊,但是那又怎麼了?」

「那你應該知道,目前公司里現在有另外一個派系正在崛起,企圖和朴社長分庭抗禮,甚至還想要奪取朴社長的一切權利。」

張錫浩在說到這裡的時候還專門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徐俊涵的表情,在看到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之後,這才繼續說道:「而我,其實也是屬於這個派系的人。」

「你是林宰賢手底下的人?」

徐俊涵語氣平淡地說道。

「你知道?」

這一下,就輪到張錫浩很驚訝了。

「大致了解過一些罷了。」

徐俊涵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想就這件事情多說些什麼。他繼續示意張錫浩道:「行了,你繼續說下去吧。」

「林理事是我們公司的第二股東,他手中所持有的股份數量僅次於朴社長。本來我們公司的另外兩個大股東是現在BigHit的社長以及Cube的創始人兼社長的。」

張錫浩又說出了一個徐俊涵原本並不清楚的秘辛,「而就在他們選擇從JYP獨立出去的那個時候,林理事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從他們的手裡各自套出了一些股份,也因此就一躍成為了公司的第二號股東。」

「哦?看起來這個人倒是也有一些手段的啊。倒也是不簡單啊。」

徐俊涵沉吟了片刻,自言自語道。

「而這個時候,由於手中的股份急劇增多了起來,林理事的野心也是逐漸膨脹了起來。他已經不再滿足於當個第二股東以及一個沒有什麼大權利的理事了。」

「所以,他就打算取振英哥而代之?」

說到這裡的時候,徐俊涵自然是明白了林宰賢的企圖到底是什麼了。

「是的,沒錯。」

張錫浩點了點頭,認可了徐俊涵的說法。

「可問題是,單憑這樣,他林宰賢就能扳倒振英哥的嗎?那恐怕不可能的吧?」

徐俊涵嗤笑了一聲之後,語氣有些不屑地說道。

「確實是這樣沒錯,林理事策劃了多次,也沒有能夠扳倒朴社長。不過,隨後又發生了兩件事情。」

張錫浩又說到了一件事情。

「哦?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徐俊涵現在對於這件事情愈發變得感興趣了起來,這派系之間的鬥爭根本就不亞於一場宮斗大戲啊,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其一就是因為當初朴社長的決策失誤,當時他不顧眾理事股東的反對,強行把WonderGirls拉到了美國。

結果,WonderGirls出道失敗,站不穩腳跟,回來之後就連韓國市場都丟了個一乾二淨,被少女時代全面佔領。」

張錫浩頓了頓之後繼續說道:「因為這件事情,JYP的股份大損,一眾股東及理事對朴社長都很不滿。

而那個時候的林理事覺得這會是一個好機會,就發動了一次奪權活動。

不過,很可惜的一點是,雖然很多股東和理事對於朴社長的決策都很生氣,但是打從心底里還是很信任他的。

所以,林理事的奪權行動自然是宣告失敗了。」

徐俊涵輕輕點了點頭,同時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此間幾年時間裡,林理事也曾經無數次策劃過奪權行動,但是沒有一次成功過。所以,他也只好頻繁在公司里搞些小動作,企圖給朴社長上點兒眼藥。」

「上眼藥?恐怕他就連上眼藥這種事情都從來也沒有做到過吧?」

徐俊涵的話語之中,毫不掩飾對於林宰賢的不屑。

張錫浩沒有說話,不置可否。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裡,林理事又策劃了一場陰謀,企圖從朴社長的手裡奪取最高的權利了。

而且,看樣子,似乎這一次林理事是勢在必得的。」

張錫浩又說出了一個徐俊涵不曾了解到的重磅消息。

「哦?此話怎麼說?」

聽到張錫浩這樣說之後,徐俊涵頓時有些坐不太住了。他林宰賢到底是憑藉什麼可以有底氣這樣說的啊?

