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頭有八片陣法氣場守護,不會被輕易攻破。

不妙的是,白脊鴉群不再攻擊牆頭,直接破壞鎮中的房屋,威脅很大。

更令人頭疼的是那些鑽地進入鎮中的赤毛鼠,它們雖然生性並不兇殘,在這種血雨腥風的氣氛侵染下,也會主動攻擊人類。

何況,它們不久前剛剛目睹過人類高手攻擊它們的族群,殺害了它們的首領。

它們也是有仇必報的族群! 「屠青、屠猛,赤毛鼠**給你們了。」

林辰吩咐一聲,而後又進了一片陣法氣場中。

屠青與屠猛都是四象境修為,他們的氣場能夠籠罩的面積不小,再加上他們的移動速度很快,完全能夠彈壓沒有四級首領的赤毛鼠群。

剛剛進入一片陣法氣場,林辰很快又從中沖了出來。

他落在了牆根下,看著此處的依雲,很認真地問道:「如果事態失控,你能自保嗎?」

依雲沒有多想,點了點頭。

點頭過後,她就後悔了——

自己在林辰面前只是剛剛開始修鍊的小姑娘,怎麼可能在事態失控后能夠自保呢?

故而,在迅速思量后,她又補充說道:「領主大人不必為我擔心,無論能不能自保,依雲都不怕。」

她是故意強裝鎮定,而且有意讓林辰看出她的這個心態。

「這是一塊下品的遁空靈符,如果遇到危險,你可以用體內靈氣將它催動,然後逃走。」

林辰兌換了一塊遁空靈符,將之交到依雲手中,還是覺得不夠穩妥,又兌換了一塊下品的金鐘靈符。

「這是下品的金鐘靈符,也能以靈氣催動。」

林辰接著囑咐道:「以遁空靈符也躲不掉危險的話,就催動這塊金鐘靈符,屠青與屠猛應該能及時出手救援。」

將金鐘靈符也塞進依雲手中,他才轉身而去,繼續投入到戰鬥中。

看著林辰離去,一手攥著一塊靈符的依雲,表情平靜,內心深處涌動出了一絲暖意。

她能看出,林辰雖然對她有懷疑,也有過試探,但確實比較關心她的安危。

這種被關心被照顧的感受,她以前從未有過。

她不知道的是,耗費了二十二萬點經驗值兌換那兩塊下品靈符,林辰其實有些肉疼的。

只不過,激戰正酣之際,他的肉疼感覺只存在了片刻時間。

他還無法確定依雲一定有問題,不想拿她的性命賭一把,畢竟她一直對他伺候得很好。

這樣一個可人兒,若是僅僅因為他的懷疑,年紀輕輕就消香玉隕,他於心難安。

這些日子來,他已經習慣了她的伺候,哪怕她的行為可能存有目的性。

男人嘛,有個年輕漂亮的女生天天陪在身邊,有誰能拒絕呢?

特別是林辰這樣的正兒八經的戀愛都沒談過一次的地球宅男,遇到這種夢寐以求的事情更無法輕易割捨。

……

……

不得不說,屠青與屠猛確實厲害,二人分頭行事,以氣場內的氣機波動來搜尋修鍊有成的赤毛鼠很簡單。

二、三級的赤毛鼠,不僅對他們毫無威脅,一旦遭遇,就會被他們輕鬆打成重傷垂死,難以動彈。

普通的或一級赤毛鼠,威脅不大,普通鎮民就能應付。

那些不必維持旗陣,不用催動旗幡的開脈境鎮民,也在鎮中四處殺敵,保護鎮民。

即便如此,大量的赤毛鼠湧入鎮中,也造成了很大危害,鎮民的傷亡在不斷增加。

整個鎮子處處狼藉,一片大亂。

夜風裹著濃郁的血腥氣味,四處飄蕩,有失去親人的婦人在哭泣,有受到驚嚇的孩子在驚叫……

這次獸潮的規模不算龐大,但也不算小,屬於無數次獸潮中的一般水平。

然而,以往的獸潮不會過度集中於某一個或某一片區域,這次則明顯不同。

以往,獸潮若是在某處受阻,通常會選擇直接繞過,最多就是留下一股繼續圍困。

這次的獸潮似乎就是沖著蛇山鎮來的,目的性極強!

