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這不會是真的吧?蕊蕊,我們發財了,這吊墜,我是從地攤上花了十幾塊錢買來的,沒想到竟然是帝王綠,嘖嘖,真是幸運啊。」

「不過叔叔這個人呢,有自己一套原則,這送出去的東西,無論多珍貴,都不能收回來。」

李大康說著,突然板起臉,看著陸蕊:「你要是執意還給我,就是打我臉呢。」

「可是…實在太貴重了,我受不起。」陸蕊把吊墜又往李大康這邊推了一下。

啪的一巴掌,李大康在自己的臉上打了一巴掌。

「打我臉是不?」

李大康說著,又照著自己的臉,又來了一巴掌:「蕊蕊,你是要打我臉是不是?」

李大康連續抽了自己好幾下之後,陸蕊趕緊把手和吊墜同時收了回來。

「叔,你別打了,我不還給你了。」陸蕊看著李大康臉上的巴掌印,嚇壞了,也心疼壞了。

這啪啪啪的聲音,疼不疼啊。

陸蕊沒想到,這李大康的脾氣這麼擰,比李凡可擰擰多了。

李大康又對著自己抽了一巴掌,並對著陸蕊說道:「那你趕緊戴在脖子上,戴上之後,我就不抽自己了。」

「奧奧。」陸蕊趕緊把帝王綠的吊墜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不敢亂拿下來了。

李大康這才停止了抽自己,然後嘴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哎,還挺疼的。」

過了幾秒,李大康自言自語了一句。

而另一邊。

李凡掛了電話之後,嘴角就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誰給你打的電話?」看著李凡臉色有些不對勁之後,諸葛青皺起了眉頭,擔心起來。

剛才李凡接電話之前,臉上可是充滿了擔憂之色。

可這會兒呢,李凡的臉上無比的輕鬆和愉快,嘴角還掛著笑容。

嫡女狂妃:王爺輕點寵 李凡這一笑,諸葛青立馬緊張了起來。

「難道….」

諸葛青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李凡問道:「剛剛那通電話,是陸蕊打給你的?」

「不是。」

李凡搖了搖頭,說道:「是我爸。」

「那你笑什麼?我告訴你,陸蕊最多還能撐二十多分鐘,你最好趕緊放了我,讓我儘快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要不然的話,陸蕊就死定了。」諸葛青冷冷的威脅道。

「是嗎?」

李凡笑了起來:「諸葛青,你雙腿都廢了,就算放了你,你能走的了嗎?」

「算了,還是我們把你弄出去吧。」李凡說道。

「給我兩個棍子,我自己可以出去。」諸葛青說道。

「算了吧。」李凡搖搖頭。

「你不想救你女朋友了?」諸葛青冷下了臉。

「剛才忘記告訴你了,雖然電話是我爸打過來的,但是陸蕊呢,已經被我爸給救走了。」李凡嘿嘿笑了笑,說道:「所以呢,諸葛青,你的手裡現在已經沒有籌碼能夠威脅到我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把他藏得那麼隱蔽,除了我們諸葛家的人,不可能有人找的到他。」諸葛青不敢相信。

「你騙我,你一定是在騙我。」諸葛青像是瘋了一樣的說道。

「好吧。」

既然諸葛青不相信,那李凡只好證明給他看了,李凡撥通了李大康的電話,說道:「爸,讓陸蕊說句話。」

「喂,李凡,你讓我說什麼?」陸蕊問道。

陸蕊一句話,諸葛青的臉色,立馬綠了起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羅剎怎麼可能知道我們諸葛家的密道。」諸葛青臉色鐵青的說道。

李凡掛了電話,看著諸葛青說道:「這個問題我沒法回答你,等一會你見了我爸,自己問他吧。」

「邵帥,把他牽出去。」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李凡看了一眼邵帥,說道。

邵帥點點頭,抓著諸葛青的衣領,直接朝著外面拽了出去。

「孫敬,你也先出去吧。」

邵帥走出去之後,李凡對著孫敬點了下頭。

孫敬有些猶豫:「少爺,你自己…」

「放心吧,我自己沒問題。」

李凡看了一眼地上的杜飛,說道:「他不是我的對手。」

「好吧,那我先出去一下,少爺自己小心一點,我就在門口,有事喊我。」孫敬不放心的說道。 現在只剩下杜飛和李凡了。

為了謹慎起見,李凡還是偷偷把那隻口紅槍,放在了自己袖子里。

萬一杜飛要是跟自己拚命的話,那李凡就一槍崩了他。

杜飛抱著自己母親的屍體,抬頭看了一眼李凡。

「殺了我吧。」

杜飛的聲音很平淡,也很絕望。

杜飛沒有求饒,也沒有反抗的意思。

他似乎是在求死。

他的臉上,連一點害怕都沒有。

李凡平靜的看著自己的宿敵,點了下頭:「這一次,我不會放過你,因為我在車上就跟你說過,陸蕊是我的底線,你觸及了我的底線,我一定要殺了你。」

杜飛點點頭:「你應該殺了我,我不會恨你。」

「不過臨死之前,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兒?」杜飛抬頭看著李凡,用祈求的語氣問道。