「這一次,不知道林理事從哪裡拉到了背景相當可怕的合作夥伴和他聯手,而那個人似乎也對於JYP非常感興趣。

所以這一次,據說他們拉攏了不少股東和理事和他們站在一起,就要在這一次的股東大會上對朴社長發難了。」(未完待續) 「呵呵,算盤打的倒是挺響的。」

徐俊涵嗤笑了一聲,用一種不屑一顧的語氣說道。

張錫浩頓時就變得噤若寒蟬起來,不敢再說話了。

「不過,就憑他們?這一次也不可能會成功的。我徐俊涵發誓,絕對不可能會讓他們的陰謀得逞的。」

徐俊涵語氣斬釘截鐵地說道。

為了自己所愛的人,他必須要為她們撐起一片天來。

聽到徐俊涵的話之後,張錫浩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了。

於情理上來說的話,他這樣的行為已經算是背叛了林宰賢了。

因為此時手頭上沒有了股份的他對於林宰賢來說根本就連一丁點兒的作用都沒有。

所以,這一次的股東大會,他也就不打算參與進去了。

而徐俊涵的想法則是,如果任由林宰賢把朴振英給趕下台去的話。那麼,JYP公司勢必要遭到重創而元氣大傷。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連Got7原定的出道計劃恐怕都得暫時擱淺了。

那就更不用說6Mix計劃和日本女子組合了,更會是無從談起的事情。

徐俊涵一定會竭力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因為,那些女孩子們為了出道已經花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了。

她們再也經受不起折騰和打擊了。

……

從徐詔言那裡出來之後,徐俊涵開著車先去公司和咖啡館轉了一圈,閑來無事的他就直接開著車回家了。

畢竟,家裡還有著一個初為女人的小妖精躺在床上不舒服呢。

因此,心急如焚的他想要趕緊回家照顧Sana醬。

因為徐俊涵心繫Sana的身體狀況,所以一路上他開車開的飛快。

沒多久,他就回到了家。

打開大門,飛快的換了拖鞋,徐俊涵就直接朝著樓上走去。

來到Sana的房間門前,徐俊涵深吸了一口氣,把手放在門把手上,就直接打開了房門。

走進房間里,只見Sana正緊閉著雙眼,躺在床上沉睡著。

徐俊涵從書桌旁搬了一張椅子過來,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Sana。

Sana睡的很香很沉,看起來是昨天晚上的激烈運動真的把她徹底累壞了。因此,就連徐俊涵走進房間時發出來的聲音都沒能把她給驚醒。

「Sana寶貝怎麼就可以這麼美呢?」

看著Sana那不染塵俗的俏麗臉蛋,徐俊涵忍不住犯了花痴。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眉若遠山,眼若秋水,瓊鼻櫻唇,精緻白皙的臉上淌著一絲雋秀清麗之色。

然而,這個妹紙今生今世都是屬於他的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從他的身邊把她搶走。

徐俊涵越看越覺得有些忍不住,微微探過身去,在Sana那光潔白皙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而Sana也只是嬌吟了一聲,卻沒有馬上醒過來。

吻完之後,徐俊涵就趴伏在床邊,也是沉沉睡了過去。

……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Sana其實是被餓醒的。畢竟,經歷了一整晚的激烈運動之後肚子里早就已經空空如也了。

因此,在之前徐俊涵醒過來之後,在發覺時間也不早了的時候,特意去樓下廚房做了一堆Sana愛吃的飯菜,然後跑到樓上來準備喊Sana起床吃飯。

不曾想到,Sana自己已經醒過來了。

在見到徐俊涵之後,Sana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伸手摟住了徐俊涵的脖子,嘴裡發出了宛如小貓撒嬌一般的甜膩聲音:「歐尼醬,我這是在做夢嗎?」

「好了,別撒嬌了,快放手。」

徐俊涵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說道。

「不放,我就不放。」

Sana宛如撒嬌一般的鼻音再度響了起來。

「不要鬧了,你該下去吃飯了。吃完飯接著休息一下,早點兒調養好身體,你的課程可千萬不能落下啊。」

「那我要歐尼醬抱我下去吃飯。」

Sana再度提出了一個要求。

「真是拿你沒辦法。」

徐俊涵輕嘆了一口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