就算暫時無法參與到進攻中的獸群,也沒有離開,沒有去攻擊別的村鎮。

一波接著一波的衝擊,縱然是有八片旗陣的防護,蛇山鎮遭受的壓力也是無比巨大的。

若是以前,連一個四象境高手都沒有的蛇山鎮,遇到如此規模的獸潮,早就被夷為平地了。

對方也付出了極大代價,只要落入到旗陣的陣法氣場中,幾乎必死無疑,鮮有例外。

林辰早已忘記了對生命的尊重,殺紅了眼的他,越殺越起勁,彷彿變成了一個嗜殺的魔頭,渾身鮮血淋漓。

望雲城的支援沒來,按說獸潮剛剛爆發,望雲城領主就能收到消息,此時應該能夠趕來的。

白銀級的領主,豈能沒有飛行靈器?

高級的沒有,下品的飛行靈器肯定是有的。

當然,林辰也沒有指望望雲城的高手能夠前來支援。

他不僅在陣法氣場中收割著,偶爾也會落入鎮子裡面,斬殺那些重傷垂死的二、三級妖獸。

……

……

可能是已經摸清了蛇山鎮的底細,獸潮中的四級妖獸終於行動了。

它們出自於不同族群,有的是飛禽,有的是走獸,皆是常年在雲隱山脈的北方邊緣地帶修鍊,對北方的人族世界比較了解。

正是因為了解,所以它們顯得很謹慎,沒有一上來就現身攻擊。

最關鍵的是,它們知道蛇山鎮新來的領主,具備斬殺四級妖獸的能力。

不論是不是飛禽,這些四級妖獸都是飛身到了空中,繼而落入蛇山鎮中。

它們已經知道四面圍牆存在著強悍的陣法,不敢硬闖,只能越過。

鎮子裡面不能布置太強的陣法,普通鎮民根本經受不住陣法的影響。

還在陣法氣場中收割經驗值的林辰,很快就發現了大批四級妖獸闖入鎮中。

「總算是等到你們了!」

他沒有畏懼與擔憂,反而冷笑了一聲。

為了應對這次的獸潮,他兌換旗陣、靈器等花銷,用掉了近百萬經驗值,但是在這段時間,他無情斬殺了大量的二、三級妖獸,獲得了超過兩百萬的經驗值,不僅沒賠本,反倒賺了很多。

此時此刻,他的系統經驗值的準確數額為3354370點。

帶著大量的經驗值,他從牆頭飛掠到了鎮中,來到了屠青與屠猛身邊。

「你們倆準備一下,我要給你們升級了!」

林辰先打了招呼,而後開始激活已經兌換的領衛升級卡。

從四象境一階到二階,從二階到三階,除了領衛升級卡之外,都是需要額外扣除二十萬點經驗值。

將屠青與屠猛全部升到四象境三階,也就消耗九十二萬點經驗值而已,卻會令他們的戰力大幅飆升。

他們本就是真正的強者,只不過是被系統封印了修為,這種幅度的升級,他們不至於掌控不了暴漲的功力。 四象境三階也是低階,而敵方妖獸存在四級高階的厲害角色。

為了迅速結束這場戰鬥,避免大量鎮民的傷亡,林辰一不做二不休,又兌換了兩張領衛升級卡,將屠青與屠猛從四象境三階提升到了四階。

任何一個大境界的四階,都算是到了那個大境界的中階水平,實力遠勝低階。

二階與三階之間的差距不大,但三階比之四階完全就是兩個層級了。

這次為他們升級,又耗費了八十六萬點經驗值,卻也是值得的。

屠青與屠猛非比尋常修士,他們在四象境四階,完全能與四級高階的妖獸一戰,並且能戰而勝之。

敵人畢竟佔據數量優勢,林辰不想屠青與屠猛遭遇意外,為他們連續升級后,又給了他們每人一塊下品的風影靈符。

兩塊下品的風影靈符,也就消耗了二十四萬經驗值而已。

呼!