惡少的貼身女傭 李凡深吸了一口冷氣,有些猶豫。

其實李凡和杜飛,已經鬥了三年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李凡在忍辱負重。

直到自己的父親慢慢歸來,李凡才開始扳回局勢。

杜飛不僅從李凡的手裡搶走了夏露,還一次又一次讓李凡在同學們顏面盡失,讓他整整當了三年的小丑。

所以,李凡對杜飛,一直有一股子恨意。

直到現在,這股子恨意,都沒有散去。

李凡原本不想答應的,可看著杜飛這麼可憐的份上,又忍不住點了下頭,說道:「你說吧,我先看看什麼事兒。」

杜飛一臉恨意的說道:「幫我殺了諸葛青。」

「好。」

李凡點頭答應了下來。

就算杜飛不說,諸葛青這個傢伙,李凡也不會輕饒了他。

「還有,幫我照顧好夏露吧。」

杜飛說完,臉色突然沉了一下:「其實,我想報復完你,然後就帶著夏露遠走高飛的。」

「諸葛青說,只要能幫他把你帶到他跟前,他會帶我一千萬,還會幫我安排一個新的身份,幫我離開。」

說著說著,杜飛笑了笑:「我想,他應該是騙我的吧?」

「他那麼陰險,怎麼可能放我離開呢?」

「我真傻,竟然信了他。」

杜飛抬起了頭,看著李凡:「我知道你恨夏露,但她….」

「不用為她解釋。」李凡打斷了杜飛的話:「我有眼睛,也有自己的心,我能感覺到夏露是個什麼樣的女孩。」

「她就是物質了點,不過這個社會,誰不物質呢。」杜飛乾澀的一笑。

李凡點點頭,說道:「她沒錯,錯的是我,我不應該窮的。」

「如果我不窮,她就不會離開我,也不會跟你跑了,更不會跟你一塊踐踏我的尊嚴。」李凡冷笑了起來:「都是我的錯,對嗎?」

「你心裡還是恨我們。」杜飛聽出了李凡的話中意。

李凡冷笑:「怎麼,難道我不應該恨?還是我不該去恨?」

「你恨我就好了,沒必要去恨夏露,其實夏露是喜歡你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搞的把戲,是我讓夏露一次一次的誤會你,對你失望,是我在從中作梗,包括我追到夏露那會兒,她的心裡,還是有你的。」

「有一次,你給一個女生洗衣服,衣服里有五百塊錢,你應該還記得吧?其實,那個女生是夏露找來的托,那五百塊錢,也是夏露塞進去的,她本以為你會偷偷拿了這筆錢,畢竟你那會兒連飯都吃不上了,可沒想到,你還是把錢送了回去。」

「這也是我安排高勝他們針對你的原因,如果夏露心裡早沒你了,我根本不屑於對付你。」

「那會我總感覺,你是我人生中的污點,我的女朋友,竟然曾經喜歡過你這樣一個垃圾,每次想想,我就特別的犯噁心。」

李凡這個時候呵呵一笑:「這些我不怪你。」

「雖然高勝張曉峰他們,經常在宿舍里侮辱我,但每次侮辱我,都給我足夠的報酬,你等於變相的幫助我,至於夏露,你搶走就搶走了,那會兒我也沒想過纏著她,只要你對她好就行了。」

「杜飛,你暗地裡害過我很多次,差點想過弄死我,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曾經我在ktv打工的時候,得罪過一個客戶,那個客戶,是你安排的。」

李凡一說,杜飛的臉上,便變了一下。

「你怎麼知道?」杜飛詫異道。

「很難猜嗎?他故意撞過來的,而且那家ktv,後台並不小,一般的客人,誰敢在那裡鬧事?他不僅鬧事,而且還專門咬我,非要辭退我不說,事後還找了兩個小混混打了我。」

「我連醫藥費都拿不出來,是周揚幫了我。」

「你的心裡太陰暗了,我都已經那麼慘了,你為啥還不放過我啊。」

「夏露都是你的了,為什麼還要對我趕盡殺絕?」

「當時我已經一無所有,為什麼還要步步緊逼?」

「就連我找個工作,你都要從中作梗….」

李凡說著,從地上撿起了一把刀子,直接捅進了杜飛的肚子上。

杜飛沒有反抗,反而解脫了一般。

杜飛笑了笑,說道:「對不起,李凡。」

「一句對不起,遠遠不夠。」

李凡冷漠的說著:「你根本不知道你對我的傷害有多大。」

「要不然周揚幫我,我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因為杜飛,李凡遭到了人生的絕望。

「你根本無法與我感同身受。」李凡說著,抽出刀子,再次朝著杜飛的小肚子,插了一刀子。

「對不起。」杜飛再次說道。

李凡搖了搖頭,眼睛紅紅的說道:「我還是沒法原諒你。」

「殺了我,也不能嗎?」杜飛看著李凡問道。

「不能。」

李凡冷漠的說道:「我這輩子都無法原諒你。」

「我原本想過將你千刀萬剮,想讓你承受各種酷刑,我從來沒想過讓你如此輕鬆的死去。」

李凡淡淡的說道:「這樣殺你,我已經很仁慈了。」

「你一次又一次給我使絆子,包括穆小白捅我那一刀,也是你告的密,包括李龍,要不是你,李龍也不會死,還有你表哥於騰,呵呵,杜飛,其實你害了很多人,知道嗎?」李凡說道。

杜飛神色變了一下:「我不是有意要害他們,我只是不知道你的身份而已,要是早知道…..」

要是早知道,於騰,李龍這些人,就不會死了。

李凡抽出了刀子,站起了身子。

一道道血,從杜飛的身體里流了出來。

血流的很快,杜飛的臉上,也十分的痛苦。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夏露的所作所為,都是被我逼的,李凡,不要怨她。」

「求求你了,如今這世上,活著的人,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了。」

「不要告訴她我死了,如果她問起你的話,你就告訴她,我母親帶我離開省城了。」

杜飛從懷裡掏出了一封信,放在了地上。

此時的杜飛,臉色慘白,身上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