有一隻四級火系飛禽妖獸,俯衝而來,張口噴出了一道熾熱火浪。

冥河傳承 那火浪不僅令大片房屋熊熊燃燒起來,還將已經狼藉的一處街區烤得一片焦糊。

有幾位鎮民被燒中,變成了一個火人,慘叫著奔走。

「可惡!」

林辰惱恨至極,對身邊的兩名領衛吩咐道:「動手吧!最好能將它們打進或逼進旗陣之中!」

「屬下遵命!」

屠青與屠猛齊聲回應,而後縱身躍起。

他們明白自家領主大人的心意,所以沒有激戰太久的打算,動身的同時便催動了各自的風影靈符。

自家的領主大人耗費的經驗值,他們也必須幫著賺回來。

……

……

距離蛇山鎮大概有十餘里的南方某處,一頭鱗豹正伏卧在一座小山包上,在它的身邊站著一名人族修士。

那鱗豹長著普通豹獸的體型,渾身卻沒有毛髮,而是布滿了黑色的如鐵般的鱗片。

它是這次獸潮的發起者,參與獸潮的族群全部都生活在它的領地之內。

它有五級四階的修為,放眼整個雲隱山脈,它算不上是真正的強者,但在雲隱山脈北方的邊緣地帶,它能夠成為一片廣闊區域的領主。

許多年來,它不曾發動過獸潮,因為它與林家的關係還算和睦,不想侵擾北方的這片屬於林家的領地。

也正是因為與林家的關係不錯,它才發動了這次獸潮。

說起來似乎很矛盾,但如果這次獸潮是林家人請求發起的,一切就不難理解了。

此時站在它旁邊的人族修士就是林家人,而且是望雲城領主的親兄弟。

它知道,林家人想要奪回失地,而白脊鴉群與赤毛鼠群也想為它們的首領報仇,它與林家人自然而然地一拍即合。

通過這件事情,它算是看出來了,人族修士為了利益或仇恨,真的會不擇手段。

獸潮明明會給蛇山鎮的民眾帶來難以承受的災難,林家人也是在所不惜,毫不心痛。

「鱗前輩,你們的四級高手已經殺入鎮中,估計這場戰鬥很快就要結束了。」

林遠祥看著蛇山鎮內泛起了陣陣火光,嘴角浮現一抹冷笑,頗為恭敬地說道。

悶書生的俏娘子 他已年過半百,身形微胖,兩邊嘴角各掛著一縷鬍鬚,笑的時候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明顯城府極深。

「但願吧。」

渾身漆黑,雙眼卻明亮如寶石的鱗豹,看似平靜,其實內心並不安寧。

它是五級修為,與人族超凡境的強者相仿,有著超凡脫俗的境界。

除了能夠口出人言,隔著十餘里,它的目光也能穿過夜色,看到蛇山鎮那邊的景象。

在預料中應該很快就會被攻破的圍牆,居然在獸潮的瘋狂衝擊下,固若金湯,牢不可破,實在令它大感意外。

更讓它想不通的是,那圍牆像是燒紅了的銅牆鐵壁,而獸潮則像是雪浪,二者剛剛接觸,它的子民便被迅速消融。

它很快猜到了,蛇山鎮的四面圍牆之上存在著威勢不弱的陣法,四級妖獸都不能硬闖的陣法。

它知道自己身旁的林遠祥只有四象境修為,此人置身在這裡,無法如自己一樣看清蛇山鎮那邊的真正態勢。

「望雲城不派些高手過來裝裝樣子嗎?」

鱗豹開口說道:「此事若是傳揚出去,對你們林家的聲譽可是有很大損傷的。」

「等戰鬥結束了,我會親自過去安撫蛇山鎮的民眾。」

林遠祥笑吟吟地回道:「此地與望雲城之間的距離可不算短,我來晚了一些,相信蛇山鎮的民眾是能夠理解的。」

鱗豹沒有再說話,心想人族修士果然夠無恥、夠姦猾。

又等了大概百息時間,它忽然立身而起,神色冷峻地說道:「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蛇山鎮裡面的力量。」

「哦?鱗大人,發生了什麼?」

林遠祥皺眉問道。

「我方的四級妖獸已經損失了大半!」

鱗豹內心的不安加劇了。

「不會吧?」

林遠祥同樣頗為訝異,這次獸潮之中共有十八隻四級妖獸,它們合力進攻,怎麼可能拿不下蛇山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